钱晓强的博客

《指马之年:白色远望》

2013-03-02 17:44



《指马之年:白色远望》

我出来了,带着污泥
来不及撤退的纪念碑
目睹了这场学生运动
最后溃败的过程

我的竹子满腔忧愤
难以咽下被驱赶的命运
经历暴乱的洗礼
有尊严地活着没有道理

一掌击碎自由的化身
一掌击碎民主的瓷器
艺术品不是约束之物
憎恨一件件舶来品

读书人,那一年你的
性命之学,头上长角
最正常的示威反抗
演化出精神的奇形怪状

长街旱船、木马、龙、铁
游行示威的坦克冒着浓烟
还有一个燃烧的军人
悬挂在过街天桥的拦杆外面

群龙无首的局面迅速蔓延
四面八方的声援塞满路面
人民的忧心与大众的同情
被恐惧捆绑在战车的后面

从黑至明,道路射穿心脏
广场也被冲刷得干干净净
被四根原则支撑的黎明
在严厉的警戒中恢复平静

黑暗在倒退,普遍免疫的教育
使得坏分子无处藏身
沙滩上死有余辜
从三百迅速锐减到三十六尾

在体制之内,有良知的播音员
被迫脱下了素服的庄严
“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
螳臂挡车的歹徒难道能够阻挡?!”

因言获罪,那是异端的权利
与宪法的自由相悖
那晚为清场哽咽的杜宪
理应退出中央的电视台

我们文化的主心骨
早已习惯于为民做主
我们心中的天安门
还将感恩山呼的人民

万岁的夜空,一星复明
或者高悬明镜
往往堂上审问的官僚
背对大海的波涛

以后怎样了?
这时,大家的珠宝
最关心下落
驶向西方的航船
背后一片东方的紊乱


《指马之年:学生又要上课了》

学生又要上课了
遭到非议的太阳
并没有落下来
……
被旅行夺走的孩子
留下炎热
被夏天夺走的孩子,扎猛子
逃遁
一不留神
撞上天安门
……
满头星星的少年
父亲带回神秘的内参
那一晚,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
民兵和公安干警
特别勇敢
……
后来,地震的消息
把人们赶出深夜
……
那个被广场连累的人
也是被广场搭救的人
那个给广场平反的人
也是给广场洗礼的人
被害者与恩人是同一个人
但是,不是同路人
……
因为,小人得志
同样的历史重演
换不来心慈和手软
……
影响勃起的肾,没有毛病
猫担心抓不住老鼠
夜晚在睡梦中
印了一张害羞的地图
……
自注:
小时有尿床的毛病
一九七六年的夏夜
我在抗震棚中
印了一张国家地图
……
大洪水的先兆
先来了杂乱的腐物
没有滔净的革命模糊了一大片
自然的景观
……
在大风中起伏
我的无以为靠的感情
被暴力驱赶,鸟如杯中蛇影
他们熄灭了我的疾书
……
历史的耻辱,被小姑娘洗得
干干净净
……


《关于动乱》

关于动乱,家在
冻裂的水沟旁,变成鸭子
是孩子们。祖辈的墙壁
在向季节的枯黄垂训

千万真理只为一个主义
公公婆婆有理,婆婆妈妈
有理。落了一地麸皮
偏不许他们相异

关于动乱,妈妈的头发
在静谧的土壤上
散若水墨。她潮湿的
底版,以泪洗面

那些勒索你的弦并不是
松了。欲高的悲,只剩骨头
让你啃。不动的冻
谁是神鹰,落在
光秃秃的枝头
_________________

请使用以下网址来引用本篇文章:

http://yizitong.org/trackback.php?e=1914

发表回响 1页/共1页   

作者 留言
一无
秀才

注册时间: 2013-03-20
帖子: 576
来自: 中国
观看Blog

帖子发表于: 2013-03-23 10:25    发表主题:    

拜读。
建议字号大一点儿。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回响

北美枫 首页 -> 博客群 -> 钱晓强的博客 -> 《指马之年:白色远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