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源·桃花劫·火焰书(散文诗)

2016-04-09 17:38

生命源·桃花劫·火焰书
商野/文
(一)
黑夜空阔的心脏,随远逝的雪风,遽然自藏。
鹊睡高枝,广陵逸散。桃林一片、连成一片,遍野,漫山。苍劲的根系,经过整冬的养精、蓄锐;神志骤起,音域清亮。
菩提似的心呐!经不住凡尘的生磨,开始播撒,泛青的焚身欲望。
古老传说中,桃花运,演绎成历史命定的劫数;桃木梳,再也理不清红尘的是非,恩怨。
(二)
无极的渺远处,隔岸的那一击钟声;在月光朗朗的夜半,亘古,砸响。
跨越,多维空间;熬过,时光漫漫。待到:梦境还故乡,鱼跃龙门宴。
东风徐来,万物涌动!自然粗狂,尽情腾舞。
粉嫩、明艳的桃花,早已按耐不住;张开芳香的小嘴,放嗓、高歌了。
侧卧,洞穿:那一朵朵芬芳的嫩蕊,经过沐风浴雨,一瓣、两瓣、三瓣…从凌乱的枝头,生生抖落下来;遍布古今与神州——从洪荒、古代到近代、现代,从草原、平原至丘陵、高山。桃花的颜色,也随春情起伏,从淡红、粉红到正红、浓红。
(三)
艳艳生光的桃花丛,立于大千世界。桃花内心深处,盛放的意念,正扑面而来。蛰伏一冬的心房,竟是耐不住沉潜了。
经冬,复历春——在这一季的春天里,汇集、凝聚、酝酿、燃烧,升腾!放射出,鲜明而惹眼的火焰;逐步升阶,冲向云霄。紧接着,浸透绯红的黎明,嫚嫚扩展、放大,如日、中天!
(四)
携裹起,时间之流,屹立在,高山之巅。
游走,人世。我浪迹他乡,却一向是磊落,光明。
挚心,举起,一把双刃的利剑。专注,寻觅着,劈杀向那一旺桃花丛。
试图,剖开:她们心蕊中的所有诗意,可最终却再无迹可寻。
而唐诗宋词里,桃花重叠的意象,也被无数次分化、解构。最后,更是被放逐而出了,古老桃花源的疆场。
(五)
或许,因我久于蜗居,在高楼林立、混凝堆砌的城市中央;才使自我寻觅不到,所谓“外援”的方向。
可冥冥忧患之际,只好,遵从不羁的想象——内心深处的那一声,震痛而炙热的召唤。
躬身,请去!尘世,难缠的病魔、生活的苦难;统统逃出,雨打风吹后的“桃花劫”罢?
虔诚,祈祷,神明的上苍。遍施,恩惠!
再让浊世历经,“火焰书”的轮番,洗礼;恰逢,明媚春光的普照中,无缘无故的寂灭与涅槃……

请使用以下网址来引用本篇文章:

http://yizitong.org/trackback.php?e=6478

作者 留言
这篇文章没有任何回响。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