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枫 首页 -> 博客群

森林尖上的舞蹈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行走神农架


2008-05-21 23:37

走向神农架



一日离家一日深,



好似孤雁守寒林。




虽然此地风光好,



也有思家一片心。……



1988年8月,
我从山东临沂调到神农架。开始在商业局,后在化工厂、物资局、神农架报从事办公室主任、公司经理、编辑等工作。十几年的神农架生活使我对神农架由走进、了解、认识,从一个少年步入中年,纵然生活很苦却对神农架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也许,我不该到神农架,但神农架却是我难忘的记忆。



当岁月之风卷走了古老的记忆,地球变得越来越贫瘠,人类突然开始渴望重归大自然,寻找一个绿色的梦幻,寻找一块阳光地带,寻找一个神奇的仙境。如果说人间真有仙境,那就是神农架!它是神灵不经意间洒落在尘间的明珠,即使踏过千山、涉过万水,你也会发现再没有比神农架更充满魅力的神奇土地。我在神农架生活这么多年,神农架已是我心灵相依为命的精神支撑。它给了我生活的勇气,事业的安慰。每当我失意的时候,在松柏的街上彷徨,从街四周的山上涌来满眼绿色,我紧绷的神经一下松驰开来,我的生命又充满了激情。……



神农架是一部地质史也是一部文化传奇。据地质学家研究表明:地质史上巨大的燕山和喜马拉雅山运动,使神农架逐渐抬升成了多级台地,由西向东横贯倾斜的神农架山脉,是湖北长江与汉水的分水岭。也是地球同纬度唯一的一块原始绿色土地。神农架民族是移民民族,他们以土为生,讲究“土”样厚重的人伦道德,自然精神,特定的人文环境,造就了神农架“原始土地意识”。以土为祥,祀土为坤,从殷商卜辞即可得证。《周易·说卦传》曰“坤,地也,故称呼母。”华夏先人认为万物莫不归藏于“土”、“母”之中,此乃万物生命由来的源泉。土地之于世人,是生有所养,死有所葬,是世世代代安身立命之所在也。而土地文化也是人类最早的文化,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土地、气候、环境等是人类一种意识的回归。与其说土地属于人,毋宁说人属于土地。






放歌神农架



神农架是多元文化地带、古文化的避难所。生于斯,长于斯的人在神农架的生存状态,莫乎于与世无争,守土为业,乐及一生。可以说,土地是人类的精神支撑,是演变历史的过程,是人类文化的支点和归宿。神农架独特的地理环境是原始森林文化的载体,她母性的包容与仁厚,在我们人类的心理上强化了恋土情结,在我们人类的心灵上熔铸了人文山川的阳刚之气和柔性之美并加以人格化,使神农架土地的神圣性构成一种自然精神。亲近自然、走进自然、回归自然正是人们所向往的陶翁津津乐道的“桃花源里可耕田”的理想。



有人称神农架文化是移民文化或民歌文化,这一点我也很认同。神农架民歌之丰富,“想象力”之强,其气魄之大,其行文之奔放,可以看出神农架先人们用了极其丰富的多种语言,使人看了听了不觉重复可厌, 而且使歌者和听者浮想联翩:



董仲先生三尺高,



挑担歌书七尺长;



挑在洞庭湖里过,



漫了歌书几多文;



西里山上晒歌本,



狂风吹得满山岗。



一本吹到天空去,



天空才有牛郎歌;



二本吹到海中去,



渔翁捡到唱渔歌;



三本吹到庙堂去,



和尚捡到唱神歌;



四本落到村巷去,



女子唱的是情歌;



五本吹到田中去,



农民捡到唱山歌;



六本落到歌鼓手,



  取名就叫丧鼓歌。……



(见《神农架民间歌谣集》)



我们从这首歌中可以看出神农架民歌完全用的是人民生活中的语言,不是文人生造出来的语言。同时, 你也可以比较一下:“黄河之水天上来”,“白发三千丈”, 在神农架民歌里李白的想象力和语言又算得了什么?



又比如:



你要兜肚奴给你绣,



兜肚上面绣九州。



郎问姐,哪九州?



姐叫郎站拢听根由,



苏杭二州并扬州,



张飞把守在沧州,



长毛造反在葛州,



包爷放粮在陈州,



祖师爷房子在均州,



均州本是个好均州,



哪有清官到了头?



龙蛋子和沙州,



槐树沟对码头,



上面有座黄鹤楼,



各样的景致在里头。



这个兜肚绣起了,



我给你解扣戴兜肚,



兜肚抱住郎的肉,



情郎哥哥乐悠悠。……



李尔重先生在论《神农架民歌》中说,以“辅陈”为能事的文人赋,并不是文人的创造,是从民间文学来的。(文人的赋)都是干瘪得毫无生活气息的,怎比得“绣兜肚”那样有血有肉,情谊言表呢?李尔重还认为:诗、词、曲来自民歌,许多是承认的,但总有人认为:诗、词、曲的多种形式,还是文学大家的创造。其实,诗、词、曲的多种形式,在民歌里都存在,而且至今还存在着。说诗没有三言体,文人制造了“三字经”,而在神农架三言为体的民歌却是早已有了的,如:



三月三,下谷芽,



四月八,早插秧,



早插秧,晚插秧,



郎问姐,哪三忙?



坡里忙,茶也老,



屋里忙,麦刁黄,



莫看小奴家年纪小,



农活样样都在行。



(见《神农架民间歌谣集》)



四言诗出现最早,于今,人们很少做了,民歌里却还在用它,可见四言也是来自民歌的。如:



歌头:



浪也浪过,会也会过,



歌师不来,莫要怪我。



张开九龙,八卦三才,



分出阴阳,鲁班造屋,



只准成材,不准停丧。……



(见《神农架民间歌谣集》)



至于五言诗,在民歌里更是广泛常用的体裁了,神农架民歌里“一步下田坡”就是一套非常漂亮的五言民歌,摘录几段,供大家参阅:



手端一碗茶,二墩岩上坐(4)情哥你快来,快来解个渴。



花儿开得黄,开在屋梁上,一阵狂风起,吹得满屋香。



花儿开得红,开在河当中,姐儿要花栽,除非变蛟龙。



花儿开得浓,开在刺蓬笼,姐儿要花戴,又怕扎手痛。



花儿开得鲜,开在半青天,姐儿要花戴,除非变神仙。



门前一棵柏,白鹤飞来歇,白鹤飞去了,闪断柏枝叶(双关语)。



这比唐诗里的“打起黄莺儿,莫叫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又怎么样呢?



至于七言诗,在民间是普遍流行的,不但七言四句,(在诗里叫绝句),七言八言,七言联句,而且有七言五句,七言、五言、四言、三言相结合的联句。总之在民歌里,歌词的结构,随歌者抒发意境之便,随时选择,随时变换,不拘一格,不用形容意。但是后来,民歌落到文人手里,第一步用变成文诌诌的,脱离了生活的语言,与人民分家了,第二步格律化,便完全脱离了人民,但人民不管那些,他们还是该怎么唱就怎么唱,想唱什么就唱什么。



你敲鼓来我敲锣,敲得日月才红火;



敲敲打打过日月,不敲不打不快活。



(见《神农架民间歌谣集》)



情歌,在神农架民歌里占重要位置 ,如:



一条青丝帕,相送俏冤家。



上绣着: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条纱;



一绣天上,四支角儿,凤凰雀儿,牡丹花。



知心哥哥儿俏冤家,你爱我,我爱他。……






《绣香袋》(择一片段):



姐儿一听笑吟吟,



便把书生叫一声,



去年许你香袋子,



费了奴家一片心。



白日绣,怕人来,



奴的爹妈管得紧。



夜晚绣,看不清,



深更半夜点明灯,



手拿剪子叮当响,



放下剪子绣几针;



灯油点了好几盏,



清油点了好几瓶;



熬了多少黄昏夜,



起了多少闹五更;



看见多少月亮圆,



瞄过多少牛郎星;



指头穿了千千眼,



花针断了大半升。



香袋只有铜钱大,



用了花线有半斤;



若是书生不相信,



搬倒指头算你听;



一年共有十二月,



月月上面绣古人。……



(见《神农架民间歌谣集》)









……



阳鸦雀往南飞,



口里含着金茶杯,



金茶杯,银茶杯,



锡壶打酒瓦壶煨;



郎三杯,姐三杯,



不喝不喝又三杯,



再喝三杯带春回。



(见《神农架民间歌谣集》)



在神农架这些民歌里,不管是写情还是写景,都写出了天人合一、情景交融的美好向往。一句赏春之情:“再喝三杯带春回!”……把我们都写得心痒痒的,谁不向往?……神农架民歌唱的心难耐、口难开,这片梦里的土地又有多少醉人的故事?又有多少优美的传说?又醉倒了多少个春秋?神农架啊神农架……




行走神农架


神农架是自然文化的载体,森林文化之沃土;森林文化也是人类童年的记忆,人类永久的回忆。神农架以其一种深邃独特的森林文化内涵和自然的文化姿态展示着绝美的神农架人文形象。著名作家陈应松对神农架的森林文化极其推崇。并极其赞美神农架的人文景观和绿色食品文化。我作为一个神农架人,对其本身的意义作了极大的宣传。然而,神农架在人们心中只是一个神话而已。这是我们必须共同认同的事实。神农架其实际意义我们无法准确谈论,那么我们在形而上还是作一个坚定的弘扬者。我是一个完美环保主义者,希望我们人类有一片美丽的自然家园。虽然神农架屹立于这个边缘,那将来怎样呢?人们是不是真的放下了屠刀?人们是不是真的收起了弓箭?这是一个深奥的现实课题。就拿神农架的自然风景来说,游客蜂涌而来,富了当地经济,却折伤了神农架精灵的翅膀,神农架的伤痛谁在真正理喻?!不管怎么说,神农架的现实是美好的,只是一小部分人穿上“神农架人” 的外衣为自己的私欲践踏着神农架美好的形象。同时我也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不赞同国家开发神农架,要真正保护神农架其现行作法对神农架只是更大的破坏!就像国家一些现行改革政策,只为一些当权者找了一个人为的践踏大众权利的借口!!神农架的本身就像人为的本身,自然精灵又怎能得到公平的待遇?!我爱神农架,行走于神农架每寸土地,为其讴歌为其呐喊!我爱祖国,行走于大江南北,为其越来越少的神农架般的土地恸哭?!人们啊,让我们共同托起一个绿色的梦,为自己、为子孙、为人类撑起一片永恒的绿色宇宙!

坚强是我们活着的理由(散文)


2008-05-21 23:36

当你处在人生极度绝望和悲伤的时候,你会对我们这个世界有一种什么看法?我们人的生命是多么的脆弱,光阴是多么的瞬息。对于生命,对于爱,对于我们久居的家园,念想也无法诠释。只有当我们的记忆处在苍凉之中,我们才会觉得生命离开了赖以生存的自然方式,生命将是一种多么的不幸,人类面临的又是怎样一种人生灾难。

5月12日14时28分,我正在神农架的家中看电视,突然整座房子像在跳天舞一样,我还以为是大卡车从我家门前路过,跑出门一看啥没有,却发现很多人朝院外跑,都在叙述同样的摇晃……我顿感大事不妙,天下不得了了!因我在1988年经历过济南地震余波的摇晃……这时,神农架林区卫生局局长冉超路过我家门口去上班,大家围拢来谈起共同的摇晃。冉超说,我走出楼外了没甚么大的感觉,既然大家都有同感,可能是我们周围那里发生地震了,神农架这么厚的地壳就晃动肯定大!接着整个神农架出现了同感效应!继而便响彻了九天!没想到,一场远非我们想象的天灾像一个幽灵突然降临到天府之国的四川汶川。这一刻,惊世一震,汶川之伤,九州失色,让整个中国和整个世界为之恸哭。汶川发生了有史以来的罕见的里氏8.0级地震!

我是一个感情极度脆弱的人,一部伤感片往往就会令我痛哭不止,何况里氏8.0级地震乎!我的心在颤抖!不停地颤抖!!那一刻,我们这个世界变成了什么模样?!我的心是模糊一片。而天灾这头千手千眼的庞然大物还在一次又一次的无休止的毁灭我们的羌绣之乡和熊猫的故乡——美丽的汶川!我无数次的痛哭不已,日日彻夜难眠,因为我想象不出遭受里氏8.0级(相当于美国投放广岛的原子弹400倍)地震的汶川此时是一种何等的景象,我只能感到一种无比的恐慌,一种无比的悲叹。汶川那些消亡的土地森林、古老河流、动物植物、远古风情……无疑对我们是一道道残痕的记忆。这时候,我的身心极为疲惫,魂灵极需要一种静寂,极需要一种辽阔,极需要一种意识来安抚,才能支撑我精神的天空。

这是一个个灰色的日子,历史永远无法抹去的记忆。据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20日发布汶川抗震救灾进展情况:从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截至5月20日18时,四川汶川里氏8.0级地震已造成40075人遇难,247645人受伤;至20日12时,累计失踪32361人。总参作战部报告,截至19日24时,抢险救灾人员累计解救、转移被困人员360159人,其中从废墟中挖掘出来的生还者共计6375人。 据中国地震局报告,截至20日12时,共监测到4级以上余震159次,其中5级以上26次,6级以上4次。……

在中国,在世界,我们要把念想和目光停留在宇宙的高度,怀揣着一颗虔诚的祈福的心情,仰视汶川,深切哀悼汶川地震遇难同胞!看,我们的好主席胡锦涛不顾日理万机的疲劳一次又一次飞赴灾区前线亲自指挥抗震救灾战斗;我们的好总理温家宝不顾余震带来的生命危险正夜以继日的在灾区前线指挥抗震救灾;我们的最可爱的人、我们的海外同胞、我们的父老乡亲、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的国际友人……许许多多的志愿者怀揣着一颗颗友爱的心从世界四面八方走向汶川、开进汶川,和时间赛跑的拯救我们汶川的兄弟姐妹和家园。据财政部报告,截至20日14时,各级政府共投入117.27亿元。其中,中央财政投入86.79亿元,地方财政投入30.48亿元。 据民政部报告,截至20日13时,全国共接收社会各界捐赠款物139.25亿元,其中捐款125.16亿元。截至20日13时,民政部、军队和各地民政部门共向灾区调运救灾帐篷27.8462万顶、棉被78.3984万床、棉衣178.36万件。据国家发展改革委报告,宝成铁路109号隧道和广岳支线永兴━━雪门寺段仍在全力抢修中。国家发改委和粮食局部署增加国储玉米拍卖数量,稳定国内玉米和饲料价格。19日,储备粮出库3485吨,储备食用油出库76吨,灾区主要副食品价格与前日基本持平。国家物资储备局紧急组织出库储备成品油,19日12时至20日12时,累计出库发运成品油11243吨。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报告,至20日12时,汶川、理县、茂县、青川、平武、黑水、北川、绵竹8个重灾县城继续保持对外通信,8县下辖的201个乡镇中,有146个通信基本正常。据电监会报告,截至20日12时,四川、重庆、甘肃和陕西电网主网运行正常。其中,重庆、甘肃和陕西电网受损电力设施基本恢复,用电负荷已连续6天达到了灾前水平。四川的北川县、茂县、卧龙尚未恢复供电。其余受灾县区已基本恢复供电或部分恢复供电。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报告,截至5月20日,四川、甘肃、云南等地,因汶川地震受损水厂(池)共292个,目前已修复25个;受损供水管道共2186处7936.5公里,目前已修复供水管道累计1787处87.5公里。据广电总局报告,四川有84个广播电视台站及有线网络受损,已恢复32个,甘肃、陕西、重庆也有部分地区的发射塔、有线广播电视光缆、杆线等广播电视设备设施严重受损。据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报告,截至20日,身在四川未能与在港家人及时联络的101名香港人士中,已有96人与家人取得联系。此外,截至20日,香港民间捐款已逾10亿港元,澳门民间捐款已逾2亿港元。这一串串数字的背后凝聚了我们多少哀痛的目光,那亿万哀痛的目光时刻不忘化悲痛为力量,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争分夺秒的拯救我们的兄弟姐妹,重建我们兄弟姐妹的汶川家园!

默哀,悼念我们逝去的亲人!肃立,为我们多难的民族祈福!在5月19日至21日的全国哀悼日,全国和各驻外机构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部和我国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全国各地汽车、火车、舰船笛声长鸣,防空警报在各城市上空鸣响。共和国在哭泣,十三亿人民在哭泣,海外华人在哭泣,国际友人在哭泣……。汶川之伤,国之殇。让我们以爱的名义祈祷,“不放弃,为了一息尚存的生命”手握着手在悲痛中凝聚不屈的民族力量筑起一座座血脉长城!将血液汇成爱的海洋流往都江堰、北川、绵竹、汶川、平武、青川、茂县、江油、什邡、里县、广元……用大爱之伞,撑起一片坚强的宇宙!莫哭,我的父老乡亲和兄弟姐妹!困难重重的1976唐山大地震,我们闯过来了!百年不遇的1998洪灾,我们抗过来了!祸不单行的2003非典,我们挺过来了!灾难重重的2008,我们刚战胜了雪灾,又迎来了有史以来的灭顶之灾——里氏8.0级汶川大地震!试想,在任何天灾人祸面前吓不倒的伟大中华民族,又怎能在5.12自然灾害面前低头?!我们只能更加坚强!! 坚强是我们共同好好活着的理由!让我们在哀悼日里再次默哀,悼念我们去了天国的亲人!默哀,悼念我们的汶川兄弟姐妹!关注汶川,我们期待更多的生命获救!关注汶川,我们的心永远和你一起跳动!汶川,挺住!四川,挺住!中国,加油!加油,中国!!

神农架啊神农架


2008-03-19 22:17

神农架在人们心里是传说中的神话。神农架在人们眼中是神仙居住过的地方。然而,神农架在我的想象中是一块既迷离又虚幻的土地。可以说,神农架是完美主义者的天堂。完美是意识中的想象,就像传说中的神的爱情。所以只有想象中的神农架才是我们心灵的梦枕,只有想象中的神农架才是我们心中神圣的森林。纵然这是我初来神农架的印象,但自穿越十几年的森林隧道后,在我的心里,神农架已经与想象无关,却只是一个永恒的谜。
因了神农架,我失去了自我成长的记忆。儿时的梦想在那一刻变得烟消云散。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永远做一个神农架的儿子,誓死捍卫它的尊严。一代一代神农架人成长起来,一片又一片森林茂密起来。在我看来,神农架就是我的母亲,她以母亲自然的姿态让大地颤栗,让寒冬变得温暖,让山花变得烂漫。人世间,有什么地方能比得上神农架这出神入画的季节。
在雪天里看神农架,她像一个睡熟了的母亲,丧失了可供我们臆想的元素,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美的玉女图,一个美的错觉。那玉树琼花,那景致妖娆,那虚幻森林……是我们心灵上原始的土地。每一片雪花、每一朵腊梅都把脸涨得通红。这些覆盖着的原始的美,这些原始的孤独对我们的记忆而言是一种诗性的悲伤,是一种对美的真切解读。只有这样,神农架才在我们的心灵地带,占据美的位置,让世人守护好她。
在春天里看神农架,她像一个金枝玉叶的美人,处处显露着性感部位,让世人时时刻刻偷窃着她,使她无颜躲藏。人们需要它,她就只有给予,无尽的给予。要知道人们的欲望永无止境,她只有给予再给予。虽然赞美远胜过献媚,欣赏远胜过无耻,可她也只有仅仅几个美妙部位了啊,又怎能满足人类永无止境的欲望。开采、开发、保护,早已是一句形而上学的套话。我更多的看到的是她血淋的肢体任人观赏,任人把玩。她已无尊严可言。在自然的心灵上,我已比神农架更孤独,神农架的山珍海味在我胃里翻滚,看着自然的精灵躺在人类血淋淋的屠刀下,我早已流干了眼泪,就像我受穷的母亲永远在风中摇曳,还时时刻刻挂念着在外流浪的我,见到难得回一趟家的儿子也要挤干最后一滴奶汁喂养我。所以,看着春天的神农架,我没有笑容,只有心灵的孤独,也只有孤独的想象,也只有想象的悲伤在永恒的时间沉淀,或者遭遇几个悲伤的轮回,让人类希望有一个警醒的认识。我也就感到无憾了。
在夏秋之季认识神农架是比较客观的。季节的诱变,气候的把脉可使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神农架的真面目。洪流在暗处偷偷吻它丰满下垂的性感部位的时候,快感就会惊动它瘦弱的身体,让我们再无观赏的快感,而是惊悸自然的暴发力、报复力!神农架已是世界上为处不多的原始地带了。可我们还在人工修饰它、装扮它,把它打扮得像青楼女子一样讨世人的欢心。每当看到风涌而至的游客,我的心就一阵晕眩,虽然造物主参与了红坪画廊、燕子垭、风景垭、神农顶等的创造,并幸运地把它从第四纪冰川保存下来,可我们不能像岩石于山脉,流水于河床、爱情于感官那样,灵魂还没有得以张显就把它永远隐藏了起来,那将对人类是多么悲惨的事情。
我相信人类是惊艳于美的,更相信我们对神农架的臆想是一种娴静、一种含蓄、一种克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无数个季节里,认识到神农架真正的美。在明媚的阳光下,在充满绿意的森林里,时时刻刻看到和感受到神农架的珍奇万物还在春天里滋长的疯狂。在山边、在从林、在都市,也按捺不住我们疯狂的思想在静静地铺展、张扬和祝福。
确切地说,神农架本身还有一种绝美,那便是灭绝之后的孑遗动植物“活化石”之美,只是这种美是人类不愿看见的也是地球上全体生物和造物主一起恸哭的,而我们今天对神农架的所作所为,正在为那场恸哭谱曲填词。我的神农架啊神农架,你到底得到了多少保护?你到底弥合了多少伤口?我无法诉说?!关键是我们要意识到,现实并不是一切,我们应当时不时地抽出身来,站在神农顶眺望远方,希望我们留给未来子孙的不是一个梦。

你好吗,神农架


2008-03-19 22:15

在神农架生活久了的时候,你会对我们这个世界有一种全新的感受。想想我们人这一生是多么的短暂,光阴是多么的瞬息。对于生命,对于我们这个久居的星球,烦燥是什么,忧虑是什么,幸福是什么,念想也无法诠释。只有当我们处在苍凉之中,我们才会觉得茂盛的森林才是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方式,才是引领我们灵魂飞奔的目光。
如果没有了森林,我们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模样?!而城市这头千手千眼的庞然大物正被更大的喧嚣,更辉煌的灯火,更繁荣的景象所笼罩。但我们却对地球上日复一日的一些毁灭事物感到一种恐慌,一种悲叹。那些消亡的土地森林、古老河流、动物植物、远古风情……无疑对我们是一道道残痕的记忆。有时候,我们的身心就会感觉到需要一种静寂,需要一种辽阔,需要一种意识来安抚我们忧伤的心灵,支撑我们灵魂的天空。在神农架,确切地说在华中第一峰——神农顶,我们可以把念想和目光停留在3105.4米的高度,怀揣着一颗虔诚的朝圣的心情,仰视茫茫的宇宙,完成一次我们对生命的自我超越。
登临神农顶,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不管是春夏还是秋冬,神农顶所展示的那种静穆,足可以让我们千年万年的走一回,足可以让我们千年万年的朝拜。那种自然如斯的大美让我们的心灵千年万年的永怀敬仰。
放眼森林,放眼莽莽神农架,在我们眼前流动着千古万古的动植物神话,它让我们的灵魂发疯,在喘息的当儿,我们会觉得世界是如此的和谐,森林是如此的美丽。忧郁、恐惧、失落感都会一扫而光,也只有这亘古如斯的宁静才让我们的生命跟着神农顶的流云一起升华。因而,我常常在灵魂劳累之时来一次心灵的朝圣——登临神农顶,我如歌的念想,我立体的向往,站立在华中屋脊上,通向美丽的梦想——想象它的高峻,它的峭拔,它就是我们心中的神!它就是我们心中的上帝!永远令我们顶礼膜拜!
它站在那里,只有流云才能在那里停留,只有雄鹰才能在那里飞越,只有太阳才能在它的上面给予万物神圣的洗礼。它的艳美,它的灿烂是来自我们心灵宇宙的寒光。岩石的逼视,氧气的尖啸,森林的舞蹈,让我们在生活中忽略的东西,只有在这样的高度上,在神农顶面前才会如此凸显出来。我们才会觉得自己也和这里的动植物一样,需要氧气,需要叫喊,需要奔跑,需要它们所仰视的一切,需要几亿万年前的生命地带。它就是我们生命的热情火焰。天下可以没有喧嚣的城市,但不能没有我们爱的森林。
我的神农架啊,我愿你是亿万斯年之前天空飞离大地时留给人类的一颗永恒绿色明珠,一座动植物基因库,一座亿万世纪的森林公园。而今,你好吗,我的神农架!我愿你在全世界的关注和保护下像太阳一样照耀着大地万物的生活,永远守护着我们依你而居的家园。这些年,我一直在思索宇宙、太阳、星星、云朵、地球、人类、土地、山川、河流、森林、还有雪峰……好在我们中华大地上还有像神农顶这样一些山,无法用生命度量的山。站在神农顶下,让我不得不感叹,这是一座真正的山,一座让我们要用一生一世走的山,一座一生一世走不完的山,一座永远启迪我们人生的山。一座生命的永恒丰碑!啊,我的神农架!

《森林文学》诗歌专号征稿


2007-05-30 21:23

《森林文学》诗歌专号约稿
《森林文学》是面向全球华文作家、诗人的纯文学季刊。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992-1802]
社址:香港上环文咸西街18号盘谷银行大厦15楼1501室
编辑部地址:442400 湖北省神农架林区张公路人大宿舍一楼(刊载:小说、散文、诗歌等 )。
宗旨:关注森林 关注人文 关注文学


顾问:

非马(美籍著名华裔诗人)
巫逖(澳籍著名华裔诗人)
陈应松 (著名作家)
胡崇峻(著名史诗家)
陈人麟(著名科普作家)

主编:刘剡
副主编:陈曼英 陈晓霞
QQ:425940509
邮箱:snjlzy@163.com



《森林文学》为了繁荣诗歌事业,扩大影响,让更多诗友走进《森林文学》,《森林文学》编辑部2007年特定第4-5期为诗歌专号,现面向全球华文作家、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征稿 。

具体要求:

一,诗歌必须是原创作品,要有个性,拒绝平庸之作。

二、每人限投一至三首,诗歌以50行左右为宜。

三、附50字以内的简介及联系方式。

四、截稿日期:即日起至2007年7月底。

五、投稿地址:为便于编辑选稿,请投稿者在本贴后以跟贴形式投稿。


《森林文学》编辑部
2007年4月21日

(原创)夜雨


2007-05-30 11:05

我从未想过

能触摸雨的温度

我从未想过

夜雨像穿着高跟鞋的女人

怀着忐忑的心情

在我推开的窗口

病毒一样的俳徊……



我从未想过

能触摸雨的温度

我从未想过

今夜的雨似你的眼泪

在我心上决堤而流

手掌上那朵含苞的玫瑰花

倾刻陈尸旷野……



我从未想过

能触摸雨的温度

我从未想过

夜雨的惆怅

让我蜕变成游鱼

不想说出人生的情节

我俩烟飞烟灭……



欢迎光临刘剡的博客

Blog 拥有人: [ 刘剡 ]
作者群: [ (没有) ]
博客: [ 观看所有文章 ]
[ 好友名单 ]
Go: [ 上一页/下一页 ]

日历

 «   <   »   >  十一月 201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留言板

这个博客里面没有任何留言。

 用户: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连络 刘剡

Email 地址
snjlzy@163.com

私人留言
发送私人留言

MSN 短信


Yahoo 短信


发帖后自动返回论坛
1

QQ 号码
425940509

关于 刘剡

注册时间
2006-06-06 04:20

来自
中国神农架

职业
编辑

兴趣
爱好文学

博客

博客启始于
2007-05-30 20:37

文章数量
0

博客历史
4185 天

回响总数
0

观看人数
33073

RSS

RSS 反馈
Powered by the Blog Mod version 0.2.4 by Hyperion 中文化 by YLL讨论网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Weblog style by Hyper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