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枫 首页 -> 博客群 -> 广木子(一条街主义)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骚动的夜(组诗)


2016-08-04 02:23


骚动的夜(组诗)
甘肃/李潶

《静夜的雨声》

白天太噪杂了
便是宁静的夜晚
哭过的女人对泪水有更深刻的理解
雨落无声,花开幽香
失眠的女人比一朵花更无助

拥夜而坐
翻书读爱
遥远的才是牵挂的。云朵在高处呜咽
河流在低处的人间涌动

雨夜宁静
暗香浮动
心事如潮
心有繁花为谁开

今夜,流水里有一叶落花的扁舟
天涯不远,就在心头

《夜归人的脚步》

又是夜晚,寂静而漆黑的夜晚
失眠是一只蟋蟀,在身体里
爬来爬去。弹奏着孤独的琴弦
弹落,一地繁花

无数次,我听见
夜归人的脚步
他穿过黑夜
穿过一片茂密的小树林
他一直朝着家的方向走来

此刻,路上铺满了月光的花瓣
他走的太急了,没有注意
今夜,我感觉到他的脚步
有着比风还轻的节奏

儿子睡着了
他还小。现在他还不懂
一个儿子
对夜半还未归来的父亲,心怀多少
日子的艰辛

《天蓝色的彼岸》

大地依然宽广
天空依旧无垠
一只飞过天空的银燕,带着波澜
它一次次打开,又一次次合上
一片蓝色的情思
如我,不停地翻看着自己
时已盛夏,它已经将自己翻旧了

当它飞过村庄的时候
我看见,一道闪电
撕裂了乌云。它以雨滴的名义落下
将天蓝色的彼岸,留给彼岸

不经意间,它落入我的怀中
我的怀抱就是它此岸
它的故乡
此刻,它安静的像一个熟睡的婴儿
躺在母亲的怀里,温暖且幸福

人间安谧
燕子飞过的天空依旧蔚蓝
我们生活过的大地依旧绿草如茵
彼岸遥远,比梦更虚幻
比云朵更缥缈。我就在此岸
等你厌倦以后回来

姓名:李庆贺,笔名:李潶
地址: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峡门乡平凉海螺
邮编:744000,电话:15193353030

        

文章地址

《被羊群啃噬过的时光》


2015-05-18 21:58


《被羊群啃噬过的时光》
文/[甘肃]清河水

风吹过五月的田野,总是那么的飘柔
被羊群啃噬过的时光,有齿痕般的花边

坐在通话世界里,我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故事书翻旧了,你依旧举着鞭子驱赶夕阳

月半弯,灯火已明
脱下衣衫,裸浴,阳光的余温刚好

纯羊毛线串起的日子,闪烁着无数的星星
光线配合草叶摇晃,羊腥味和花香飘过屋檐
2015.5.18

        

文章地址

诗歌1首:《黑夜》


2014-09-14 20:27


黑夜
甘肃.李庆贺

我从未见过到渺小的事物
一粒尘埃都显得那么弘大
一枚黑羽毛,化作夜的一部分
如同沉重的石头,以及山川

我从未见过奇异的光,从石头上发出
我从未感觉到人间如此安静
一切事物安静,化作夜的一部分
如同虚无的空气,以及天空

远处的一盏灯亮着,如此渺小的光
我因此而感到忧伤,恐惧
面对苍茫的黑夜
我从未像微茫的灯光一样感到



    1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文章地址

《纤夫的爱》(外一首)——赏列宾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有感


2013-07-18 11:48


《纤夫的爱》(外一首)
——赏列宾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有感
文/李庆贺

一条河的爱
时而平静,时而汹涌
此刻,它的表面多么清彻

纤夫的爱
时而前倾,时而直立
此刻,他们的呼吸多么急促

属于他们的河岸没有绿草和花朵
只有细碎、柔软、金黄色的沙子
一次又一次欺骗着爱情

“在没有爱的荒原”
他们拿什么献给你
爱人和孩子浑黄而苍茫的眼神


《沦陷的天空》

太阳的余晖牵动一根绳索
一根绳索牵动一条宽阔的河流
谁在驱赶
一群被封建强权剥离了自由的肉体
正摇摇晃晃走在荒芜的沙滩
衣衫破烂,难以遮蔽灵魂最后的尊严
低头与抬头之间忘记了活着
一支画笔渲染的尘世
天堂和地狱多么相似
近处荒芜,远处灰暗
一束光芒的叙述,
在黯淡的黄色光晕里
天空,彻底沦陷

    2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文章地址

【投稿】《一代人》/


2013-06-19 15:56


《一代人》
◎中国甘肃:李庆贺

其实,我并不想做一个逐梦的少年
因为,我只是一个现实的
一个困境中,挣扎的幸存者
在农具式的动词蜕化成名词的年代
用一切砖块样的文字,来宣告
和证明活着。快乐和忧伤
诸多幻想出来的意境
在逐渐升级、加码

乡村与城市的界线
变得模糊。一列驶过小镇的火车
在夜半带走了恬淡的梦
孤寡老人和留守孩子凝望的黎明
草叶尖上是露珠,露珠上面
一抹炊烟缭缭绕绕
逐渐消亡的天空凸显出羸弱的哭泣声
任由灵魂流浪一生,期盼和沉思
升腾,一座座即将消失的灰暗的屋顶

一盏路灯的光线
拉长操着异乡口音的影子
隐匿在城市最低最小最暗的空间
湿漉漉的白色天花板下
一瓶老酒醉红的脸,是羞涩,还是喜悦
语调升高了八度
依旧抵不过搅拌机和打夯机的吵闹
拌匀的是梦,夯实的是孤独


《父亲》

借我一盏萤火,还你一片光明
借我一滴清露,还你一汪甘泉
借我一缕春风,还你一畦芳草地
借我一片绿叶,还你一夏荫凉
借我一块空地,还你一片稻麦
借我一个春天,还你一个丰硕的金秋

借我几斤力量,还你一个宽厚的肩膀
借我一滴蓝色的墨水,我要在人生的
这张白纸上写下永不褪色的爱

父亲啊
我已把你光滑的额头借走
我已把你满头的青丝耗费
我已把你肩头的力量支透
你弯曲的腰杆还伫立在村口眺望
你眼中的光芒已被我带走
剩下,几声干涩的咳嗽
我用你我的清脆的喉咙在他乡一次次
打问故乡的你,现在还好吗?

我望着云朵飘飘的天空
父亲啊,这是我第几次向你讨要了
请把你粗糙的手掌借给我
我要把通往天堂路上的坑坑洼洼打磨
让你慢下来的脚步走得稳当一点
除此之外,今生我恐怕再也无力偿还
你借给我的一切,包括生命

父亲,我已经把你借空了
借粗糙了,借孤独了
借暗淡了,借清冷了
借瘦了,借喑哑了……

父亲,请再借我一张如花笑脸吧
我还没有把春天的涵义读懂

《爱情》

一个姑娘说:
她喜欢大方开朗帅气的小伙
笑起来让人忘了忧伤的那样

一个小伙说:
他喜欢温柔贤惠腼腆的姑娘
哭起来让人产生爱恋的那样

一个放飞爱的小鸟
一个期望小鸟栖落胸膛

天空很辽阔,世界很大
拥有了你便拥有了整个世界

《裸露在乡野上的诗句》

乡野间 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词语
有名词 有动词 也有形容词
有泛绿的 有发黄的 也有灰白的
有芬芳的 有恶臭的 也有无味的
有忧郁的 有开朗的 有有深沉的
有肤浅的 有文明的……
也有表面看上去平静而内心忐忑的
也有脸蛋光鲜思想肮脏的
风吹过来的时候,它们一起向我点头
向我靠拢,一次与乡野亲密的接触
起初对他们的性格估计不足
一枚野玫瑰的火焰,把我的眼睛灼伤
下半生,我只有在黑暗中摸索
直到一颗横空而过的子弹
擦着野鸡的羽毛把我的肺腑洞穿
躺下去,我是你诗歌里
最冷静的、最贫瘠的、最黯淡的
可有可无的过渡句中的一个副词

《一寸》

这万丈厚土,我只求一寸
安身

种一株庄稼,一支桃花
然后静静地守候在你身旁
静待花落

这茫茫三千弱水,我只取一瓢饮
然后再从我深陷的眼眶取去
一寸一寸地灌溉我的庄稼和花朵

直到他们枯萎,我死去
真正变成这寸土地的主人

姓名:李庆贺
地址: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峡门乡平凉海螺
邮编:744000,邮箱:plhllqh2009@163.com
qq:1010210179

    3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文章地址
Blog 拥有人: 李庆贺
作者群: (没有)
博客: 观看所有文章
好友名单
Go: 上一页/下一页

日历

 «   <   »   >  四月 201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连络 李庆贺

Email : Send E-mail
私人留言 : 发送私人留言

MSN 短信 :

Yahoo 短信 :

发帖后自动返回论坛 : 1

QQ 号码 : 1010210179

关于 李庆贺

注册时间 : 2013-02-22 11:44

来自 :

职业 :

兴趣 : 写作、书法

留言板

这个博客里面没有任何留言。
 用户: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博客

博客启始于 : 2013-04-16 20:25
文章数量 : 1
博客历史 : 1467 天
回响总数 : 0
观看人数 : 26386

RSS

RSS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