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枫 首页 -> 博客群

安红红的博客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狗生涯》


2015-11-04 18:34

《狗生涯》
两个月后,它被反复抛弃
凭借顽强的忠诚
它一次次回到她家
当儿子对阿黄再也不感兴趣时
这只从云南带到深圳的中华田园犬
被她以惯有的处理垃圾的方式处理了
三个月的阿黄不肯被收留
任何抱走它的邻人
它都最终的逃出他们的家庭
它要回它认定的家
 
没人知道为什么
这只进不了家门的狗
成天卧于她家后窗灌木丛下
一双哀凄凄的眼睛
沉默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它学会了自已找东西吃
冷的日子,饿的缩成一团
它学会了用目光讨饭
有时候饿的实在忍不住
它也会悲伤的叫一阵子
主人会出来
扔些剩东西或者一顿揍
慢慢长大了
它知道了挨打的原因
不再叫了
 
当它开始有各种男朋友时
它快乐了很多
紧接着,生育也来临
第一次生育
它没有任何经验
它的孩子,三个
全部死光了
她不允许它们进家门
冬天又太冷
 
它绝了三天食
躺着一动也不动
也没有眼泪,也看不到悲伤
三天后,它开始进食
邻人望着它,露出欣喜
 
再以后的两年
它不断的恋爱,生育
它的孩子再也没有死过
只是,没有一只陪它长大过
一出生,只有几天时间就不见了
它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
它也没看到它们死亡
它习惯了这个过程和结果
它对主人做的任何决定
都沉默的服从
 
腹下的乳房已经干瘪
稍微躬身
就会拖到地面上
 
这一次,它没有再跑了
主人兴奋的抓住它
交给了他们
它的两腿被捉紧
嘴巴被撬开
枪管伸了进去
它最后一眼望向它的主人
 
子弹闷闷的响了
 
我看到这幕后
跑了,回去找到阿宝
这只金毛
俯在它的耳朵上告诉它
你必须得离开了
记住,戴上你的面纱
背上你的干粮
现在,马上,从后山跑
一直跑到山的深处
不到天黑,不许回来
 
当我把面纱给她围好
又一次的抱紧她
以往的训练让她明白了她要做什么
她的眼睛流出了泪水
 
我拍拍她的头告诉她
你还会回到我身边的
 
阿黄的训练成绩
比阿宝要好很多
十里之外
阿黄都能闻到枪管的味道
它成功的给过我预警
 
阿宝没有流一滴血
它死的很干净
它向它的命运
一再的靠拢
终于,合二为一

为雪白头


2015-11-04 18:33

《为雪白头》
那一片水乡,隔着一粒佛珠
隔着轮回的阴影
我在这头,轻轻的转动
珠子呢喃
你在那头,默默叹息
山重水复,暮色苍茫
山中的岁月倾斜
缓缓的倒向江南
荒草返绿春天挺拔
它多象你的背影
弥漫着尘世的温度,
隔着一串佛珠

夜深了,月亮又一次浑圆
星星璀璨,银河摇曳
风反反复复徘徊
我数来数去,念珠都不肯往前走动
108颗,从青丝数到白发
从江南数到江北
数出一场场滂沱大雨

西北偏北
第三场雪已落幕
冬天来的真早
带上念珠
把它放进颈项的长发里
低头望见白发
象雪一样
开了一簇,又一簇

《火的高度》外一些


2015-11-04 18:31

《火的高度》
他的胃里
塞满颜料
从指端种下向日葵,麦子,土豆和窗户
卷曲的星星,云朵,树木和太阳

他一直低头凝视画布
每一丝细微的线条
都沉默的拿走他
胃中的余粮

画好的月光
一条条的逃出画布
向天边飞
向日葵和太阳擦身而过
飞的更高

他没抬头
没多余的手
打扫时间的
灰烬

《暗香》
从身体里
抽出一根根钢丝
有过去的,有新长的
我不知道
你住在哪根
天一黑
它们全消失了
我不知道
你消失在何方

《死亡》
没有哪一簇火苗
燃烧的时候
会告诉你高度

一个人化成灰烬
往往
看不到
一丝火星

而火种
远在千里


《水声》
河流的两汪浅滩
凝视过去
刚好放下一双眼睛

那儿没有鱼
听不到一丝声响
月亮照着白色的沙
它们埋在里面

她闭着眼睛
河流向南流淌
鱼和沙
抱的很紧

她看着他们走远
他们从来没有走近

她把琴键摁下去
轻轻抬
太大的声音
会吵醒荒凉


《望月》
有很多相似之处
藏匿于彼此之中
你若不说
我不知道这世间
叫做红尘

短短的沉默
撕开寂静里的拥挤

叶子旺盛
蝴蝶缠绵花间
泉水与石头耳鬓厮磨
云朵低着头
仰望柏树

一阵心跳
死的事物复活着

珠子无声的转出食指
滑到低处
短短的沉默
它们
又死一次


《心事》
梦里去很远的地方,
并不陌生,
壁炉里的火很旺,
房间温度刚好,
不冷不热。

我蹲下看火,
那些曾经被烧过的人,
死在过去或者未来,
对这个世界,
没有一丝影响。

后来梦见读诗,
另一个诗人的,
醒来思索了一下,
那个诗人没写过,

长长的诗句都掉到梦里,
我记得两句,
与你有关。

安红红:雷平阳《妄想症》的随感


2015-08-06 01:22

〈〈妄 想 症〉〉
作者:雷平阳
一个下午,我都坐在
第一高楼的旋转餐厅里
一次次环视自己
生活了二十余年的城市
我以为这儿会很安静
可以当成审判台,见一见
城市后面那些搭积木的人
棋盘上胡乱搅局的人
我知道,拜物教里找不出
唯一的元凶,城市像个作案现场
你,我,他,一样的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都是生活的侩子手
但我真的想,在所谓的高处
宣读一份判决书,这座
失忆的城市,它理应
充作集中营或牢狱……
一杯苦茶,已经喝淡了
我没有等来一个人,反而
这城市的声浪,一波接一波
不停地送上来,感觉它
就是一口巨大的铁锅,烈火之上
正在熬着疯狂的骨头汤
正在煎着鬼迷心窍的魂魄
天呀,只有天空稍空
闪电与闪电,雷霆与雷霆之间
飘着一片云朵。我灵机一动
突然想在上面建一座庙
让自己有一个下跪的地方
但我又不知道,怎么才能
爬上这一片云朵,怎么才能
在空空如也的云朵上,安放
怒目金刚抑或地藏菩萨的宝座


安红红:雷平阳《妄想症》的随感

看到这个题目,我是会心的,这症状,我也很多年了,要是天天有人提一次,怕也是好了,偏没有,就算是有,也是在尖锐的对质下出现的,更增加了妄想的深度,妄的更凶猛。妄就妄了,谁也不影响,顶多自已给自已制造过山车,云里雾里来一下子,三餐不误,活命的及格线早到了,也由着去了。

作者坐在高楼的旋转餐厅的时候,高空中的想象力也会升高,想象力是妄想的一种,作者陷入了一种旋转中的自我审视,审视完自已审视周围的环境,很快的扫退所有能影响自已的杂质,一朵莲花开始低头,开始了妄想过程。叔本华说:“任何真正具有自身价值的人,独自一人的生活要比与他人一起生活好得多。”优秀的思想和作品,总是在孤独的深处开出来,优秀的妄想症同样如此。

连妄想也需要创造才会有。没有失去妄想的人,就没有失去生活。

大约大家都有这个经验,俯视下的城市建筑物的脑袋顶,总是所有建筑物里最差劲的修饰部分,脏而乱,疏于管理,那儿去的人少,几乎为零,清洁工可以忽略,在城市这个高逼格的生存竞争环境里,人的砝码很多都不如植物小动物或者物品。残酷的开始从这里撕开,擅于捕捉生活的作者想到了什么具体的事件,自然是不必要细问,他此刻的心脏就象一座城市,而城市里的所有美好和肮脏都在心脏里矗立,并且没停止建设。挖掘机,铲车,人声,机器声,污水横流的街景,暴走的小贩,和楼顶相对应的场景先跃出,充塞其中。

到处是物,物,物,除了物,没有任何,人也变成了物,作者的茶已经的喝完,茶叶褪色,却没有一个人到来,他在期待谁?或许谁也没期待,只是想有个人突然的关怀一声。或者这样:先生,要再喝杯茶吗?或许没有,来只蝴蝶也好。

然而,人海茫茫。人海茫茫。被物包围的窒息感作者用了集中营牢狱。所有和精神世界活动无关的都是物。一座没有依恋和情感的城市,是一件大物,吞食着时光和真诚,埋藏了岁月和美好。它是积木,是战场。是含血的疆界。

一座优美的坟。一朵低头的莲花。一杯喝空的茶杯。旋转的世界。象征的世界象麻团。时光的镜头在转,一会儿远,一会儿近。远的象梦幻,近的也象。

我有时候妄想的久了,就能体深深的体会到自已的存在也是妄想的果实。随着年龄的长大,不断把社会的因子塞进体内,走路开始蹒跚。象是营养不良。又象个罪犯。

这个建设的成员里,也有作者本人,无论参与了什么项目,在生存的枪口下,有被人指着胸口的时候,有指着别人胸口的时候,不过是为了捞一碗饭吃,带血的馒头。你吃,我吃,他吃。事件集的多了,人往往容易麻木,诗人麻木比较容易,要达到不仁,还需要努力的麻木,在这个旋转餐厅里,作者开始的挖掘,一刀向自已砍过来,先让自已清醒,“突然想在上面建一座庙,让自已有一个下跪的地方”,情绪急剧转变,变的让人骇然,好象所有的人都该在此时下跪,烈火之上,疯狂的骨头汤,鬼迷心窍的灵魂,贪婪自私欲望重重的我们,人人开始审视自已,集体下跪。理想被妄想取代,为了妄想的实现屈尊苟活。

行色匆匆的城市里,物欲横流的社会,人情薄似水的今天,时间的真实只是虚幻的影像,作者该向谁去倾诉忏悔,天上的白云真白啊,那么高远,半空中的庙宇无疑是海市蜃楼,能去哪里?潜意识,本我,过去以及灵魂被围堵的妄想中,莲花低完了头,抬了起来,审视也完成,最后一句的怒目金刚和地藏菩萨,作者上升到了另一个妄想的空间,怒目金刚焚烧一切罪恶,地藏菩萨解救所有苦难的众生。

我们可以是怒目金刚,把罪恶打到地狱里去,我们也可以是地藏王菩萨,把罪恶拯救回阳光下。而重要的是,认识你自已。佛教里的宗旨是明心见性,见到本我。实际中,有谁能真正的和自已交谈,了解下自已呢。一生活到死谁能把身上的垢衣洗干净?

如果可以,也去旋转餐厅坐坐,害一会病,让微微的转速旋出体内的肮脏,象火在燃烧,一把扫过去悲喜。安坐当下,安坐生命本能的莲花宝座。

一组,问侯还在写字的朋友们~~


2015-08-06 01:13

《当我老了》
她们年轻时肯定都不一样
现在
统一的缩脖,背驼,啤酒腹
喂养过孩子的胸
也陷入了深渊
只有乳头微微抬起
曾经的峰峦

一生勤劳的中国女人
包括我的妈妈
为什么会这样
渐渐的把美丽全部
消灭掉

她们是低头低的
她们先是向自己的梦想低头
然后是爱情,婚姻,工作
向一瓶醋,一粒盐,一颗便宜的青菜
哇哇哭叫的孩子,床上的异梦
向手中拿住的总是生活的必须品
而不再是一本书,一根琴弦,或者一双含爱的手
她们被生活包围围剿

这些,在低头的过程中
并不愿离开
形成了庸肿,缀肉,皱纹,尖酸,失落
形成了眼底的灰尘,眉间的八字

她们越来越越象泥土的颜色
容易被忽略
下雨天,形成泥泞
让人讨厌

头低的再低一点
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我们呼吸着她们的尘埃
总有一些
成为身体的
一部分


《一件旧衣》
又一次打量这件旧衣
它也老了
残旧而柔软
属于它的身份证
只余下100%全棉
被岁月洗的皱成卷卷
其它说明
一片空白
大小型号和合格证
早已还给岁月

它有淡黄色的皮肤
质地决定了几年后的今天
外型怎么破损
颜色鲜艳
穿在身上的舒适
也远远好过
最初的相识

有很长一段时间
我想不起来穿它
柜子的角落里
它沉默了很久,
那段岁月
它有多黑暗
我有多黑暗
彼此
没有遗忘
没有远离

再一次穿上它
它有些陌生的柔软
我有些陌生的温暖
我们生出一种微微的感动
象细细的纤维
握手相望
潮湿缓缓渗入


《早晨》
一想到故乡的葡萄园、棉花地、沙漠、飞虫,
便被植物和自然占领了,
鸟鸣掏空耳朵,
白云卧满眼底,
新结的葡萄一串串,
珍珠一样替换了思想,

我能和自然一起
一寸寸的互相打量,
和它商量花开,开什么颜色,
对每一滴雨水的光顾,
及时表示感谢,
而我的植物
也不辜负我的喂养


《那时》
眼底横波
不过是昨日的星辰
水的行走
不过是梦幻泡影

有时,踮起脚尖
也未能抓住虚空里的
美丽

有时,抓住的
只是一手
潮湿

那时,花开
起伏的心事
卧进高高的云端

瞳孔燃烧的半截火焰
踮起脚尖
只擒住
弯弯的树梢


《雪》
看望病人,呼吸科。
买了一只口罩,
戴在鼻子上的时候,
感到了更不安全,
一层布,隔得住什么?

还是戴上吧,
至少整张脸是安全的,
它配合演出,
有了这个搭挡,
一双眼睛里藏的千山万水,
象下了一场大雪的山,
白茫茫,白茫茫。

走廊里住着病人,
衣杆上晒着内外衣物,
整理架上放着锅碗瓢盆,
这种把日子过在这里的人生,
象下了又一场雪。

一个年轻的男孩玩手机,
任何声音都抬头,
象埋在雪里
条纹的病服,
有几处被骨头撑的坚硬,
我见过落尽叶子的寒枝,
就是这样。

另一个世界里,
我戴着口罩。
它象捂住我口鼻的一场雪
冷的倒退


《本能》
狮子关久了
即缺失进攻能力
防守也匮乏
还不如一只猴子
上蹿下跳

狮子还是叫狮子
猴子还是叫猴子

人们靠近猴子
总是容易的多

对狮子的闭目养神
敬畏三尺


《行走》
散步,
散着散着,
就散到世界之外
树,灯盏,行人,车
缓缓退到夜空深处

我也是纸上的字
深一脚,浅一脚
雪中行走

你翻阅的越快
我埋的越深



欢迎光临安红红的博客

Blog 拥有人: [ 安红红 ]
作者群: [ (没有) ]
博客: [ 观看所有文章 ]
[ 好友名单 ]
Go: [ 上一页/下一页 ]

日历

 «   <   »   >  十一月 201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留言板

狼孩
2010-05-05 19:09

赏读文字,问好!

fuller679
2010-01-01 00:40

2010年元旦来临,祝各位朋友幸福、健康、创新向上!
仅将江西庐山东林寺大安主持的弟子道元法师的短信转发大家分享:
[至远者非天涯而在人心,
至久者非天地而在真情,
之善者非雄才而在胸怀,
至亲者非血缘而在关爱。

愿远者近,
久者恒,
善者圣,
亲者共。

今天又是弥陀圣诞,
正在冬季佛七中,
就让我送去千亿圣号的祝福吧!
东林寺 道元]

fuller679
2009-07-27 16:56

安红红:
你好

孤独好解决

孤独时
不要闷在小室里,
劝您要迈出小室
去走访大自然.

那青山绿水
那万紫千红的百花
那蓝天白云
那马牛羊的合声乐曲
那风力发电的风叶旋转。

大自然的一切
多彩和睦相处
人融合在大自然中
就会根治孤独病!

朋友,
你有强健的生命力量
求医不如求己!
你信吗?
去大自然中试航一下吧!

fuller679

谭曙方
2009-05-05 04:18

非常高兴在此拜读了您的大作!
祝好运!

谭曙方

中海
2009-04-10 21:12

你就是安红?

 用户: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连络 安红红

Email 地址
3972083@qq.com

私人留言
发送私人留言

MSN 短信


Yahoo 短信


发帖后自动返回论坛
1

QQ 号码
3972083

关于 安红红

注册时间
2009-02-07 02:40

来自


职业


兴趣


博客

博客启始于
2009-02-07 06:38

文章数量
0

博客历史
3207 天

回响总数
0

观看人数
100533

RSS

RSS 反馈
Powered by the Blog Mod version 0.2.4 by Hyperion 中文化 by YLL讨论网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Weblog style by Hyper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