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名家综述 Expert Review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诗美的飨宴——《东方魔块组合诗集》序 (洛夫)
时东兵
举人


注册时间: 2006-12-23
帖子: 1418
来自: 中国上海
时东兵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8-03 05:11    发表主题: 诗美的飨宴——《东方魔块组合诗集》序 (洛夫) 引用并回复

诗美的飨宴
——《东方魔块组合诗集》序

洛 夫

上海是一个诗的城市,上海曾使诗歌繁荣兴盛,而诗歌也使上海熠熠生辉,如上海缺少诗的润饰,文化便少了一份纯正,一份魅力。我对这个诗都向往已久,有幸于二00六年十月应上海市作协之邀,在上海市图书馆举办了一场颇受瞩目的“因为风的缘故——洛夫诗歌朗诵会”,在上海小住数日其间,有缘认识了上海“东方魔块”的成员陈晓霞。又在二00七年四月,我赴苏州大学参加由香港大学、苏州大学、武汉大学、徐州师范大学联合举办的“洛夫与二十世纪华文文学研讨会”途径上海时,再次有机会见到陈晓霞和另外三位“东方魔块”诗群的同仁:时东兵,薛锡祥,陈曼英。他们在社会上各有专职,事业有成,而他们却都有一颗超拔于都市喧嚣之上的灼热而真诚的心,追求诗歌艺术的投入和执着,令人刮目相看。东方魔块诗群的组合虽只有短短的两年多,但他们除了经常聚会,煮酒谈诗外,也联袂出游,近到共赏江南附近的小桥流水,远赴青藏高原采风,并经常参加军营,高校的诗歌座谈交流活动,他们活力充沛、魔力四射,为上海诗坛平添了一股清新的力量。
“东方魔块”的组合两男两女,刚柔互济,他们的特色是写同一题材的诗,如《神州风景线》系列、《域外风情》等,却有各自呈现不同的精神内涵与语言风格,犹如一个方阵,本身既具有同中有异、异中求同、相互渗透的张力,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和谐与稳定。他们对诗歌美学的认识,虽也互有异同,但都有相当规范的经典性的精辟见解。有篇文章对他们四人的诗观做了简明扼要的介绍:
陈晓霞认为:“诗歌是鼓励张扬个性的文体,也是诗人最本真的东西,从平凡中发现诗意,让个人的发现变为读者的感动,尽量减少雕凿的痕迹.”可知陈晓霞是一位纯真而重情的诗人,她善于写情,而她笔下的情绝非表层的浪漫抒情,或梦幻式的呢喃呓语,而是一种含蓄蕴籍带有理性的深情,例如她在《雪梅从来不言爱》一诗中,把“我”与“梅”融为一体,使“我”的激情化为梅的冷傲与贞洁。

我去探访梅
那晚没有风
梅一直没有入睡
我和梅站在一起
一千种身姿
都归于一种寂静

“千种身姿”乃是世俗的多彩多姿人生的概括,而诗人的本真则是“一种静寂”一种无言而又深情无限的爱。
此外,《久久玫瑰》也是一首别出心裁、不同凡响的情诗。既沉醉于玫瑰的温情,又陶醉于明知可能是“陷阱”的爱情,诗人便在这种矛盾中找到了爱的本质,同时也表现了诗的张力。我认为这首诗第一节最后几句尤为动人,且发人深省:

我就藏在99朵玫瑰中间
在你营造的鲜花宫殿入坐
其实,不一定要坚硬的钥匙
比如用一朵花就可以开启
一把荒芜的锁

这些诗句可说是诗人情感的私语,心灵的密码,也许别有暗示,但文本本身就是最好的诠释。就诗论诗,“用一朵花就可以/开启一把荒芜的锁”,这的确是一个精彩而富于深意的意象。其一,诗人以具体而鲜活的意象与诗性语言,表现了也活化了一个极其平凡的成语“以柔克刚”。成语只是一个概念,诗不是感念,而是一个生命,一个比概念更真实,更亲切,更具深度的生命。其二,她不惜以“一把荒芜的锁”来形容她自己内心的情感世界,这种带有反讽意味的自我调侃,表现了十足的现代精神。
时东兵不仅是一位诗人,而且是“东方魔块”的理论家,在高校教授《诗歌美学》,他对诗歌本质的理解颇具学术性的高度。譬如他强调“诗歌欣赏与创作是一种形象思维,诗是情与理的水乳交融,形与神的完美统一,这样可收到以小见大,以小胜多,以虚代实,虚实结合的艺术效果。”这些都是诗歌美学中最本质性的、具有可以通约之共性的理论原则。印证他的诗,我们不难从《秦淮河的记忆》与《诗仙李白》二首诗中发现,他是透过现代意识的视角来回眸传统的(或古典的)人文景观,他的意象渲染着千载以来中国诗人墨客的风流遗韵,透出一股既陈且新可以醒脑的樟脑味。
从他的诗中,我们看到一位现代诗人站在历史长河的岸边,对着远去的时空发出“逝者如斯,不舍昼夜“的低沉叹息。在《雪的记忆》中,时东兵透过“雪上脚印”这个意象,很感性地诉说着儿时对外婆的思念。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一节,诗人由浓浓的抒情氛围自然过度到知性的思考,表现了对生命的深沉感悟。

我相信,雪中的脚印
就是通往天堂的路径
人类在此也会排起
绵延不绝的长队
留下的是灵魂
带走的是思念……

虽然这首诗前三节的语言与表现手法稍嫌浅露,这一节也多少有点散文化,但幸好同时凸显了一首抒情诗的深度,令人沉思不已。这使我想起了苏东坡一首赠弟子由的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时东兵与苏东坡的诗都由个人抒情提升到人生感悟的高度,不同的是苏诗只写出一种漂泊流离的茫然感,而时诗却道出了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
东方魔块的另一位女诗人陈蔓英说:“诗歌是一面镜子,能反映诗人本身的性情。”这是具有普遍性的诗歌的条件反射,这种反射作用往往可以塑造一个诗人的风格。她又说:“诗也是感官的外化,语言的音乐性可将诗人内心的情感外化为诗的节奏和韵律。”这一看法极为可贵。就我所知,国内诗人大多强调诉诸于视觉的意象,而鲜有重视诉诸听觉的音韵之美。这很可能是某些前卫诗人或后现代诗人失去读者的原因之一。
陈曼英的诗婉约而又深情,如《初恋的轻云》,典雅而又柔美如《古今灯影》,但她的〈忆雪〉却是一首内心凝重,充满悲情的诗,其中有这样的句子:

阴云低垂,雪籁籁而来
掩埋了盛着伤痛的屐痕

这写的也是“雪上脚印”,只不过以“屐痕”代替“脚印”“盛着伤痛”究竟是何种伤痛?诗行间颇多歧义,但我们仍不难看出,这种伤痛可能是暗示那种使人隐隐作痛而又难以根治的乡愁。
谚语的精练典雅,节奏的自然流畅,是《古今灯影》与《白也诗无敌》两首诗的特征,我认为取胜的不只是诗中的意象,更可能是抓住读者听觉的和谐韵律美。我认为这两首诗适于朗诵,声声漫吟中,韵味全出。关于诗歌的音韵之美,我并不赞成压韵,尤其是通篇的压韵,早期格律派的新诗特别讲究压韵,因而使得诗的语言形成了人为的过度流畅而落入滑腻,反而失去了口语的自然亲切。
在“东方魔块”的四位诗人中,薛锡祥的身份较为特殊,他不仅具有丰富的军旅生活经验,而且是一位卓然有成的歌词作者,故他对语言的驾御,节奏的掌握很为得心应手。他的某些诗观颇获我心,譬如他说:“创作的过程是作者神游的过程……诗中的一切,无论花,鸟,鱼,石,都是有生命的。抓住具体鲜活的意象就能使诗更有跳跃性。”
“神游”是“神与物游”的缩写,原句出于刘勰《文心雕龙》的〈神思〉篇。所谓“思理之妙,神与物游”即为文艺创作的酝酿构思过程,乃中国传统的审美方式,其实也就是创作时,主体的我与客体的物之间的一种心灵活动。通过“神游”的过程,诗的形式,意象与意境等才能使之定型而趋于完善。薛锡祥的诗,意象与音韵两者皆为出色,而形成了一个情与理,音与象浑然一体的和谐结构。他尤其在处理现实与历史的纠结,现代与古典的柔和这方面,更见功夫,如《梦中秦淮》中的诗句:

一只鸟驮着秦时明月飞来
揉皱了从桃叶渡铺开的清幽
捞走了夫子庙泼酒满街的繁星
我的琵琶犹知商女恨
隔岸不唱后庭花
丝竹声里,尽是古都情话

诗中的意象如缤纷落英,迎面扑来,描述的情境虚中有实,虚实相映,好象捕捉到手,但稍不留意便从指缝间溜走了,这种既朦胧又真切的感受,给人一种耐人寻味的美。
在四人同题的《雪中情》一组诗中,薛锡祥的《雪咏》不算杰出,这三节诗缺少一种有机性结构的呼应,但其中一句“消失,是你的永存”使人眼睛一亮。这虽不是什么哲言警语,却内涵极其诡秘,令人低回沉思的禅意。在以李白为题材的诗中,我很欣赏薛锡祥的《李白起床》,题目很调皮,有点调侃的后现代意味。这首诗构思诡异,奇峰突起,“呼唤你起床连呼三声/一声是雷/一声是风/一声是雨”,然后就在这雷雨交加中,李白遽然坐起,挥袖洒诗于滔滔大江中。诗中的意象以飞跃之势逼人而来,读者猝不及防,两眼应接不暇,读来颇有几分李白的遗风。
以上只是对“东方魔块”四位诗人部分作品的简析,评述也只点到为止,如要窥其深奥,仍有待读者对他们的诗作细加咀嚼体会,然后才会品尝到一席甜美的诗歌飨宴。
老朽洛夫,人称“诗魔”,很高兴有此机缘与上海东方魔块的“群魔”在诗坛共舞。“诗魔”这一令人侧目的头衔,开始我既未峻拒,也没有欣然接受,因为只怕有人将此“魔”误读为邪门歪道之“魔”。其实所谓“魔”,并非“体”之魔,而是用之魔,亦即魔术师之“魔”,魔力惊人而道心犹存。其魔力展现于诗歌形式的创造不断翻新,对意象的经营务求新奇而又精确,对语言的锤炼则要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追求。“魔”的另一个涵义是对陈旧的诗学规范、僵化的语言格律的叛逆,法国诗人伏尔泰说:“每个诗人心中都藏有一个魔。”即指此而言。我一向认为,一个诗人使用语言,塑造意象,调配音律,如像公孙大娘舞剑,能达到“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的境界,他必能弄笔如舞魔棒,发挥呼风唤雨、点铁成金的魔力,这正是一个诗人创造力与想象力的颠峰表现。
愿以此与东方魔块的诗群共勉。

二零零七年七月于温哥华雪楼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438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8-03 05:53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I move it here so that it will stay visible.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杨光
秀才


注册时间: 2006-06-01
帖子: 683

杨光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8-05 01:01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感谢洛 夫 老师为我们介绍“东方魔块”的几位诗人.
_________________
杨光的语言空间

http://blog.sina.com.cn/languagespace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赵福治
探花


注册时间: 2006-05-30
帖子: 3496
来自: 中国北京
赵福治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8-06 19:52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对诗歌美学的认识,虽也互有异同,但都有相当规范的经典性的精辟见解.
_________________
灯灭了,我在黑暗中醒着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zgsg668
QQ:279665743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太阳之子
童生


注册时间: 2007-08-06
帖子: 17

太阳之子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8-06 21:58    发表主题: 来了 引用并回复

Smile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赵福治
探花


注册时间: 2006-05-30
帖子: 3496
来自: 中国北京
赵福治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8-07 01:16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诗歌是鼓励张扬个性的文体,也是诗人最本真的东西.
_________________
灯灭了,我在黑暗中醒着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zgsg668
QQ:279665743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蓝图
童生


注册时间: 2007-08-12
帖子: 11

蓝图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8-12 01:31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Confused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赵福治
探花


注册时间: 2006-05-30
帖子: 3496
来自: 中国北京
赵福治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9-02 03:30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的境界
_________________
灯灭了,我在黑暗中醒着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zgsg668
QQ:279665743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438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9-29 01:06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reading the article again, I begin to feel Luo-Fu could be right in his time, but modern poets could pass him. Don't think his words are the bible in 魔, I personally do not encourage names like "东方魔块组合", not poetic at all, for it's more like a commercial. "就诗论诗,“用一朵花就可以/开启一把荒芜的锁”,这的确是一个精彩而富于深意的意象。" It is remarks like this made newer poets waste talents, no need to do this any more (nothing wrong with such type of 意象, just not worth repeating and we have seen too much of this)
we may need to totally pass this type of 意象 as did in the past text book, be genuinely creative. The best 魔 is genuine, simple and pure, not much twist is needed in words playing thoughts.

I also disagree with Luo-Fu in this one《梦中秦淮》中的诗句, for example. I actually think it is a good example of bad poetry.
如《梦中秦淮》中的诗句:

一只鸟驮着秦时明月飞来
揉皱了从桃叶渡铺开的清幽
捞走了夫子庙泼酒满街的繁星
我的琵琶犹知商女恨
隔岸不唱后庭花
丝竹声里,尽是古都情话

What's going on here? Was it just his good intention to encourage poets with nicer comments? I find it necessary to say something here to push new poets for a higher ground .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宝塔山人
秀才


注册时间: 2013-03-15
帖子: 224
来自: 中国
宝塔山人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4-07-04 01:44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诗是飞入读者心湖弄波的奇鸟!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金金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2-08
帖子: 2035
来自: 山东济宁
金金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5-03-23 19:28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留下的是灵魂
带走的是思念……

//

一只鸟驮着秦时明月飞来
揉皱了从桃叶渡铺开的清幽
捞走了夫子庙泼酒满街的繁星
我的琵琶犹知商女恨
隔岸不唱后庭花
丝竹声里,尽是古都情话
_________________
http://blog.sina.com.cn/shirenjinjin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名家综述 Expert Review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