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评论鉴赏 Reviews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一根银簪的温度
子在川上曰
举人


注册时间: 2009-11-18
帖子: 1356

子在川上曰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07-08 16:46    发表主题: 一根银簪的温度 引用并回复

一根银簪的温度
——读蔡小敏的《银簪》

《银簪》

从老市场淘回一根银簪
陈旧,残缺不全
白天用它来绾头发
夜里,就放在床头柜上
最喜欢的
是早晨睁开眼睛
从簪尖折射而来的
一粒光,打在我身上
那一刻
我觉得俗世的温暖
人间的债务
是不用偿还的

口语诗最大的特点是截取自我们平淡的日常生活中的某个片段和碎片,因此人人都能够读懂,也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缺点就是特别难写,一不留神,就写成了口水诗。这也就是为什么口语诗,在很多时候都被归类为口水诗的原因。一个优秀的口语诗人,总是从他平淡的日常生活中,很容易就挖掘出了很多让人眼前一亮的诗意来。而恰恰就是这些来自于平淡生活里的诗意,有时候你却无法用正规的语言来表述。只有在口语诗里,一切的表达都是那么的顺气自然,浑然天成。
譬如蔡老师的这首诗,她前半部分的叙述随意得简直有点漫不经心,语言也显得随意和散乱,一如我们每天平淡凌乱的生活。刚开始读诗的时候,我也很随意地半躺在床上,显得有些许的慵懒。但是,当我读到“从簪尖折射而来的 / 一粒光,打在我身上 / 那一刻 / 我觉得俗世的温暖 / 人间的债务 / 是不用偿还的”,我的身体的某个部分突然就暖和起来了,因为我感觉到了生活中的某些记忆碎片和蔡老师簪尖上的光斑一样,一下折射了过来,击打在了我的身上。就在这一刻,所有缠身的俗事和烦恼都一下离我远去了,我显得是那么地轻松和惬意。
我和蔡老师都是70后,在这个堕落、世态炎凉的世道里,我们生活了四十来年。我们是俗人,就免不了为房子,为了一路飙涨的物价而忧心忡忡,为这个社会的一些丑恶和丑陋愤愤不平,为一家老小生活中鸡毛蒜皮的琐事而烦心烦恼。可是,突然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或者从某个特别的视角里,我们看到了生活中久违了的阳光,感受到了久违了的温度和温暖。我们就认为所有的辛苦和辛劳都很值得了,这个社会还是有很多我们值得去珍惜和爱护的,这个世界还值得我们去留恋。不是吗?
我认为这也是蔡老师的这首诗的意义之所在。
_________________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现在正在大海的深处。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评论鉴赏 Reviews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