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第三届国际大雅风文学奖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第三届“大雅风”文学奖投稿·凝眸于一抔皇菊感慨万千(组诗)(作者:蓝狐)
蓝狐
童生


注册时间: 2017-03-31
帖子: 2
来自: 中国·辽宁省抚顺市
蓝狐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03-31 05:05    发表主题: 第三届“大雅风”文学奖投稿·凝眸于一抔皇菊感慨万千(组诗)(作者:蓝狐) 引用并回复

凝眸于一抔皇菊感慨万千(组诗)

蓝狐


○一朵皇菊绵延一脉心河

再多一朵就浓烈。再少半朵,心就会干渴

那些,蕴蓄太久的意味,丝丝缕缕都是暗示,都是牵扯

断了,不止会苦涩,更有太深太浓的空寂

转瞬会寡淡了舌尖,冷清了心窝——

像是刚刚融入了一方锦绣,即刻便因视野的偏狭

陡然饱尝了一片接天连壤漫无边际的雪,和雪



分宁的菊。在山地在杯盏都更适宜大朵大朵地盛开

大朵大朵地传导,禅茶一味的执着

山水的浸养。风霜的打磨。温润的

日光抑或月华的淘洗,终归让饱满的花期

参透了花容与高洁的蕴藏,让含蓄的收敛

吸纳了天精地髓物我交融的因与果



纵是热流。纵是冲腾。纵是灌溉。纵是喷薄

菊依然为花。花依然成朵。朵依然含禅。禅依然盛钵

——那一方菊园的钵,由来就只能有一种了悟

在修水历久珍藏的感怀间愈发精确

——那一盏皇菊的茶,即若羽化了也依旧只能冲开

一番省彻,一如一朵皇菊刚好绵延了一脉晴明的心河



○一朵皇菊陶醉一方山河

一朵皇菊足以陶醉一方山河。且看那岁月以线装的体例

装帧的长卷,自有大朵大朵的词章盛放其间,无需检索

一如在分宁,随意的一个杯盏中总是会化开

一阕又一阕的灵感,声声慢的吟哦总是会峭拔了

陶潜感怀的高格——南山山麓。东篱一侧。菊香倾纷。沁人心窝

不由人不随那暖香的韵致就此醉卧



人也便成为了花朵。紧依着秋风,抑或冬寒的凛冽

甘愿将整整一个深浓时节的色调,精致地调和

尔后怒放。尔后吐蕊。尔后凋谢——尔后

默默守着故国故园至真至爱的热土,以恒久润泽的精血

招展出千丝万缕百感交集牵肠挂肚的笑靥——

谁,忍心舍弃了意味深长的敬仰,清新淡雅的国色



墨香熏染,菊也便珍藏了可以浸泡的日月

白描的花瓣。工笔的花蕊。飞白的,那些含蓄的风华

宛若整整一个江天迷幻的泼墨——

也还有诗。也还有歌。也还有层层叠叠年年岁岁

花事的上阕下阙,风雅了分宁一帧又一帧的金黄

风靡了修水一处又一处的俊雅与高格



○一朵皇菊芬芳一段日月

把宋词里的菊香读出来,也便是读懂了繁华的秋,盛世的国

抑或把菊香里的宋词读出来,也便是读懂了一个王国的韵致

读懂了心花的爆裂。那些,文字里的花瓣,纵是穿越了

太久的时空,仍能够轻易引来奔忙的蜂,贪恋的蝶

抑或那些花瓣里的文字,纵是已被翻阅了千载

仍然。仍然会飘渺了馥郁,氤氲了嗅觉



于是。一座城也便成为了一个词牌,一抹香也便成为了

一个上阕。仿佛每一次盛开都会预留了一个对仗,仿佛

每一次抒怀都会,陶醉了一种浓烈——在词的花花的词

悄然传感的精妙意味间,那一杆神思的花枝

从汴京一路伸展进了分宁,从分宁转而蔓延成了

尽可随时捧读随时盛赞随时回味的,系心的结



暖的。抑或可以浸泡的菊香,由来都更易于浸入

相思的心窝。一如阅读词章的双眸,由来都更易于在

粲然泛起的馥郁间,顷刻将多情的泪珠儿碰落

这样的时刻,似乎已无词可以高歌。惟有一朵又一朵

倔犟的菊,在修水熟悉又陌生的街衢,一边白描着禅意

一边引领着一个族群,芬芳了又一段新美的日月





【作 者】蓝狐,本名任东升,辽宁省抚顺市人。系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抚顺市作家协会理事。作品散见于《星星》《中国散文诗》《作家报》《当代国际汉诗》等报刊,著有诗集《诗之鹤》,散文集《鎏金的典藏》,长篇小说《粉足》《炼狱1929》等。现为抚顺矿工报社副总编辑。

【通讯处】中国·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西十路1号/抚顺矿工报社 任东升

【邮 编】113008

【E-mail】281703455@qq.com bybf66@126.com

【电 话】15694131234



===============================



【蓝狐散文两篇】

水墨丹青

蓝狐


在我的眼前,有一、二、三丛青山。它们彼此相连,接踵比肩,一直排列到远山已远,乃至化身为雾,袅娜成一片靛蓝。自然,我看得清的,是稍近些的几座,林木茂盛,榛莽浓厚,仿佛着墨过重的工笔,生生地抢夺了大多的视线,反而把远山衬托得益发旷远了。

这是在秋季,一个隐含雨意的午后。饮罢半盏烈酒的我,独独端坐在和睦国家森林公园宾馆内的落地窗前,一边品呷着友人捎来的桂花茶,一边举目望远,延展意绪。远处,不断堆积的雨云,像是被人泼了闲墨,或青或淡,或疏或密,几乎洇染了大半个天幕。

无疑,面对如此乱云飞渡的天象,原本再疏朗的心思也总该被遮蔽了半角,及至遁入阴沉,转而晦涩起来。

不禁的,想起了一个人。

在相对较长的一段时日里,她的存在恰似那近前的山野一般,着墨出清晰的工笔的架构,让人每每照见,总会因了笔意的明晰而心境晴明。自然,面对这样的景致,我难免会沉潜下自己的心思,为着心中的胜景多加点染,频频落墨。或橙红,或赭石,或群青,或靛蓝……那么多丰富的色调,被我从容地渲染在总是乐于配合的画境间,乃至渐渐促成了唯我独有且沾沾自喜的浓墨重彩。似乎,也就是在此期间,我蓦然发现,曾经相对平白的画境,俨然也随之盎然起来。我不禁在内心里慨叹,好的画境,原本正是以潜心勾勒的心神,悄然幻化而出的精致啊!

眼前的山光,因云雾的游走,渐渐变得暗了。我的视野开始变短。刚刚还稍远些的山势,早已被浓云遮掩,混沌起来。我在想,此时的山应是宣纸上过稠的墨块儿。

于是,盎然臃肿起来。那些,一直让我引为意趣的渲染方式,到头来已然成为了相对重复的笔触,反复叠加的色彩。她自然因此感到倦了,烦了,并终于选择了远端的浓云,将整个身心迷蒙在了远天之间。天然偶成,转而变作了异想天开。

不禁的,我开始感到,我精心、频繁的点染应该是多余的了。因为毕竟,那些生态的、天然的、本原的、丹青的事物,从它存在那一天起,便与人为的色彩毫无关联,更多的时候,我们总是习惯于把自认为丰美的颜色,描摹在了我们心中的宣纸之上。岂不知,恰恰因了这样的主观,青山已失却了本色,绿水也被生生剥夺了天然!

我想,古人之所以能把青山绿水描绘得形神兼备,仪态万千,全在于在动笔之前,他的心中丝毫没有被任何现成的染料感染。他的内心,只有水墨,只有丹青。所不同的是,我们之所以描绘不出本真意义上的水墨丹青,最重要的便是,在面对任何景致的时候,我们内心里的调色板早已被涂抹得五彩缤纷,好不斑斓。

心头一旦多了杂乱颜色,丹青便从此苍白了水墨……

(原载《辽宁散文》/入选《中国精短散文1949-2015》)





一地清辉

蓝狐



傍晚,偶然抬眼看向窗外的时候,不禁为接天连壤的月光所深深地吸引了,那份纯净,那份细腻,还有那份朗然,让人一经面对,立时从忙乱和烦躁中平静下来,仿佛那月华已然盈满了心坎,且正以它所独有的意蕴抚慰着难宁的心跳。

我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地清辉,竟然同样可以安抚心情。我直感到,多日以来积存在内心里的太多烦闷,似乎就在与那月华猛然相照的瞬间,便全然地给融化了。于是便想,如此清净的月色里,怕是早已经被掺揉进了某种心绪的“解药”,但凡与之面对,那所谓的“心病”自是会被一一消却了吧?

细细想来,其实如此皎洁的月华从来就不曾缺少,只不过,太多的夜下,已然习惯了蛰伏的心灵,总是不肯去打开心灵的“天窗”,不肯直面漫天朗照的清辉,不肯让它的纯洁和静美将心野上的尘垢彻底地清洗干净。

如今回头来看,自己似乎正是这样。

心里知道,一段时间以来,好像从没有抬眼看一下天际,无论它是晴好,还是阴雨,无论它是星光遍布,还是天光寡淡,更无论它是云蒸霞蔚,还是雪舞蹁跹……尤其在夜下,在秋季——我不仰视,也不正视,只是低沉着头颅,兀自抚摩着心灵上难愈的伤痕。

我甚至在想,即便伤痕在夜下可以发出声音,发出忧戚的、悲苦的歌唱,即便唱叙过后整个人会因为伤痛的疲惫冰凉地睡去,即便沉沉的睡梦之中可以暂且不再感知烧灼的滋味,然而,当眼角再次被熹微点亮,当晨风再次自耳际拂过,当心下的叹喟再次涌向喉咙,我明确地知道,一切的忧愁又开始了轮回,昨夜的伤犹在,昨日的痛依然。

有时候,会痴痴地想,月升月落之间,清辉倾洒抑或弯月收敛之时,是不是也会有心灵的伤痛随之抚平了呢?因为,天空的澄澈,以及那宝蓝的蕴藏,还有无垠的、宽广的心胸,怎地不能收留了一个孩子的彻夜的孤独,冷凝的泪水呢?!

我虽孤独,却只孤独了这半生,但是比我更孤独的还有月亮,它已然孤独了亿万斯年!

亿万斯年,清辉不减,皎洁依然。那清辉,那一地清辉,或许就是它恒久无言的长叹,但是却无人能够听见。一地清辉,或许就是它感悟之后的了然,但是却无人能够领会。一地清辉,或许就是它自我慰藉的心绪,但是却无人能够懂得。然而它依然不厌其烦、毫无悔愧地静静倾洒着,倾洒着,直晴明了整个寰宇,整个江天,也澄澈、朗丽了我的心扉。

明月高挂,月华如洗的夜晚,总难免会给人带来无尽的遐思,而一旦迎向月光看去,那细密如膏的清辉也便会轻敷开来,让你的双眼立时折射出感激的光芒。

就是在这个傍晚,当我终于抬眼看向窗外的时候,蓦地发觉,一地清辉已经静静地等了我很久。一夜又一夜,它就这样守在我的窗外,仿佛在说:“孩子,安静下来,好么?你看这苍辽夜空,该有多美!擦干眼泪,用你真实的双眼折射一缕星光吧!”直到此刻,深夜了,我依旧感动于如此盛情的邀约,虔诚地,安详地,深情地伏在窗前,大睁着双眼,直把那一地清辉吻了又吻。我感知,那清辉,清爽中隐含着淡淡的甜……

我开始不再以为清辉是冷的了。在夜下,但凡清辉可以撒播到的地方,我想一定会有如我一样一度沉寂的身影。我们悲戚过,忧愁过,失意过,痛悔过,然而,纵是让世界上的所有压抑一同充斥在同一个心田,远天上的月影与星盏,也只能平静地、一如既往地衍射出它温和的光华,静静地把个人世间所有的苦痛一应包容。它从来不会予人太多,也从来没有吝啬纤毫。它的每一颗因子都是岑静,它的每一番放送都是姣好。由此,我开始明了,悲戚,忧愁,失意,痛悔,终归都只能是自己的,朗朗乾坤,世间万物,永远不会有任何一个愿意并且能够为你背负为你承担。自己的痛只能自己来消;自己的苦只能自己来尝;自己的毒只能自己来解;自己的伤只能自己来抗。痛苦只能孤独地消受,幸福却可以任意地分享。

渐渐地,月影偏西了,好在那一地清辉仍在,就像我挚情的真爱远遁了,但是她的美好犹在。

是的,我晓得了啊,尽管更加长久的孤独和伤痛还会前来袭扰,可是只要有一地清辉相伴,我自朗然。

你看,一地清辉,一地华彩……
(原载《辽宁散文》)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第三届国际大雅风文学奖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