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中外华文诗歌联赛 Poetry Competition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大西北诗歌论坛 知闲选编
hepingdao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6-05-25
帖子: 8133

hepingdao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6-22 06:37    发表主题: 大西北诗歌论坛 知闲选编 引用并回复

大西北诗歌论坛 知闲选编


另外我们的刊物现在是《大西北诗刊》望改一下,问好兄



徘徊
梁积林

一对刚刚卸枷的黄牛,站在塬上,相互舔舐
最后一束斜阳的枝上啊,几只麻雀
飞离而去
是谁骑着一辆破单车,后架上捎着的农具
呱哒呱哒乱响。是啊,他的裤腿上,还有
那么长的一道口子,咬,过路的风
一群马从斜坡上溜下来了
离群的那匹是不是做了夜的坐骑
黑暗的路口,一个年长的妇人在左右徘徊
找什么呢——我最大的猜测也就是
夕阳是一枚黄铜顶针,跌进了
哪道时光之缝


两个旅程中的人

郭晓琦

河岸边长大的两个人,他们正在相爱
手牵手,顺着河流的方向漫步
春天桃花灿烂,柳絮飘飘,两只花蝴蝶追随着
翩翩舞蹈……春天河流欢快
拐了一个大弯,他们也跟着拐了一个大弯
季节缓慢更替,沿河的庄稼
长势良好。他们也渐渐没有了以前的浪漫
不再手牵手。柴米和油盐,蝉鸣和沙砾
间或让他们之间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摩擦
但很快就会过去。河流的速度
催促他们加快了脚步。又拐过一个弯
又十年,他们不觉得已从河西走到了河东
有一种说不出的累。秋色越来越浓
瓜果的香气弥漫,这让他们知足,感动和陶醉
河流已拐过了多少个弯?越走越宽
而他们却越走越窄。渐渐凉下来的风
把他们的头发一天天吹白,像岸边的芦苇
腰也有些弯了,手脚也开始哆嗦。快到黄昏了
雾岚低垂下来,霜冻迫在眉睫
他们相互搀扶着,依靠着,偶尔回过头看看
都感觉到,并没有走出多远——




远约1122年的李重元同志

何鑫业

(一)
萋萋芳草忆王孙,忆树冠上的那只鸟呀
连,行走在江中的船都能看到岸上梨花了
莫非,宋徽宗宣和年的纸扎风筝
断了线。也许
班车开走月台上留下的那个人就是
端午节

(二)
柳外楼高空断魂。是啊,是啊
楼下的那家照相馆就被时令掏空
暝色渐入庭院,渐入窗纸上的那束
花影。宋以后是明
宋以后,所有的瓦滴水,都被称作
是日月的佳作

(三)
杜宇声声不忍闻。天涯芳草之外
态度不就是一只鸟吗。头稍大,喜悲鸣
逢人便说《人格是一株带四个枝杈的灌木,或
芍药》。王孙游兮不归
春草生兮萋萋。不,都,是,自,惹,的
人世症候吗

(四)
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的的,确确
我看见的那位女子正是穿了白色花卉绸袍的
一个类似于美术学院学生模样的人
裸腿在当街走过。与她一起行色匆匆的
还有她的遮阳帽,包括滴沥声中步归绣阁
的,一条街的一年四季


采槐记

张后

我们去采槐花,沿古老的运粮河道。
黄昏时分,我和我年轻的同事们
来到残阳普照下的浑浊河畔。
那是四月之末。骑电动车,避开闹市
之后趟过一片油菜地,徒步到达郊区:
一处上世纪坟场,洋槐旺盛的地方。
我至今记得那些白的耀眼的小花
高高端坐枝梢。那些小小的拳头,
正握住整个春天的——力量。
好一会儿,我们都无声地站在树下
惊诧于这无边之白。
其下,则是死者更白的尸骨。
我们攀到树顶,城市被小瞧于眼底。
四个相爱的人,在花香里大声谈笑。
寂寞的死者,则在我们身下翻动身体
抽动鼻翼:昨日之日,似在眼前。
晚上,我们择吉时进行槐花宴。
更多朋友自闹市来。蒸笼前,
他们亦如我们惊诧于这无边的白。
而他们不知我内心盛放的那笼槐花
乃来自死者洁净的往昔:
阳光明朗,槐枝正当茁壮……

出租屋

苍虞

一整天我把自己关进屋里,这个房间
没有窗。没有阳光
及任何流动的物体。我只是在
打开一本诗集
试图寻找贴切的长短句。来形容这个城市
四面是墙。我看见一片黑暗,看见
一个个我熟悉的面孔和人们
用自己的方式走进一座座坟墓
他们的姿势令我着迷,甚至我一次次想着
楼顶的飞翔,是否会让后来人钦羡
十年已经过

静物
潇雨晗

接近午夜,我成为
落满灰尘的静物,瓷器的光泽开始黯淡
沉下去吧,陷落的极致就是唯美
我只相信海,天空,倾斜里的忠诚
草木的生长,定要穿越
黑暗里的视线,谁的仰望仍在闪烁
酣睡的人,唇边留着爱情里的悬念
花朵依次开放,音乐从低处响起,消失
而我终不能阻止,苍茫里急促的足音
用沉默完成最后的安慰
一匹马憩于老树之下,它的疼痛
来自于丢失的缰绳

誓言

黄吉元

把右手举起,就像回到一个庄严的时刻
回到那盏等你的灯。你一生的准备
就是为了找到一把抵达家门的钥匙
现在,你可以对自己大声说了
可以把漂流瓶里的自己激动地打开了
可以勇敢地肯定或否定什么了
然而,我什么也没有听见
你只是把右手举起,轻轻摘下一根白发
然后推门而进,像生活一样熟悉


暮春草莓

李哲夫

粒粒春思一片艳红
鲜活的季节让一个叫莓的女子在田间泛着春暮的浪
绿的呓语游动背影的娇羞
那些开始消逝的青藤落到雨水的最深处
畅晚的暮笑靥蜜的脂粉在红颜之间
柔柔的唇薄薄印上时间已久的憧憬
可你却在如风的往事把青涩反刍
阳光依旧红尘万丈相思里依稀一个甜
撑开伞花的绿激活爱恋朵朵收藏入怀
摇摇欲坠的露珠唱红暮春风暖的灯笼
我期待的景在即将到来的盛夏城市中心
看暮春的莓在黄昏入梦
像一只红鸟朝我扑腾哀怨的翅膀
它丰腴的内部被我打开醉一个醒之后
蜜的重量已无法计算
红绿相间的斑斓可有我的歌?

在五月的雨里

周晋凯

一条狭窄的沙石小路,比想像中幽静
像回到了幽静的原初
低垂的绿树,却比她们的心事显得沉重
在五月细密的雨线里面,我走得很慢
耳朵里灌满了细雨的绵密
投出去的目光,缀满了清凉的雨滴

如果你能看见,你一定以为我怀揣心事
甚至会想到油纸伞、湿淋淋的小木桥
落魄的身影和徘徊的脚步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告诉你
我的雨披没有露雨,我的雨靴没有进水
我的心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天梯上的夜歌

桃都别园

深藏在大海的鱼骨,男儿血性的歌唱在天梯的夜色里
狂风在左手上歌唱,暴雨在右手上舞蹈
黑暗的云在脚下走,拉住了月亮的手
我歌我舞我掀起了海浪无数,那在天梯上的古琴啊
你是在为我而歌,为我而颂
夜就是黑暗的血她在为我哭喊,我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魔
她们在海边裸露,那是月光下的诗歌
只为我,舞蹈着远古的梦
从天梯上下来,读爱情的书
从天梯爬上去,和日月一起弹奏《高山流水》的乐曲
在天梯上的黑夜如酒,我独自醉了
又有谁还在歌唱,那是来自天籁深处的风
还有大海的鼻音,山川的低吟
黑夜在高空,又是谁的手把我的血泼墨在银河
是谁的歌声揉碎了我的骨头,散作满天的星斗


●渴望一场雪(组诗)

知闲

在卡夫卡的树上

在卡夫卡的树上
我成了一个可怜的大甲虫
乡村教师一直在我的耳边唠叨
这个世界真糟糕,而人们却无动于衷
这句话,常常使我感到难堪
没有任何反抗的气力
曾经诅咒过许多次,都被约瑟夫.K阻止了

在卡夫卡的树上
常常提着雨伞,穿着雨靴的家伙
总说我爬行的样子有伤大雅
在他的面前我几乎不敢说
业余时间我还写诗
我和可怜的丈量员K相依为命
这种生活的愉快度,趋向零

在卡夫卡的树上
我终日在寻找门缝,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
卡夫卡改变了最初的想法
他愿意在这棵树上
为我们这些小丑养老送终
我真希望像乔治一样
掉进水里,以死亡判决这个世界


一只船停在荒凉的河岸

十月,芦花洋洋洒洒的掉在地上
一片白茫茫的迷乱中
有人,背起了简单的行囊
行囊空空如脱壳的蝉壳
却压挎了挺直的背影
迎着黑夜,掩饰了月光的色彩
一群跳动的死尸在招手
一些杂乱的欲望,攻着心门
都无碍一颗平静的心
拾起一根干枯的树枝划行

一只船停在荒凉的河岸
一个人,走进了坟堆
芦花苍白的脸上,多出了
许多皱纹


忌日

午夜,坐在阳台上
想起去年的比喻,一晃而过
一只蜈蚣在墙上,烙印下的痕迹
密密麻麻的如母亲的针线头
然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墙被拆了
凌乱的脚步被风雨洗刷掉了
就连母亲也成了一座土堆



渴望一场雪

十一月的天空,我渴望一场雪
鹅毛般的延续一天
覆盖整个古老的荆州城
把所有的人堵在门槛里面
同我一起聆听贝多芬和他的交响乐
命运,这一怆然生泪的乐章

一个人的寂寞,悬在半空
像午夜即将消失的狼嚎
凄凉而悲壮,如胸膛上的匕首
时不时的使人难以忍受

我渴望一场雪,使人足不出户的大雪
扰乱城市以及人群熙攘的节奏
同我一样,对着某段伤感的文字
或者某个激扬涌泪的旋律
一个人,流泪


十月,发呆

十月,写不出一首诗
坐在屋檐下,对着一群鸽子发笑
直到黑夜打散羽毛的雪白
蝙蝠闪亮的翅膀
将月亮挂在星空中
一个人,对着又空的酒瓶子
发呆



过年

一场大雪,覆盖了方圆十里的村庄
路象一条失去知觉的蛇
蜷在白花花的棉花里
快乐着

村口的王老汉,迎风站在门口
光头上布满雪花眺望着
城市的人
遗失了童年的记忆

吧嗒吧嗒的旱烟锅
被一串冰凉的液体打灭
屋里的老伴,终于忍不住了
“饺子都凉了,甭等那帮畜生了”

踏进院子
一串刺耳的爆竹声
在两只空碗里
响亮的炸来了新年



一朵兰花奢望的爱情

香芷

我知道你隐藏在空谷。柔软,落寞
阳光守护你的清雅安静
没有谁知道你的目光
向往谷外生活,向往甜蜜炙热的爱情

你是一朵生长在潮湿地带的幽兰
熟悉静寂的心跳,熟悉蓝色的渴望
星光无法触及,石壁冷漠无情
花蕊的露水贴着你冰凉的体温
月光听不到,每片花瓣颤栗的呐喊

我知道,你需要一双温柔采摘的双手
需要一只蜜蜂,将强盛的爱意刺入内心
最好,在无星无月的黑夜
盗走你的心,盗走你蓝得纯净的爱情



挽 歌

祁梦君

花谢花飞,我看见了漫天飞舞的
青丝乱衫。我想知道,想知道
那黄土之下,你的秘密。想知道
你为什么变成了水,是翠绿的河岸
那些山歌,赤裸着双脚
用清泉洗涤黎明的天窗

我想知道,为什么忧郁的目光里
在你向往的那片雪域之上
清冷或者迷离的光,在飘落
如一只深海的鱼
我看不见她的眼泪

我是那忘忧河畔的百年柳絮
静静倾听着那远远传来的梵音
让我抱着你渐渐透明的身躯前行
如同珍藏在幽谷丛林的河蚌
和风一起,把你缠绕在
柔软的草地

告诉我,为什么你的歌声象平行的铁轨
执著地向着夜的深处滑落
你是一只折翅的天使,在所有人的梦里
奔跑,却再也飞不回,原来的天堂
在我经过的时候,幻化成一座
孤独的坟



从铁窗望出去

石雨祥

我无意从教室的铁窗中望出去
奔跳的篮球和铺着
红地毯的网球场
在铁窗的视野中 一览无余

红地毯像一块遮羞的布
遮掩着唯一能进入这两个
铁笼子的教授们
他们优雅地挥一挥手中的拍子
一个绿色的球
便从地狱飞到了天堂

教室的窗户是依旧是铁色
只是里面坐的的人们
一个个痛苦得
好象蹲在监狱的囚犯


人生若只如初见

微雨含烟
?
那么,就有阳光涂满墙壁
许多阴影被驱逐,你的长衫黑发
在一碟茴香豆的醇香里迷醉
我讨一碗绍兴老酒,你
讲一段故事,用黄裱纸裹一些金锭
焚烧断章
?
老电影在一张票根里生存,我记得
散场后微寒的风以及交错的身影
你的微笑依然如多年前的我,没有城府
而天涯,在挥手间
走远,又走近
?
甜蜜是伤口上的盐全部失散后的想象
在老地方,在星云密布的夜
等你,到一首诗瘦成长烟
我手握的沙子,流泻成
清亮的月光,你
遥远的你,在陌生城市边缘
把一生,站成平行的钢轨
冰冷又漫长

一只蚂蚁在迎风的坡地

陈亚伟

炉火里的碳熄灭已久,栅栏里的果实
离开枝头也久了,远方打着手电筒赶路的人
悄无声息。那个迎风的坡地,我善良的祖辈
看着生他养他的村庄慢慢的老去
那足够他一生眷恋的贫瘠腹地,找不到诗歌的祝福
哪一天起风了哪一天雨水再没有来了
哪一天地里的粮食被刮到了天上
哪一天对着一片死去已久的稻谷地他在悄悄地哭泣
哪一天他还未爬出今夜的坡地,便默默地死去
来不及说出他一生的爱

春天是不会提前到来的了
而生活还得像闪电一样驱赶我们向前。我的祖辈
天底下最善良的人,依旧得在满地皱纹的深处
继续挖掘着贫穷,卑微的灵魂还得贴着大地
让那流不出泪水河流般四处突奔的血染红一生
玻璃般的嘴唇漫上了凄草,再过一段时间
他像一只蚂蚁被掩埋掉

黑暗越过了村庄
那片没有稻穗的稻谷,堆在一起
是一座小小的土坟,那里埋葬有无数的骨头
今夜,我的祖辈站在迎风的坡地
而我看到的仅仅是一只蚂蚁站在那里
一辈子也说不出自己的命有多小


现实之书

陆承

秋越来越清晰地烙入我的指甲
不是一块,而是两块,三块——
连我的整个身体也蜕变成一个庞大的指甲
像长出来的那一部分,随意丢弃的土地
我好多次遭遇了冷漠的血
这比冬天远要寒冷数十倍的目光

我只是一只瘦弱的小猪
希望有另外一只温柔的小猪陪在我的身边
和任何平庸的猪一样过世俗的生活


再一次出走

俞伟远

相信每一片树叶在风中对我说的话
相信春天已到达曾经被忘却的角落
要打起精神走出来
阳光需要呼唤风雨需要接纳
一寸又一寸的皮肤应该打磨
很多事情要刻意等待
就像水中有鱼顺水而下或逆水而上
我是一个从冬天走来的垂钓者

把花的美留给翩飞的蝶
把花的甜让予不倦的蜂
我只要生长
并等待属于自己的果实
不在乎累或疼痛
如草一样铺展
相信自己的再一次出走
相信自己伸出的长满渴望的手
任何一个细胞牵扯着心跳

梅子

陆恒玉

是最红最亮的一颗
不知采摘于那一根高枝
灯光朦胧的那个晚上
你的微笑渗透梅子的红晕
于是,梅子带有甜的韵味
?
吃梅子的感觉
总让人想起那个古老的传说
其实梅子就是梅子
细细的品味
酸和甜都融在往后的日子了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hepingdao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6-05-25
帖子: 8133

hepingdao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6-22 06:38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感谢知闲兄
晚上回来再处理
_________________
为网友服务: 端茶倒水勤打扫!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鬼宿
童生


注册时间: 2007-07-09
帖子: 13

鬼宿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7-09 21:26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问好了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中外华文诗歌联赛 Poetry Competition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