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散文游记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一件旧尼子大衣
张宏雷
秀才


注册时间: 2014-06-29
帖子: 170
来自: 皖、霍山县交通运输管理局
张宏雷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02-20 07:18    发表主题: 一件旧尼子大衣 引用并回复

一件旧尼子大衣


这件尼子大衣,经历了三十多年的时光,虽说旧了我却始终保存它,每到冬天天冷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它,从衣柜里取出它送到干洗店洗一下,再用来挡风防寒。搬了五次家都没有丢下,而是第一个想带走的就是它。结婚时,帮媳妇买的红色的尼大衣,因为旧了不时髦了,她说送给乡下亲戚穿了,而我的那件尼大衣一直珍藏着,我根本舍不得送人。

没有人知道,我做这件大衣的曲折过程,八十年代初,我们还处于贫困状态,一个月的工资才31块5毛钱,我,花了八十元买下这块做尼子大衣的布料?,因为我也不知道像我这样1米73的个子,需要多少布料,我在百货大楼请教了那位年长的营业员,她他也不清楚,就用皮尺量了我的身高肩宽和胸围,确定我买多少。当我兴高采烈地去我最熟悉的裁缝店,她竟然红着脸告诉我:这么贵重的尼料子她从来没有做过,怕做坏了就让我找别人做。那时开裁缝店的个体户很多,因为还要上班,就这样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我跑遍了县城所有的裁缝店,包括那些集体的裁缝铺,令人吃惊人的是竟然没有一个敢接这个活,有的直接说自己做不好,有的就找借口委婉地说布料不够长,我又不是裁缝,也不知道布料够不够,无奈之下,我只好把它放在那里。后来我找妹妹,他也带着我去,找他熟悉的裁缝,也是被婉言拒绝了,妹妹也不明白做一件大衣为什么这么难?又不是不给钱。那天周末我回家,向母亲求助,因为我们从小衣服和鞋子都是母亲做,何况我家还有一台缝纫机,我只会用它来扎鞋垫。母亲也感到很为难,因为他做了几十年衣服,可从没有做过这么贵重的尼子大衣,但母亲还是给我想了一个办法,她说:你不知道?我们县城有个王裁缝,很多高档的别人做不好的衣服,都拿到她那里请她做好的,并告诉我,她的店铺就在文化馆对面东侧。

第二天,上班时间我抽空,去了文化馆对面,找到了她的店铺,她个头不高,大大的眼睛,瘦瘦的身材,约莫有三十多岁,对人也挺热情。两间门面,又卖布又做衣服,五台缝纫机五个学徒的女徒弟,在这个小小的山城,除了东街那个被服厂,就算他家的店铺最大,货源最足。我说明了来意,呢子布料放在他的案板上,她打开布料用尺子量过之后,又量了我的身高,说:你的布料不够。说罢又重新用尺子量着布料,让我看着尺子和布料,确切地说:你自己看看刚好差四寸。我说买布的时候,百货大楼的营业员说布料够了。她笑道:她不是裁缝不知道要多少布料。

此时我有一种绝望的感觉,对整个县城都绝望了,因为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好我的尼大衣。嗯,站在那里也不是办法,我只好收起布料重新回到办公室。这样,一放就到了第二年,后来有人提议,你可以到市里或者省城找裁缝做,我母亲也这么建议,让我出差时顺便带过去,找省城的亲戚帮我找人做。不久前,家住省城的表嫂来这里拉沙发,我还帮他找了车,想到这里,我就有了希望。5月,我才有了一次出差省城的机会,其实我晕车不想出差,到了省城我才发现忘了把布料带过去。办完了公事,还是去合肥三八商店找到了表嫂,她他听完我的讲述,就亲自领着我沿长江路往东走,然后进入一个小巷子,不知道转了几个弯,终于进了一个小裁缝店,因为,熟悉表嫂主动说明了来意,那个女店主又问:有没有买做内胆的棉绸?我就看着表嫂,因为我不知道还有内胆。表嫂说,这个好办,这就去我们的店买,买卖来就放在这里,他家在乡下很远,过几天他再把面料送过来。因为包括口牮布所以要多买两尺。只因没有出差任务,我又担心布放在那里会弄丢,因为那里的布堆积如山。9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再来到省城找到了表嫂,因为我只去过一次店面根本找不到了,当我拿着布料兴致勃勃地赶到那个裁缝店时,表嫂和我都愣了:那个店早已关门了,一问才知道,他们搬走快一个月了。我花二十元买的棉绸丢了,值得庆幸的是我这块值钱的面料还在,这样我又带着那块面料,又坐了四个小时的长途车,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小县城。天渐渐凉了,又开始冷了,每当上街我总喜欢看那些穿大衣的人,特别是身穿呢子大衣的人,在那个时代是非常稀少,只有那些领导干部们才有条件穿尼子大衣,你看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穿着呢子大衣,多有风度,多么潇洒,多有气派。

那时的东大街,虽然是一条明清时代的老街,只有三百米,却是这个县城最繁华的地方,每天上班都要经过那个繁华地段,时常是水泄不通,为了不耽误上班时间?我经常从古城墙上经过走个捷径。东大街的中段叫中街,就是本县城的菜市场,随着经商风的兴起街中间搭起了简易棚,用竹芭做的墙壁却挡不住风,就是这样的房子也被人租用了,大部分都是卖农具的,卖土特产的。那天我从那里经过,无意中发现,有一家裁缝店夹在中间只有五平方米大的棚子,住着一家三口人,裁衣服用的案板在晚上就是床铺,加上生活用品,房子挤得满满的,听口音是舒城人。店主胖胖的,穿的像乞丐,还抽烟,一副邋遢的样子,说话十分小心却面带笑意。本地最有名的裁缝都做不好,他行吗?我犹豫了很久,还是破釜沉舟,打算找他试试,会不会又遭拒绝呢?会不会做得不合体,四不象呢?

那天,上班我带着布料,经过他们前我就停下来了,他正在裁衣服,见有人便笑着问:有什么事呀?我把抱着的呢子面料放在他的案板上,他看了看问你要做你大衣?是呀!他马上,打开面料,用尺子量好之后,说,布料刚好够,不过有的地方要用下脚料拼一下,要费点事。

他发现没有做内胆的布料,就说你给二十块钱我帮你买。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欣喜之余,我开始怀疑,他的技术了,但瞧他的样子是个诚实的人,不敢也不能把事情弄错的人。虽然已经11月份了,他的妻子穿的也很单薄,就坐在下他背后狭小的地方,小心地网着扣眼,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就趴在她的腿上傻傻的看着我。从前问了几家手工费要三十元,现在他只要十五元,并说一个星期以后来拿衣服。

这一个星期,我是一天一天数着过的,那天中午下班,特地拿出钱夹子,看有没有装钱,生怕没钱拿不到大服,让自己很难堪。他好像也在等我,我刚到门口,正在裁衣服的他就直起了腰,放下手里的活,就从案板的里头,一堆叠好的衣服和布料中,拿出我的大衣,先把它平铺在案板上,让我看看。嗯,我感到非常满意。他翻开尼子大衣的衣襟,说:这拼接的部分我把它放在里面,然后让我穿着试试。在他的帮助下,我穿上了梦寐以求的新大衣,他拿了一块不大的玻璃镜,让我上下照了一下觉得很威武。我感到很满意很开心,脱下大衣,她马上又小心翼翼的把它叠好放着我跟前,我就掏了两张十元放在案板上,他没有去拿钱,而是把手伸进自己的上衣口袋掏出一卷钱来,想拼个五块钱找给我。欣喜若狂的我,说:不用找了,拿起新尼子大衣就走了…………几十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他的样子。

有人说,现在没人穿这个尼了大衣了,过时了,是因为现在的消费观念变了,快消费,多消费,根本不顾及社会资源的有限,把勤俭节约的良好美德抛到了九霄云外,人类的资源,就是这样被大量浪费的。小的时候,穿旧的衣服照样穿,破了补好了再穿,老大穿过了老二穿。上学的时候学雷锋艰苦奋斗,南京路上好八连有一句名言: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老师也常教育我们,衣服旧了没关系,打上补丁也不丑,干净整洁就好,爱慕虚荣,铺张浪费才是可耻的。伟人有句语录叫:“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用这句话来衡量,今天有很多人都在忘本犯罪。

三十多年过去了,再过几年就退休了,这件尼大衣依然伴着我,每当天寒地冻的时候,它就会冲出来为我挡风御寒,无论别人怎么帮我洗脑,贬低它的价值和意见义,我都无动于衷。很多东西是不用金钱来衡量的,也不是用金钱能买得到的。一件尼大衣在今天不值几个钱,也不可能靠它发财,而是要保持艰苦奋斗的生活作风,勤俭节约的品质,这是被当今很多人放弃的,可我却坚持下来了!人与人相处久了会产生感情,对物也一样,所以不会轻易的舍弃一件用旧的东西,除非像玻璃杯烂了不能用了,何况,这件尼大衣饱含着人间的冷暖苍桑,一个曲折难忘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_
长篇小说40元;诗集30元;《童话故事》30元;小说集《第二回合》40元。10打折,徽商银行帐号:6217751117000454113将地址发到13705645845张宏雷,安徽省作协会员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赵福治
探花


注册时间: 2006-05-30
帖子: 3496
来自: 中国北京
赵福治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03-14 20:08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这件尼大衣饱含着人间的冷暖苍桑
_________________
灯灭了,我在黑暗中醒着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zgsg668
QQ:279665743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散文游记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