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小说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自由与陷阱(小说)
萧艾
童生


注册时间: 2016-07-12
帖子: 17
来自: 中国
萧艾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01-04 16:25    发表主题: 自由与陷阱(小说) 引用并回复

. 自由与陷阱(小说)





他坐在这里,他觉得,这里,就是世界的中心。这句话,他对一个朋友说过。朋友在一个南方城市做生意。朋友已经五十多岁了,孤身一人。朋友叫韩伟,是李能的家乡人。

李能很早就认识韩伟了,那时候,他们很年轻,喜欢诗歌,喜欢弹吉他。有一天,在那个城市,李能说,唉,韩伟,转来转去,就那么几个人,都是熟人。

韩伟中等个子,小眼睛,长发。他们共同的朋友刘国文说,韩伟是行为艺术家。

韩伟说,他的家人接受他的独居生活。他很早就辞职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辞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韩伟很有勇气。他说,至今我都不后悔。

那一次,李能是去给一个老板写文章。写了不久,李能就辞职了,离开了那个城市。

对于韩伟的回忆还在他的脑海里。那时候,他们一起参加诗会,一起朗诵诗歌。至今,韩伟还在写诗,李能对他说,你应该继续写,你想,你是诗人,你的顾客就会信你。

过了一段时间,韩伟说,我写了,投出去,没人理睬。他写在手机上,李能看了说,前面的很陈旧,写松树,这个意象不好。

李能离开南方的城市,到了北方的一个城市,在这个城市,他生活了几年。他很喜欢这个城市。他心里说,这是中国最好的地方了,同时他又联想起自己的丈人说的话——你在哪里居住久了,哪里就好。

回到北方的城市,他碰见一个家乡人,那个人叫王贵福,在搞建筑,他身材瘦削,人很精干。他们在街边谈了一会。据说,王贵福刚离了婚。李能很惊呀,心想,王贵福和他的妻子是结发夫妻,怎么会离婚,告诉他这件事的人说,现在离婚很简单,两个人同意,就可以离。

李能暗自猜想,在大城市,诱惑太多,这是李能的前妻说的,可能王贵福离婚和他们的经济条件有关系

李能回到这里,租了房。碰见一个老乡,老乡是农民,两口子一起来这个城市,他五十三岁,叫秦建国,有哮喘病,人很瘦,穿一件白衬衣。他在找保洁工作。秦建国很早就来到这个城市,后来,他妹妹也来到这里,给公司做饭。他的妹妹来到这座城市很多年了,这是一座有500年历史的城市,曾经是五个朝代的古都,历史悠久。只是那些朝代消亡了。有时候,李能想,这个朝代也会消失,又想起歌德说的,诗人不妨信一些异端邪说,李能读博尔赫斯的书,发现,博氏就是一个异教徒。

最终,秦建国找到工作,打扫卫生。他的妻子也在做这个工作。他们居住在乡村,女儿已经结婚,在深圳开馆子,他们曾经去帮忙。

秦建国已经有孙子了,做爷爷的还出来打工。他说,有一个地方叫他去,每一天要打扫八幢楼房,很累,他干了几天就没有干了。

刚开始来,他们挤在他妹妹那里,后来搬出去了。

他们有四兄妹,兄弟在四川彭山县打工,小妹妹日子好过,在内蒙古做生意。

李能过去在文化公司上班,他觉得太累,还有老板给他小鞋穿,他辞职了。那个公司是作书的,山东人,他听别人说,山东人爱作书,李能暗想,可能那是因为山东是孔子的故乡的缘故,他是猜的,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道理。

李能平时就写点掌故一类的文章,聊以度日。他走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有风险,那就是年纪大了,独自漂泊,无亲无故,明知道如此,他也只有承受

李能碰见冯梅,冯梅叫他去玩,他不好意思,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随便去女人家里。冯梅独自在这个城市打工,带着女儿,丈夫在外地上班,有时候到她这里。她的女儿在读小学,很机灵。

过去,李能在方镜村居住了几年,对这里很熟悉。不过,他也就认识几个人,都是农民工

有一天,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找到过去的朋友,于是打听朋友的下落,问了了解朋友的人,人家说,你的朋友,那个老师的电话换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李能在qq上查,那个老师的qq已经设置了限制。

他无奈,只有等待机会。李能无事,到处闲游,有时候很快乐,有时很忧愁,觉得自己没有用了,俗话说,人到中年完事休,真的是这样。他觉得现在做什么都没有兴趣。

他的父亲也说,人老了,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

李能回忆起过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想起陶渊明说的,人生如同露珠一样。他回忆起自己的过去,那么多的日子去了哪里?只有虚无,他的经历在他的脑海里。

李能在北方的城市无所事事,整天到处转悠。

李能的妹妹叫他回去。他的妹妹在一个小县城,结了婚,离了婚,又复婚,之后又与前夫在一起。真是富有戏剧性。而李能本人也结过两次婚。他的一个朋友说过,一个外国明星,他记不清是谁了,结过八次婚。

前不久,他见到他的一个学生,已经成了大老板了,结了三次婚。李能觉得自己的破事不算什么。李能看过一幅画,画上面写着:时间破事,去他娘的。他哑然一笑,心想,真是这样。

李能回忆起,他过去在一个小地方工作,之后去一个朋友那里,写一点房地产的文章,那个朋友叫封世平,以前在一个城边小学教书,后来下海,开了个广告公司,发了才。封世平过去穿一件劳动布上装,背个军挎。喜欢写诗,发表过一些东西。

李能干了一年就回去了。

回去一年,到了这个北方的城市,刚开始来,很新鲜,后来发现,这里生活和别的地方大同小异,只是名气大而已。这才回忆起他的前妻的话,有了电脑,在哪里都一样。

在这里,他搬过几次家,一开始租简易房,后来租住公寓。现在,李能就住在公寓里。

李能有时候很恐惧,他发现自己年纪大了,还漂泊在外,而且是独自一人,在这个汪洋大海一样的地方,他找不到北。他居住在城市里的村子,在五环外,是郊区了。

他想到边缘人,想到所谓“边沿艺术”,想到以前在小镇设想过办一个杂志,名叫“边沿”,仅仅是设想。

他倒是办了两个民间刊物,一个是油印的;另一个是电脑打印的,很幼稚。

现在,他只是偶尔写点小文章,满足自己的文学心愿,大约是前缘未了。也没有什么成绩,有时候发表一点,算是有点事情做。他真是闲下来。以前,他对于自己提前退休很纳闷,也想不开,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了,看了一篇文章才稍感安慰,他记得那篇文章叫做《三十六岁欢欢喜喜退休》,他是三十三岁离开工作岗位的

之后在家里做全职“奶爸”,他是单亲家庭,他愧对自己的儿子,觉得没有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在饭桌上,他想去白居易的诗“灯下补寒衣,儿女绕膝前”,很是羡慕。

儿子考上大学,他又一次结婚,结婚不几年,又一次离婚。这是他没有想到的。后来,他觉得,离了也好,原因是那个女人有两个儿子,他领一点工资,根本养活不起。

李能又恢复了单身生活,不过他习惯了单身,习惯了独自生活。现在,他结婚的愿望没有那么强烈了。虽然有时候,他也觉得寂寞,不过他习惯了。

未了是什么,他无从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生活在今天,此时此刻。现在的人讲“活在当下”,很多人劝他不要想得太多。李能经常回忆起别人对他的劝告,都是出于好意。

现在,李能远离众人,离群索居。

他住在公寓里,外面响起火车的巨大轰鸣,震耳欲聋。四周一片寂静,他独居。有时候和家里联系一下,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电话号码。

他难过的时候,希望听到母亲的声音,听到儿子的声音,可是,有时候,他难受的时候,并没有电话。

他甚至习惯了难过,那个人天天开心,时时开心呢。

他记起过去在县城坐出租的时候听到一个司机说,现在的的人,活得这么痛苦。李能觉得,那个人,就是《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孩子。大家都在装,装成功,装富裕,装欢乐。李能有时候出去散步,看见更老的人,心里感到安慰,他寻思,还有人更老。看见农民工,他寻思,还有人比我更差。他觉得自己的人格已经扭曲。

有一天,他遇见自己第二个前妻,她招呼他,叫他去拿留在她那里的一块手表,他去了,在那里坐了一阵子,吃了一碗面条,女人说,以后,你我就做老乡吧。李能说,是啊,在外漂泊不容易,也好有个照顾。

坐了一会儿,他就离开了,之后再没哟去过。他搬到另一个地方,距离那里不远。那里有几个老乡,李能都认识,几年前就认识了。小黄也离了婚,李能很惊异。告诉他的人说,那有什么?现在离婚很容易,两人同意离婚,就可以去办理。李能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不久,他就搬走了。

李能是2009年来的这座城市,来到这里,他觉得这个城市一座迷宫。据说,有三千万人居住在这里。那时候,他到一所私立学校教书。一年后辞职。

那时候,他还没有离婚。他的妻子说,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再后来,他去了一个文化公司。听人说,在这里,文化行业是朝阳产业。现在,是李能的时间。一个人有三个时间:过去,现在,未来。

他过去,在他的记忆里。未来,不知道。他想起一句话:今日不知明日事。谁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的呢。日子一天天重复。

他辞职之后,回到家乡,住进医院,他患了肾结石,进医院开了刀。在医院里,他想起一句话:生老病死谁能逃,同时,他又觉得这句话对佛不敬。他的女儿说,佛比你大度。

他的亲朋好友看了他。让他觉得温暖。一个亲戚说,要看病人,就进医院;要看大官,就到北京。要找有钱人,就到香港。李能一听,笑了。

李能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洁白,卫生,医生护士的冷漠和职业冷静。人与人的距离。

只有自己能体会自己的病痛。别人无法代替。他看了自己的结石,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舍利子,可能那也是结石吧。

出了院,他看见阳光和自由。大家多开心。李能回忆他有一次上青城山,下山患了痢疾,把他折磨苦了,是他的朋友韩伟照顾他,他心存感激。虽然他们后来有矛盾,但是最终解开了疙瘩,相逢一笑抿恩仇。

那一次,他们无意识碰见一个人体科学协会开会。他们旁听了。大开眼

韩伟说,朝闻道,夕死可矣。

那一次,在下山的路上,李能搀扶了一个妇女,那妇女替他敬拜了三清。引荐他们旁听了那一次会议。李能第一次接触神秘主义,过去,他只受过唯物主义教育。

患了痢疾,挨到下山,进了医院,恰好,一个高中同学在那里进修。

他输了几天液,才悠悠醒来。

回到镇子上,继续上班。

一次疾病,改变了李能的人生。他才走出小镇,这个病折磨他几十年了。

那就是高血压和糖尿病。使他苦不堪言。

他后来能够出去,走向更远的地方,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又来到这座北方的城市。来到这里,他感觉到了变化。

他发现自己是孤身一人来这里,他感觉到危险。可是,他又能去哪里?人人都在各自忙自己的,他孤身一人,真是在犯险。可是,他觉得他也没有办法。要么回乡下,要么回小镇。



有时候,他举得自己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特别是他这个年纪。古人早就说过:人到中年完事休。想不清楚,就不想。这是他妹妹的做法。李能的母亲说,李能的妹妹就是这样的人,想不清楚,就不去想。李能记起,在很早以前,他的同学就说他,那个人总在想什么。



有很多朋友,包括医生都劝他不要想太多。他认识一个精神病人,那个人说,他回去就自杀,因为他老是想事情。李能想,我可不是这样吗?他忽然记起犹太人说的,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基督说,谁能用思虑让自己的寿数增加一刻呢。佛经有“不思议”的说法。

可是人有大脑,就是想问题的。

李能继续在这座城市鬼混。他知道自己混不出来,只是混日子而已,浑浑噩噩,如醉如痴。

这时候,他接到电话,母亲过生日,要他回去。李能回到故乡,一切是那样熟悉和亲切。他感叹,我在这里生活五十年了。每一样事物,都仿佛认识他。

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生活在这里。他觉得自己好像陶渊明,他记起隐居的苏轼,王维。王维晚年也隐居了。很早的时候,他就有一个心愿,就是年纪大了,回故乡。

没想到,后来他又出去了。母亲生他的时候,梦见一条蛇从龙门子爬出去。他很高兴。招呼了母亲:妈。母亲说,坐摩的回来的呀?李能说,是。母亲问:饿不?李能说,不饿。

母亲说,饿了有糖,是你妹妹拿的。

过了一阵,父亲回来。他喊道:爸。老父亲只是笑。父亲很少说话,只是沉默,只是苦干。但是,在关键时刻,说的话管用。

一晚无话。第二日,全家都回来了。两个妹妹,大侄儿和他的妻子,他们的儿子。小侄儿和他的女朋友。大家开心吃饭,闲谈。一切又仿佛回到从前。

鲁迅说,血浓于水。这是真话,是真理。吃饭的时候,李能拿了摄像机摄了像,放在网上。

过了生日,除了父母,都走了。李能到了北方的城市。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这在过去,根本不可思议。他记起前妻说,来北京就不想走了,喜欢上这里的生活。屈指一算,他来这里已经八年了。过去,他跑遍了这座城市。而今,他行百步而知返。

秋天了,已经下了几场雨,一场秋雨一场凉。他去市场买了毛衣、皮鞋,准备过冬。他牢记父亲的话:人生在世,吃穿二字。一个人,首先要保证吃和穿,这是最朴素的真理。老子说,圣人为腹不为目。李能去超市买了几本书,他发现,在每一本书里,都可以找到自己。毕竟,人与人大同小异。一个人就是一切人。

过了几天,李能接到一个电话,是他过去认识的老师,姓车,叫车宾虹,每一次想起他的名字,他就想起一个画家,叫黄宾虹。

他们是在一个私立学校认识的。那一次是发传单,李能对路不熟悉,只好跟着他走。当时,他觉得,车很老,因为他秃顶。后来才知道,他还比李能小一岁

经过车的介绍,李能还认识了另一个英语教师,最后,他们三结义。

那两个老师死河北人,老婆都是农村的。当时,李能的妻子也家居农村。

他去过车的住地,他们几个人合住一间房子,车还说,他们甚至住过地下室。车过去也在公立学校做老师。言谈间,李能得知,车好像是因为超生,离开学校。他自己说,自己是省师范大学毕业,儿子去拉美国家留学,女儿在唐山读书,李能说,你真有福气啊!儿女双全,儿子还这么能干。

车也来过李能的住地,和那个英语老师一起,三个人把酒言欢,推杯换盏。

这一次,车来到李能的住地,李能招待了他。车现在一个学校教书,而那个英语老师也在上课。李能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那时候,李能刚来到这座城市,到处投简历,找不到事情。

过了二十多天,他才接到短信,叫他去某个学校面试。

他去了,被录用。从此,他就在那里教书,每一天下午一点上班,晚上七点下班。他在那里结识了车老师,成为朋友。远在遥远的异乡,有朋友,让他觉得很踏实。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

岁月过去了,车老师也老了一些,头上夹杂着些许白发,这让李能感叹,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车他们远去了。他送他们去车站。之后,他回来,躺在床上看书。这时候,儿子通过微信视频他,他与儿子说了一会话,是些提醒的话,鼓励的话。李能给儿子推荐胡适的书。儿子说,好,我一定看。

儿子去外国留学,是他当初没有想到的。李能其实很传统,他想,儿子不必读那么多书,读个大学就行了,愿意考研究生,就去考,不愿意,就上班,他也好减轻负担。他一个离退休人员,经济能力有限。没想到,儿子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至少运气比他好。

李能的一个朋友说,你是在一个地级市读书,你看,你儿子在首都读书,学校前面,是中国二字。李能说,是啊,他比我强。

儿子很感谢李能,说,他有个同学,想出国,那同学的父母说,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干什么,还不如留在国内,离我们近一点。儿子说,好在你和我妈都读过书。现在,儿子距离李能很远。

有时候,李能也有点后悔,让女儿远离自己。有一天,李能看了一篇文章,一个女人花了上百万,让女儿留学,对女儿寄予厚望,谁知道,女儿没有达到母亲的要求,最后,女儿自杀。

李能给前妻打电话,说了文章的意思,遭到一顿臭骂。

李能心想,我太幼稚了。他把掌故一类的文章发在网上,有人说,他是网络红人,也有人说他天真。他寻思,唉,我确实太天真了。

同时,他又想起老子的话——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有想到别人说,他想得太多,甚至想起有人说他心大等等等。

他出门,脑袋清醒了,才发现前妻说得对。

人有时候难免糊涂。倒是有人说过“难得糊涂”。

雨落在窗外,李能坐在家里。那是秋雨,一场秋雨一场凉。有人说过,生活在别处,现在,他就在别处。他是被迫出来的

前几天,他的同学鼓励他——好男儿志在四方,他问自己,我是好男儿吗。过了几天,他在网上发帖招学生有了回音,找了一个大人,是个女人,年轻貌美,他教她写作,传授了他一种写作方法,被称为“写作的氧气”,这个方法,他给其他的学生讲过,还有他的儿子。

那个女人中年改行,原先是干财会的。

她写得很幼稚,没有什么基础。他想,别人已经写得好,找你干什么。

后来,女人请他吃了一顿饭,做为感谢。现在,已经很少人愿意学写作,靠写作谋生很难。

事情告一段落,李能又没有事情。他到处闲逛。有一天,他出去买东西,走在路上,辆车迎面驶来,他昏了过去。在昏迷中,他感到自己的身体通过挤压的黑暗的隧道。他意识到我死了。想起天国,地狱,佛,上帝这些词。他感到害怕。他看见自己离开自己的肉体。他寻思:我还没有活够啊。

他通过黑洞,感到一种解脱和轻松,并有一种幸福感。他想,我距离天国近了。我念过佛,不知道会不会进入极乐世界,会不会看见阿弥陀佛,他早年看过一本书,讲一个沙弥去极乐世界。

他印象很深,那本书和佛陀讲的类似。那个世界要过二万亿佛土。他有想到自己罪孽太重。

他寻思,原来人真的有灵魂。他读过笛卡尔,知道灵肉二元论。

这时候,他进入一个有光亮的花园,有亭台楼阁。他思维,这恐怕就是天国了。他看见自己的亲人,他的爷爷婆婆,他的大姑,他的外婆外公。他们都有新的身体。

是他没有见过的。他大为惊讶,心想,宇宙真是不可思议啊。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切一下子消失了。

醒来,他躺着病床上,他的父母和女儿在面前。他问,你们怎么在这里?他们含着眼泪说,是小米给我们打的电话。他纳闷,怎么小米知道我出事?

原来,警察了解到他是琪县的人,根据,就在附近,有很多他的故乡人。于是,警察找到那里,询访到认识他的人。于是小米给他的母亲打了电话。

李能心想,还是好人多。这是老话,可是有道理。

年纪大了,飘在外面,李能感到恐惧,想起“恐伤肾“恰好他的单位叫他回去按指母印,他自然想起杨白劳,回去按了手印,总务处的人果然说了这三个字。他回到家乡,在这里,他居住了几十年。

李能的妹妹叫他另外找个地方,他不知道去哪里。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了,这是他在《飘》里读过的话。

不久,他的前妻签名售书,他去了,恰好他的女儿打电话,发来视频。

他也去排队,买了一本。

他见到前妻的朋友,现在在一个地级市。那个女人还是那么年轻美丽。

他买了书,看见前妻和人照相,他想,女人就喜欢热闹快乐的生活,他无法提供。前妻的朋友说,你还是那个样子。

他还是他,他变了,又没变。

他的妹妹也买了一本,算是支持那个米红的女人。李能说,她现在是名人。他对自己的妹妹说,我也得了一等奖。妹妹说,你不要说。

妹妹怄气,因为她请米红,米红没有赴宴。李能的母亲说,你不要生气,看在李能的女儿份上。

李能说,要生气,生不完。

那件事很快过去了。李能回到家乡。父母年事已高,只有他留在家,照顾父母,他也快五十岁了。

明年他去哪里,不知道。自由是陷阱,这是萨特在《理智之年》里说的。
_________________
龙山野草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小说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