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散文诗 Poetry in Prose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遇见。或对自己的一次开刀》
占森
童生


注册时间: 2016-11-11
帖子: 14

占森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6-11-11 23:46    发表主题: 《遇见。或对自己的一次开刀》 引用并回复

《遇见,或对自己的一次开刀》



1.

要选择在哪儿进行?是继续小心、安静地待在一扇被露水打湿的玻璃前,还是在随不多的事物又一次苏醒时的早晨里?
要像在汉城那样的大雪中等候一个豹子般的男人那样等候,还是要从桌上零碎的木偶部件里寻找?
“啊,这都是问题”…说这句话时,脚旁的影子,试图增加晃动的幅度,但它失败了。


2.

这样的钢琴声显然是一种“凶器”。靠近我美丽五官和心脏的部分。它擅长把具象恍惚,也能把恍惚变作具象。它是太阳雨,也是另一处空间的饱满四季。
我,必曾在花园子里,或有风的水边,在做过一次怨妇时,抚摸或摔打过它。
它曾拿走我的全部,并且,毫不客气。

3.

我在美术馆画画的时候,外墙上的潮湿就开始严重。要叠现出好多消逝的废墟,它们的形状长短不一,是地图,亦是汗渍,鸣出的声音也很一致。
画板前,我早已不再去画太阳,不画裸体的女人和酗酒者。
我画出的绿和歪斜的帽子,绝对是凭空而生的。或是正被傍晚包裹着的。


4.

而恐惧感在哪里?夜梦里的那些警钟,敲得愈加频繁了。几条河流似乎要趋于停住或是失控。我无法拒绝那些纤细或粗壮的手,逐一抓住和收拢我。
我觉得紧迫的原因是什么?
嘴唇干枯,羽翼老化。而远方的送水者,要么已经迷在小路,要么他的陶罐开始渗漏。


5.

像在歌罢舞毕的丑角们散场之后,对着烟雾继续持有的沉默。像在所有人的沉默之时,我又掏出了刀片。
而仇恨,是否都缘乎于爱?爱人的眼里啊,容不得沙砾和谎话。她的眼里也是这样———黑是黑色,白是白色。叶子是叶子,雕塑仍是雕塑。


6.

现在,他们准备上船了。永远都拿不完的行李,包括一把尺子,半面镜子。现在他们又在试验关于旅途的赌局: 谁能走得更远?更远都还能让人听到自己的喊声。
现在,他们正被花瓣托起,前面有似不可靠的绳索,后面有零星火把。
其中,几个业障深重的人,开始流泪。他们可怜,一步三回头。


7.

这像是在实验室里的“参话头”。参,一个来历不明的东西拖着尸体在走。参一个尸体假如遇到更多同伴的或喜或悲。参一桶可恶的泡沫。
我摸墙悄悄路过的那段日子里, 他们正苦思冥想、抬头看天。杯子突然烫到手、跌落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什么?不再捡拾那几块碎片。更不惧怕四面的来光。






——————————
_________________
♥…………………………………♥
占森:80后,江苏灌南人。诗文见于《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潮》《星星》《绿风》《散文诗》等。入选多种选本。获过省市文联和民间的奖。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散文诗 Poetry in Prose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