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闲诂清华简《傅说之命》下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16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6-08-23 06:33    发表主题: 闲诂清华简《傅说之命》下 引用并回复

闲诂清华简《傅说之命下》
简文
……员,经德配天,余罔有择言。小臣罔俊在朕服,余惟命汝说融朕命。余柔远能迩,以益视事,弼永延助余一人。
王曰:“说!既亦诣乃服,勿易俾越。如飞雀,罔畏䚕(矖),不惟鹰,唯乃弗虞民,厥其祸亦罗于䍙。”
王曰:“说!汝毋狂曰:‘余克享于朕辟。’其有乃司四方民丕克明。汝惟有万寿,在乃政;汝亦惟克显天恫瘝小民,中乃罚;汝亦惟有万福业业,在乃服。”
王曰:“说!昼,汝视日;夜,汝视辰。时罔非乃载。敬之哉!若贾,汝毋非货如戠石。”
王曰:“说!余既諟劼毖汝,思若玉冰,上下罔不我仪。”
王曰:“说!昔在大戊,克寘五祀,天章之用九德弗易,百姓惟时。大戊盖曰:‘余丕克辟万民,余罔坠天休。式惟三德赐我,吾乃敷之于百姓。余惟弗邛天之嘏命。’”
王曰:“说!毋独乃心,敷之于朕政,裕汝其有友,勑朕命哉。”

……员,经德配天,余罔有择言。小臣罔俊在朕服,余惟命汝说融朕命。余柔远能迩,以益视事,弼永延助余一人。”
释读者称:篇首一简缺失,该简可能记述武丁不言之事。此说太勉强,无论《国语•楚语上》或《书•无逸》述得傅说前事,一简能容其篇幅?

员,经德配天,余罔有择言。
员,可为人名,亦可指官员。如伍员,备员。
《书•酒诰》:“经德秉哲。”《传》:“能常德持智。”《传》意即常守德,恒守德,谁恒守德?谁可配天?员乎?某员乎?武丁乎?经德配天,当然不指武丁,如是,则武丁已达圣域,能从心所欲,不越矩。何须傅说“修余”。亦不指傅说:若为傅说,何须武丁谆谆告诫,耳提面命?武丁追述其先哲王之德乎,如是,其必与武丁亮阴、梦得无关,一简容不得也。
余罔有择言:此有两种解释,一为不能从其择言,即无好言善策可供选择。一个经德配天之人,武丁尚不能从其择言?其要求不亦太高乎?如是,则傅说未开始工作,即受到武丁高标准之威压。一为无选择地从其言教,句句照办。此人当不指傅说,已如前述。或者,武丁要说以某员为榜样。如是,则武丁前已有一经德配天之员为辅,何须谅阴三年。真不知所云,欲弄清此点,简主找到不见踪影的首笺再说,说不定哪一天就找到了,或许不只一支,而是若干支,连武丁亮阴那些话头一并在其中,则《傅说之命》功德圆满矣!

小臣罔俊在朕服,余惟命汝说融朕命。
小臣:小官小吏,低级干部。《礼记•礼运》:“故政不正,则君位危;君位危,则大臣倍,小臣窃。”
罔俊:非骏足,非俊材。 服:职位、职责、使用,《书•旅獒》:“无替厥服。”《传》:“使无废其职。”《说文》:“用也。”句意为在朕朝堂供职之小臣都是庸才。
融:《诗•大雅》:“昭明有融。”《注》:“融,明之盛者。”又和,《左传•隐元年》:“其乐也融融。”句意为:我只有命你去修明,融通朕之所命。

余柔远能迩,以益视事,弼永延助余一人。
柔远能迩:孔《传》:“柔,安。迩,近。”既能安远,亦能和近。
以益视事:益:《说文》:“饶也。”有所增进,有所利也。《左传•昭七年》:“三命兹益共。”
视事:理政,任职。《左传•襄公二十五年》:“崔子称疾不视事。”句意为以有益于政事。
弼:辅佐,《尔雅•释诂》:“俌也。”《注》:“俌犹辅也。” 永延:永有长义,延亦有长义。延:《尔雅•释诂》:“长也。”《扬子•方言》:“延永,长也。”故“永延”者“延永”之倒序也。汉语此类词多可倒序用,如长远、远长;顺逆、逆顺;来往、往来等。 余:《说文》:“语之舒也。”《左传•僖九年》:“小白余敢贪天子之命,无下拜!”此余正语(亦作身)舒缓之意。鲁僖公九年为前651年。
《书》《诗》无以余自称者,此种场合《书》《诗》用予。《左传》用“余”。予:《说文》:“推予也,象相予之形。”《唐韵》余吕切,《集韵》《韵会》演女切,并音与。赐也。喻母三等字。余:《唐韵》以诸切,《集韵》《韵会》羊诸切,《正韵》云居切,音馀。《说文》:“语之舒也。”二字本义不同。
《礼记•曲礼下》郑释“天子”谓:“《觐礼》曰:‘伯父实来,余一人嘉之。’余、予古今字。”始将代词“余”、“予”混为一字。
一个字(词)或字(词)新义的出现或转化,石化,湮灭,若非大变动时期,一般须经历相当长的时间,予、余为常用词,作为人称代词,现在还在用。《书•秦誓》为《左传•僖三十二年》穆公伐郑失利后作,鲁僖公三十二年当前628年,其自称犹作予,而不作余。《秦誓》为《书》之末篇,其绝不可能成书于春秋晚期,孔子编纂《尚书》之说可信。齐桓公于僖九年称“小白余”,余之义为舒言与舒身,人亦常自称身,《三国志•蜀书•关张马黄赵传》:“身是张益德也,可来共决死。”即其例。故余亦渐作我之代称。《春秋》以余作自代而不用予,孔子与左丘明同时,而不用余,或予余混用于《书》《诗》,足见孔子坚守述而不作之辑《书》辑《诗》原则,尽可能保持文章原貌,而不随意改作。
从《书》《诗》与《左传》代词予、余使用上之截然不同,可以断定《书》《诗》之文,必早于《左传》成书。

王曰:“说!既亦诣乃服,勿易俾越。如飞雀,罔畏䚕[麗見],不惟鹰,唯乃弗虞民,厥其祸亦罗于䍙。”
既亦诣乃服,勿易俾越。
诣:《说文》:“候至也。”《玉篇》:“往也,到也。” 服:官职。 俾:《尔雅•释诂》:“俾,使也。”句意为:(说,你)既然任职当官,即不可僭越,随便逾越你的职权。
如飞雀,罔畏䚕[麗見],不惟鹰,唯乃弗虞民,厥其祸亦罗于䍙。”
䚕[麗見]:《玉篇》:“索视貌。”即搜索,窥视。 惟乃弗:唯弗视,不注意。虞民:虞人,本意为山泽之官,此借指猎人,《中山狼传》:“虞人导前,鹰犬罗后。” 䍙:《说文》:“网也。”句意为如像飞雀,不注意有人窥探,不惟有天上之鹰鹞,也有地上之猎人,而自投于罗网。即不要留神我(鹰),而不留神朝廷中之使绊子之谗佞(虞人)。
此为武丁向傅说授防嫌之术,说明武丁朝堂,陷阱杂陈,罗网密布,稍不留神,就会中其机括,陷其罗网。傅说要在官场混,这点趋利避害的技能都没有,还能算个智者能者?

王曰:“说!汝毋狂曰:‘余克享于朕辟。’其有乃司四方民丕克明。汝惟有万寿,在乃政;汝亦惟克显天恫瘝小民,中乃罚;汝亦惟有万福业业,在乃服。”
汝毋狂曰:‘余克享于朕辟。’
狂:狂妄,愚狂。 享:通亨,通达。《广韵》:“通也。”《易•乾•文言》:“亨者,嘉之会也。”’ 克享于朕辟:我在王那里极受信任,用市井言,我在王上那里很吃得开。
句意为“说,你不要狂妄地说:‘我在王那里吃得开。’”试问:唐太宗对魏征说过这样的话吗?甚至,徽宗对蔡京、童贯、高俅,天启对魏忠贤,客氏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吧?如说过,请例示。
其有乃司四方民丕克明。
这句读起来太别扭,其有,当然指傅说之所有,有什么,官乎,爵乎,禄乎,职权乎,责任乎,王之宠信乎?乃为接续词,即就是。大意是说,你能享有朕畜养乃腹之禄,就是你管理四方之民要公开透明。
汝惟有万寿,在乃政;
万寿:长寿,《诗•小雅•南山有台》:“乐只君子,万寿无疆。”在乃政:在你之政绩。意为,你要得长寿,就在于你将民治理得服服帖帖。言外之意是,不然则刀斧手侍候。
汝亦惟克显天恫瘝小民,中乃罚;
克显:能显。 恫瘝:病痛,疾苦。《经•康诰》::“王曰:‘呜呼!小子封,恫瘝乃身,敬哉。’”“天恫瘝小民”何意?按《书•康诰》意,恫瘝乃身,即病在封之身,仿此意,则天痛疾小民?则天作孽也。或曰,此为天关怀小民之疾苦也。天为谁?上帝乎,亦简文《说命上》之王乎? 中:中的。中乃罚:即所处之罚必须公正不倚,按律行事。其任职涉及小民?傅说任何职司?里正乎?城守乎?司寇乎?亦……乎?作简者当知西汉邴吉不管人斗,而问牛喘之事。官各有职,岂能从上到下,百事皆管?此句真乃仿《康诰》胡编。
汝亦惟有万福业业,在乃服。
万福:洪福,多福。《诗•小雅•蓼萧:“和鸾雝雝,万福攸同。” 业业:宏大。《说文》:“业,大板也。”《诗•小雅》:“四牡业业。”释,壮也。 服:官服,即官职。句意为你有无量洪福,在于你有此官职。其意若曰:不当这份差,你什么都不是,筑墙去吧。

王曰:“说!昼,汝视日;夜,汝视辰。时罔非乃载。敬之哉!若贾,汝毋非货如戠石。”
说昼视日,夜视星,所当何职,钦天监长乎?风角占星家乎?有人称日指武丁,辰亦指武丁,可见称太阳,称北斗其来也远。若武丁为日,日间可视;为辰,夜间武丁大王已入龙穴,会周公去了,如何视,跑到寝宫视?看武丁大王睡象?睡象能显示何种治国方略,治国大纲?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岂容他人窥视?傅冢宰岂非找死?大谬!
或人以为“《楚辞•远游》:‘奇傅说托星辰兮。’《庄子•大宗师》:‘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星。’《淮南子•鉴冥训》:‘此傅说之所以骑辰尾也。’之传说非常可能演绎于此。”一语中的,或许正是简文炮制者觉得这几段话是有用之材,才写出这一段不伦不类之言。这傅说真够辛苦的,既要带兵打仗,又要冢宰百官,又要启乃心沃朕心,又要占星,白天闲不得,晚上睡不成,成了傅百管?不过这又与武丁要傅说视其为日、辰矛盾呀!这个矛盾如何解决?
释读者称:“清华简《周公之琴舞》:‘昼之在视日,夜之在视辰’。”此非活剥武丁之话耶?这才是一条硬杠子,清华简自己证明了自己是老牌正品,连周公都看到武丁大王这段话,并加以引用,这《傅说之命》才是真概的《傅说之命》,才是传自商代的谪版。如果再加止《论语•为政》:“为政以德,璧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前有仿作,后有发挥,清华简笃定是真简就做成铁案。
时罔非乃载
释读者称:“载,《书•舜典》孔传‘事也。’句意是命傅说主管朝事。”
时,时耶?是耶?罔有无义,“罔非”,否定之否定,义同“无非”耶?“时无非你事”或“是无非你事”怎么就意味着命傅说主管朝事?若非释读者释读,谁解其中味?
敬之哉!若贾,汝毋非货如戠石。
释读称:“非,《礼记•礼运》注:‘犹失也。’货,《周礼•大宰》注:‘金玉曰货。”’戠或作埴,“《淮南子•齐俗》注:‘泥也。’句意是不要把宝贵的金玉误作石块。”非即有否定意,不必旁训。陆德明《经典释文》:“埴,郑作戠。”《集韵》:“戠,黏土也。……本作埴。亦省作戠。”可知“戠” 可径读为“埴”。这里是武丁要傅说明白自己的重托,不要轻忽怠慢。武丁大王把傅说的智商看得太低了。主管朝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傅说岂能视为尘土?除非傅说如许由。
王曰:“说!余既諟劼毖汝,思若玉冰,上下罔不我仪。”
諟:《说文》:“理也。”《广雅》:“是也。”可训为时或寔。 劼毖:力戒。《书•酒诰》:“汝劼毖殷献臣。”蔡《注》:“汝当用力戒警殷之贤臣,使不湎于酒也。”孔《传》解为“固慎”,义稍异。 若:如。《墨子•尚贤中》:“圣人之德,若天之高,若地之普。”《庄子•逍遥游》“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 上下:上下臣僚。仪:仪型,楷模。《詩•大雅》:“仪刑文王。”
句意为:王说:“说,我再郑重告戒你,思想要若玉之洁,若水之清,不可有杂念,大小之臣,无不以我为楷模。”
上下皆以我为表率,皆效法我,则武丁大王为天下仪型,一贯正确,绝对正确,还需要傅说启乃心,沃朕心,还需要其作舟,作霖雨?
王曰:“说!昔在大戊,克寘五祀,天章之用九德弗易,百姓惟时。大戊盍曰:‘余不克辟万民,余罔坠天休。式惟三德赐我,吾乃敷之于百姓。余惟弗邛天之嘏命。’”
大戊:殷中宗,殷第九代国君,《书•无逸》称其享国七十五年。寘:置,行。 五祀:古代五种祭祀,或五种神祇,说不一。 九德:《书•皋陶谟》列出之九德为: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义、简而廉。 惟时:惟是。惟其行而是,即百姓为之叫好。 盍:借为盖,古蓋从盍得声,故盖亦读盍,《广韵》即音盍。盖,语辞。 式:语词,《诗•邶风•式微:“式微,式微,胡不归?” 三德:《书•洪范》:“一曰正直,二曰刚克,三曰柔克。”《周礼•地官•师氏》:“一曰至德,以为道本;二曰敏德,以为行本:三曰孝德,以知逆恶。”洪范所论是,微子殷遗民,当知殷三德所指。 敷:施、布 邛:病、违背。《詩•小雅》:“匪其止共,維王之邛。”《注》:“谗人不能共职,徒为王病也。” 嘏:大、福,《尔雅•释诂》:“嘏,大也。”
句意为:过去大戊能行五祀,天彰显其用九德而无所改易,百姓称赞,大戊却曰:“我不能尽君万民之责,余不坠天之宝命,惟天赐我三德,吾乃施之于百姓,余因而不悖天之大命。”

王曰:“说!毋独乃心,敷之于朕政,裕汝其有友,勑朕命哉。”
独:独断专行。释读者以为其“不与民同欲”。 裕:富、饶。 勑:劳,诫。《说文》:“劳也。”《集韵》:“敕。诫也。”
句意为:说,汝勿存独断专行之心,施之于我之政事;要广交朋友,勤劳朕命啊!

清华简《傅说之命》三篇,大体学完。以下问题可以一究。
一、《礼记•缁衣》郑注谓《说命》:“《尚书》篇名也。”“作书以命高宗。”无论《说命》是出自傅说手笔,亦或史臣著录,或后人追述,从郑玄所见所知,都是傅说作书,以命高宗。然傅说在三篇中所说之话有:
㈠說乃曰:“惟,帝以余畀爾,爾左執朕袂,爾右稽首。”
㈡说曰:“允若时。”
三篇中,唯此二句,是傅说说的话。尤须注意,此二句是简单答句,回答并证实其为傅说,确实是奉天帝之命来服侍武丁大王。没有丁点儿治国安邦,教武丁修身养性,勤政爱民之大道理。从中篇“武丁曰:‘来格汝说。听戒朕言,寘之于乃心。’”起,皆是武丁一口气说到底的训诫之词。这那里是傅说“作书以命高宗”,分明是高宗在训诫傅说。除了傅说领兵打仗,赶走佚仲,夺得佚仲之地献给武丁,看不到傅说有何道德修为,行政才能,明哲睿思。说傅说是合格将领可以,他毕竟带兵打了胜仗。说他是贤者,圣人,是人师、国师,可夫?
二、除中篇将《国语》《礼记》有关之语、割裂抄缀于中,下篇更不象话。如:
说!既亦诣乃服,勿易俾越。如飞雀,罔畏䚕[麗見],不惟鹰,唯乃弗虞民,厥其祸亦罗于䍙。
汝毋狂曰:‘余克享于朕辟。’
汝惟有万寿,在乃政。
汝亦惟有万福业业,在乃服。
若贾,汝毋非货如戠石。
余既諟劼毖汝,思若玉冰,上下罔不我仪。
毋独乃心,敷之于朕政。
这些话是什么话?是明君对其贤辅所应说的话?是尊傅说若圣人,求傅说若久渴,不惜动员全体臣僚,以象旁求傅说于四方者对傅说应说的话?文王对姜尚说过?刘邦对张良说过?刘备对孔明说过?唐太宗对魏征说过?即使秦始皇对李斯恐怕也没有说过!即使当今之企事业老板,也不至于初见其部属,就说如此不得体之话吧!
这些话说明武丁朝堂极之险恶,不惟鹰,高高在上者,自然是武丁,唯乃弗虞民,虞民者,朝堂中之众官也。说明武丁对傅说疑忌之深,畏其僭越,畏其狂诞,疑其有眼无珠,忌其心有独断,必须以汝惟有万寿,在乃政相胁,以万福业业,在乃服相诱。亦见武丁大王自诩之高,上下罔不我仪。
昔人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高宗如此猜疑傅说,舍几两川资,令其远方发财不就结了。
武丁说话用语之狠,胁迫利诱之露骨,与中篇要傅说以心换心,启乃心,沃朕心之甘美,之迫切希冀相比,判若霄埌。
三、有人不断列出例证,证明此文是春秋时期之作,这是一种将清华简定位为战国中晚期入土的楚简,是真正的出土文物的企图。
如果这是战国时期的楚简,即使从春秋晚期始,流传到前305±30年,也流传了近200年,理所当然地可以设想,未入土为安之清华简,必定继续流传至少至秦始皇行焚书令前夕。即清华简至少有300年时间在世间流传,至少在楚地流传,但先秦文献流传至今者,除已见于别的文献外,无一有《书》曰后引自简文者。反倒有不少先秦典籍引自《书》之文句,于清华简则不见踪影,说明所谓清华简出自先秦楚地,不过是徒托空言,子虚乌有。
四、或人称,清华简文是不同于鲁《书》系的另一《书》系,姑称之楚《书》系,若然,真古文《尚书》既出自孔壁,当属鲁《书》系,怎么能从楚《书》系之文,看到鲁《书》系之真古文《尚书》哩?即以简文《傅说之命》三篇论,就看不到《国语》等引自《书•傅说》之文句,因而从清华简看到古文《尚书》真面貌,纯属欺世误人之谈。
清华简《傅说之命》三篇,才“再一次证明了”清华简为今人之伪作。





昔殷武丁能耸其德,至于神明〔一〕,以入于河〔二〕,自河徂亳〔三〕,于是乎三年,默以思道〔四〕。卿士患之〔五〕,曰:「王言以出令也,若不言,是无所禀令也〔六〕。」武丁于是作书〔七〕,曰:「以余正四方,余恐德之不类,兹故不言〔八〕。」如是而又使以象梦〔九〕旁求四方之贤〔一0〕,得傅说以来,升以为公〔一一〕,而使朝夕规谏,曰:「若金,用女作砺〔一二〕。若津水,用女作舟〔一三〕。若天旱,用女作霖雨〔一四〕。启乃心,沃朕心〔一五〕。若药不瞑眩,厥疾不瘳〔一六〕。若跣不视地,厥足用伤〔一七〕。」若武丁之神明也,〔一八〕其圣之睿广也,其智之不疚也,犹自谓未乂〔一九〕,故三年默以思道。既得道,犹不敢专制,使以象旁求圣人。既得以为辅,又恐其荒失遗忘,故使朝夕规诲箴谏,曰:「必交修余,无余弃也。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