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閑詁清華簡《傅說之命》上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15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6-07-22 22:43    发表主题: 閑詁清華簡《傅說之命》上 引用并回复

閑詁清華簡《傅說之命》上
何按:清華簡《傅說之命》,是一貨真價實之奇文,聊為閑詁,以消永晝。

簡文
惟殷王賜說於天,用為佚仲使人。王命厥百工向,以貨徇求說於邑人。惟射人得說於傅巖,厥俾繃弓,紳關辟矢。說方築城,縢降庸力,厥說之狀,鵑肩如惟。王乃訊說曰:“帝繄爾以畀余,繄非?”說乃曰:“惟,帝以余畀爾,爾左執朕袂,爾右稽首。”王曰:“亶然。”天乃命說伐佚仲。佚仲是生子,生二戊豕,佚仲卜曰:“我其殺之?我其已,勿殺?”勿殺是吉。佚仲違卜,乃殺一豕。說於圍伐佚仲,一豕乃[睿見],保以逝。乃踐,邑人皆從。一豕隨仲之自行,是為赤[孚攵]之戎。其惟說邑,在北海之州,是惟員土。說來,自從事於殷,王用命說為公。

詁文一般不作注,可参看清華簡釋文之注。簡文分句列于詁文之首。

惟殷王賜說於天,用為佚仲使人。
此句自然語序為:殷王武丁將傅說賜於天,天用(說)為佚仲役使之人。清華簡之釋讀者(下簡稱釋讀者)則以為“句云,武丁受天之賜,與《書•禹貢》‘禹錫玄圭’同例。”
“禹錫玄圭”蔡沈《書經集傳》謂:“錫,與師錫之錫同,水土既平,禹以玄圭為贄,而告成功於舜也。”亦即禹以玄圭為贄見之禮報告舜治水成功,以示隆重。若用蔡釋,“殷王賜說於天”,當是殷王以說為贄以見於天,推演一步,則殷王以說為贄殉於天。
師錫一詞見於《書•堯典》:“師錫帝曰:‘有鰥在下,曰虞舜。’”孔《傳》:“師,眾。錫,與也。”即眾與帝說。蔡沈之註,錫仍然是與,不過是眾與,即禹與治水之眾以圭為贄,一起向舜報賀治水成功。
“禹錫玄圭,告厥成功。”《傳》:“玄,天色。禹功盡加於四海,故堯賜玄圭以彰顯之。言天功成。”
唐孔穎達《尚書正義》:“《傳》‘玄天’至‘功成。’《考工記》:‘天謂之玄’,是‘玄’為天色。禹之蒙賜,必是堯賜,故史敘其事,‘禹功盡加於四海,故堯賜玄圭以玄顯之’。必以天色圭者,‘言天功成’也。《大禹謨》舜美禹功云‘地平天成’,是天功成也。”還須注意,“禹锡玄圭”与“殷王賜說於天”之句式仍有不同。
何按:《傳》即孔傳,孔安國所作之《尚書》傳。
“禹錫玄圭”一語,前人至少有兩釋,一為《孔傳》釋,一為蔡沈《集傳》釋,釋讀者此句之釋義出《孔傳》,清華簡一大目的在證明《孔傳》之偽。此為清華簡主用A證明B之偽,然後用B中被否定之事來證明A之真之又一例。
殷王如何賜說於天?天上掉下個林妹妹?天降帛書?生於空桑?抑……乎?如果人們沒有讀過《尚書》及有關文獻,能知天如何“賜”?即使釋讀諸公,亦將不知所云。
此句前後意不連貫,“用為佚仲使人”,誰用說為佚仲使人?殷王乎?天乎?按蔡沈註,則是殷王獻說於天,天用說為佚仲使人;照清華簡釋,則是天賜說於殷王,殷王用說為佚仲使人。無論哪種情況,按照語義,殷王已知說為佚仲使人。佚仲為武丁諸侯,地含傅巖,說為佚仲使人,築城之奴或庸工,派二介使者,持一角文書,到佚仲之處指名取要,或按圖索驥,佚仲敢不給與?何須後續一大串動作?後續文中即有“說方築城”,非城旦庸奴何?

王命厥百工向,以貨徇求說於邑人。
釋讀者以為:“(向)讀為像,指畫像。貨,《說文》:‘財也。’《書序》:‘高宗夢得說,使百工營求諸野。’《國語•楚語上》:‘如是而又使以象夢旁求四方之賢’,與簡文有異。”
王命厥百工向,百工如何“向”?畫像?如何畫?模特何在?讀像?何人之像?像從何來?簡文無一交待,道理極之簡簡單,造簡者力圖避開《古文尚書》之武丁做夢說,又以人們已經讀過釋讀者所引之《書序》及《國語•楚語上》等有關條目之基礎上寫出來。
徇:簡文原作旬,改旬為徇,實添蛇足,韓詩“於嗟敻兮”,毛詩同句作“於嗟洵兮”。《毛傳》:“洵,遠。”
旬:《華陽國誌•漢中誌》:“洵陽縣,洵水所出。”《漢誌》作“旬陽。”古洵旬通。又《韻會》:“(旬)音絢。亦遠也。”故旬有遠義。
敻:《說文》:“營求也。《商書》曰:‘高宗夢得說,使百工營求,得之傅巖。’”段《註》:“營求者,圍币而求之也,币而求之,則不暇遺矣。故引申其義為遠也。”
故簡文“以貨徇求”實《書序》“營求”之淺釋,形異而實同。釋讀者屢稱其簡之作者未讀過《書序》,此即其照《書序》之“葫蘆”畫清華簡之“瓢”,簡作者不僅讀過《書序》,且讀過《說文》段註。
邑人之釋有二,邑:《說文》:“國也。”《正韻》:“都邑也。”
《史記•五帝紀》:“舜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周禮•地官•小司徒》:“四井爲邑,四邑爲丘。”此二義雖非國都或通都大邑,但亦為鄉鎮。故邑人即國都之人,城鎮之人,用今人話說即城裏人。至少也是鄉鎮之人,而非草野之民,鄉巴老。
同鄉:《史記•司馬相如傳》:“臣邑人司馬相如,自言為此賦。”
此處邑人只能用第一義,即在鄉邑尋傅說,“說方築城”即其徵。此亦天之所示?

惟射人得說於傅巖,厥俾繃弓,紳關辟矢。說方築城,縢降庸力,厥說之狀,鵑肩如惟。
此段及下段,完全是無話找話,用無聊瑣事,無稽之談充塞篇幅,以足三篇之數,為泊湊成文為之典型。本段之要在傅巖發現正在築城之傅說,誰發現皆可,射人可,虞人可,車人亦可。若虞人,豈非要述其正在逐鹿入山?若車人豈非要述其正執斧斤進山伐木?至於因什麽原因去傅巖,有什麽重要?且第一句已說明“(說)用為佚仲使人”,即已知說在何所,徑直往尋可也,何須如此大費周章!如此文章,不要說入《尚書》,參加鄉試也會名落孫山!
“厥說之狀,鵑肩如惟”,鵑肩今人釋為鳶肩,鳶肩即兩肩高聳,頸窩下陷。李學勤先生釋如惟為如椎,即如錐,並引《荀子•非相篇》:“傅說之狀,直如植鰭”為證。魚鰭唯脊鰭如植。脊鰭從側面看,直而寬,則說之形寬而偏,從前直視,則纖而細,皆與錐不類。且錐有倒正之分,倒錐上大下小,正錐下廣上銳,無論倒錐正錐,“說鳶肩如椎”,不似山精,必類水怪。此狀與“向”中說同耶?異耶?入得《麻衣》或《柳莊》相法何型何款?主何吉兇?若同,何須敘述?若異,則非傅說,豈能入選!說形如此,小說家言耳。

王乃訊說曰:“帝繄爾以畀余,繄非?”說乃曰:“惟,帝以余畀爾,爾左執朕袂,爾右稽首。”王曰:“亶然。”
文開宗明義即言“惟殷王賜說於天”,如何賜?當面推薦?則武丁與說早已認識,何須對暗號,敘前事?若為做夢,則用《書序》言,用《國語》言,實用古文《尚書》言。做夢非雙向行為,賈寶玉神遊太虛幻景,“呼可卿救我”,其時可卿正走進閨房,何曾同夢?漢文母薄姬夢蒼龍據其腹,劉邦何曾同夢?此文勉強可入《搜神記》。釋讀者稱簡文與《說文》《書序》《國語》等相關文字有異,意若曰根本沒有做夢那回事。天如何將接頭暗號傳遞給武丁、傅說雙方?這已經不是《搜神記》可以囊括,而要入福爾摩斯探案,007系列了。

天乃命說伐佚仲。佚仲是生子,生二戊豕,佚仲卜曰:“我其殺之?我其已,勿殺?”勿殺是吉。佚仲違卜,乃殺一豕。
“天乃命”天命一般對王者言,對王國言,如天命文王,天命我周邦,下愚眼拙,未見天親命將帥者。釋讀者以為即王乃命,王見說即命其伐佚仲,此為本篇最後一段話所明證。佚仲犯何天條,簡未明說。若佚仲罪在不赦,當伐,武丁自有能臣宿將,遣之可也,不當待說至而後伐;不當伐,何必興師動眾?傅說新來乍到,兵不識將,將不知兵,是否嫻於軍旅,長於戎行,尚在未知之藪,兵兇戰危,趙括善言兵,秦坑趙降卒40萬;馬稷善言兵,蜀失街亭。遮莫要傅說殺其舊主作投名狀?
《國語•楚語上》有:“昔武丁能聳其德,至於神明,以入於河,自河徂亳,於是乎三年,默以思道,卿士患之,曰:‘王言以出令,若不言,是無所稟令也。’武丁於是作書,曰:‘以余正四方,余恐德之不類,茲故不言,’如是而又使以象夢旁求四方之賢,得傅說以來,升以為公,而使朝夕規諫。”則武丁求說,在其朝夕規諫,而非執戈歷戎,令其蹈白刃之險,冒生死之危,若有不言之諱,武丁精心營求,豈非竹籃打水一場空?
是,時也。武丁命傅說伐佚仲之時,正值佚仲生子,生子當伐乎?
(佚仲)生二戉豕。釋讀者釋戉為牡,牡者雄禽雄獸之稱,牡豕者公豬也。釋讀者仍未了然,乃引《左傳•昭二十八年》事,以為牡豕類於封豕,即二子生性頑劣。三釋始達其意。二子頑劣當伐乎?父為明君賢臣,子輩不肖者多有,乃其家事,都當伐?較場壩的土地,武丁未免管得太寬!
佚仲卜曰:“我其殺之?我其已,勿殺?”勿殺是吉。佚仲卜當伐乎?
佚仲違卜,殺一豕。佚仲違卜,殺豕,當伐乎?
此等敘述,與伐佚仲何干,與武丁得說何干?莫明其妙!

說於圍伐佚仲,一豕乃[睿見](讀“旋”),保以逝。乃踐,邑人皆從。一豕隨仲之自行,是為赤[孚攵]之戎。
圍或借為郼,《呂氏春秋•慎大》:“湯立為天子,夏民大說,如得慈親,朝不易位,農不去疇,商不變肆,親郼如夏。”《呂氏春秋•慎勢》:“湯其無郼,武其無岐,不能成功。”高誘註:“郼,湯之本國。”即說於湯之本國興師伐佚仲。
一豕乃旋,旋:《易•履卦》:“其旋元吉。”《疏》:“旋,反也。”即反回,退卻。
保以逝:保全其部而遁逃。句意為一豕乃退卻,保全其部逃逸。
乃踐,邑人皆從。踐:踐其地,翦其類。邑人皆從,簡括上引《慎大》語而來。
一豕隨仲之自行,是為赤[孚攵]之戎。
即另一豕追(佚)仲之所之而自行其後,其後遂為赤[孚攵]之戎。盤瓠故事武丁版。
此段可論者四:
一、若簡作者真以佚仲生二公豬,則簡作者為《子不語》《雨夜秋燈錄》《牛鬼蛇神錄》作者之流亞。當然,豕亦可為其乳名,如劉徹乳名即為彘,取其名賤好養之義。二子同時生,則為雙胞胎,用今之語:大豬兒,小豬兒是也。
二、天命說伐佚仲,佚仲是生子。即命說伐仲時,仲始生子,至說伐仲成功,踐其土時,一子乃旋,保其部而遁,一子隨父而逃,能率部而逃,其子必也成丁,至少在二十歲左右。說伐佚仲之國,歷二十年左右始見成功,不亦太久乎?武丁不亦“不豫有遲”乎?好在高宗壽緣長,享國五十又九年,有的是時間慢慢看傅說伐來。
三、佚仲違卜,殺一豕。佚仲已殺一豕,傅說伐佚仲成功時,一豕保其部而逃,一豕隨仲之自行,則有二豕,已殺之豕,閻王憐見,遣其還陽乎?
四、東夷西戎,眾所悉知,佚仲及隨萁逃亡之豕從中原逃往西戎,在其地立定腳跟,形成聚落,以夏入戎,形成戎人一部,非短時可就,至少須經兩三代人交融。說見武丁,未述其獻一言建一策,而述五六十年後事,這是何等筆墨?能是高宗朝實錄,能是《說命》祖本?

其惟說邑,在北海之州,是惟員土。說來,自從事於殷,王用命說為公。
此段乃介紹傅說籍貫之文,釋讀者有大量引文,如《墨子•尚賢下》:“昔者傅說居北海之洲,圜土之上。”孫詒讓《墨子閑詁》引畢沅云:“洲當為州。”《書•說命》孔穎達《正義》:“屍子云:傅巖在北海之洲。”《孔傳》:“傅氏之巖,在虞虢之界,通道所經,有澗水壞道,常使胥靡行刑人築護此道,說賢而隱,代胥靡築之以供食。”復引《正義》評《孔傳》此段之說:“孔必有所案據而方之也。”
古之北海,其地不可確指,山東昌樂古稱“北海”,漢末孔融曾為北海相。更遠則稱營丘。既稱北海,必有大澤,稱洲是。時無郡縣之設,何北海之有州?禹時天下雖有九州之稱,北海豈能容一州之地?又北海何洲?何處之洲?說等於不說,毫無意義。
傅巖在虞、虢之界,《孔傳》之說是,商、殷活動地域多在今河南、山西,武丁都沬,即在今河南淇縣,地居中原,無大澤,不能有地稱北海。唐張守節《史記•正義》引括地誌云:“傅險即傅說版築之處,所隱之處窟名聖人窟,在今陝州河北縣北七里,即虞國虢國之界。又有傅說祠。註水經云沙澗水北出虞山,東南逕傅巖,歷傅說隱室前,俗名聖人窟。”證《孔傳》所言不誣。山西平陸,今有傅巖遺址。

說來,自從事於殷,王用命說為公。
此是一段妙文,莫明其妙之文,“說來”,說不是來過?不是射人得說於傅巖,殷王武丁唯恐此說為冒牌貨,還與其對上了接頭暗號,還委以重任,遣其伐佚仲?仔細琢磨,我知之也,原來是要搬出傅說原住地,是要用墨子等之說,《孔傳》之所無,以證其文有自來,是“貨真價實”的《古文尚書》,傅說此次是從家鄉來。何以自家鄉來,而不是自軍隊來,得勝凱旋,搬師回朝,行飲至之禮,然後交出兵權,接受上賞?有人打圓場稱,“既伐佚仲而勝,本當獻其地於武丁而還歸故土。”異想天開。說受武丁之遣,領武丁之軍,受武丁輜重糧秣之供給,為武丁將帥,非一區方伯,一鎮諸侯。其占佚仲之地,不歸武丁歸誰?還須要獻?獻而後還要“衣錦還鄉”,等待殷王恩召?援此為例,王翦滅楚,還要向秦王政獻地,然後回家“聽候發落”?天方夜譚,荒天下之大唐。除清華簡,釋讀者還舉得出這樣例證嗎!
自從事於殷,說為武丁帶兵打仗算不算從事於殷,若不算,伐佚仲替誰幹事?若算,伐佚仲些須小事,將校可為,即封為公,武丁之封賞也太爛了,武丁能稱一代賢王、明君?
關於此段歷史,傳世文獻多有錄述,今置《尚書•說命》不論,引如下。
《書•無逸》:“(高宗)作其即位,乃或亮陰,三年不言。其惟不言,言乃雍。”《無逸》傳為周公作,此段當引自《書•說命》。
《論語•憲問》:“子張曰:‘《書》云:‘高宗諒陰,三年不言,何謂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總己以聽於冢宰,三年。’”
《禮記•檀弓下》:“子張問曰:‘《書》云,高宗三年不言,言乃讙。有諸?’仲尼曰:‘胡為其不然也,古者天子崩,王世子聽於冢宰三年。’”
《禮記•坊記》:“高宗云:‘三年其惟不言,言乃讙。’”
《禮記•喪服四制》:“書曰:高宗諒闇,三年不言。”
《國語•楚語上》:“白公又諫,……,對曰:‘昔武丁能聳其德,至於神明,以入於河,自河徂亳,於是乎三年,默以思道,卿士患之,曰:‘王言以出令,若不言,是無所稟令也。’武丁於是作書,曰:‘以余正四方,余恐德之不類,茲故不言,’如是而又使以象夢旁求四方之賢,得傅說以來,升以為公,而使朝夕規諫。’……。”
《呂氏春秋•重言》“人主之言,不可不慎。高宗,天子也,即位諒暗。三年不言,卿大夫恐懼,患之。高宗乃言曰:‘以余一人正四方,余唯恐言之不類也,茲故不言。’”
《史記•周本記》直接引《周書•無逸》,茲不贅。
《說文》:“夐,營求也……《商書》曰:‘高宗夢得說,使百工夐求,得之傅巖。巖,穴也。’”
上引諸篇或有高宗三年不言之錄,或有夢得說之錄。尤可在意者為《國語•楚語上》及《說文》敻之註之文。
《國語》此段文字出自白公子張諷楚靈王納諫,靈王前540—前529在位;孔子生於前551年9月,卒於前479年4月,孔子活動時期,有一段與靈王在位時期重疊。此時《尚書》是否成編,不得而知,但孔壁書之內容,即後人所謂《古文尚書》篇目,已傳入楚地,隨後之澹臺明滅及荀況等入楚,使儒學在楚地勃興,必有更多儒家經典入楚。傳世文獻,迄無一篇與六藝扞格者,迄無關於傅說伐佚仲之事,說明楚中不可能存在與“魯書”不同的另一種“書系”。清華簡《傅說之命》“三篇”,即仿今《尚書》“三篇”而造。
《尚書大傳•說命傳》:“詩曰:‘非知之艱,行之惟艱。’”(《周禮》疏引《尚書》傳)何按:句出《周禮•春官宗伯下》賈公彥疏:“德能躬行”曰:“‘身內有德,又能身行。’《尚書傳》說云:‘非知之艱,行之惟艱。’”此句在今《尚書•說命中》。
《說文》以“高宗夢得說”出於《商書》,《商書》今文篇目無武丁得說事,故高宗諒陰及夢得說等,皆《古文尚書》內容,見得許慎見過《古文尚書》。清華簡主屢稱從清華簡見到了《古文尚書》之原貌。而清華簡《傅說之命》之第一篇,即此篇,正是高宗得說之始。可見清華簡主亦認同高宗得說,原屬《說命》。還須注意一點,有人以為,其上引文,各書皆抄自《書•無逸》,但《無逸》無夢得之說,故《無逸》篇非諒陰,夢得之始作。
有人稱,這是分篇不同,亮陰、夢得為其前篇,已經放出風聲,說不定那一天,清華簡就釋讀出一篇《武丁亮陰》來,或趙校友又在什麽地方拍得一堆清華簡一撇回來,成為《說命》四篇,也避免了清華簡《傅說之命》抄“偽《書》”三篇之疑,圓了清華簡再次證明《古文尚書》為偽之春秋大夢。
清華簡《傅說之命上》與傳世文獻涉說事毫不相干,全篇東拉西扯,東摘西抄,前言不搭後語,邏輯混亂,矛盾層出,如此下三爛之文,能入皇皇《尚書》之列?!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