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评论鉴赏 Reviews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中诗七月精品学习三篇
山城子
榜眼


注册时间: 2007-05-23
帖子: 4886
来自: 中国贵州
山城子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6-07-22 16:33    发表主题: 中诗七月精品学习三篇 引用并回复

中诗七月精品学习-彭纯廉的《捡板栗》
学习者:山城子

看,彭纯廉就在这里捡板栗的——

【精品原玉】
捡板栗
文/ 彭纯廉

一棵巨大的板栗树
摇着巨大的伞
它也给我摇出一片宁静

我虔心地捡拾它的果实
一颗、两颗
像姑娘的眼神滴进我心底
将我的喜悦伸出来20度

不时板栗从树上掉下来
发出窸窣的声音
我停下手闭着眼睛听
是雨滴打在树叶上吗
一颗、两颗
声音把我堆成一个锥形

我在等
等它把秋天掉下来
拉直我的向往


2016.7.18


【山城子学习】

1)我就想不到板栗这个意象——圆圆的、甜甜的,是可以象征的吧?
如果象征我孩提时代的憧憬,真的是恰好了。若是我夕阳的生活呢,也不错的。
板栗树我见过的都很矮小,所以我写,就不可能用“巨大”。
不用,就不能引发想到更大的象征意义,落笔处的“向往”就不只是个人的了。

2)说“给我摇出”,板栗树就人儿似的了。这样诗句就活泼多了。我要记住。
“摇出一片宁静”——我是不敢的。但这“宁静”一“出”,就看到了似的。
静与不静,是听觉负责的,这儿变成视觉了。这就是谁说的动词的通感活用吧?

3)说“眼神滴进”,好像别人没用过,至少我没用过。 彭纯廉你咋想出来的?
这一“滴”,那眼睛就水汪汪的了。这一水汪汪,有人就动心了。这拟人厉害。
更厉害是“喜悦”,人的情感动态竟然成了可视的20度锐角。拟人牵手拟物了。

4)“声音把我堆成一个锥形”。别人这么写过吗?至少我写不出来。咋想的呢?
“声音”这个有頻率的东西,也人儿似的伸出双手了,竟“把我堆成一个锥形”
我咋想不到把这常用的拟人格,拓展到这样看得见的美丽的境地呢?

5)“等”出个顶针来,太有力量了。没力量不行吧?因为要掉下个“秋天”来。
这秋天——大力士吧?竟然可以将人的“向往”拉直了。说能拉直,就又可视了。
这,是不是语言艺术化的技巧呢?我就缺乏这技巧——还是通感活用吧?

2016-7-21于夏云镇


中诗七月精品学习-楚木的《早八点》
学习者:山城子

我的没有触膝的网络朋友楚木,可能是八点半或九点上班。
所以早上八点是他用早餐的时间。果然,他去粥道吃粥了。

【精品原玉】
早八点
文稿/楚木

与国家领导人
在电视上匆匆会了一面之后
我就顺着一条
摸黑也能走到头的康庄大道
前往离工厂八百米开外的拐角处
一家名叫“三参粥道”的粥屋
喝粥

店外。各种粥锅靠墙一字排列
老板娘穿碎花裙子
正一手提着暖水瓶一手揭开粥道
察觉背后有人,立马转头
笑,像一只受惊的蛱蝶,直掉金粉
其实我并没有往坏处想
只是她的肥臀,迫使我不得不想
那传说中的,资本主义
尾巴——

2016.07.18


【山城子学习】

1)“与国家领导人/ 在电视上匆匆会了一面…”很幽默,这就是语言的艺术化吧?
这样艺术化的背后,是不是暗示“我”很关心国家的时政新闻呢?我想应当是的。
不愧为工人阶级的成员,依然保持着国家主人翁的政治头脑吧?得向他们致敬了!

2)“康庄大道”好像是改革开放前的语言,怎拿到现在来说了呢?我想到《青松岭》。
在电影《青松岭》里,“康庄大道”是专门修饰“社会主义”的,虽然曾大面积挨饿。
比起那时候,现在绝没有野菜度日的了——早餐,都享用“粥道”,小康了啊。

3)“各种粥锅靠墙一字排列”。是不是暗示这粥道挺有规模呢?也不是,因为:
“一手”“一手”的反复,说明是小本经营,不是那种坐在宝座上的大的企业家。
所以可以“像一只受惊的蛱蝶,直掉金粉”。但,非工农,自然是比小康要康得多了。

4)“没往坏处想”是“匆匆会了一面”的幽默继续——不然艺术化可能要薄了些的?
“肥臀”,虽然有点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专利性质,却应是如实写来——老板娘太胖了。
换了别人,也许想到杨贵妃那里去,但楚木让我意外——居然联系上“资本主义尾巴”。

5)年龄关系,我见过那尾巴——是我的家族伯父,那时都花甲了,养了一群羊,天天
优哉游哉放牧有草的壕沟坟地等地儿。后来就被“割”了——全归了生产大队,他继续
放牧,每天记公分10分。那是人民公社时代,绝无个体经济存在。那时到城里办事,
最好带两个馒头,因为集体饭店太少,其他饭店没有——我就在贵阳饿过肚子呢!

6)小结一下。我学到了用实际的所见,来抒发内心对社会沧桑的感触。且设法使语言
艺术化起来——生动形象起来,幽默灵动起来,新颖别致起来。我慢慢来吧。

2016-7-22于夏云镇


中诗七月精品学习-王志彦的《过黄土高原》
学习者:山城子

看了题目,再看内容。
我开始觉得题目面积大,而文本所在的空间一个村子罢了。
后来细想,其实很合适——这不就是以点说面嘛?应该是。


【精品原玉】
过黄土高原
王志彦

北风又起,窑洞集体蹲在斜坡处
避风,向南起伏的土丘上,几棵杨树
一生远游,影子却在原地惦记着
一只鸟窝。几只灰喜鹊吹吹打打去了邻村
李二蛋的家中,婆姨和三个光棍在打麻将
我想告诉他们,一个大学生找小姐被打死了
可满屋“啪啪”声,融不进一点北京的元素

2016/5/26

【山城子学习】

“集体蹲在”一下子抓住了我,语言的艺术化一开始就生动起来。
隔行又有“远游”和“惦记”继续活泼地牵引我。
紧接着的“吹吹打打”也让我倾心。诗人用童话般的境界引诱我。
我一下子跌到了李二蛋兄弟家里——你王志彦就是这个用意。
这些人我都熟悉,他们一辈子也不关心时政新闻,别说大政方针了。
“一个大学生找小姐被打死了”,其实那大学生没找小姐。
没找,只是在可以找的那条街上路过。那些警察雁过拔毛罢了。
我是关心到这事了,你也关心到了,但这不关系李二蛋他们什么吧?
不是“融不进”,是那“元素”在途中一级一级传递得零碎了吧?
回到以点说面上来,也不用悲悯,那几个警察已经被警察抓了。

2016-7-23于文化村
_________________
诗是人生的雅伴儿。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评论鉴赏 Reviews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