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清华简皇门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11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6-06-26 18:11    发表主题: 评清华简皇门 引用并回复

评清华简皇门

按:清华简《皇门》说明称:“简本相对而言文通字顺,显然优于今本,可用以澄清今本的许多错误。”下愚读了几遍,不仅未发现其优于今本之处,倒发现其不少谬误,实今之低手人剽窃剿袭前人之作而成。今将简文与《书》文列出,分句注,评,以见优劣。简注多录清华简注原文,其未注者,略作补充。《书》文主要参考黄怀信教授等《逸周书彙校集注》作注。

简文《皇门》
惟正[月]庚午,公格在库门。公若曰:呜呼!朕寡邑小邦,蔑有耆耇虑事屏朕位。肆朕冲人非敢不用明刑,惟莫开余嘉德之说。今我譬小于大,我闻昔在二有国之哲王则不恐于恤,廼惟大门宗子迩臣,懋扬嘉德,迄有宝,以助厥辟,勤恤王邦王家。廼旁求选择元武圣夫,羞于王所。自釐臣至于有分私子,苟克有谅,无不懔达,献言在王所。是人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监,多宪政命,用克和有成,王用能承天之鲁命。百姓万民用无不扰比在王廷。先王用有劝,以宾佑于上。是人斯既助厥辟勤劳王邦王家。先神祇复式用休,俾服在厥家。王邦用宁,小民用假能稼穑,并祀天神,戎兵以能兴,军用多实。王用能奄有四邻,远土丕承,子孙用末被先王之耿光。至于厥后嗣立王,廼弗肯用先王之明刑,乃维急急婿驱婿教于非彝。以家相厥室,弗恤王邦王家,维媮德用,以问求于王臣,弗畏不祥,不肯惠听无罪之辞,乃惟不顺是治。
我王访良言于是人,斯乃非休德以应,乃维诈诟以答,俾王之无依无助。譬如戎夫,骄用从禽,其犹克有获?是人斯廼谗贼◻◻,以不利厥辟厥邦。譬如梏夫之有媢妻,曰‘余独服在寝’,以自落厥家。媢夫有迩无远,乃弇盖善夫,善夫莫达在王所。乃惟有奉疑夫,是扬是绳,是以爲上,是授司事师长。政用迷乱,狱用无成。小民用祷无用祀。天用弗保,媢夫先受殄罚,邦亦不宁。呜呼!敬哉,监于兹。朕遗父兄眔朕荩臣,夫明尔德,以助余一人忧,毋惟尔身之懔,皆恤尔邦,假余宪。既告汝元德之行,譬如主舟,辅余于险,临余于济。毋作祖考羞哉。

《逸周书•皇门解第四十九》
维正月庚午,周公格左闳门会群门。 曰:呜呼!下邑小国克有耈老据屏位,建沉人,非不用明刑。 维其开告于予嘉德之说,命我辟王小至于大。我闻在昔有国誓王之不绥于卹。乃维其有大门宗子势臣,内不茂扬肃德,讫亦有孚,以助厥辟,勤王国王家。乃方求论择元圣武夫,羞于王所。 其善臣以至于有分私子。苟克有常,罔不允通,咸献言在于王所。人斯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监,明宪朕命,用克和有成,用能承天嘏命。百姓兆民,用罔不茂在王庭。先用有劝,永有◻于上下。人斯既助厥勤劳王家。先人神祗报职用休,俾嗣在厥家。王国用宁,小人用格,◻能稼穑。咸祀天神,戎兵克慎,军用克多。王用奄有四邻,远土丕承,万子孙用末被先王之灵光。 至于厥后嗣,弗见先王之明刑,维时及婿学于非夷。 以家相厥室,弗卹王国王家,维德是用。以昏求臣,作威不祥,不屑惠听,无辜之乱辞是羞于王。 王阜良,乃惟不顺之言于是。人斯乃非维直以应,维作诬以对。俾无依无助。譬若畋,犬骄用逐禽,其犹不克有获。是人斯乃谗贼媢嫉,以不利于厥家国。譬若匹夫之有婚妻,曰予独服在寝,以自露厥家。 媚夫有迩无远,乃食盖善夫,俾莫通在士王所。乃维有奉狂夫是阳是绳,是以爲上。是授司事于正长。 命用迷乱。狱用无成。小民率穑,保用无用。夀亡以嗣,天用弗保。媚夫先受殄罚,国亦不宁。 呜呼,敬哉! 监于兹,朕维其及。 朕荩臣,夫明尔德以助予一人忧,无维乃身之暴皆卹。尔假予德宪,资告予元。 譬若众畋,常扶予险,乃而予于济。汝无作!

清华简与《尚书》及《逸周书》相关篇目,无论其简原有无篇题,其所拟篇题大多与通行本篇题不同,如《书•咸有一德》,简作《尹诰》,《书•金縢》,简作《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逸周书《祭公》,简题作《祭公之顾命》等,惟简《皇门》篇题与《逸周书》篇题同。同则同也,却有自掴耳光之嫌。本篇简文释读说明称:“简本《皇门》与今本相比有许多歧异,尤爲明显者如集会地之‘库门’,今本作‘左闳门’。周制天子五门,库门外皋门内爲外朝所在,周公组织之集会在此进行甚合理。”
如此说来,清华简此篇应仿《尹诰》题作《库门》。好比在天安门发生之事,偏拟题作永定门,清华简不是要改写中国历史吗?何以明知其错而不改?释读诸公心思,外人不得而知。
清华简《程寤》:“惟王元祀”,《保训》:“惟王五十年”,《耆夜》:“武王八年”,《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武王既克殷三年”。可见清华简涉周之篇,多有纪年。惟此篇及《蔡公》无。何以改其一贯书写章法?令人费解。
以下前简文,后书文,有争议处,给出笔者拙见。


维正[月]庚午,公格在库门。
简文脱“月”字,而据今本添“月”。
按:清华简主屡称其简爲祖本,唯其为尊,此则爲祖本据非祖本增,也算得学界趣事。
库门:“周制天子五门,自南数爲皋、库、雉、应、路门。库门爲第二门,库门外皋门内爲天子外朝。此句今本作‘周公格左闳门会群门。’孔晁注:‘路寝左门曰皇门,闳,音皇。’”
按:库门之释亦有歧义,郑玄引郑众:“郑司农云‘王有五门,外曰皋门,二曰雉门,三曰库门,四曰应门,五曰路门。”郑玄则谓:“雉门,三门也”。则库门爲二门乃清华简注所据。孔颖逹正义则曰:“献命库门之内,戒百官也;大庙之命,戒百姓也。”又曰:“百姓,王之亲也。”据孔注,戒百官,卽外朝,在库门之内,雉门之外,与简文异。
简文:“公格在库门”卽接“公若曰”。公爲谁?周公虽位处居摄,但其时周之朝堂,还有召公、太公等,《书•金縢》可证。格在库门做什么,会使节乎,百官乎,命工匠修葺乎?


维正月庚午,周公格左闳门会群门。
书文“周公格左闳门会群门”。书文指明公爲周公,其会见对象爲群门,有主有从,书文敍述完整清楚。
群门二字,解多歧。王念孙、朱右曾等以群门爲群臣之误。唐大沛、俞越等不然其说,俞越引《书•尧典》:“闢四门”及《诗•缁衣》引郑玄注:“卿士之职,使爲己出政教于天下,四门者,卿士之私朝,在国门。”又引《周官•大司马》:“职帅以门名。”引郑注曰:“军将皆命卿。”俞曰:“古者军将盖爲营治于国门,鲁有东门、襄仲;宋有桐门、右师,皆上卿爲军将者。然则此篇所云会群门者,言会集众卿士也。”
按:俞论谛,门之称,亦影响后世,如高门,名门、清门、寒门、门第等称谓,姓有东门、西门等,卽从其开山祖之官阀得姓。文中大门宗子卽群门者。
大门、宗子者,多爲王亲,卽孔颖逹所称之百姓,而大庙之命,戒百姓也。
孔晁注:“路寝左门曰皇门。”《诗•毛传》:“路寝,正寝也。”《文选•张衡<西京赋>》:“正殿路寝,用朝群辟。”群辟,封国君长。合乎大庙之内戒百姓之说,《书》真而简僞。简文作者显据清王念孙、朱右曾说改闳门爲库门。


公若曰:呜呼!朕寡邑小邦,蔑有耆耇虑事屏朕位。
公若曰:公如此说。
按:即然公格在库门,紧接当然是公曰,添“公”则赘。
朕:朕在古代,虽帝王与臣下共用,但朕一般只用于个体自称,而不用作群体称,此处“朕小邦”,释成今日语,卽我们小邦,如今人称我国,实指我们国家。简文注所引《书•大诰》:“兴我小邦周”,《多士》:“非我小国敢弋殷命”,皆用我而不用朕作群体称。查遍《尚书》,唯《盘庚下》:“嘉绩于朕邦”,虽溥天之下,莫非王土,但句中朕亦作群体称谓,卽我们邦之谓。查遍《书•周书》及《逸周书》,无朕邦、朕邑连文。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语言习惯,“简”用盘庚时语“朕邦”以述成王时事,剿袭之蹟昭然!
寡邑小邦:寡虽有少、小等意,古国君、臣亦有寡人,寡君、寡臣等谦称,寡邑之称,经传所无。
“朕寡邑小邦”之说,真乃作简者之昏话。《书》、《逸周书》确有称周爲小邦、小国者,计有五处,摘如下:
《书•大诰》:“天休于宁王,兴我小邦周。”武王崩,殷后武庚与管、蔡等三监叛,成王命周公东征,以此告周庶邦君长及御事必征之由。所以自称小邦,商时周为商外藩,无论其国土及政治地位,皆爲小邦,但天休于宁王(武王),革殷之命。周反爲宗国,已爲大国,何小之有。
《书•多士》:“肆尔多士,非我小国敢弋殷命。”此“周公初于新邑洛,用告商王士。”洛邑初成,周公集殷遗民以王命告之,意在告戒殷遗民,安于此土,勿生妄念。
《逸周书•商誓解四十三:“肆上帝命我小国曰:革商国,肆予明命汝百姓。”“斯小国于有命不易,”爲武王克殷后告殷遗民之词,以著纣之恶,告周世受天命灭纣之成。
《逸周书•皇门解四十九》“曰:呜呼!下邑小国,克有耇老,据屏位,建沉人,罔不用明刑。……命我辟王小至于大。”卽本篇之文。
《逸周书•尝麦解第五十六》:“嘉我小国,小国其命余克长国王。”按:《逸周书•尝麦解》后人多有质疑,置不论。此处之小国,就殷而论,其前文为:“相在大国,有殷之□辟,自其作□于古,是威厥邑,无类于冀州。”其阙文庄述祖拟作“末”、“乱”。
此五段文字,二出于《书》,三出于《逸周书》,有一共同点,俱说往事,说大国殷之所以灭,小国周之所以兴。即承天命,也预人事。周以小国,奉天之命,革商之鼎,即励周之庶士,周以小邦,奉天之命,即能剪商,则爲天佑,定能克商顽民之乱,以安天下。同时亦有镇慑殷顽民之意。昔我小国周,奉天之命,能剪大邦商,今我周奄有四邻远土,诸侯拥戴,以天下之众,焉不能克尔小腆殷之顽民?
简文“朕寡邑小邦”则说今事,对周之群臣说成王之周,此时之周,已奄有四邻远土,俨然大国,何来寡邑小邦?
《大诰》:“殷小腆,诞敢纪其敍”,卽以大国自命。周初彝器多有“才(在)宗周”之述,宗周指周之国都,“宗周者,为天下所宗也。”卽周爲宗国,周天子爲天下共主,何小国小邦之有?周成王或或周公在训诫其群臣时能自称其爲寡邑小邦?
蔑有:没有。耆耈:年高德劭之长者。虑事:策划筹谋。屏:遮护、拱卫。肆:语词。
“蔑有耆耇虑事屏朕位”一语,不仅一竿子打一朝,将周室朝堂所有文臣武将说得一文不值,也与武王之说大相径庭。《史记•周本纪》武王东观兵有:“予无知,以先祖有德臣。”《书•泰誓中》:“予有乱臣十人,同心同德。”太公望、太颠、散宜生、闳夭、鬻子、辛甲大夫等都是耆耇虑事之辈。成王时至少周公、吕尚犹在朝堂,《大诰》称:“民献有十夫,予翼以于。”卽民间贤者至少有十贤人助予以往,平定商邦。何谓周室无人?周公如是说,周室群臣,情何以堪?这一段话,把此篇之文意完全改变了。所以如此,因爲简文炮製者根本没有把此文读懂,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又要标新立异,力图把简文炮製成“祖本”!


曰:呜呼!下邑小国克有耈老据屏位,
“曰”直接周公会群门,简要明晰。
下邑:《春秋•庄公二十八年》“冬,筑郿 ”晋杜预注:“郿,鲁下邑。”孔颖达疏:“国都为上,邑为下,故云鲁下邑。”下邑有小地方,小城市意。此爲谦称,与小国同。至于此爲汉人避刘邦讳,改邦爲国,纯属臆度,下愚多次说明,此不赘。
克:能,克有:能有,因爲有。与简“蔑”义相悖。
耇老:年高德劭之贤人。《诗•小雅•南山有台》:“乐只君子,遐不黄耇。”《国语•周语上》:“肃恭明神,而敬事耇老。”亦称老成人:《汉书•孔光传》:“《书》曰:无遗耇老。”颜师古注:“言不遗老成之人也。”孔晁注:“贤人也。”
黄怀信教授简、文对读之文有:“按:蔑,无;克,能:二者义相反。然则今本‘克’字当误。”
黄教授此言差矣!黄教授其实也未将此语读懂。此语追述前事,卽周尚处周原一隅,爲殷藩属下邑之小国时,因“克有耇老据屏位”,故能成其大。而非言成王之时。若其时无耇老据屏位,何能翦大邦殷?
成王之时有没有耇老?黄怀信教授以爲没有,其简、书对读之文有“今本作‘克有耇老据屏位’。《尚书•召诰》:‘今冲子嗣,则无遗寿耇。’”
黄教授不是没有读过《书•召诰》之注疏,就是有意曲解文意。《召诰》:“今冲子嗣,则无遗寿耇。”孔《传》:“言成王少嗣位治政。无遗弃老成人之言,欲其法之。”蔡沈《集传》:“幼冲之主,于老成之臣,尤易疏远,故召公言,今王以童子嗣位,不可遗弃老臣。”兹充分说明,其时耇老犹在,召公之诰,正说明国有耇老,提醒今王,无弃耇老。
以成王时论,黄说无确证指明散宜生等已死,“民献有十夫”中之贤无老成者?其时吕尚犹在,吕历事三朝,所谓三朝元老,沾得一老字!周公、召公也算得耇老,《诗•大雅•行苇》:“曾孙维主,酒醴维醹。酌以大斗,以祈黄耇。”毛传:“曾孙,成王也。”。证明成王时有货真价实之耇老!如果这也否定,那就只有请清华简改写中国历史了。
据:占有,处于。屏位:屏藩、护持之官位。黄怀信等《逸周书彚校集注》引潘振:“据,杖持也。屏内,见君之位,在路门外者。” 路门外者,闳门也。
《书•皇门》之文,在勖勉与会者,周虽下邑小国,但能用“元圣武夫”,能“建沉人”,维其开告于予嘉德之说,故能用明刑,弋殷命。走向上一路。其元圣武夫,吕尚等卽是,其所建沉人,闳夭、散宜生等卽是。简《皇门》用蔑,用莫开等语,用指斥之言,否定朝有贤士,言有嘉德,否定周初政治之建树,即与文义相左,亦与事实不合。


肆朕冲人非敢不用明刑,惟莫开余嘉德之说。
肆:语词。 冲人:年幼之人,年轻人。简未注。《书•盘庚》:“肆予冲人。”《孔传》:“冲,童也。”简文“肆朕冲人”,剥《盘庚》此语,将予换朕而成。据“公若曰”,冲人乃周公自称。黄怀信教授《皇门校读》爲证此点,引《逸周书•世俘》,称“武王亦自称“予冲(童)子”,其意若曰:武王既可自称冲子,周公亦可自称冲人。
黄教授引喻不伦。《逸周书•世俘解》凡三见“冲子”,皆武王告庙时称,“时四月即旁生魄越六日庚戌,武王朝至,燎于周,‘维予冲子绥文(考)’。”“曰:‘维予冲子绥文考,至于冲子’,用牛于天,于稷五百有四”。武王之于文王,或先王,如太王、王季,皆可称冲子,冲子义同今孩子。冲人义则不同,冲人卽冲龄之人,年轻人,晚辈。《书•金滕》:“昔公勤劳王家,惟予冲人弗及知。”此爲成王对太公望、召公等老旧之臣,亦对周公自称。周公虽不及武王年高,但与武王年岁亦相去不远,早非青年,岂可称冲人,年轻人?所对话者爲大门宗子等群门,必有辈份与周公同或晚于周公者,如子姪辈乃至姪孙辈,能对彼等自称晚辈?岂非荒天下之大唐!这正是简文炮製者看了《世俘》等文照葫芦画瓢闹出的大笑话。明刑:简注:“指明显的刑罚,卽所谓祥刑。”
按:注释先生也在开玩笑,什么是明显的刑法?成文法否?什么又是不明显的刑法?不成文法,暗箱操作?成文法未必都是祥刑,不成文法未必都是凶刑。秦法戍卒“失期,法皆斩。”,明显之法也,陈胜因失期鼓动同行戍卒揭竿而起,卒灭强秦。于秦而言,凶刑也。
惟:惟其,然则。开:开悟,啓迪。简引陈逢衡《逸周书补注》:“德开者大啓之义”。
非敢不用明刑,卽不敢不用明刑。
惟莫开余嘉德之说:此处惟是转折词,有“但是”义。开:开启。简注作通,义同。嘉德:美善之德。
句意爲:朕寡邑小邦无高龄硕德筹策谋划屏护朕位。朕年轻人虽不敢不用明刑,但(无人)启迪予以嘉德之说。言下之意欲用明刑而不能。


建沉人,非不用明刑。 维其开告于予嘉德之说,
建:树、立、创。《书•洪范》:“建用皇极。” 沉人,隠于民间,沉沦下僚者。建沉人卽起用沉于下僚,隐于民间之贤人。
非不用明刑,所谓否定之否定,意卽已在用明刑,可能在回答某人之质询。明刑卽明正之刑,合乎义理之刑。
维:维是,因。其:据屏位之耇老及所建之沉人等。开告:开示,告诉。嘉德:嘉策善德。于:语词,副词,予:给,与。《诗•小雅•采菽》:“君子来朝,何锡予之。”《说文》:“予,推予也。”《广雅》:“予,与也。”予,我,指我们,我朝廷。
按:书文显爲周公说,与公格在闳门会群门一致。《书》文肯定周有耇老据屏位,并起用有才有德之隐者,如起吕尚于屠肆等,因其“开告于予嘉德之说”而用明刑,开新局。

简:
今我譬小于大,我闻昔在二有国之哲王则不恐于恤,廼惟大门宗子迩臣,懋扬嘉德,迄有宝,以助厥辟,勤恤王邦王家。
譬:比喻。譬小于大,卽援大国之例,取譬大邦,以见小邦。
按:就今而论,周已奄有四邻远土,已是大邦,《大诰》称“殷小腆”,以大邦自任,何小大之有譬?
二有国:指夏、商二朝。哲王:聪慧贤能君王。不恐于恤:恐有惧、忧等义。恤有忧义,《说文》:“忧也。从心血声。”
按:简文添二,有用意焉。若有国哲王爲泛指,则尧、舜、禹、汤皆可入列,何止于二?然对中国历史断代,有一些争议,有人以爲,中国只有商而无夏,国史只能起于商。如是国史只三千七百馀载。加二则从“地下文物”证明夏代之存在,用心亦良苦矣!国史断代,下愚亦以爲存在夏代,不劳地下出简。
门,门户。大门,指贵族。大门宗子,卽门子。《周礼•小宗伯》:“其正室皆谓之门子,掌其政令。”郑注:“正室,适子也,将代父当门者。”迩臣:亲近大臣。
懋,《说文》:“勉也。”
宝:“读爲‘孚’,训爲信。”
辟:君。


命我辟王小至于大。我闻在昔有国誓王之不绥于卹。乃维其有大门宗子势臣,内不茂扬肃德,讫亦有孚,以助厥辟,勤王国王家。
命:使。《说文》:“使也。”《书•尧典》:“乃命羲和。”卽乃使羲和。此指天命。小至于大:周由小国成爲大国,由殷藩属而成天下宗国,西伯武王亦由小邦之君,成天下共主。此乃书文与简文之根本区别,周虽下邑小国,但有耇老据屏位,能建沉人,用明刑,彼等能开告于予嘉德之说,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故天眷西顾,命我君王小至于大,由诸侯方伯而至海内天子。
誓:誓、哲皆从折得声,《尔雅•释言》:“谨也。”《注》:“所以约勤谨戒众。”《正韵》约信也。王念孙以誓作哲,丁宗洛以誓作戒。解作哲、戒皆通。戒有自警,慎戒之义,勤、谨、慎戒,亦古哲之行。
绥:退却、规避。《左传•文十二年》:“秦以胜归,我何以报,乃皆出战,交绥。”注“古名退军爲绥。”又绥:安。《诗•周南》:“福履绥之。”《传》:“安也。”卹:同恤,此处解作忧患。
不绥于恤:不因忧患却步不前。亦可解爲不苟安于忧患之时。《书•盘庚》:有“永敬大恤。”此卽“闻在昔有国誓王”之出处,何“二”来?又岂止于二?《易•乾》:“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此之谓也。
势:《说文》:“盛权力也。”势臣卽重臣,如吕尚等。按:简文迩臣,迩臣亦可爲近习之臣。可爲内侍。
内:内中。不:此处同丕,有大、多义。《大雅•文王》:“有周不显”,《周颂•清庙》:“不显不承”,皆其例,不显者大显也,周已成大也。茂:古同懋,勉。肃:清慎、严正。句意爲:内多茂扬清严之德。“内”字庐文弨校改作罔,亦通,但“罔不”面似太大,如管、蔡、霍、武庚之徒,亦在宗子之列,却是叛臣。
讫:《说文》:“讫,止也。”,同迄。
孚:信。
厥辟:其王。
按:简文与书文于此有一大分歧,简“譬小于大”,就今说话取义,书“命我辟王小至于大”就得天下取义。就说话取义,于理不通。治国之道,大小皆同其理,如出师表所论:“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小、大何殊?周公会群门时,周已奄有天下,已成大邦,非“我小邦周敢弋殷命”之时。
又简文“昔在”,与书文“在昔”语气、语义上亦有差。例言之,“在过去,张三去了东北”。说成“过去在张三去了东北。”则不顺,必须加一时间副词,如后,语义始完整。关于此,可参看黄怀信教授《皇门》校注。
“我闻在昔有国誓王”,在今成王亦“有国”之王,“勤王国王家”,正与之呼应,何“邦”改“国”之有?

简:
廼旁求选择元武圣夫,羞于王所。自釐臣至于有分私子,苟克有谅,无不懔达,献言在王所。
旁:《说文》:“溥也。”元武圣夫:卽指“元圣武夫”。元武一语,亦见《殷周金文集成•曾伯簠》:“元武孔黹。”
釐,《书•尧典》传:“治也。”釐臣:治国大臣。
谅:《说文》:“谅,信也。”
懔:《广雅•释诂一》:“敬也。”

书:
乃方求论择元圣武夫,羞于王所。其善臣以至于有分私子,苟克有常,罔不允通,咸献言在于王所。
方:通旁:广泛,普遍,《书•益稷》:“方施象刑惟明。”论择:讨论选择。孔安国《尚书序》:“讨论典坟。”论亦通抡。抡:《说文》:“择也。”《国语•齐语》:“权节其用,论比协材。”《管子•五辅》:“论贤人,用有能,而民可使治。”择择义重,以论人而择爲是。元圣:大圣人。《书•汤诰》:“聿求元圣,与之戮力。”孔传:“大圣陈力,谓伊尹。”元圣一词,援用至今,宋祥符中封孔子爲元圣,至清爲避玄晔讳,始改称至圣。武夫:勇武之夫。《诗•周南•兔置》:“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庄述祖云:“元圣可以爲公卿,武夫可以爲将帅者。”
按:元圣武夫,历代沿用,明白易解,且元圣一词,始见《汤诰》,比清华简所称入土时间,早千馀年。圣夫一词,历代所无,元武圣夫一词,不知何解,大武圣夫乎?武圣人乎?关羽也,文武兼具之夫乎,周公瑾也。卽清华简释读,亦以同“元圣武夫”相搪塞。不仅生造词头,而且反映了一种剿袭心态。
羞:《说文》:“羞,进献也。从羊,羊所进也。”
善臣:良臣。陈逢衡云:“善臣卽荩臣也。分,分土也。有分私子,谓有采邑之庶孽。”陈释得其要。荩臣,《诗•大雅•文王》:“王之荩臣,无念尔祖。”朱熹集传:“荩,进也,言其忠爱之笃,进进无已也。”
常:伦常,常行,常道。《诗•周颂•思文》:“陈常于时夏。”《朱传》:“谓君臣父子之常道。”
允;《说文》:“允,信也。”《书•尧典》:“允釐百工。”孔注:“允,信。釐,治。工,官。”信同伸,《易•繫辞》:“往者,屈也。来者,信也。”伸者舒也,理也。《毛氏》曰:“古惟申字,后加人以别之。”
通:《说文》:“达也。”伸通卽亨通,官路畅逹,爲王家用。庄述祖释允通爲进逹,义同。
按:简文前“苟克有谅”,谅训信,后句不能再用“信”,故作“无不懔达”,懔训敬。有明显剿袭书文痕蹟。从简文看,意在逹言,“无不懔达,献言在王所”,二句直接相接,故其敬逹者,言也。书文意则爲,论择元圣武夫,拔其有常者爲资政,爲干城,爲朝官,使之加官进爵,罔不允通,咸献言在王所。
黄怀信教授以爲书文末句因前句有罔不,“咸”与“于”均后人所加,未谛。既罔不允通,无不“官运亨通”,则必加“咸”,所提拔者皆尽忠职守,建言献策,说明朝廷慧眼识英,所举得人。于爲语助,古今人多可用或不用,如“你的问题在于……”亦可说成“你的问题在……”,本篇书文用“于”近二十处,爲作者写作习惯,如本句“羞于王所”,可说成“羞王所”,卽“荐王所”。“以不利于厥家国”,亦可说“以不利厥家国”。虽语气略不同,不害其意。


是人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监,多宪政命,用克和有成,王用能承天之鲁命。百姓万民用无不扰比在王廷。
是人:犹人人。敷:布。
宪:效法。《诗•崧高》:“文武是宪”。
按:简文“王用有鑑,多宪政命”,依注,则是王多效法政命。效法谁之政命?大门宗子乎?诸侯乎?周爲宗国,其时处在上升期,成王爲明君,周公爲贤辅,开成康盛世先声,政命当由周朝廷出。释宪爲效法不当。
鲁:训嘉。《史记•周本纪》:“鲁天子之命。”《鲁世家》作:“嘉天子之命。”
扰:《书•皋陶谟》传:“顺也。” 比:《尔雅•释诂》:“辅也。”

书:
人斯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监,明宪朕命,用克和有成,用能承天嘏命。百姓兆民,用罔不茂在王庭。
人斯:人等,人人,指上述元圣武夫等。斯爲语词,《诗•小雅》:“鹿斯之奔。”《疏》:“此鹿斯……柳斯,斯皆辞也。”是助:此助,实助、则助。恭:奉,《书•甘誓》:“今予惟恭行天之罚。”《传》:“恭,奉也。”明祀:盛大祭祀,《左传•僖二十一年》:“崇明祀,保小寡,周礼也。”杜预注:“明祀,大皥有济之祀。”“国之大事,维祀与戎”此之谓也。
敷:施。《书•皋陶谟》:“翕受敷施。”《传》:“以布施政敎。”敷明刑卽施明刑。
用:以,因之。此种用法,楚辞中亦多见。监:通鍳,准则。《书•酒诰》:“人无于水监,当于民监。”
宪:古悬法示人曰宪,《周礼•天官•小宰》:“宪禁于王宫。”《注》:“宪谓表县之,”句意爲王因之有了准则,明示我製定之法令。明宪朕命,卽明示我(周公)命令。其时周公辅国,代王行政,故如是说。
嘏:大,远。《尔雅•释诂》:“嘏,大也。”《说文》:“大远也。”
庄述祖云:“监,视。宪,法。训,顺。嘏,大也。王又视明法顺命,用是能上下和以有成,用定能承天大命。”
茂:美、勉。《诗•大雅》:“种之黄茂。”《注》:“茂,美也。”《尔雅•释诂》:“茂,勉也。”朱右曾云:“惟能相劝勉,故孚于上天下地。”


先王用有劝,以宾佑于上。是人斯既助厥辟勤劳王邦王家。先神祇复式用休,俾服在厥家。
先王:先于王乎,王之先王乎?先王用有劝,黄怀信教授以爲其不辞,是。黄以爲“先”当如王引之说,疑作克。简文则成“克王用有劝”,是何物语?且简与书皆将克错成先,有如此之巧?或则,简文之“祖本”错乎?或简文、书文俱抄自同一有错祖本乎?如是简文何优之有,何先之有?何祖之有?或者简文抄自书文乎?亦,呜呼!
宾:导。佑:辅佑,佑助。上:王。即先王用有劝,谁宾佑于上?王乎?
是人斯:义与前同。辟:君。
按:此句与前“以助厥辟,勤恤王邦王家。”义同,与前句“以宾佑于上”义重。
简注称:“此句今本作:‘人斯既助厥勤劳王家’,唐大沛注:‘厥下疑脱辟字,上云助厥辟勤王国王家,此宜当然’。说与简文合。”
按:简抄唐大沛说,明矣!
先神祇:简未注。先神祇是何物语?先前之神祗?与今神祗有何干系?置今神祗于何地?当如书文作“先人神祇”。复:报答。《左传》定公四年注:“报也。”式:语助。
服:《说文》:“用也。”《广雅•释诂二》:“任也。”


先用有劝,永有◻于上下。人斯既助厥勤劳王家。先人神祗报职用休,俾嗣在厥家。
先:王引之曰:“先……疑克字之误,克用有劝者,克用有劝于群臣也,《多方》曰:‘明德慎罚,亦克用劝;要囚殄戮多罪,亦克用劝,开释无辜,亦克用劝。’文义并与此同。上文曰‘用克和有成’,下文曰‘戎兵克慎,军用克多‘亦与此克字同义。”王说是。劝:奬勉。
◻处缺字,丁宗洛认爲当作孚。
上、下:上指王庭,下指黎庶。卽永得上下信任。释上爲天则迂。
人斯:斯爲语词,卽人等。即助,已助。厥,指大门宗子势臣等。因其克用有劝,信于上下,故人皆助其勤劳王家。前是大门宗子势臣助其辟王,此是众人助大门宗子势臣勤劳王家。“厥”未必是邦国封君,不加辟是,唐大沛未明此义。简文照唐大沛注加辟,自供剿袭!
先人:指先人在天之灵。报:报偿,报答,酬劳。职:职事,职司。休:美。
俾:使。嗣:嗣位,继业。意爲使其承祖宗家业,袭祖宗爵位。


王邦用宁,小民用暇能稼穑,并祀天神,戎兵以能兴,军用多实。王用能奄有四邻,远土丕承,子孙用末被先王之耿光。
暇:读假,《尔雅•释诂》:“大也。” 稼穑:耕、收。暇能稼穑:大大地能稼穑?
兴:兴起。
实:军实,《左传•隠公五年注》卽:“车徒、器械及所获也。”
奄:拥有。
承:顺承。按:远土丕承:远土大顺,亦造简家自语也。
末:终。 耿:《说文》引杜林云:“光也。”《书•立政》:“以觐文王之耿光。”


王国用宁,小人用格,◻能稼穑。咸祀天神,戎兵克慎,军用克多。王用奄有四邻远土,丕承万子孙,用末被先王之灵光。
小人:小民,细民。格:法式、格制、规则。
◻,庄补“家”,朱补“爰”,陈逢衡疑是“用”。窃以爲陈逢衡之补合于本篇文气,近之。
咸:潘振以爲“咸”作“感”,亦通。但国以宁,人以格,能稼穑,皆天与神所赐,故受益者皆祀天神,以感厚恩。所谓神道设教,不必旁训。
戎兵:此处指兵士,军队。 克慎:训练有素,时刻戒备。
军用:器械粮秣。
远土:遥远之土,荒服之地。陈逢衡曰:“用宁用格,安上全下也;克慎克多,有备无患也。”
按:王用奄有四邻远土,四邻不远,远土非邻,句文从字顺意密,较简文高出多多。
丕:大。承:朱右曾训承爲继,也通。万子孙:众多子孙,万世子孙,二义兼具。句意爲周之国脉爲万世子孙所继承。
末:终,《书•立政》:“我则末惟成德之彦。”灵光:福泽,《前汉书•晁错传》:“五帝神圣……德泽满天下,灵光施四海。”


至于厥后嗣立王,廼弗肯用先王之明刑,乃维急急婿驱婿教于非彝。以家相厥室,弗恤王邦王家,维媮德用。
立王:在位君王,《书•无逸》:“自时厥后,立王生则逸。”
按:简文此句,有抄袭《书•无逸》此句痕迹,且只对“立王”说。若然,则婿驱婿教于非彝则无稽。
婿:《尔雅•释诂》:“相也。”驱:驱使。教:教唆。非彝:非法。
媮:《说文》:“巧黠也。”《左传》襄公三十年注:“薄也。”于鬯注以爲“不美之义。”
句以立王爲主语,则谁以家相厥室?谁弗恤王邦王家?


至于厥后嗣,弗见先王之明刑,维时及婿学于非夷。以家相厥室,弗卹王国王家,维德是用。
厥:其,王及大门宗子、势臣等。
按:简作者似乎总忘记此篇是周公对“群门”说话,总以爲是周公对王说话。弗见先王之明刑者,既有王,亦有群门之宗子。周公之言指君上及臣下。
维时:维其时,时刻,维是。及:《说文》:“逮也。从又从人。”故及有急,跟,汲汲于义。按:黄怀信教授等集诸家注,或作乃,未得其要,若是,“维时婿学于非夷”可也。加“乃”则义重;或作反,差强人意。皆不如“及”见厥后嗣跟着学于非夷之急不及待。婿:相、皆。《诗•小雅》:“君子乐婿。”《传》:“婿,皆也。”夷,夷同彝,彝:彝伦,正道,常法。《书•洪范:“惟天阴骘下民,相协厥居,我不知其彝伦攸叙。”非夷:非正道,非常法。《书•康诰》:“勿用非谋非彝。”孔传:“勿用非善谋、非常法。”用“婿”,正说明其相煽相学于非彝。
简文有明显剿袭书文此句之痕蹟。
按:孙诒让释“非夷”二字,引《书•洛诰》“女非民彝”而云:“《书》僞孔传训棐并爲辅,非是。”《书•洛告》:“乃惟孺子,颁朕不暇,听朕教汝于棐民彝。”《孔传》:“我为政常若不暇,汝为小子当分取我之不暇而行之,听我教汝于辅民之常而用之。”若将棐释作非,则棐民彝成非民彝,卽否定民之常伦常行!周公还是周公,成王还是成王?
家相:家臣。阙室:其家室,不必是妻妾。《礼记•曲礼下》:“士不名家相、长妾。”孔颖达疏:“家相谓助知家事者也;长妾,妾之有子者也。士不得呼此二等人名也。”此句当如此断读:“以家相、厥室,弗恤王国王家,维德是用。”德者得也,《老子•四十九章》:“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墨子•节用上》:“是故用财不费,民德不劳。”维德是求者,维利是图者也。“德”古本中性词,无所谓褒贬。如明德、仁德、恶德、凶德等。简文明显爲剿袭于鬯注文,而妄加媮字,冠上加冠矣!照简文章法,此句当作维媮德是用,此段末句“乃惟不顺是治”爲其句例。“维媮德用”,屑足适履!
按:从此句看,周公之言,虽批评前代之大门宗子,实借古喻今,影射其时大门宗子中亦有与其家臣不恤王国王家,而唯得是务者。其管、蔡、霍之伦乎?


以问求于王臣,弗畏不祥,不肯惠听无罪之辞,乃惟不顺是治。我王访良言于是人,斯乃非休德以应,乃维诈诟以答,俾王之无依无助。
按:“以问求于王臣”,语意不明,谁“问求”?王乎,臣乎?大门宗子乎?问道乎,问责乎,问天下事乎?问王、臣乎?若王问,则四字“王问于臣”足矣!
不祥:不善。按:“弗畏不祥”,谁弗畏不祥?与前“问求于王臣”何干?
惠:《礼记•表记》注:“善也。”此句今本作:“不屑惠听”,卢文弨校:“‘不屑’疑‘不肯’之讹,简文证其说是。”
访:谘询,《书•洪范》:“王访于箕子。”
休德:美德。《管子•小匡》:“休德维顺,端悫以待时使。”
诟:《广韵•侯韵》训爲“巧言”。诈诟,指欺诈。


以昏求臣,作威不祥,不屑惠听,无辜之乱辞是羞于王。
王阜良,用爲不惠之言于是。人斯乃非惟直以应,惟作诬以对。俾无依无助。
以昏求臣,昏:昏德,昏乱之德行。《书•仲虺之诰》:“有夏昏德,民坠涂炭。”孔传:“夏桀昏乱,不恤下民。民之危险若陷泥坠火,无救之者。”此句及王。
作威:以高压虐民。不祥:不善。也意味擅作威福,国运不昌,朝堂不祥,人人自危。
不屑:轻视。不屑惠听:不屑于倾听臣下之枉,民生之苦,人祸天灾之虐,不屑惠听下情。朝堂之议,何止刑狱?何止无罪之辞?简文之义偏狭!又卢文弨校《逸周书》以爲不屑当作不肯,以昏求臣,作威不祥,正不屑惠听之注脚,简文亦作不肯,抄卢校之蹟彰。
辜:必,《前汉书•律曆志》:“六律,姑洗。洗,絜也。言阳气洗物辜絜之也。”《注》:“辜絜,必使之絜也。”无辜:不必,不经。
由于王不屑惠听,故无据之言,不经之论,谄媚之词屡荐于王。
按:此一段就后代之王说,尤其对桀、纣言。
阜:多,《诗•小雅》:“尔殽即阜。”《传》:“阜,犹多也。”良:率直。《论语》:“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朱注》:“良,易直也。”王阜良:卽王多“率直”,意爲王处深宫,涉世不深,见闻不广,往往未经深思熟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尤指少年之王。
不惠:惠同慧,不惠卽不慧,不明、不智。《列子•汤问》:“甚矣,汝之不惠!”王涉世不深,见闻不广,或有不惠之言。于是:于此,于朝堂。
人斯:庭臣,近习。惟直:惟正直。意爲相关臣僚不是正直告王所言之是非。
诬:欺诈诬枉。句意爲以欺诈诬枉之言迎合王意,顺泽王非。
俾:使。意爲使(王)无所依靠,无所襄助,不能作正确抉择。


譬如戎夫,骄用从禽,其犹克有获?是人斯廼谗贼◻◻,以不利厥辟厥邦。譬如梏夫之有媢妻,曰‘余独服在寝’,以自落厥家。媢夫有迩无远,乃弇盖善夫,善夫莫达在王所。乃惟有奉疑夫,是扬是绳,是以爲上,是授司事师长。政用迷乱,狱用无成。小民用祷无用祀。天用弗保,媢夫先受殄罚,邦亦不寍。
禽,卽“擒”。 从:逐。《齐风•还》:“并驱从两肩兮”,《毛传》:“从,逐也。”
按:戎夫卽武夫,战士。戎夫非逐禽者。此句简无说。简释禽爲擒,则“骄用逐擒”,逐何物?擒何物?人乎?禽乎?经典无此类语。又即然骄用从禽,其犹克有获,后面之言,岂非多馀?虽然打个问号,不过今人之障眼法?古人当说其犹有获乎?
谗贼:谤诬残害善良。《诗•陈风•防有鹊巢序》:“《防有鹊巢,忧谗贼也。”孔颖达疏:“忧谗贼者,谓作者忧谗人,谓为谗以贼害于人也。”
简文句末缺二字,称“今本作‘媢嫉’”。亦以今本补祖本也!
梏:直。《尔雅•释诂》:“梏,直也。”亦有受约束义。媢:姤嫉。《大学》:“媢嫉以恶之。”《书•秦誓》作冒疾。
落:废。《庄子•天地》释文:“犹废也。”
媢夫:易妒嫉的小人。
弇读爲“掩”,掩盖阻拦。
疑:疑嫉。
扬:显扬,《礼记•中庸》:“隐恶而扬善。” 绳:誉也。
师长:指官职。
迷乱:无序。
祷,《说文》:“告事求福也。”祀《左传》文公二年曰:“祀,国之大事也。”


譬若畋,犬骄用逐禽,其犹不克有获。是人斯乃谗贼媢嫉,以不利于厥家国。譬若匹夫之有婚妻,曰予独服在寝,以自露厥家。媚夫有迩无远,乃食盖善夫,俾莫通在士王所。乃维有奉狂夫是阳是绳,是以爲上,是授司事于正长。命用迷乱。狱用无成。 小民率穑,保用无用。夀亡以嗣,天用弗保。媚夫先受殄罚,国亦不宁。
畋:田猎。
犬:猎犬,犬骄:此处骄同娇,谓骄养。断读爲犬,骄用。亦通。骄用:怜爱、顾惜,用而又恐其遭遇险隘,不胜其力。
不克:不能。用骄养之犬逐猎禽兽,犹不能有穫。
是人:骄养骄用之人。必至谗贼媢嫉。朱右曾曰:媢、嫉皆妒也。
厥家国:厥家厥国省。董仲舒《春秋繁露•竹林》:“自是后,顷公恐惧,不听声乐,不饮酒食肉,内爱百姓,问疾吊丧,外敬诸侯……家国安宁。”
婚妻:有婚方有妻,有妻固有婚,加婚则赘,古婚同昏,《白虎通•嫁娶》:“婚者,昏时行礼,故曰婚。”故婚妻者昏妻也,悍妒骄纵媚惑之妻也。
曰:当是昏妻之曰。独服在寝:专宠。
自露厥家:自炫其在家中之地位,以喻谄佞之臣在朝擅权专政,自鸣得意之态。
媚夫:谄媚之夫,佞幸之臣,不必旁训媚爲媢,谄媚之夫必然媢嫉。诸家注皆增字改字臆度,维陈逢衡得之。有迩无远:有家无国,有眼前利害而不计长远祸福。无政治长才。
食:食邑、食禄。盖:胜,超过。《庄子•应帝王》:“功盖天下。”其食禄、权力皆大于善夫。
通:逹。士:官总称。《书•立政》:“庶常吉士。”《礼•王制》:“天子之元士,诸侯之上士,中士,下士。”在士:在官在朝之士,“卽朝官。在”古彝器多作才,故在士亦作才士。通:通逹,逹言献策,晋升。谓媚夫遮断朝士进身之阶,逹言之所。
奉:献、举、拥载。狂夫:妄诞之人。陈逢衡曰:狂夫与媚夫相类。所谓人以群分。阳:举;绳:誉。卽举、誉妄诞之人。
上:上等,高官。意卽贤人遣退,佞幸在朝。
正长:官之长。正:《左传•隐六年》:“翼九宗五正。”《杜注》:“五正,五官之长。”丁嘉葆曰:“正,大夫也;长,一职之长。” 卽授媢嫉狂诞之人爲朝大夫,爲一司之长。
命:使,令。《说文》:“使也。”《玉篇》:“敎令也。”《书•大禹谟》:“文命敷于四海。”《传》:“言其外布文德敎命。”佞幸之命,必然迷乱国政。
狱:刑狱。无成:无成效,无善果。
率穑:率:皆;穑通啬,俭,贫瘠。
保:养,安。《说文》:“养也。”《周礼•天官》:“以八统诏王驭万民,五曰保庸。”《注》:“保庸,安有功者。”庸通用,保用无用:养民之法,安民之政,弃而不用。
夀亡以嗣:亡:无;嗣:继,后嗣。指媚夫不得长夀,或其后嗣必致夭亡,乃至无继。
天用无保:天以不保媚夫作惩。
殄罚:殄:尽、絶。《说文》:“尽也。一曰绝也。”殄罚:絶灭。此殄罚既可能是人爲,亦可能是天作。其罚民俗谓之絶子絶孙,见周公对谄媚者憎恶之深。
媚夫作爲,人受其祸,国遭其殃,故国亦不宁!周公或有所指!


呜呼!敬哉,监于兹。朕遗父兄眔朕荩臣,夫明尔德,以助余一人忧,毋惟尔身之懔,皆恤尔邦,假余宪。既告汝元德之行,譬如主舟,辅余于险,临余于济。毋作祖考羞哉。
遗,《诗•鸱鴞》疏序:“流传致逹之称。”眔:《广韵》:“目相及”,简注训及。
假:《说文》:“至也。”宪:典范。
元,《左传》文公十八年注:“善也。”
辅,《广雅•释诂二》:“助也。”
临,《说文》:“监临也。”


呜呼,敬哉!监于兹,朕维其及。朕荩臣,夫明尔德以助予一人忧,无维乃身之暴皆卹。尔假予德宪,资告予元。 譬若众畋,常扶予险,乃而予于济。 汝无作!
朕维其及:朕维其事之及,卽有监于上述之利之害,故我述及其事。
荩臣:忠荩之臣,见前注。
夫:语词。明尔德:昭明尔等之美德。予一人:古天子自称,《书•汤诰》:“嗟尔万方有众,明听予一人诰。”如孤家、寡人等。句意爲朕之荩臣当昭明尔等美德与朕分忧。
乃:汝,《书•大禹谟》:“惟乃之休。”《注》:“乃,犹汝也。”暴:《说文》:“晞也。”引申爲烈、燥,过份,酷虐等。句意爲汝等不要寛宥汝身一切粗疏、过度、暴燥、孟浪之行。
假:借,用。德宪:良法美意。
资:凴借,用以。元:大。意爲“尔等凴借我之良法美意,告予国之大猷,政之大端。
畋:猎。众畋:多人一起行猎。
乃而予于济,乃爲接续词,紧接前句,乃至于救我渡河于险。
汝无作:汝无作态,面谀。又作同诅,怨谤,《诗•大雅》:“侯作侯祝。”《经典释文》:“作,本或作诅。”《朱传》:“作,读爲诅。诅祝,怨谤也。”

从上对读,可见简文谬误多多,难以卒读。有明显剿袭后人著作之痕蹟。更爲严重的是,简文改变了书文立意,章法,完全否定周王庭有耈老据屏位,开嘉德之说,则周朝之兴,便无据而立,无辅而成。即不合情理,亦不合历史事实。
书文则截然相反,除有个别脱误,皆文从字顺,语言畅逹,条理分明,逻辑性强。前述周因有耇老据屏位,,旁求元圣武夫,起隠逸、任贤能,故能龙兴周原,由小而大,由偏居一隅之殷室藩国,成爲天下共主,中央朝廷。说明任贤用能之重要,臣下尽心辅助朝廷之善果。转而引用前典,痛陈末世君臣,弗见先王之明刑,婿学于非彝,君以昏求臣,臣以谄事君,逢君之恶,谀君之劣,专擅朝廷,排斥正人,惟得是务。投黎庶于水火,陷国家于动乱。再以畋猎作譬,以骄养之犬逐禽,犹不克有获,以骄惰慵懒之佞臣、谗臣辅国,必命用迷乱,狱用无成。民不安,国不宁,谄佞之臣亦必遭天弃,夀不永,家不保,业不继,子孙不昌。末段收结一篇,谨敬啊,有鑑于兹,我才说上面一席话,朕之忠荩之臣,须修明汝等德行,凭借我立之良法,时时明告我国事大端,譬如畋猎,时时扶助我脱离险境,乃至助我济渡滔滔激流。不可面谀,背后怨谤。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