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評清華簡皇門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15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6-06-25 23:05    发表主题: 評清華簡皇門 引用并回复

評清華簡皇門

何按:清華簡《皇門》說明稱:“簡本相對而言文通字順,顯然優于今本,可用以澄清今本的許多錯誤。”下愚讀了幾遍,不僅未發現其優于今本之處,倒發現其不少謬誤,實今之低手人剽竊剿襲前人之作而成。今將簡文與《書》文列出,分句注,評,以見優劣。簡注多錄清華簡注原文,其未注者,略作補充。《書》文主要參考黃懷信教授等《逸周書彙校集注》作注。

簡文《皇門》
惟正[月]庚午,公格在庫門。公若曰:嗚呼!朕寡邑小邦,蔑有耆耇慮事屏朕位。肆朕沖人非敢不用明刑,惟莫開余嘉德之說。今我譬小于大,我聞昔在二有國之哲王則不恐于恤,廼惟大門宗子邇臣,懋揚嘉德,迄有寶,以助厥辟,勤恤王邦王家。廼旁求選擇元武聖夫,羞于王所。自釐臣至于有分私子,苟克有諒,無不懔達,獻言在王所。是人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監,多憲政命,用克和有成,王用能承天之魯命。百姓萬民用無不擾比在王廷。先王用有勸,以賓佑于上。是人斯既助厥辟勤勞王邦王家。先神祇復式用休,俾服在厥家。王邦用寧,小民用假能稼穡,并祀天神,戎兵以能興,軍用多實。王用能奄有四鄰,遠土丕承,子孫用末被先王之耿光。至于厥後嗣立王,廼弗肯用先王之明刑,乃維急急胥驅胥教于非彝。以家相厥室,弗恤王邦王家,維媮德用,以問求于王臣,弗畏不祥,不肯惠聽無罪之辭,乃惟不順是治。
我王訪良言於是人,斯乃非休德以應,乃維詐詬以答,俾王之無依無助。譬如戎夫,驕用從禽,其猶克有獲?是人斯廼讒賊◻◻,以不利厥辟厥邦。譬如梏夫之有媢妻,曰‘余獨服在寢’,以自落厥家。媢夫有邇無遠,乃弇蓋善夫,善夫莫達在王所。乃惟有奉疑夫,是揚是繩,是以爲上,是授司事師長。政用迷亂,獄用無成。小民用禱無用祀。天用弗保,媢夫先受殄罰,邦亦不寍。嗚呼!敬哉,監于茲。朕遺父兄眔朕藎臣,夫明爾德,以助余一人憂,毋惟爾身之懔,皆恤爾邦,假余憲。既告汝元德之行,譬如主舟,輔余于險,臨余于濟。毋作祖考羞哉。

《逸周書•皇門解第四十九》
維正月庚午,周公格左閎門會羣門。 曰:嗚呼!下邑小國克有耈老據屏位,建沈人,非不用明刑。 維其開告于予嘉德之说,命我辟王小至于大。我聞在昔有國誓王之不綏于卹。乃維其有大門宗子勢臣,内不茂揚肅德,訖亦有孚,以助厥辟,勤王國王家。乃方求論擇元聖武夫,羞于王所。 其善臣以至于有分私子。 苟克有常,罔不允通,咸獻言在于王所。 人斯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監,明憲朕命,用克和有成,用能承天嘏命。 百姓兆民,用罔不茂在王庭。 先用有勸,永有◻于上下。 人斯既助厥勤勞王家。先人神祗報職用休,俾嗣在厥家。 王國用寧,小人用格,◻能稼穡。咸祀天神,戎兵克慎,軍用克多。王用奄有四鄰,遠土丕承,萬于孫用末被先王之靈光。 至于厥後嗣,弗見先王之明刑,維時及胥學于非夷。 以家相厥室,弗卹王國王家,維德是用。以昏求臣,作威不祥,不屑惠聽,無辜之亂辭是羞于王。 王阜良,乃惟不順之言于是。 人斯乃非維直以應,維作誣以對。俾無依無助。 譬若畋,犬驕用逐禽,其猶不克有獲。 是人斯乃讒賊媢嫉,以不利于厥家國。譬若匹夫之有婚妻,曰予獨服在寢,以自露厥家。 媚夫有邇無遠,乃食蓋善夫,俾莫通在士王所。 乃維有奉狂夫是陽是繩,是以爲上。是授司事于正長。 命用迷亂。獄用無成。 小民率穡,保用無用。夀亡以嗣,天用弗保。 媚夫先受殄罰,國亦不寧。 嗚呼,敬哉! 監于兹,朕維其及。 朕藎臣,夫明爾德以助予一人憂,無維乃身之暴皆卹。爾假予德憲,資告予元。 譬若衆畋,常扶予險,乃而予于濟。 汝無作!

清華簡與《尙書》及《逸周書》相關篇目,無論其簡原有無篇題,其所擬篇題大多與通行本篇題不同,如《書•咸有一德》,簡作《尹誥》,《書•金縢》,簡作《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逸周書《祭公》,簡題作《祭公之顧命》等,惟簡《皇門》篇題與《逸周書》篇題同。同則同也,卻有自摑耳光之嫌。本篇簡文釋讀說明稱:“簡本《皇門》與今本相比有許多歧異,尤爲明顯者如集會地之‘庫門’,今本作‘左閎門’。周制天子五門,庫門外皋門内爲外朝所在,周公組織之集會在此進行甚合理。”
如此說來,清華簡此篇應仿《尹誥》題作《庫門》。好比在天安門發生之事,偏擬題作永定門,清華簡不是要改寫中國歷史嗎?何以明知其錯而不改?釋讀諸公心思,外人不得而知。
清華簡《程寤》:“惟王元祀”,《保訓》:“惟王五十年”,《耆夜》:“武王八年”,《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武王既克殷三年”。可見清華簡涉周之篇,多有紀年。惟此篇及《蔡公》無。何以改其一贯書寫章法?令人費解。
以下前簡文,後書文,有爭議處,給出筆者拙見。


維正[月]庚午,公格在庫門。
簡文脱“月”字,而據今本添“月”。
按:清華主屢稱其簡爲祖本,唯其為尊,此則爲祖本據非祖本增,也算得學界趣事。
庫門:“周制天子五門,自南數爲皋、庫、雉、應、路門。庫門爲第二門,庫門外皋門内爲天子外朝。此句今本作‘周公格左閎門會群門。’孔晁注:‘路寢左門曰皇門,閎,音皇。’”
按:庫門之釋亦有歧義,鄭玄引鄭眾:“鄭司農云‘王有五門,外曰臯門,二曰雉門,三曰庫門,四曰應門,五曰路門。”鄭玄則謂:“雉門,三門也”。則庫門爲二門乃清華簡注所據。孔穎逹正義則曰:“獻命庫門之内,戒百官也;大廟之命,戒百姓也。”又曰:“百姓,王之親也。”據孔注,戒百官,卽外朝,在庫門之内,雉門之外,與簡文異。
簡文:“公格在庫門”卽接“公若曰”。公爲誰?周公雖位處居攝,但其時周之朝堂,還有召公、太公等,《書•金縢》可證。格在庫門做什麽,會使节乎,百官乎,命工匠修葺乎?


维正月庚午,周公格左閎門會羣門。
書文“周公格左閎門會羣門”。書文指明公爲周公,其會見對象爲群門,有主有從,書文敍述完整清楚。
群門二字,解多歧。王念孫、朱右曾等以群門爲群臣之誤。唐大沛、俞樾等不然其說,俞樾引《書•堯典》:“闢四門”及《詩•緇衣》引鄭玄注:“卿士之職,使爲己出政教於天下,四門者,卿士之私朝,在國門。”又引《周官•大司馬》:“職帥以門名。”引鄭注曰:“軍將皆命卿。”俞曰:“古者軍將蓋爲營治於國門,魯有東門、襄仲;宋有桐門、右師,皆上卿爲軍將者。然則此篇所云會群門者,言會集衆卿士也。”
按:俞論諦,門之稱,亦影響後世,如高門,名門、清門、寒門、門第等稱謂,姓有東門、西門等,卽從其開山祖之官閥得姓。文中大門宗子卽群門者。
大門、宗子者,多爲王親,卽孔穎逹所稱之百姓,而大廟之命,戒百姓也。
孔晁註:“路寢左門曰皇門。”《诗•毛傳》:“路寢,正寢也。”《文選•張衡<西京賦>》:“正殿路寢,用朝群辟。”群辟,封國君長。合乎大廟之内戒百姓之說,《書》真而簡僞。簡文作者顯據清王念孫、朱右曾說改閎門爲庫門。


公若曰:嗚呼!朕寡邑小邦,蔑有耆耇慮事屛朕位。
公若曰:公如此說。
按:旣然公格在庫門,緊接當然是公曰,添“公”則贅。
朕:朕在古代,雖帝王與臣下共用,但朕一般只用於個體自稱,而不用作群體稱,此處“朕小邦”,釋成今日語,卽我們小邦,如今人稱我國,實指我們國家。簡文注所引《書•大誥》:“興我小邦周”,《多士》:“非我小國敢弋殷命”,皆用我而不用朕作群體稱。查遍《尙書》,唯《盤庚下》:“嘉績于朕邦”,雖溥天之下,莫非王土,但句中朕亦作群體稱謂,卽我們邦之謂。查遍《書•周書》及《逸周書》,無朕邦、朕邑連文。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語言習慣,“簡”用盤庚時語“朕邦”以述成王時事,剿襲之蹟昭然!
寡邑小邦:寡雖有少、小等意,古國君、臣亦有寡人,寡君、寡臣等謙稱,寡邑之稱,經傳所無。
“朕寡邑小邦”之說,真乃作簡者之昏話。《書》、《逸周書》確有稱周爲小邦、小國者,計有五處,摘如下:
《書•大誥》:“天休於寧王,興我小邦周。”武王崩,殷後武庚與管、蔡等三監叛,成王命周公東征,以此告周庶邦君長及禦事必征之由。所以自稱小邦,商時周爲商外藩,無論其國土及政治地位,皆爲小邦,但天休于寧王(武王),革殷之命。周反爲宗國,已爲大國,何小之有。
《書•多士》:“肆爾多士,非我小國敢弋殷命。”此“周公初於新邑洛,用告商王士。”洛邑初成,周公集殷遺民以王命告之,意在告戒殷遺民,安於此土,勿生妄念。
《逸周書•商誓解四十三:“肆上帝命我小國曰:革商國,肆予明命汝百姓。”“斯小國於有命不易,”爲武王克殷後告殷遺民之詞,以著紂之惡,告周世受天命滅紂之成。
《逸周書•皇門解四十九》“曰:嗚呼!下邑小國,克有耇老,據屏位,建沈人,罔不用明刑。……命我辟王小至于大。”卽本篇之文。
《逸周書•嘗麥解第五十六》:“嘉我小國,小國其命余克長國王。”按:《逸周書•嘗麥解》後人多有質疑,置不論。此處之小國,就殷而論,其前文為:“相在大國,有殷之□辟,自其作□於古,是威厥邑,無類於冀州。”其闕文莊述祖擬作“末”、“亂”。
此五段文字,二出于《書》,三出于《逸周書》,有一共同點,俱說往事,說大國殷之所以滅,小國周之所以興。旣承天命,也預人事。周以小國,奉天之命,革商之鼎,旣勵周之庶士,周以小邦,奉天之命,旣能剪商,則爲天佑,定能克商頑民之亂,以安天下。同時亦有鎮懾殷頑民之意。昔我小國周,奉天之命,能剪大邦商,今我周奄有四鄰遠土,諸侯擁戴,以天下之眾,焉不能克爾小腆殷之頑民?
簡文“朕寡邑小邦”則說今事,對周之群臣說成王之周,此時之周,已奄有四鄰遠土,儼然大國,何來寡邑小邦?
《大誥》:“殷小腆,誕敢紀其敍”,卽以大國自命。周初彝器多有“才(在)宗周”之述,宗周指周之國都,“宗周者,为天下所宗也。”卽周爲宗國,周天子爲天下共主,何小國小邦之有?周成王或或周公在訓誡其群臣時能自稱其爲寡邑小邦?
蔑有:沒有。耆耈:年高德劭之長者。慮事:策劃籌謀。屛:遮護、拱衛。肆:語词。
“蔑有耆耇慮事屛朕位”一語,不僅一竿子打一朝,將周室朝堂所有文臣武將說得一文不值,也與武王之說大相徑庭。《史記•周本紀》武王東觀兵有:“予無知,以先祖有德臣。”《書•泰誓中》:“予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太公望、太顛、散宜生、閎夭、鬻子、辛甲大夫等都是耆耇慮事之輩。成王時至少周公、呂尙猶在朝堂,《大誥》稱:“民獻有十夫,予翼以于。”卽民間賢者至少有十賢人助予以往,平定商邦。何謂周室無人?周公如是說,周室群臣,情何以堪?这一段話,把此篇之文意完全改變了。所以如此,因爲簡文炮製者根本没有把此文讀懂,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魔,又要標新立異,力圖把簡文炮製成“祖本”!


曰:嗚呼!下邑小國克有耈老據屏位,
“曰”直接周公會群門,簡要明晰。
下邑:《春秋•莊公二十八年》“冬,築郿 ”晉杜預注:“郿,魯下邑。”孔穎達疏:“國都為上,邑為下,故云魯下邑。”下邑有小地方,小城市意。此爲謙稱,與小國同。至于此爲漢人避劉邦諱,改邦爲國,純屬臆度,下愚多次說明,此不贅。
克:能,克有:能有,因爲有。與簡“蔑”義相悖。
耇老:年高德劭之賢人。《詩•小雅•南山有台》:“樂只君子,遐不黄耇。”《國語•周語上》:“肅恭明神,而敬事耇老。”亦稱老成人:《漢書•孔光傳》:“《書》曰:無遺耇老。”顏師古注:“言不遺老成之人也。”孔晁注:“賢人也。”
黃懷信教授簡、文對讀之文有:“按:蔑,無;克,能:二者義相反。然則今本‘克’字當誤。”
黃教授此言差矣!黃教授其實也未將此語讀懂。此語追述前事,卽周尙處周原一隅,爲殷藩屬下邑之小國時,因“克有耇老據屛位”,故能成其大。而非言成王之時。若其時無耇老據屛位,何能翦大邦殷?
成王之時有沒有耇老?黃懷信教授以爲沒有,其簡、書對讀之文有“今本作‘克有耇老據屏位’。《尚書•召誥》:‘今衝子嗣,則無遺壽耇。’”
黃教授不是沒有讀過《書•召誥》之注疏,就是有意曲解文意。《召誥》:“今沖子嗣,則無遺壽耇。”孔《傳》:“言成王少嗣位治政。無遺棄老成人之言,欲其法之。”蔡沈《集傳》:“糼沖之主,於老成之臣,尤易疏遠,故召公言,今王以童子嗣位,不可遺棄老臣。”兹充分說明,其時耇老猶在,召公之誥,正說明國有耇老,提醒今王,無棄耇老。
以成王時論,黃說無確證指明散宜生等已死,“民獻有十夫”中之賢無老成者?其時呂尙猶在,呂歷事三朝,所謂三朝元老,沾得一老字!周公、召公也算得耇老,《詩•大雅•行葦》:“曾孫維主,酒醴維醹。酌以大斗,以祈黃耇。”毛傳:“曾孫,成王也。”。證明成王時有貨真價實之耇老!如果這也否定,那就只有請清華簡改寫中國歷史了。
據:占有,處于。屛位:屛藩、護持之官位。黃懷信等《逸周書彚校集注》引潘振:“據,杖持也。屛内,見君之位,在路門外者。” 路門外者,閎門也。
《書•皇門》之文,在勖勉與會者,周雖下邑小國,但能用“元聖武夫”,能“建沈人”,維其開告于予嘉德之說,故能用明刑,弋殷命。走向上一路。其元聖武夫,呂尙等卽是,其所建沈人,閎夭、散宜生等卽是。簡《皇門》用蔑,用莫開等語,用指斥之言,否定朝有贒士,言有嘉德,否定周初政治之建樹,旣與文義相左,亦與事實不合。


肆朕沖人非敢不用明刑,惟莫開余嘉德之說。
肆:語詞。 沖人:年幼之人,年輕人。簡未注。《書•盤庚》:“肆予沖人。”《孔傳》:“沖,童也。”簡文“肆朕沖人”,剝《盤庚》此語,將予换朕而成。據“公若曰”,沖人乃周公自稱。黃懷信教授《皇門校讀》爲證此點,引《逸周書•世俘》,稱“武王亦自稱“予沖(童)子”,其意若曰:武王旣可自稱沖子,周公亦可自稱沖人。
黃教授引喻不倫。《逸周書•世俘解》凡三見“沖子”,皆武王告廟時稱,“時四月旣旁生魄越六日庚戌,武王朝至,燎于周,‘維予沖子綏文(考)’。”“曰:‘維予沖子綏文考,至于沖子’,用牛于天,于稷五百有四”。武王之于文王,或先王,如太王、王季,皆可稱沖子,沖子義同今孩子。沖人義則不同,沖人卽沖齡之人,年輕人,晚輩。《書•金滕》:“昔公勤勞王家,惟予冲人弗及知。”此爲成王對太公望、召公等老舊之臣,亦對周公自稱。周公雖不及武王年高,但與武王年歲亦相去不遠,早非青年,豈可稱沖人,年輕人?所對話者爲大門宗子等群門,必有輩份與周公同或晚于周公者,如子姪輩乃至姪孫輩,能對彼等自稱晚輩?豈非荒天下之大唐!這正是簡文炮製者看了《世俘》等文照葫蘆畫瓢閙出的大笑話。明刑:簡注:“指明顯的刑罰,卽所謂祥刑。”
按:注釋先生也在開玩笑,什麽是明顯的刑法?成文法否?什麽又是不明顯的刑法?不成文法,暗箱操作?成文法未必都是祥刑,不成文法未必都是凶刑。秦法戍卒“失期,法皆斬。”,明顯之法也,陳勝因失期鼓動同行戍卒揭竿而起,卒滅强秦。于秦而言,凶刑也。
惟:惟其,然則。開:開悟,啓迪。簡引陳逢衡《逸周書補注》:“德開者大啓之義”。
非敢不用明刑,卽不敢不用明刑。
惟莫開余嘉德之說:此處惟是轉折詞,有“但是”義。開:開啟。簡注作通,義同。嘉德:美善之德。
句意爲:朕寡邑小邦無高齡碩德籌策謀劃屛護朕位。朕年輕人雖不敢不用明刑,但(無人)啟迪予以嘉德之說。言下之意欲用明刑而不能。


建沈人,非不用明刑。 維其開告于予嘉德之说,
建:樹、立、創。《書•洪範》:“建用皇極。” 沈人,隠于民間,沉淪下僚者。建沈人卽起用沉于下僚,隱于民間之賢人。
非不用明刑,所謂否定之否定,意卽已在用明刑,可能在回答某人之質詢。明刑卽明正之刑,合乎義理之刑。
維:維是,因。其:據屛位之耇老及所建之沈人等。開告:開示,告訴。嘉德:嘉策善德。于:語詞,副詞,予:給,與。《詩•小雅•采菽》:“君子來朝,何錫予之。”《說文》:“予,推予也。”《廣雅》:“予,與也。”予,我,指我們,我朝廷。
按:書文顯爲周公說,與公格在閎門會群門一致。《書》文肯定周有耇老據屛位,并起用有才有德之隱者,如起呂尙于屠肆等,因其“開告于予嘉德之說”而用明刑,開新局。

簡:
今我譬小于大,我聞昔在二有國之哲王則不恐于恤,廼惟大門宗子邇臣,懋揚嘉德,迄有寶,以助厥辟,勤恤王邦王家。
譬:比喻。譬小于大,卽援大國之例,取譬大邦,以見小邦。
按:就今而論,周已奄有四鄰遠土,已是大邦,《大誥》稱“殷小腆”,以大邦自任,何小大之有譬?
二有國:指夏、商二朝。哲王:聰慧賢能君王。不恐于恤:恐有懼、憂等義。恤有憂義,《說文》:“憂也。从心血聲。”
按:簡文添二,有用意焉。若有國哲王爲泛指,則堯、舜、禹、湯皆可入列,何止于二?然對中國歷史斷代,有一些爭議,有人以爲,中國只有商而無夏,國史只能起于商。如是國史只三千七百餘載。加二則從“地下文物”證明夏代之存在,用心亦良苦矣!國史斷代,下愚亦以爲存在夏代,不勞地下出簡。
門,門户。大門,指貴族。大門宗子,卽門子。《周禮•小宗伯》:“其正室皆謂之門子,掌其政令。”鄭注:“正室,適子也,將代父當門者。”邇臣:親近大臣。
懋,《說文》:“勉也。”
寶:“讀爲‘孚’,訓爲信。”
辟:君。


命我辟王小至于大。我聞在昔有國誓王之不綏于卹。乃維其有大門宗子勢臣,内不茂揚肅德,訖亦有孚,以助厥辟,勤王國王家。
命:使。《説文》:“使也。”《書•堯典》:“乃命羲和。”卽乃使羲和。此指天命。小至于大:周由小國成爲大國,由殷藩屬而成天下宗國,西伯武王亦由小邦之君,成天下共主。此乃書文與簡文之根本區别,周雖下邑小國,但有耇老據屛位,能建沈人,用明刑,彼等能開告于予嘉德之說,所謂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故天眷西顧,命我君王小至于大,由諸侯方伯而至海内天子。
誓:誓、哲皆從折得聲,《爾雅•釋言》:“謹也。”《注》:“所以約勤謹戒眾。”《正韻》約信也。王念孫以誓作哲,丁宗洛以誓作戒。解作哲、戒皆通。戒有自警,慎戒之義,勤、謹、慎戒,亦古哲之行。
綏:退卻、規避。《左傳•文十二年》:“秦以勝歸,我何以報,乃皆出戰,交綏。”注“古名退軍爲綏。”又綏:安。《詩•周南》:“福履綏之。”《傳》:“安也。”卹:同恤,此處解作憂患。
不綏于恤:不因憂患卻步不前。亦可解爲不苟安于憂患之時。《書•盤庚》:有“永敬大恤。”此卽“聞在昔有國誓王”之出處,何“二”來?又豈止于二?《易•乾》:“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此之謂也。
勢:《說文》:“盛權力也。”勢臣卽重臣,如呂尙等。按:簡文邇臣,邇臣亦可爲近習之臣。可爲内侍。
内:内中。不:此處同丕,有大、多義。《大雅•文王》:“有周不顯”,《周頌•清廟》:“不顯不承”,皆其例,不顯者大顯也,周已成大也。茂:古同懋,勉。肅:清慎、嚴正。句意爲:内多茂揚清嚴之德。“内”字廬文弨校改作罔,亦通,但“罔不”面似太大,如管、蔡、霍、武庚之徒,亦在宗子之列,卻是叛臣。
訖:《說文》:“訖,止也。”,同迄。
孚:信。
厥辟:其王。
按:簡文與書文于此有一大分歧,簡“譬小于大”,就今說話取義,書“命我辟王小至于大”就得天下取義。就說話取義,于理不通。治國之道,大小皆同其理,如出師表所論:“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小、大何殊?周公會群門時,周已奄有天下,已成大邦,非“我小邦周敢弋殷命”之時。
又簡文“昔在”,與書文“在昔”語氣、語義上亦有差。例言之,“在過去,張三去了東北”。說成“過去在張三去了東北。”則不順,必須加一時間副詞,如後,語義始完整。關于此,可參看黃懷信教授《皇門》校注。
“我聞在昔有國誓王”,在今成王亦“有國”之王,“勤王國王家”,正與之呼應,何“邦”改“國”之有?

簡:
廼旁求選擇元武聖夫,羞于王所。自釐臣至于有分私子,苟克有諒,無不懔達,獻言在王所。
旁:《說文》:“溥也。”元武聖夫:卽指“元聖武夫”。元武一語,亦見《殷周金文集成•曾伯簠》:“元武孔黹。”
釐,《書•堯典》傳:“治也。”釐臣:治國大臣。
諒:《說文》:“諒,信也。”
懔:《廣雅•釋詁一》:“敬也。”

書:
乃方求論擇元聖武夫,羞于王所。其善臣以至于有分私子,苟克有常,罔不允通,咸獻言在于王所。
方:通旁:廣泛,普遍,《書•益稷》:“方施象刑惟明。”論擇:討論選擇。孔安國《尚書序》:“討論典墳。”論亦通掄。掄:《說文》:“擇也。”《國語•齊語》:“權節其用,論比協材。”《管子•五輔》:“論賢人,用有能,而民可使治。”擇擇義重,以論人而擇爲是。元聖:大聖人。《書•湯誥》:“聿求元聖,與之戮力。”孔傳:“大聖陳力,謂伊尹。”元聖一詞,援用至今,宋祥符中封孔子爲元聖,至清爲避玄曄諱,始改稱至聖。武夫:勇武之夫。《詩•周南•兔置》:“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莊述祖云:“元聖可以爲公卿,武夫可以爲將帥者。”
按:元聖武夫,歷代沿用,明白易解,且元聖一詞,始見《湯誥》,比清華簡所稱入土時間,早千餘年。聖夫一詞,歷代所無,元武聖夫一詞,不知何解,大武聖夫乎?武聖人乎?關羽也,文武兼具之夫乎,周公瑾也。卽清華簡釋讀,亦以同“元聖武夫”相搪塞。不僅生造詞頭,而且反映了一種剿襲心態。
羞:《說文》:“羞,進獻也。從羊,羊所進也。”
善臣:良臣。陳逢衡云:“善臣卽藎臣也。分,分土也。有分私子,謂有采邑之庶孽。”陳釋得其要。藎臣,《詩•大雅•文王》:“王之藎臣,無念爾祖。”朱熹集傳:“藎,進也,言其忠愛之篤,進進無已也。”
常:倫常,常行,常道。《詩•周頌•思文》:“陳常于時夏。”《朱傳》:“謂君臣父子之常道。”
允;《說文》:“允,信也。”《書•堯典》:“允釐百工。”孔注:“允,信。釐,治。工,官。”信同伸,《易•繫辭》:“往者,屈也。來者,信也。”伸者舒也,理也。《毛氏》曰:“古惟申字,後加人以别之。”
通:《說文》:“達也。”伸通卽亨通,官路暢逹,爲王家用。莊述祖釋允通爲進逹,義同。
按:簡文前“苟克有諒”,諒訓信,後句不能再用“信”,故作“無不懔達”,懔訓敬。有明顯剿襲書文痕蹟。從簡文看,意在逹言,“無不懔達,獻言在王所”,二句直接相接,故其敬逹者,言也。書文意則爲,論擇元聖武夫,拔其有常者爲資政,爲干城,爲朝官,使之加官進爵,罔不允通,咸獻言在王所。
黃懷信教授以爲書文末句因前句有罔不,“咸”與“于”均後人所加,未諦。既罔不允通,無不“官運亨通”,則必加“咸”,所提拔者皆盡忠職守,建言獻策,說明朝廷慧眼識英,所舉得人。于爲語助,古今人多可用或不用,如“你的問題在于……”亦可說成“你的問題在……”,本篇書文用“于”近二十處,爲作者寫作習慣,如本句“羞于王所”,可說成“羞王所”,卽“薦王所”。“以不利于厥家國”,亦可說“以不利厥家國”。雖語氣略不同,不害其意。


是人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監,多憲政命,用克和有成,王用能承天之魯命。百姓萬民用無不擾比在王廷。
是人:猶人人。敷:布。
憲:效法。《詩•崧高》:“文武是憲”。
按:簡文“王用有鑑,多憲政命”,依注,則是王多效法政命。效法誰之政命?大門宗子乎?諸侯乎?周爲宗國,其時處在上升期,成王爲明君,周公爲賢輔,開成康盛世先聲,政命當由周朝廷出。釋憲爲效法不當。
魯:訓嘉。《史記•周本紀》:“魯天子之命。”《魯世家》作:“嘉天子之命。”
擾:《書•皋陶謨》傳:“順也。” 比:《爾雅•釋詁》:“輔也。”

書:
人斯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監,明憲朕命,用克和有成,用能承天嘏命。百姓兆民,用罔不茂在王庭。
人斯:人等,人人,指上述元聖武夫等。斯爲語詞,《詩•小雅》:“鹿斯之奔。”《疏》:“此鹿斯……柳斯,斯皆辭也。”是助:此助,實助、則助。恭:奉,《書•甘誓》:“今予惟恭行天之罰。”《傳》:“恭,奉也。”明祀:盛大祭祀,《左傳•僖二十一年》:“崇明祀,保小寡,周禮也。”杜預註:“明祀,大皥有濟之祀。”“國之大事,維祀與戎”此之謂也。
敷:施。《書•臯陶謨》:“翕受敷施。”《傳》:“以布施政敎。”敷明刑卽施明刑。
用:以,因之。此種用法,楚辭中亦多見。監:通鍳,準則。《書•酒誥》:“人無于水監,當于民監。”
憲:古懸法示人曰憲,《周禮•天官•小宰》:“憲禁于王宮。”《注》:“憲謂表縣之,”句意爲王因之有了準則,明示我製定之法令。明憲朕命,卽明示我(周公)命令。其時周公輔國,代王行政,故如是說。
嘏:大,遠。《爾雅•釋詁》:“嘏,大也。”《說文》:“大遠也。”
莊述祖云:“監,視。憲,法。訓,順。嘏,大也。王又視明法順命,用是能上下和以有成,用定能承天大命。”
茂:美、勉。《詩•大雅》:“種之黃茂。”《註》:“茂,美也。”《爾雅•釋詁》:“茂,勉也。”朱右曾云:“惟能相勸勉,故孚于上天下地。”


先王用有勸,以賓佑于上。是人斯既助厥辟勤勞王邦王家。先神祇復式用休,俾服在厥家。
先王:先于王乎,王之先王乎?先王用有勸,黃懷信教授以爲其不辭,是。黃以爲“先”當如王引之說,疑作克。簡文則成“克王用有勸”,是何物語?且簡與書皆將克錯成先,有如此之巧?或則,簡文之“祖本”錯乎?或簡文、書文俱抄自同一有錯祖本乎?如是簡文何優之有,何先之有?何祖之有?或者簡文抄自書文乎?亦,嗚呼!
賓:導。佑:輔佑,佑助。上:王。旣先王用有勸,誰賓佑于上?王乎?
是人斯:義與前同。辟:君。
按:此句與前“以助厥辟,勤恤王邦王家。”義同,與前句“以賓佑于上”義重。
簡注稱:“此句今本作:‘人斯既助厥勤勞王家’,唐大沛注:‘厥下疑脱辟字,上云助厥辟勤王國王家,此宜當然’。說與簡文合。”
按:簡抄唐大沛說,明矣!
先神祇:簡未注。先神祇是何物語?先前之神祗?與今神祗有何干系?置今神祗于何地?當如書文作“先人神祇”。復:報答。《左傳》定公四年注:“報也。”式:語助。
服:《說文》:“用也。”《廣雅•釋詁二》:“任也。”


先用有勸,永有◻于上下。人斯既助厥勤勞王家。先人神祗報職用休,俾嗣在厥家。
先:王引之曰:“先……疑克字之誤,克用有勸者,克用有勸于群臣也,《多方》曰:‘明德慎罰,亦克用勸;要囚殄戮多罪,亦克用勸,開釋無辜,亦克用勸。’文義並與此同。上文曰‘用克和有成’,下文曰‘戎兵克慎,軍用克多‘亦與此克字同義。”王說是。勸:奬勉。
◻處缺字,丁宗洛認爲當作孚。
上、下:上指王庭,下指黎庶。卽永得上下信任。釋上爲天則迂。
人斯:斯爲語詞,卽人等。旣助,已助。厥,指大門宗子勢臣等。因其克用有勸,信于上下,故人皆助其勤勞王家。前是大門宗子勢臣助其辟王,此是衆人助大門宗子勢臣勤勞王家。“厥”未必是邦國封君,不加辟是,唐大沛未明此義。簡文照唐大沛注加辟,自供剿襲!
先人:指先人在天之靈。報:報償,報答,酬勞。職:職事,職司。休:美。
俾:使。嗣:嗣位,繼業。意爲使其承祖宗家業,襲祖宗爵位。


王邦用寧,小民用叚能稼穡,并祀天神,戎兵以能興,軍用多實。王用能奄有四鄰,遠土丕承,子孫用末被先王之耿光。
叚:讀假,《爾雅•釋詁》:“大也。” 稼穑:耕、收。叚能稼穑:大大地能稼穑?
興:興起。
實:軍實,《左傳•隠公五年注》卽:“車徒、器械及所獲也。”
奄:擁有。
承:順承。按:遠土丕承:遠土大順,亦造簡家自語也。
末:終。 耿:《說文》引杜林云:“光也。”《書•立政》:“以覲文王之耿光。”


王國用寧,小人用格,◻能稼穡。咸祀天神,戎兵克慎,軍用克多。王用奄有四鄰遠土,丕承萬子孫,用末被先王之靈光。
小人:小民,細民。格:法式、格制、規則。
◻,莊補“家”,朱補“爰”,陳逢衡疑是“用”。竊以爲陳逢衡之補合于本篇文氣,近之。
咸:潘振以爲“咸”作“感”,亦通。但國以寧,人以格,能稼穑,皆天與神所賜,故受益者皆祀天神,以感厚恩。所謂神道設教,不必旁訓。
戎兵:此處指兵士,军隊。 克慎:訓練有素,時刻戒備。
軍用:器械糧秣。
遠土:遥遠之土,荒服之地。陳逢衡曰:“用寧用格,安上全下也;克慎克多,有備無患也。”
按:王用奄有四鄰遠土,四鄰不遠,遠土非鄰,句文從字順意密,較簡文高出多多。
丕:大。承:朱右曾訓承爲繼,也通。萬子孫:衆多子孫,萬世子孫,二義兼具。句意爲周之國脈爲萬世子孫所繼承。
末:終,《書•立政》:“我則末惟成德之彥。”靈光:福澤,《前漢書•晁錯傳》:“五帝神聖……德澤滿天下,靈光施四海。”


至于厥後嗣立王,廼弗肯用先王之明刑,乃維急急胥驅胥教于非彝。以家相厥室,弗恤王邦王家,維媮德用。
立王:在位君王,《書•無逸》:“自時厥後,立王生則逸。”
按:簡文此句,有抄襲《書•無逸》此句痕迹,且只對“立王”說。若然,則胥驅胥教于非彝則無稽。
胥:《爾雅•釋詁》:“相也。”驅:驅使。教:教唆。非彝:非法。
媮:《說文》:“巧黠也。”《左傳》襄公三十年注:“薄也。”于鬯注以爲“不美之義。”
句以立王爲主語,則誰以家相厥室?誰弗恤王邦王家?


至于厥後嗣,弗見先王之明刑,維時及胥學于非夷。以家相厥室,弗卹王國王家,維德是用。
厥:其,王及大門宗子、勢臣等。
按:簡作者似乎總忘記此篇是周公對“群門”說話,總以爲是周公對王說話。弗見先王之明刑者,既有王,亦有群門之宗子。周公之言指君上及臣下。
維時:維其時,時刻,維是。及:《說文》:“逮也。從又從人。”故及有急,跟,汲汲于義。按:黃懷信教授等集諸家注,或作乃,未得其要,若是,“維時胥學于非夷”可也。加“乃”則義重;或作反,差强人意。皆不如“及”見厥後嗣跟着學于非夷之急不及待。胥:相、皆。《詩•小雅》:“君子樂胥。”《傳》:“胥,皆也。”夷,夷同彝,彝:彝倫,正道,常法。《書•洪範:“惟天陰騭下民,相協厥居,我不知其彜倫攸敘。”非夷:非正道,非常法。《書•康誥》:“勿用非謀非彜。”孔傳:“勿用非善謀、非常法。”用“胥”,正說明其相煽相學于非彝。
簡文有明顯剿襲書文此句之痕蹟。
按:孫詒讓釋“非夷”二字,引《書•洛誥》“女非民彝”而云:“《書》僞孔傳訓棐並爲輔,非是。”《書•洛告》:“乃惟孺子,頒朕不暇,聽朕教汝于棐民彜。”《孔傳》:“我為政常若不暇,汝為小子當分取我之不暇而行之,聽我教汝於輔民之常而用之。”若將棐釋作非,則棐民彝成非民彝,卽否定民之常倫常行!周公還是周公,成王還是成王?
家相:家臣。闕室:其家室,不必是妻妾。《禮記•曲禮下》:“士不名家相、長妾。”孔穎達疏:“家相謂助知家事者也;長妾,妾之有子者也。士不得呼此二等人名也。”此句當如此斷讀:“以家相、厥室,弗恤王國王家,維德是用。”德者得也,《老子•四十九章》:“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墨子•節用上》:“是故用財不費,民德不勞。”維德是求者,維利是圖者也。“德”古本中性詞,無所謂褒貶。如明德、仁德、惡德、凶德等。簡文明顯爲剿襲于鬯注文,而妄加媮字,冠上加冠矣!照簡文章法,此句當作维媮德是用,此段末句“乃惟不順是治”爲其句例。“維媮德用”,屑足適履!
按:從此句看,周公之言,雖批評前代之大門宗子,實借古喻今,影射其時大門宗子中亦有與其家臣不恤王國王家,而唯得是務者。其管、蔡、霍之倫乎?


以問求于王臣,弗畏不祥,不肯惠聽無罪之辭,乃惟不順是治。我王訪良言於是人,斯乃非休德以應,乃維詐詬以答,俾王之無依無助。
按:“以問求于王臣”,語意不明,誰“問求”?王乎,臣乎?大門宗子乎?問道乎,問責乎,問天下事乎?問王、臣乎?若王問,則四字“王問于臣”足矣!
不祥:不善。按:“弗畏不祥”,誰弗畏不祥?與前“問求于王臣”何干?
惠:《禮記•表記》注:“善也。”此句今本作:“不屑惠聽”,盧文弨校:“‘不屑’疑‘不肯’之訛,簡文證其說是。”
訪:諮詢,《書•洪範》:“王訪于箕子。”
休德:美德。《管子•小匡》:“休德維順,端愨以待時使。”
詬:《廣韻•侯韻》訓爲“巧言”。詐詬,指欺詐。


以昏求臣,作威不祥,不屑惠聽,無辜之亂辭是羞于王。
王阜良,用爲不惠之言于是。人斯乃非惟直以應,惟作誣以對。俾無依無助。
以昏求臣,昏:昏德,昏亂之德行。《書•仲虺之誥》:“有夏昏德,民墜塗炭。”孔傳:“夏桀昏亂,不恤下民。民之危險若陷泥墜火,無救之者。”此句及王。
作威:以高壓虐民。不祥:不善。也意味擅作威福,國運不昌,朝堂不祥,人人自危。
不屑:輕視。不屑惠聽:不屑于傾聽臣下之枉,民生之苦,人禍天災之虐,不屑惠聽下情。朝堂之議,何止刑獄?何止無罪之辭?簡文之義偏狹!又盧文弨校《逸周書》以爲不屑當作不肯,以昏求臣,作威不祥,正不屑惠聽之注腳,簡文亦作不肯,抄盧校之蹟彰。
辜:必,《前漢書•律曆誌》:“六律,姑洗。洗,絜也。言陽氣洗物辜絜之也。”《註》:“辜絜,必使之絜也。”無辜:不必,不經。
由于王不屑惠聽,故無據之言,不經之論,諂媚之詞屢薦于王。
按:此一段就後代之王說,尤其對桀、紂言。
阜:多,《詩•小雅》:“爾殽即阜。”《傳》:“阜,猶多也。”良:率直。《論語》:“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朱註》:“良,易直也。”王阜良:卽王多“率直”,意爲王處深宮,涉世不深,見聞不廣,往往未經深思熟慮,想說什麽就說什麽。尤指少年之王。
不惠:惠同慧,不惠卽不慧,不明、不智。《列子•湯問》:“甚矣,汝之不惠!”王涉世不深,見聞不廣,或有不惠之言。于是:于此,于朝堂。
人斯:庭臣,近習。惟直:惟正直。意爲相關臣僚不是正直告王所言之是非。
誣:欺詐誣枉。句意爲以欺詐誣枉之言迎合王意,順澤王非。
俾:使。意爲使(王)無所依靠,無所襄助,不能作正確抉擇。


譬如戎夫,驕用從禽,其猶克有獲?是人斯廼讒賊◻◻,以不利厥辟厥邦。譬如梏夫之有媢妻,曰‘余獨服在寢’,以自落厥家。媢夫有邇無遠,乃弇蓋善夫,善夫莫達在王所。乃惟有奉疑夫,是揚是繩,是以爲上,是授司事師長。政用迷亂,獄用無成。小民用禱無用祀。天用弗保,媢夫先受殄罰,邦亦不寍。
禽,卽“擒”。 從:逐。《齊風•還》:“並驅從兩肩兮”,《毛傳》:“從,逐也。”
按:戎夫卽武夫,戰士。戎夫非逐禽者。此句簡無說。簡釋禽爲擒,則“驕用逐擒”,逐何物?擒何物?人乎?禽乎?經典無此類語。又旣然驕用從禽,其猶克有獲,後面之言,豈非多餘?雖然打個問號,不過今人之障眼法?古人當說其猶有獲乎?
讒賊:謗誣殘害善良。《詩•陳風•防有鵲巢序》:“《防有鵲巢,憂讒賊也。”孔穎達疏:“憂讒賊者,謂作者憂讒人,謂為讒以賊害於人也。”
簡文句末缺二字,稱“今本作‘媢嫉’”。亦以今本補祖本也!
梏:直。《爾雅•釋詁》:“梏,直也。”亦有受約束義。媢:姤嫉。《大學》:“媢嫉以惡之。”《書•秦誓》作冒疾。
落:廢。《莊子•天地》釋文:“猶廢也。”
媢夫:易妒嫉的小人。
弇讀爲“掩”,掩蓋阻攔。
疑:疑嫉。
揚:顯揚,《禮記•中庸》:“隱惡而揚善。” 繩:譽也。
師長:指官職。
迷亂:無序。
禱,《說文》:“告事求福也。”祀《左傳》文公二年曰:“祀,國之大事也。”


譬若畋,犬驕用逐禽,其猶不克有獲。是人斯乃讒賊媢嫉,以不利于厥家國。譬若匹夫之有婚妻,曰予獨服在寢,以自露厥家。媚夫有邇無遠,乃食蓋善夫,俾莫通在士王所。乃維有奉狂夫是陽是繩,是以爲上,是授司事于正長。命用迷亂。獄用無成。 小民率穡,保用無用。夀亡以嗣,天用弗保。媚夫先受殄罰,國亦不寧。
畋:田獵。
犬:獵犬,犬驕:此處驕同嬌,謂驕養。斷讀爲犬,驕用。亦通。驕用:憐愛、顧惜,用而又恐其遭遇險隘,不勝其力。
不克:不能。用驕養之犬逐獵禽獸,猶不能有穫。
是人:驕養驕用之人。必至讒賊媢嫉。朱右曾曰:媢、嫉皆妒也。
厥家國:厥家厥國省。董仲舒《春秋繁露•竹林》:“自是後,頃公恐懼,不聽聲樂,不飲酒食肉,內愛百姓,問疾吊喪,外敬諸侯……家國安寧。”
婚妻:有婚方有妻,有妻固有婚,加婚則贅,古婚同昏,《白虎通•嫁娶》:“婚者,昏時行禮,故曰婚。”故婚妻者昏妻也,悍妒驕縱媚惑之妻也。
曰:當是昏妻之曰。獨服在寢:專寵。
自露厥家:自炫其在家中之地位,以喻諂佞之臣在朝擅權專政,自鳴得意之態。
媚夫:諂媚之夫,佞幸之臣,不必旁訓媚爲媢,諂媚之夫必然媢嫉。諸家注皆增字改字臆度,維陳逢衡得之。有邇無遠:有家無國,有眼前利害而不計長遠禍福。無政治長才。
食:食邑、食祿。蓋:勝,超過。《莊子•應帝王》:“功蓋天下。”其食祿、權力皆大于善夫。
通:逹。士:官總稱。《書•立政》:“庶常吉士。”《禮•王制》:“天子之元士,諸侯之上士,中士,下士。”在士:在官在朝之士,“卽朝官。在”古彝器多作才,故在士亦作才士。通:通逹,逹言獻策,晉升。謂媚夫遮斷朝士進身之階,逹言之所。
奉:獻、舉、擁載。狂夫:妄誕之人。陳逢衡曰:狂夫與媚夫相類。所謂人以群分。陽:舉;繩:譽。卽舉、譽妄誕之人。
上:上等,高官。意卽賢人遣退,佞幸在朝。
正長:官之長。正:《左傳•隱六年》:“翼九宗五正。”《杜註》:“五正,五官之長。”丁嘉葆曰:“正,大夫也;長,一職之長。” 卽授媢嫉狂誕之人爲朝大夫,爲一司之長。
命:使,令。《說文》:“使也。”《玉篇》:“敎令也。”《書•大禹謨》:“文命敷於四海。”《傳》:“言其外布文德敎命。”佞幸之命,必然迷亂國政。
獄:刑獄。無成:無成效,無善果。
率穑:率:皆;穑通啬,儉,貧瘠。
保:養,安。《說文》:“養也。”《周禮•天官》:“以八統詔王馭萬民,五曰保庸。”《註》:“保庸,安有功者。”庸通用,保用無用:養民之法,安民之政,棄而不用。
夀亡以嗣:亡:無;嗣:繼,後嗣。指媚夫不得長夀,或其後嗣必致夭亡,乃至無繼。
天用無保:天以不保媚夫作惩。
殄罰:殄:盡、絶。《說文》:“盡也。一曰絕也。”殄罰:絶滅。此殄罰既可能是人爲,亦可能是天作。其罰民俗謂之絶子絶孫,見周公對諂媚者憎惡之深。
媚夫作爲,人受其禍,國遭其殃,故國亦不寧!周公或有所指!


嗚呼!敬哉,監于茲。朕遺父兄眔朕藎臣,夫明爾德,以助余一人憂,毋惟爾身之懔,皆恤爾邦,假余憲。既告汝元德之行,譬如主舟,輔余于險,臨余于濟。毋作祖考羞哉。
遺,《詩•鴟鴞》疏序:“流傳致逹之稱。”眔:《廣韻》:“目相及”,簡注訓及。
假:《說文》:“至也。”憲:典範。
元,《左傳》文公十八年注:“善也。”
輔,《廣雅•釋詁二》:“助也。”
臨,《說文》:“監臨也。”


嗚呼,敬哉!監于兹,朕維其及。朕藎臣,夫明爾德以助予一人憂,無維乃身之暴皆卹。爾假予德憲,資告予元。 譬若衆畋,常扶予險,乃而予于濟。 汝無作!
朕維其及:朕維其事之及,卽有監于上述之利之害,故我述及其事。
藎臣:忠藎之臣,見前注。
夫:語詞。明爾德:昭明爾等之美德。予一人:古天子自稱,《書•湯誥》:“嗟爾萬方有眾,明聽予一人誥。”如孤家、寡人等。句意爲朕之藎臣當昭明爾等美德與朕分憂。
乃:汝,《書•大禹謨》:“惟乃之休。”《注》:“乃,猶汝也。”暴:《說文》:“晞也。”引申爲烈、燥,過份,酷虐等。句意爲汝等不要寛宥汝身一切粗疏、過度、暴燥、孟浪之行。
假:借,用。德憲:良法美意。
資:凴借,用以。元:大。意爲“爾等凴借我之良法美意,告予國之大猷,政之大端。
畋:獵。衆畋:多人一起行獵。
乃而予于濟,乃爲接續詞,緊接前句,乃至于救我渡河于險。
汝無作:汝無作態,面諛。又作同詛,怨謗,《詩•大雅》:“侯作侯祝。”《經典釋文》:“作,本或作詛。”《朱傳》:“作,讀爲詛。詛祝,怨謗也。”

從上對讀,可見簡文謬誤多多,難以卒讀。有明顯剿襲後人著作之痕蹟。更爲嚴重的是,簡文改變了書文立意,章法,完全否定周王庭有耈老據屏位,開嘉德之說,則周朝之興,便無據而立,無輔而成。旣不合情理,亦不合歷史事實。
書文則截然相反,除有個别脱誤,皆文從字順,語言暢逹,條理分明,邏輯性强。前述周因有耇老據屛位,,旁求元聖武夫,起隠逸、任賢能,故能龍興周原,由小而大,由偏居一隅之殷室藩國,成爲天下共主,中央朝廷。說明任賢用能之重要,臣下盡心輔助朝廷之善果。轉而引用前典,痛陳末世君臣,弗見先王之明刑,胥學于非彝,君以昏求臣,臣以諂事君,逢君之惡,諛君之劣,專擅朝廷,排斥正人,惟得是務。投黎庶于水火,陷國家于動亂。再以畋獵作譬,以驕養之犬逐禽,猶不克有獲,以驕惰慵懶之佞臣、讒臣輔國,必命用迷亂,獄用無成。民不安,國不寧,諂佞之臣亦必遭天棄,夀不永,家不保,業不繼,子孫不昌。末段收結一篇,謹敬啊,有鑑于兹,我才說上面一席話,朕之忠藎之臣,須修明汝等德行,憑借我立之良法,時時明告我國事大端,譬如畋獵,時時扶助我脱離險境,乃至助我濟渡滔滔激流。不可面諛,背後怨謗。



是人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監,多憲政命,用克和有成,王用能承天之魯命。百姓萬民用無不擾比在王廷。
是人:猶人人。敷:布。
憲:效法。《詩•崧高》:“文武是憲”。
按:簡文“王用有鑑,多憲政命”,依注,則是王多效法政命。效法誰之政命?大門宗子乎?諸侯乎?周爲宗國,其時處在上升期,成王爲明君,周公爲賢輔,開成康盛世先聲,政命當由周朝廷出。釋憲爲效法不當。
魯:訓嘉。《史記•周本紀》:“魯天子之命。”《魯世家》作:“嘉天子之命。”
擾:《書•皋陶謨》傳:“順也。” 比:《爾雅•釋詁》:“輔也。”

書:
人斯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監,明憲朕命,用克和有成,用能承天嘏命。百姓兆民,用罔不茂在王庭。
人斯:人等,人人,指上述元聖武夫等。斯爲語詞,《詩•小雅》:“鹿斯之奔。”《疏》:“此鹿斯……柳斯,斯皆辭也。”是助:此助,實助、則助。恭:奉,《書•甘誓》:“今予惟恭行天之罰。”《傳》:“恭,奉也。”明祀:盛大祭祀,《左傳•僖二十一年》:“崇明祀,保小寡,周禮也。”杜預註:“明祀,大皥有濟之祀。”“國之大事,維祀與戎”此之謂也。
敷:施。《書•臯陶謨》:“翕受敷施。”《傳》:“以布施政敎。”敷明刑卽施明刑。
用:以,因之。此種用法,楚辭中亦多見。監:通鍳,準則。《書•酒誥》:“人無于水監,當于民監。”
憲:古懸法示人曰憲,《周禮•天官•小宰》:“憲禁于王宮。”《注》:“憲謂表縣之,”句意爲王因之有了準則,明示我製定之法令。明憲朕命,卽明示我(周公)命令。其時周公輔國,代王行政,故如是說。
嘏:大,遠。《爾雅•釋詁》:“嘏,大也。”《說文》:“大遠也。”
莊述祖云:“監,視。憲,法。訓,順。嘏,大也。王又視明法順命,用是能上下和以有成,用定能承天大命。”
茂:美、勉。《詩•大雅》:“種之黃茂。”《註》:“茂,美也。”《爾雅•釋詁》:“茂,勉也。”朱右曾云:“惟能相勸勉,故孚于上天下地。”


先王用有勸,以賓佑于上。是人斯既助厥辟勤勞王邦王家。先神祇復式用休,俾服在厥家。
先王:先于王乎,王之先王乎?先王用有勸,黃懷信教授以爲其不辭,是。黃以爲“先”當如王引之說,疑作克。簡文則成“克王用有勸”,是何物語?且簡與書皆將克錯成先,有如此之巧?或則,簡文之“祖本”錯乎?或簡文、書文俱抄自同一有錯祖本乎?如是簡文何優之有,何先之有?何祖之有?或者簡文抄自書文乎?亦,嗚呼!
賓:導。佑:輔佑,佑助。上:王。旣先王用有勸,誰賓佑于上?王乎?
是人斯:義與前同。辟:君。
按:此句與前“以助厥辟,勤恤王邦王家。”義同,與前句“以賓佑于上”義重。
簡注稱:“此句今本作:‘人斯既助厥勤勞王家’,唐大沛注:‘厥下疑脱辟字,上云助厥辟勤王國王家,此宜當然’。說與簡文合。”
按:簡抄唐大沛說,明矣!
先神祇:簡未注。先神祇是何物語?先前之神祗?與今神祗有何干系?置今神祗于何地?當如書文作“先人神祇”。復:報答。《左傳》定公四年注:“報也。”式:語助。
服:《說文》:“用也。”《廣雅•釋詁二》:“任也。”


先用有勸,永有◻于上下。人斯既助厥勤勞王家。先人神祗報職用休,俾嗣在厥家。
先:王引之曰:“先……疑克字之誤,克用有勸者,克用有勸于群臣也,《多方》曰:‘明德慎罰,亦克用勸;要囚殄戮多罪,亦克用勸,開釋無辜,亦克用勸。’文義並與此同。上文曰‘用克和有成’,下文曰‘戎兵克慎,軍用克多‘亦與此克字同義。”王說是。勸:奬勉。
◻處缺字,丁宗洛認爲當作孚。
上、下:上指王庭,下指黎庶。卽永得上下信任。釋上爲天則迂。
人斯:斯爲語詞,卽人等。旣助,已助。厥,指大門宗子勢臣等。因其克用有勸,信于上下,故人皆助其勤勞王家。前是大門宗子勢臣助其辟王,此是衆人助大門宗子勢臣勤勞王家。“厥”未必是邦國封君,不加辟是,唐大沛未明此義。簡文照唐大沛注加辟,自供剿襲!
先人:指先人在天之靈。報:報償,報答,酬勞。職:職事,職司。休:美。
俾:使。嗣:嗣位,繼業。意爲使其承祖宗家業,襲祖宗爵位。


王邦用寧,小民用叚能稼穡,并祀天神,戎兵以能興,軍用多實。王用能奄有四鄰,遠土丕承,子孫用末被先王之耿光。
叚:讀假,《爾雅•釋詁》:“大也。” 稼穑:耕、收。叚能稼穑:大大地能稼穑?
興:興起。
實:軍實,《左傳•隠公五年注》卽:“車徒、器械及所獲也。”
奄:擁有。
承:順承。按:遠土丕承:遠土大順,亦造簡家自語也。
末:終。 耿:《說文》引杜林云:“光也。”《書•立政》:“以覲文王之耿光。”


王國用寧,小人用格,◻能稼穡。咸祀天神,戎兵克慎,軍用克多。王用奄有四鄰遠土,丕承萬子孫,用末被先王之靈光。
小人:小民,細民。格:法式、格制、規則。
◻,莊補“家”,朱補“爰”,陳逢衡疑是“用”。竊以爲陳逢衡之補合于本篇文氣,近之。
咸:潘振以爲“咸”作“感”,亦通。但國以寧,人以格,能稼穑,皆天與神所賜,故受益者皆祀天神,以感厚恩。所謂神道設教,不必旁訓。
戎兵:此處指兵士,军隊。 克慎:訓練有素,時刻戒備。
軍用:器械糧秣。
遠土:遥遠之土,荒服之地。陳逢衡曰:“用寧用格,安上全下也;克慎克多,有備無患也。”
按:王用奄有四鄰遠土,四鄰不遠,遠土非鄰,句文從字順意密,較簡文高出多多。
丕:大。承:朱右曾訓承爲繼,也通。萬子孫:衆多子孫,萬世子孫,二義兼具。句意爲周之國脈爲萬世子孫所繼承。
末:終,《書•立政》:“我則末惟成德之彥。”靈光:福澤,《前漢書•晁錯傳》:“五帝神聖……德澤滿天下,靈光施四海。”


至于厥後嗣立王,廼弗肯用先王之明刑,乃維急急胥驅胥教于非彝。以家相厥室,弗恤王邦王家,維媮德用。
立王:在位君王,《書•無逸》:“自時厥後,立王生則逸。”
按:簡文此句,有抄襲《書•無逸》此句痕迹,且只對“立王”說。若然,則胥驅胥教于非彝則無稽。
胥:《爾雅•釋詁》:“相也。”驅:驅使。教:教唆。非彝:非法。
媮:《說文》:“巧黠也。”《左傳》襄公三十年注:“薄也。”于鬯注以爲“不美之義。”
句以立王爲主語,則誰以家相厥室?誰弗恤王邦王家?


至于厥後嗣,弗見先王之明刑,維時及胥學于非夷。以家相厥室,弗卹王國王家,維德是用。
厥:其,王及大門宗子、勢臣等。
按:簡作者似乎總忘記此篇是周公對“群門”說話,總以爲是周公對王說話。弗見先王之明刑者,既有王,亦有群門之宗子。周公之言指君上及臣下。
維時:維其時,時刻,維是。及:《說文》:“逮也。從又從人。”故及有急,跟,汲汲于義。按:黃懷信教授等集諸家注,或作乃,未得其要,若是,“維時胥學于非夷”可也。加“乃”則義重;或作反,差强人意。皆不如“及”見厥後嗣跟着學于非夷之急不及待。胥:相、皆。《詩•小雅》:“君子樂胥。”《傳》:“胥,皆也。”夷,夷同彝,彝:彝倫,正道,常法。《書•洪範:“惟天陰騭下民,相協厥居,我不知其彜倫攸敘。”非夷:非正道,非常法。《書•康誥》:“勿用非謀非彜。”孔傳:“勿用非善謀、非常法。”用“胥”,正說明其相煽相學于非彝。
簡文有明顯剿襲書文此句之痕蹟。
按:孫詒讓釋“非夷”二字,引《書•洛誥》“女非民彝”而云:“《書》僞孔傳訓棐並爲輔,非是。”《書•洛告》:“乃惟孺子,頒朕不暇,聽朕教汝于棐民彜。”《孔傳》:“我為政常若不暇,汝為小子當分取我之不暇而行之,聽我教汝於輔民之常而用之。”若將棐釋作非,則棐民彝成非民彝,卽否定民之常倫常行!周公還是周公,成王還是成王?
家相:家臣。闕室:其家室,不必是妻妾。《禮記•曲禮下》:“士不名家相、長妾。”孔穎達疏:“家相謂助知家事者也;長妾,妾之有子者也。士不得呼此二等人名也。”此句當如此斷讀:“以家相、厥室,弗恤王國王家,維德是用。”德者得也,《老子•四十九章》:“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墨子•節用上》:“是故用財不費,民德不勞。”維德是求者,維利是圖者也。“德”古本中性詞,無所謂褒貶。如明德、仁德、惡德、凶德等。簡文明顯爲剿襲于鬯注文,而妄加媮字,冠上加冠矣!照簡文章法,此句當作维媮德是用,此段末句“乃惟不順是治”爲其句例。“維媮德用”,屑足適履!
按:從此句看,周公之言,雖批評前代之大門宗子,實借古喻今,影射其時大門宗子中亦有與其家臣不恤王國王家,而唯得是務者。其管、蔡、霍之倫乎?


以問求于王臣,弗畏不祥,不肯惠聽無罪之辭,乃惟不順是治。我王訪良言於是人,斯乃非休德以應,乃維詐詬以答,俾王之無依無助。
按:“以問求于王臣”,語意不明,誰“問求”?王乎,臣乎?大門宗子乎?問道乎,問責乎,問天下事乎?問王、臣乎?若王問,則四字“王問于臣”足矣!
不祥:不善。按:“弗畏不祥”,誰弗畏不祥?與前“問求于王臣”何干?
惠:《禮記•表記》注:“善也。”此句今本作:“不屑惠聽”,盧文弨校:“‘不屑’疑‘不肯’之訛,簡文證其說是。”
訪:諮詢,《書•洪範》:“王訪于箕子。”
休德:美德。《管子•小匡》:“休德維順,端愨以待時使。”
詬:《廣韻•侯韻》訓爲“巧言”。詐詬,指欺詐。


以昏求臣,作威不祥,不屑惠聽,無辜之亂辭是羞于王。
王阜良,用爲不惠之言于是。人斯乃非惟直以應,惟作誣以對。俾無依無助。
以昏求臣,昏:昏德,昏亂之德行。《書•仲虺之誥》:“有夏昏德,民墜塗炭。”孔傳:“夏桀昏亂,不恤下民。民之危險若陷泥墜火,無救之者。”此句及王。
作威:以高壓虐民。不祥:不善。也意味擅作威福,國運不昌,朝堂不祥,人人自危。
不屑:輕視。不屑惠聽:不屑于傾聽臣下之枉,民生之苦,人禍天災之虐,不屑惠聽下情。朝堂之議,何止刑獄?何止無罪之辭?簡文之義偏狹!又盧文弨校《逸周書》以爲不屑當作不肯,以昏求臣,作威不祥,正不屑惠聽之注腳,簡文亦作不肯,抄盧校之蹟彰。
辜:必,《前漢書•律曆誌》:“六律,姑洗。洗,絜也。言陽氣洗物辜絜之也。”《註》:“辜絜,必使之絜也。”無辜:不必,不經。
由于王不屑惠聽,故無據之言,不經之論,諂媚之詞屢薦于王。
按:此一段就後代之王說,尤其對桀、紂言。
阜:多,《詩•小雅》:“爾殽即阜。”《傳》:“阜,猶多也。”良:率直。《論語》:“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朱註》:“良,易直也。”王阜良:卽王多“率直”,意爲王處深宮,涉世不深,見聞不廣,往往未經深思熟慮,想說什麽就說什麽。尤指少年之王。
不惠:惠同慧,不惠卽不慧,不明、不智。《列子•湯問》:“甚矣,汝之不惠!”王涉世不深,見聞不廣,或有不惠之言。于是:于此,于朝堂。
人斯:庭臣,近習。惟直:惟正直。意爲相關臣僚不是正直告王所言之是非。
誣:欺詐誣枉。句意爲以欺詐誣枉之言迎合王意,順澤王非。
俾:使。意爲使(王)無所依靠,無所襄助,不能作正確抉擇。


譬如戎夫,驕用從禽,其猶克有獲?是人斯廼讒賊◻◻,以不利厥辟厥邦。譬如梏夫之有媢妻,曰‘余獨服在寢’,以自落厥家。媢夫有邇無遠,乃弇蓋善夫,善夫莫達在王所。乃惟有奉疑夫,是揚是繩,是以爲上,是授司事師長。政用迷亂,獄用無成。小民用禱無用祀。天用弗保,媢夫先受殄罰,邦亦不寍。
禽,卽“擒”。 從:逐。《齊風•還》:“並驅從兩肩兮”,《毛傳》:“從,逐也。”
按:戎夫卽武夫,戰士。戎夫非逐禽者。此句簡無說。簡釋禽爲擒,則“驕用逐擒”,逐何物?擒何物?人乎?禽乎?經典無此類語。又旣然驕用從禽,其猶克有獲,後面之言,豈非多餘?雖然打個問號,不過今人之障眼法?古人當說其猶有獲乎?
讒賊:謗誣殘害善良。《詩•陳風•防有鵲巢序》:“《防有鵲巢,憂讒賊也。”孔穎達疏:“憂讒賊者,謂作者憂讒人,謂為讒以賊害於人也。”
簡文句末缺二字,稱“今本作‘媢嫉’”。亦以今本補祖本也!
梏:直。《爾雅•釋詁》:“梏,直也。”亦有受約束義。媢:姤嫉。《大學》:“媢嫉以惡之。”《書•秦誓》作冒疾。
落:廢。《莊子•天地》釋文:“猶廢也。”
媢夫:易妒嫉的小人。
弇讀爲“掩”,掩蓋阻攔。
疑:疑嫉。
揚:顯揚,《禮記•中庸》:“隱惡而揚善。” 繩:譽也。
師長:指官職。
迷亂:無序。
禱,《說文》:“告事求福也。”祀《左傳》文公二年曰:“祀,國之大事也。”


譬若畋,犬驕用逐禽,其猶不克有獲。是人斯乃讒賊媢嫉,以不利于厥家國。譬若匹夫之有婚妻,曰予獨服在寢,以自露厥家。媚夫有邇無遠,乃食蓋善夫,俾莫通在士王所。乃維有奉狂夫是陽是繩,是以爲上,是授司事于正長。命用迷亂。獄用無成。 小民率穡,保用無用。夀亡以嗣,天用弗保。媚夫先受殄罰,國亦不寧。
畋:田獵。
犬:獵犬,犬驕:此處驕同嬌,謂驕養。斷讀爲犬,驕用。亦通。驕用:憐愛、顧惜,用而又恐其遭遇險隘,不勝其力。
不克:不能。用驕養之犬逐獵禽獸,猶不能有穫。
是人:驕養驕用之人。必至讒賊媢嫉。朱右曾曰:媢、嫉皆妒也。
厥家國:厥家厥國省。董仲舒《春秋繁露•竹林》:“自是後,頃公恐懼,不聽聲樂,不飲酒食肉,內愛百姓,問疾吊喪,外敬諸侯……家國安寧。”
婚妻:有婚方有妻,有妻固有婚,加婚則贅,古婚同昏,《白虎通•嫁娶》:“婚者,昏時行禮,故曰婚。”故婚妻者昏妻也,悍妒驕縱媚惑之妻也。
曰:當是昏妻之曰。獨服在寢:專寵。
自露厥家:自炫其在家中之地位,以喻諂佞之臣在朝擅權專政,自鳴得意之態。
媚夫:諂媚之夫,佞幸之臣,不必旁訓媚爲媢,諂媚之夫必然媢嫉。諸家注皆增字改字臆度,維陳逢衡得之。有邇無遠:有家無國,有眼前利害而不計長遠禍福。無政治長才。
食:食邑、食祿。蓋:勝,超過。《莊子•應帝王》:“功蓋天下。”其食祿、權力皆大于善夫。
通:逹。士:官總稱。《書•立政》:“庶常吉士。”《禮•王制》:“天子之元士,諸侯之上士,中士,下士。”在士:在官在朝之士,“卽朝官。在”古彝器多作才,故在士亦作才士。通:通逹,逹言獻策,晉升。謂媚夫遮斷朝士進身之階,逹言之所。
奉:獻、舉、擁載。狂夫:妄誕之人。陳逢衡曰:狂夫與媚夫相類。所謂人以群分。陽:舉;繩:譽。卽舉、譽妄誕之人。
上:上等,高官。意卽賢人遣退,佞幸在朝。
正長:官之長。正:《左傳•隱六年》:“翼九宗五正。”《杜註》:“五正,五官之長。”丁嘉葆曰:“正,大夫也;長,一職之長。” 卽授媢嫉狂誕之人爲朝大夫,爲一司之長。
命:使,令。《說文》:“使也。”《玉篇》:“敎令也。”《書•大禹謨》:“文命敷於四海。”《傳》:“言其外布文德敎命。”佞幸之命,必然迷亂國政。
獄:刑獄。無成:無成效,無善果。
率穑:率:皆;穑通啬,儉,貧瘠。
保:養,安。《說文》:“養也。”《周禮•天官》:“以八統詔王馭萬民,五曰保庸。”《註》:“保庸,安有功者。”庸通用,保用無用:養民之法,安民之政,棄而不用。
夀亡以嗣:亡:無;嗣:繼,後嗣。指媚夫不得長夀,或其後嗣必致夭亡,乃至無繼。
天用無保:天以不保媚夫作惩。
殄罰:殄:盡、絶。《說文》:“盡也。一曰絕也。”殄罰:絶滅。此殄罰既可能是人爲,亦可能是天作。其罰民俗謂之絶子絶孫,見周公對諂媚者憎惡之深。
媚夫作爲,人受其禍,國遭其殃,故國亦不寧!周公或有所指!


嗚呼!敬哉,監于茲。朕遺父兄眔朕藎臣,夫明爾德,以助余一人憂,毋惟爾身之懔,皆恤爾邦,假余憲。既告汝元德之行,譬如主舟,輔余于險,臨余于濟。毋作祖考羞哉。
遺,《詩•鴟鴞》疏序:“流傳致逹之稱。”眔:《廣韻》:“目相及”,簡注訓及。
假:《說文》:“至也。”憲:典範。
元,《左傳》文公十八年注:“善也。”
輔,《廣雅•釋詁二》:“助也。”
臨,《說文》:“監臨也。”


嗚呼,敬哉!監于兹,朕維其及。朕藎臣,夫明爾德以助予一人憂,無維乃身之暴皆卹。爾假予德憲,資告予元。 譬若衆畋,常扶予險,乃而予于濟。 汝無作!
朕維其及:朕維其事之及,卽有監于上述之利之害,故我述及其事。
藎臣:忠藎之臣,見前注。
夫:語詞。明爾德:昭明爾等之美德。予一人:古天子自稱,《書•湯誥》:“嗟爾萬方有眾,明聽予一人誥。”如孤家、寡人等。句意爲朕之藎臣當昭明爾等美德與朕分憂。
乃:汝,《書•大禹謨》:“惟乃之休。”《注》:“乃,猶汝也。”暴:《說文》:“晞也。”引申爲烈、燥,過份,酷虐等。句意爲汝等不要寛宥汝身一切粗疏、過度、暴燥、孟浪之行。
假:借,用。德憲:良法美意。
資:凴借,用以。元:大。意爲“爾等凴借我之良法美意,告予國之大猷,政之大端。
畋:獵。衆畋:多人一起行獵。
乃而予于濟,乃爲接續詞,緊接前句,乃至于救我渡河于險。
汝無作:汝無作態,面諛。又作同詛,怨謗,《詩•大雅》:“侯作侯祝。”《經典釋文》:“作,本或作詛。”《朱傳》:“作,讀爲詛。詛祝,怨謗也。”

從上對讀,可見簡文謬誤多多,難以卒讀。有明顯剿襲後人著作之痕蹟。更爲嚴重的是,簡文改變了書文立意,章法,完全否定周王庭有耈老據屏位,開嘉德之說,則周朝之興,便無據而立,無輔而成。旣不合情理,亦不合歷史事實。
書文則截然相反,除有個别脱誤,皆文從字順,語言暢逹,條理分明,邏輯性强。前述周因有耇老據屛位,,旁求元聖武夫,起隠逸、任賢能,故能龍興周原,由小而大,由偏居一隅之殷室藩國,成爲天下共主,中央朝廷。說明任賢用能之重要,臣下盡心輔助朝廷之善果。轉而引用前典,痛陳末世君臣,弗見先王之明刑,胥學于非彝,君以昏求臣,臣以諂事君,逢君之惡,諛君之劣,專擅朝廷,排斥正人,惟得是務。投黎庶于水火,陷國家于動亂。再以畋獵作譬,以驕養之犬逐禽,猶不克有獲,以驕惰慵懶之佞臣、讒臣輔國,必命用迷亂,獄用無成。民不安,國不寧,諂佞之臣亦必遭天棄,夀不永,家不保,業不繼,子孫不昌。末段收結一篇,謹敬啊,有鑑于兹,我才說上面一席話,朕之忠藎之臣,須修明汝等德行,憑借我立之良法,時時明告我國事大端,譬如畋獵,時時扶助我脱離險境,乃至助我濟渡滔滔激流。不可面諛,背後怨謗。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