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名家综述 Expert Review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诗歌解剖学大纲兼论什么是好诗1[2]  前页
hepingdao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6-05-25
帖子: 8133

hepingdao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1 10:30    发表主题: 诗歌解剖学大纲兼论什么是好诗 引用并回复

诗歌解剖学大纲兼论什么是好诗
文/和平岛

笔者曾从诗歌与人的关系出发,提出诗歌及其阅读之五大要素的层状构造:读者、感觉、语言、意象、素材(http://yizitong.com/viewtopic.php?t=1273&f=52)。虽然很难下一个所有人都能认可的诗歌的定义,但我们每个人,都能罗列出一大堆各自认可的好诗。一首好诗,一定具备一些优秀的特质,通过对这些特征的归纳研究,发现,好诗是一种特殊的生命体,有血,有肉,有骨头,有光鲜的外面和内在的质感,有情感、思想、灵魂,从而表现出解剖学的一些特征。笔者在建设“中国诗词库”(http://yizitong.com/cpoetry/)的过程中,涉猎了中华上下4000余年的各类诗词作品,并总结出“诗歌解剖学”这样一门边缘学科。诗歌解剖学是研究诗歌语言结构和构造的科学。
我们知道,一件事物,从外往内,可以有这样的几个层面:外表感观;物理和化学性能;内部结构和构造;物质成分(最基本的单元,比如细胞、矿物、分子、原子等);称作灵魂的东西。我们研究事物,只有层层深入剖析,才能透过表面的迷雾,抵达其内核之本真。诗歌语言非常复杂,其内容包含了不同的层次。我在这里,把它们归纳为4大层面:基本要素、直接特征、间接传递、诗意的呈现。

1.诗歌的基本三要素
诗歌作为一种独立的文学体裁形式,表现为语言文字本身的独特性,分行的构架,和韵律性。该三要素构成了诗歌的基本骨架。
诗歌语言文字需要高度凝炼,带有实验性和先锋性的特色,允许甚至是要求诗人,对旧有的含义进行更新,挖掘和创造出文字新的内涵。
分行是诗歌的一个基本形式,有时为了强化某种性质,允许诗歌文字作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排布。
韵律性包括传统的音韵(平仄和押韵)和现代的内韵。音韵最基本的变化方式有2个方向4个变种:1-1-2和2-1-2右移(Rightwards Moving Pattern)和左移(Leftwards Moving Pattern)。笔者将另文探讨。

内韵指的是诗歌内容的连续性起伏。举一个例子:
风雨之夕
洛夫

风雨凄迟
递过你的缆来吧
我是一只没有翅膀的小船

递过你的臂来吧
我要进你的港,我要靠岸
从风雨中来,腕上长满了青苔
哦,让我靠岸

如有太阳从你胸中升起
请把窗外的向日葵移进房子
它也需要吸力,亦如我
如我深深被你吸住,系住

这里至少有三条线:缆、翅膀、臂、腕、向日葵;风雨、风雨、青苔、太阳;我、小船、你的港、靠岸、靠岸、胸、房子、如我、如我,它们相互纠缠,意韵回旋,让你的思绪起伏有致,到最后两句时,“它也需要吸力,亦如我/如我深深被你吸住,系住”,三条线碰撞到一起,形成了全诗力度的焦点,真是此时无韵胜有韵,余韵回肠荡气而三日不绝。

三要素构成了诗歌的基本骨架。

2.直接特征

单有骨架还是远远不够的,诗歌需要生长出健美的肌肉。这里所谓的肌肉,由诗歌直接呈现出的三方面特征来完成:音乐性、建筑美和意象化。

音乐性是基于文字和分行,通过音韵和内韵的和谐性来完成的。单有音韵是不够的,没有内韵的诗歌,尤其是现代诗歌,是机械和苍白的,像用于建房的脚手架,还不能称为房子,诗歌也不能称为诗歌。而音韵能强化内韵,使意韵呈现出流线型的转折起伏。这一点,在洛夫的小诗《风雨之夕》里,表现得非常明显,用同音字、同一个字的不同词组重复出现来完成:递过你的缆来吧->递过你的臂来吧;我是->我要进你的港->我要靠岸->让我靠岸->如我->如我;吸力->吸住->系住,这样的节拍,与人类大脑听力神经系统相互作用,从而完成了音乐性这样一种肌体的建立。诗歌由于音乐性质感,而在朗诵上,获得抑扬頓挫迭宕起伏的节奏感,甚至可谱上曲子来歌唱。

所谓的诗情画意,指的就是建筑美。诗歌有了骨架之后,形成了一种载体,好比房子,让诗意有了一个精美的存储和发挥的空间。我们建房子,讲究雕梁画栋,每一个部位都能按结构和色彩图案,细分出无数的种类,形成材料和结构构造的和谐。还是用《风雨之夕》说话,如果把我上面所抽象出的内韵线和音乐性线条,放回诗歌内,就会惊奇地发现,这些线条的缠绕,构成了类似中医“穴位和经脉”的某种图案,这样的特征,给予了诗歌以全新的生命线和活力。要用零零散散的方块文字,这些砖瓦,构筑出诗歌这样的,或是玲珑剔透里住着小家碧玉,或是豪宅大院所透射出来的珠光宝气,需要诗人这些文字的工匠们多少辛勤的劳作呀。光光堆砌华丽的词汇是不够的,庸俗的珠光宝气只能令人反感,甚至是厌恶。这里需要一种意境在里面。

意象化指的就是这样一种意境的形象化。上面说的音乐性,作用于人的听力;建筑美则作用于人的视觉;那么意象化呢?我们知道,文字是一种依附于平面的符号,在完成了音乐性和建筑美之后,还需运用一种让人容易理解和接受的形象类比,来在人的大脑皮层中,对诗歌里面所要传达的抽象和哲理性的概念,建立一种实实在在可感知的“象”(Imagery),从而和人脑里面原有的记忆和印象发生吻合,这样的“吻合度”越大,对人脑的冲击力就会越大。这就是意象化的起因和目的。诗人凭借着丰富多彩的想象力,通过意象的创造,对司空见惯的事物事件,注入了全新的可以感知的活力。这样的意象,不是凭空捏造,而要求来源于生活和阅历,才能和人脑的记忆产生共识,被辨认。并要求诗人进行真诚的升华,需要灵感,更要求诗人具备素材处理的技巧和文字驾驭的能力。

诗歌通过音乐性、建筑美和意象化这三个直接的特征,对人的听力、视觉和大脑存储的信息,产生一定程度的作用,从而达到诗意的初步的实现。这要求诗歌和写作做到清晰,自然,真诚。

3.间接传递

广义的意境是诗歌前三个特征的多层次和多维的时间空间之综合表现。意境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比如一件物品修饰的光泽、质感、纹理、花样、韵味,比如生活的色彩、风情、美食、奇装异服,比如生命的品格、内涵、精神、灵魂,可以从文学性、美学性、情感和思想性等方面,来衡量诗歌意境之高低。

文学性是人为附加的语言文字方面的性质和文学经验的积累。基于以外的文学经验,运用象征、比拟、修辞等各种手法和技巧,来传达意境。这要求用词恰当、句子顺畅、简洁,符合一般性的语言规律,并拥有诗歌语言的独特性:凝练和张力。

诗歌之美,包括语言和意境之美妙,一种原始的奇妙之感觉,用最出人意表的词语组合方式呈现,是一种内容和形式的和谐。文字要求新奇,工整,外衣无论是华丽、奇特,还是简约,都要和内容取得一致。过艳则会浮华,过简又会单调。诗盗喜裸评提出的,创造文字的惊艳,就是美学的一个表现形式。

如果不加情感,分行的文字,就像枯萎的杂草一样苍白,诗歌会是一张硌牙的粗砂纸。情需要真,虚假的东西总是让人反感和反胃。但浓烈的激情,又需要控制,不宜过分外露和张扬。也许,可以通过分析情绪控制和收敛,来衡量诗歌语言的成熟程度。

思想性是现代诗歌的精髓和支柱。不是爱,而是死亡,才是现代诗歌的永恒主题。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焕发出思想的光芒。没有思想和哲思, 诗歌就没有灵魂。但这不等于非要形式上的哲学名词,而是指诗歌需要有思考的内涵,最口语的诗歌语言,需要最巧妙的深层思考。愈直白,需要愈深刻的哲学品质,否则就形不成诗歌的冲击力度。仅仅有生活和自然是不够的,需要用思想的光辉给文字增色,去照亮诗歌和读者。

从广义上讲,意境的升华,让普通的文字转变成有思想和灵魂的优美诗篇。

4.诗意的呈现

最终,我们需要将意境呈现给读者,给后者带来感官的强烈刺激和心灵的震撼。

诗性化语言所营造的美妙、思考、尖锐和新奇的意境,从视觉、听觉,五官,七情六欲,第N种感觉,被人体器官吸收,进入大脑中枢神经系统。什么样的诗歌,才算是好诗呢?什么样的语言,才能算得上具有张力、形式和意境的新鲜感。如何通过诗歌语言的基本要素、直接特征和间接传递的层层递进,来创造出感官的强烈刺激和心灵的震撼。从读者、感觉、语言、意象到素材,诗人需要凭借语言来建造一座桥梁,让读者达到诗意的彼岸。

好的诗歌,好比一把铁榔头,敲到脑壳,留下这样的一些后遗症:记忆的烙印,让人能反复想起;让大脑做恶梦或者美梦;衣带渐宽终不悔。最坏的情况,就是诗人愈来愈瘦,甚至自杀,而读者无动于衷。

只有能带来感官的强烈刺激和心灵的震撼的诗歌,变成民族的语言,血管里的血液,细胞的一个组成部分,才能是流传千古的好诗。比之中国诗词上下4000余年的历史,现代诗歌只是沧海一粟。古诗词是大浪淘出的金子,而现代诗歌则泥沙俱下,如何从中挑选出宝石一样的篇章,来输入到“中国诗词库”,构成一个很大的挑战。


2007-5-21至27
加拿大维多利亚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白水
大学士


注册时间: 2006-10-02
帖子: 14264
来自: TORONTO
白水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1 18:26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诗人, 的确应该给自己一些思考的时间. 理论上的提高会有助于诗歌层次的提高.
_________________
白水的小木屋:
http://blog.sina.com.cn/u/1971723067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赵福治
探花


注册时间: 2006-05-30
帖子: 3496
来自: 中国北京
赵福治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2 00:49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研究事物,只有层层深入剖析,才能透过表面的迷雾,抵达其内核之本真.................目前诗歌确实是该好好审视自身的时候啊.
_________________
灯灭了,我在黑暗中醒着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zgsg668
QQ:279665743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446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2 20:19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yizitong.com/viewtopic.php?t=2553

拮取一段颜元叔关于音韵的探讨;

 发表在「现代文学」三十八期的〈歌〉,显示梅新在语言的使用方面,另有
一项发展。虽然,中国的现代诗不讲求协韵,旋律也比较忽略,总之音乐性是不
被强调的。我个人觉得在诗行间追求文字的音乐,仍是诗人可敬的副业。
固然,
文字的音乐是多样的,只要不太虚软便好──甚至虚软亦可,只要配合着内容便
好。梅新的〈歌〉的文字音乐,不能算非常优美,但是,他显示了以文字的音乐
──节奏与协韵──控制句法的企图
,使句法不致松散,这是可喜的现象。(如
〈致金门养老院一○一岁老妪〉,其中的情操甚有价值,只是句法太散了些。)
譬如,该诗的起始三行:

    那只歌短得只有一个音符
    想唱着她往河边捕捉一股
    春风

又如:

    今日黄花明日亦黄花的黄花
    只能在我的吉他上
    啄出她自己的尤怨与吵闹

在旋律与单字的音响上,都是安排相当悠闲而款曲的。讲到较长或幅度较大的音
响控制,而且音响效果在意境的创造上,能发生积极作用,这要看本诗的最后一
段:

    昨夜,她将自己唱了进来
    院子里的月光马上便被溅成浪花
    我在浪花里游成一尾鱼
    但她的裙裾快要旋转成一朵
    我欲将她入画的牡丹花的时候
    她便随月光的消失
    月光随她的消失而消失

除了第二行的「便」字,第五行的「的时候」三字,值得再推敲之外,我以为这
里的音响与情趣,是完全融合一致的──相当迷人的总效果。欧立德曾经写成一
篇强调诗的音乐性的文章,其它各个新批评家亦曾谈论文字音乐之重要(如李查
士特别要求旋律配合内容,旋律的价值基于内容,脱离内容的音响效果则是梦呓
),然而,至今西洋的文评家还没有一套精确描写音响的方法与术语。若用纯粹
音乐的方法,如音符高低音等等,则脱离了文义对音响之影响;若用文字描写,
则经常是不精确的印象主义的言谈。而传统的读律法,则嫌太机械太简陋了,不
能应付现代诗(西洋的以及中国的)的变化多端的音响效果。
我以上面这段解说
作一种坦白承认,我无法分析梅新的那段诗的复杂音响,我只能印象主义式的说
,他的音响与内容的结合是很恰适的。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hepingdao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6-05-25
帖子: 8133

hepingdao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2 20:38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谢谢博弈兄的指点

我的做法, 分5步:
1. 是按计算机程序, 对古格律诗进行处理, 做成"图谱"
2. 这个"图谱", 有点像地质上的卫星照片, 我对这样的"谱线", 进行解译;
3. 对这些规律, 进行归纳总结, 发现各种格律和词牌的"谱线"移动规律;
4. 研究它们的按时代发展规律;
5. 借用"大地构造学", 有一种"板块漂移"和"波浪镶嵌"的理论, 对这些规律, 进行升华

晕了吧?
Laughing
_________________
为网友服务: 端茶倒水勤打扫!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446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2 21:05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epingdao 写到:
谢谢博弈兄的指点

我的做法, 分5步:
1. 是按计算机程序, 对古格律诗进行处理, 做成"图谱"
2. 这个"图谱", 有点像地质上的卫星照片, 我对这样的"谱线", 进行解译;
3. 对这些规律, 进行归纳总结, 发现各种格律和词牌的"谱线"移动规律;
4. 研究它们的按时代发展规律;
5. 借用"大地构造学", 有一种"板块漂移"和"波浪镶嵌"的理论, 对这些规律, 进行升华

晕了吧?
Laughing


创见,如果真能形成音韵图谱,找出韵母与声母的流线,及流线与诗词种类的统计分布,内容含义与流线的关系,将是一个很有益于写诗人的声韵概略探析。找出字音的谱性与颜色是否为考虑范围?工程浩大,也是电脑高手才能办到的吧。期待! Wink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okho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6-11-30
帖子: 2642
来自: Singapore
kokho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2 21:25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喜欢 博弈 介绍的那些诗歌。。。

Cool Laughing
_________________
乒乓、摄影、诗歌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446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2 22:32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本文

在我眼中,是么是好诗?这个问题人言人殊,但似又殊途同归。[1][2][3]
旅途即笔。(会不会太短?Very Happy 以参与的精神简论 )



[1] 诗的零架构

这是一个我比较喜欢的观点,零可以大爆炸,可以建构,可以归零。
诗的零架构,简单来说就是诗文本身定义了诗的结构与形式。诗的
结构有时是历时而形成的韵文诗,适合唱和的谣、词,或无韵的精美散文,
或解构后的口语化的诗,个人创作的诗法诗,等等。界定的范围若以法律
来比喻,好像国际法,国家法,地方法,个人法,约定俗成的而各自遵守
在所定义的范围内。诗内的每一个字,词,句,段有二度语言或更高的
相互联系关系。循此,任何一首诗,或诗别都可以解析或再开发。

[2] 架构里所承载的东西

架构里所承载的东西是思想,是感情,是歌颂,叙事等等,每一个字,词,
句,段对于共存于一诗的缘分,起了纯化,美化的联想,这个缘分的结合并对
所赋予的思想,感情,歌颂,等等产生大于各自字,词,句,段所涵盖的意义。

[3] 何谓好诗

字词的音调,色调,形象,意象起了和谐的搭配,且文字内在的交谈产生
更丰富的内涵就是好诗。罗兰?巴特的五个语码(选择语码、意素语码、
文化语码、阐释语码、象征语码)不失为解读新诗的一个起点。这样的
后设解读,是无法完全抓住写作者的本意,只能不断的拟近,但读者的
介入,使诗文有了开放的意义。

具体例子

All Souls' Night by W.B. Yeats


Midnight has come and the great Christ Church bell
And many a lesser bell sound through the room;
And it is All Souls' Night.
And two long glasses brimmed with muscatel
Bubble upon the table. A ghost may come;
For it is a ghost's right,
His element is so fine
Being sharpened by his death,
To drink from the wine-breath
While our gross palates drink from the whole wine.

但这里只提第一段,这十段都有一个相同的‘形式’,1,2,4,5,10行都是较长的。
第一段 1,2 如钟声的 重音,头尾两行如墙;室内有酒,有钟声。
这第一个 stanza (like a room) 定义了以下所有段落的形式,有形式喻在内。
又,段的韵式,(1,2) 和 (4,5) ,(3)和(6)。(7)和(10),(8)和(9)行是押的。
我把这一段加上了颜色,方便看;余段类似,各室(stanza)定各韵。

这一首诗,虽未守传统的韵式,却涵盖了上所提的每一个因素,故是好诗。
当然,不必完全符合也可能是好诗。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hepingdao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6-05-25
帖子: 8133

hepingdao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2 23:06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博弈兄,我们想到一块了
我还以为我发现了什么全新的东东,
看来和这个“诗的零架构”的概念
有很大重合的地方

我们一起来写
相信会有相互促进的功效
Very Happy
_________________
为网友服务: 端茶倒水勤打扫!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冷巉
举人


注册时间: 2007-03-10
帖子: 1106
来自: 中国十堰
冷巉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2 23:28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我来学习。
_________________
syr@shiyanren.com
冷巉 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三堰邮政小区48号信箱 442000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杨光
秀才


注册时间: 2006-06-01
帖子: 683

杨光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3 00:06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诗歌解剖学
很有独创性的大建构,等候学习,
_________________
杨光的语言空间

http://blog.sina.com.cn/languagespace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樱花听雨
秀才


注册时间: 2006-10-24
帖子: 356
来自: 中国黑龙江省国电双鸭山发电有限公司化学分场 丁冬梅 邮编 155136
樱花听雨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5 14:45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还需仔细研究---------我是说我。
_________________
樱花听雨搜狐博客
樱花听雨新浪博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hepingdao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6-05-25
帖子: 8133

hepingdao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8 09:38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诗是一场艳遇

作者: 不是好人[1992079] 时间:2007-02-07 16:43:01 收藏 报警

黑马说:“诗是一场艳遇。” 我也觉得,对于诗歌,解剖学毫无意义。诗歌既可以合为事而作,也可以合为时而作;既可哀民生之多艰,也可呤咏风花雪月,或者回到自己的内心,成为对自然的真诚回应,成为个人的心灵史。我相信,这对于作者和受众都是如此。诗歌的写作呈现多元化是必然的,也是健康的。

作者能否在借助语言进行叙述,形成具体的文本的过程中和文本互动出思想、境界;受众能否在鉴赏具体的文本的过程中,和作者,和具体的文本互动出一种情绪、一种思想、一种境界;这完全依赖于作者和受众自己的审美意识和价值取向。

诗歌作为思想的引信,可以拉爆一个时代的历史已经终结了。但是,进入思想的前沿阵地,让诗歌成为时代思想的一部分,肯定仍然是一些诗人的追求。我不否认这也是我努力的方向之一,虽然我自知无力了解到事实的真相,不可能说出什么真理,更无力承担什么大任。

不是简单或肤浅地图解现实,有着对人本身的存在和人性善恶的多维思考,表现出个人内心世界的丰富多彩与灵魂深处的搏斗,无论是通过形而上还是形而下的方式,只要拿捏得到位,这样的诗歌就是比较完美或者完美的。

诗歌唯有标新立异才不会使受众产生审美疲劳。这就要求诗人要具备“不对任何人负责的坚定独立的灵魂”,有敏锐的触角,敢于自由思想,具备冒险精神,敢于染指禁区,涉足雷池,在其独立的意识而非大一统的观念支配下,追求自在的样式,果断地吸纳诸多的新元素,从而以大量实验性文本丰富作者自己的创作历程以及受众的审美体验,进而影响到时尚的情趣。

诗歌是诗人的精神气质、艺术直觉和语言运用能力的综合外化,因此,诗歌的写作不应该是求同存异,而应该是求异存同。很多人认为“先锋”就是一种破坏,因为它追求某种向度上的单极从而导致了不平衡和混乱。

只有当我有了足够的力量,它才会被撑大;我越有力量,它就会被撑得越大,它被撑得越大,也就要求我拥有越大的力量,我也会感觉到越来越大的困难。这一点也说明了为什么每当诗歌处在传统阴影里止步不前的历史关节点就迫切需要打开窗户吸收新鲜空气,从域外引进新品种,强调通过“横的移植”来改善生命机体的活力的意义了。

“语言是存在的家园。”说到底,无论借助什么技巧,借助多少技巧,都必须依赖于语言这个介质。语言,由于它首先不是一种噪音,而是一种声响,是音节和韵律的结合,况且,抑扬顿挫之于耳朵是一种舒服的享受。适当讲究一下语言的音乐性,是有必要的,这也是让诗歌走入电台的频道,走向广场的人群,回到民众视野里的有效途经之一。

先锋的意义正在于它摧毁的是一种习惯,在寻找一个可以再次平衡的支点的过程中建构起一种异态的框架,展示出一种异样的风情。这种努力,无论成功与否都是值得赞赏的。

其实,诗与歌有着共栖的关系,其间的默契是天然的,不是苹果挨着梨。正如色香味形俱全是烹调大师的追求一样,重新重视诗歌的视听效果可能也是诗歌未来的发展方向之一。当下的一种写作倾向是极力将歌的成份从诗歌中切割或者说是剥离开来,造成的严重内伤往往是文本因此没有了朗诵的可能,缺少了阅读的快感,

“诗歌是语言的炼金术。”如何精确地、节约地使用语言,使语言保持干净,表达走向简洁,这是每个诗人终生的必修课。字、词、句本身没有好与坏的区分,但是,能否让它们“经过磁化和带上电荷”,微言大义地整合出气象万千的世界来,却是衡量分行文字是否成其为诗的重要标准。可以这样说:诗人,终其一生,只是在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这一点也说明了为什么不是所有写分行文字的人都可以成为诗人的缘故。

作为才华和激情的结晶,诗歌在本质上不是说理的而是抒情的,是个人观察世界,以及和世界对话的方式之一。它常常由于浓缩了个人的人生精华而成了一个人的哲学,一个人的宗教。 这个时候,语言已经不仅仅只是道具或器皿,它成了舞台,成了个人的鼻息和心音形成的多声部的大合唱。对于一个自由的灵魂而言,无论他写还是不写,自由而无用的诗歌都是他精神家园里的一棵常青树。

诗歌的确“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但为了让生命卸下过多历史的、现实的、道德的等等负累,为了让精神可以更加地自在,为了让肉体可以更加地愉悦,诗人为什么不可以轻松一点,幽默一些,多一些生活情趣,诗歌为什么不可以唯美,不可以荒诞,不可以“物主义”,不可以“垃圾运动”,不可以反对阐释,不可以不再“有用”呢?我以为,因时而异,因人而异,上述这些其实都是无可无不可的。

骨子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自由精神,有着融诗意与哲学于一身的美感,显得有品位和另类,甚至可能显得有些自恋的诗歌,由于没有要把科学转化为生产力的务实主义,没有立志要充当精神领袖的所谓精英意识,没有生有何欢的厌世情怀,看上去温和、散漫、自由而无用。我觉得我也需要这样的诗歌。我正努力地写这样自由而无用的诗歌,这就是我在诗歌写作上的最大野心。
_________________
为网友服务: 端茶倒水勤打扫!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hepingdao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6-05-25
帖子: 8133

hepingdao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8 09:39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伯林:二十世纪的政治思想

Isaiah Berlin著 罗志强译



思想史家们无论怎样的谨慎琐细都无法避免以某种模式来处理他们的材料。这样说并不一
定是赞同任何形式的黑格尔式的教条主义的历史规律和形而上学的历史观 – 这个观点在
我们今天日趋流行 – 根据这个观点,人们相信存在着对人、物、事件的特性和规律的某
种唯一的解释。通常,这种概念表现为鼓吹某种根本范畴或原则,声称这个范畴或原则可
确实可靠地让我们认识过去和将来,决不会出错;它是一面神奇的魔镜,可以照见‘秘密
的’,无情的,无处不在的历史规律; 这个历史规律是事件纪录器的肉眼看不见的,但
只要明白了这个规律,就会使历史学家获得一种独特的自信心 – 不仅仅是对事实上所发
生的一切,而且还能使他们确切地了解事情为什么以这种方式,而不是以别的方式发生的
原因,给我们确切的知识;而这种知识对于仅靠经验观察者煞费苦心地收集证据所建立起
来的,并不可靠的体系,靠小心翼翼地求证,永远不可避免出错和重新评估是永远无法获
得的 。

这种意义上的‘规律’的概念只好称之为形而上的空想罢了;与赤裸裸的事实 -- 全部的
事实,硬邦邦,活生生,未被曲解的事实 – 或是一些人为模式的分类 -- 相反的概念也
就等于神话,去理解,对照,分类,以比较复杂或不复杂的眼光去看,并不是一种特别的
思想,而是思想本身。我们指控历史学家夸大其词,歪曲事实,对事实视而不见,怀有偏
见,或是偏离事实,并不是因为在他们的选择,比较的过程中受到了,至少在他们的选择
部分上,一部分是他们所选择的材料和社会环境的影响,一部分受到他们自身的个性和目
的的影响 – 我们指责他们只是因为他们得出结论偏离得太远,与一般认可的检验和解释
的规范相差太大,这种检验和解释往往具有他们所处的时代,地域和社会。这些规范、方
法、和范畴就是一个时期的和一种文化的正常的理性的观点的规范、方法、和范畴,在最
好的情形下是一种敏锐的,训练有素的观点,它审视一切相关的科学技术,而它自身却并
不属于任何一种科学技术。所有对这个或那个作者的批评,说他于偏见,或过于想像,或
证据不足,或对各事件之间的联系认识不够等等,所依据的并不是某个绝对真理的标准,
精确的事实,或是固执于一个一成不变的‘科学地’发现过去的理想方法(wie es
eigentlich本来的,真正的 gewesen过去),把它与纯粹的理论相对照,因为,所谓‘客
观的’批评这个概念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意义上最终是没有意义的。这些批评多半基于诸如
准确,客观和谨慎的‘再现事实’这个最微妙的概念上,而这在一定的社会、时代和具体
问题的讨论上是行得通的。

当在历史记载中,伟大的浪漫主义革命的重点从个人主义的胜利被说成是并不包含多少个
人主义色彩的制度的成长和影响,其‘再现事实’的真实性的程度并没有因此自动地被改
变。这一新的历史,或者说是关于某一特定时期的公共法或私法,政府,文学,或社会习
俗的发展的记载,和早期的关于阿尔齐比亚德 ,或马库斯.奥瑞流斯 ,或卡尔文,或路
易十四的事迹和命运相比,并不一定更,或更不,准确,‘客观’。修西底德斯 ,或塔
西佗 ,或伏尔泰与兰克 ,萨维尼 ,或米歇尔 也同样并不主观,含糊,或富于幻想。这
部新的历史只不过是从我们现在所说的一个新的‘角度’来写的。这部新的历史试图记载
的事实是不同的,其重点也不同,在它所提的问题中,兴趣改变了,其结果就是它所采用
的方法也改变了。概念和术语反映了对什么是证据,由此,到最后,对于什么是‘事实’
的观点的改变。当编年史的‘传奇’受到‘科学的’历史学家的批评的时候,至少,其中
隐含着的责备就在古代作家的作品与后来的最受推崇的,可信的科学发现之间的差异。而
这些差异本身又是因为对于人类发展的模式的流行观念的改变 – 因为模式的改变,人们
正是根据这个模式来看过去的,那些艺术的,神学的,机械的,生理的,心理的模式在人
们的探索中,在提出的新问题中,在采用的新的技术上,反映出来;回答的问题要比那些
过时的问题有趣的多也重要的多。

这种模式的转换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是人类思想的历史。所谓‘有机的’或马克思主
义的研究历史的方法的流行部分地借重于独特的自然科学或独特的艺术方法;这些方法被
认为或真正是建立在这些模式上的;如对生物学和音乐的日益增多的兴趣,许多基本的隐
喻和类比都是得自生物学和音乐,这种兴趣在19世纪中的历史作品中有着重大的意义,正
如物理学和数学的兴趣对于18 世纪的哲学和历史学一样;在1914 – 1918的战争之后历
史学家们的‘收缩’的方法和反讽的特征显然是受到,并欣然接受了,在这时期已然被广
泛认可的新的心理学和社会学方法的影响。在过去一度受到推崇的历史作品中相对占据主
导地位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概念和前提更能说明这一时期的总的特点,因此,也是对这个
时期所采用的标准,所提出的问题,对‘事实’和‘解说’所起的作用,实际上,也就是
这个时期的整个的社会和政治见解的一个更为可信的标志;而不再是对某些基于想像的,
固定不变的,无论是形而上的还是科学的,经验的还是先验的,绝对真理的不动摇的理想
保持一定的距离。

正是根据这种对过去(或现在、将来)的态度方法的转变,根据人们所使用的习语和口号
,以及他们所表达的怀疑和希望,恐惧和告诫,我们能够对这个社会的政治思想,抽象的
社会组织,和最有才具的,最雄辩的代表人物做出判断。毫无疑问,人们说出和想到的这
些概念可能就是社会的,心理的,物质的等其他进程的表征和现象,发现这些表征和现象
就是这种或那种经验科学的任务。但是,对于那些希望了解一个时代或一个社会中最具特
色的人物的意识体验 --不管其原因是什么,其命运如何 -- 的人来说,这一点无损于它
们的重要性。而我们,当然,出于明显的观察的缘故,在判断过去的社会要比平等我们自
己的社会要有利的多。历史的探讨是不可避免的:历史正是通过对照和比较来影响我们今
天,为我们提供了唯一的可供借鉴的背景,凸现出我们自身的经验的种种特征,使之得以
辨认和描述。

一个研究政治思想的学者,比如,研究19世纪中叶的政治思想,如果对于思想和术语之间
深刻的差异最终不能了然的话,他就一定是盲目的。术语,作为对事物的一般描述,把经
验中的各成分相互联系起来,把离我们不远的过去和现在分隔开来。如果看不出孔德和穆
勒,马志尼和米歇尔,赫尔岑和马克思之间的共同之处,不能领悟马克斯.韦伯和威廉.詹
姆斯,托尼 和比尔德 ,莱顿.斯特拉齐 和拉米尔之间的共同之处,他就不会理解那个时
代和他自己的时代;欧洲思想传统的延续,在较短的范围内,就是一个连续不断的突变和
差异;离开这个传统,就谈不上对历史的了解。结果,他的历史评论就会有意地忽视相似
性而片面强调政治观点中的个别的差异,这种片面性正是,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我
们这个时代的特点。

二、

19世纪的两次伟大的政治解放运动,正如所有的历史课本告诉我们的,是人文主义的个人
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民族主义。抛开它们之间的区别,二者都在导致这两个理想的深刻分歧
和最终的冲突中具有深远的影响 – 二者的共同之处在于;它们都相信,无论是个人的还
是社会的问题都能够被解决,只要理智和道德的力量能够战胜愚昧和邪恶。宗教的和世俗
的悲观主义和宿命论者,他们的声音在很久以前就被人听见,只是到了本世纪末才更加响
亮;与悲观主义和宿命论相反,它们相信,一切能够被清楚理解的问题都能被人类用他们
所拥有的道德和理智的力量解决。毫无疑问,不同的思想流派对这些种类繁多的问题的答
案是不同的;功利主义者说的是一回事,而新封建的浪漫主义者 – 保守的民主党人,基
督教社会主义者,大德意志主义者,亲斯拉夫的人 – 说的是另一回事。自由主义者相信
教育的无限威力和理性的道德的权威能够克服经济上的苦难和不平等。相反,社会主义者
则认为,除非对分配进行一场激烈的改革,并控制经济资源,任何个人的心灵或思想的改
变都无济于事,甚至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保守派和社会主义者都相信权力和制度的力量并把它们看作是防止无限制的个人主义所造
成的混乱,不公正和残酷行为的一个必要的安全措施。无政府主义者,激进派,和自由主
义者却抱着怀疑的态度,把社会制度看作是实现自由的(同时,在大多数这样的思想家的
眼里,也是理性的)社会的障碍;这样的社会是人的意志能够想像和建立起来的,只是我
们社会还有许多未清算的古老的弊病和恶习(或非理智),而现存的社会统治者 – 无论
是个人的或行政管理机器 – 正十分倚重这些残渣余孽,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恰恰就是这些
残渣余孽的典型表现。

关于个人对社会以及社会对个人的相对义务的争论无处不在,这里几乎没有必要再重复那
些熟悉的问题,今天,在较为保守的西方学术界所探讨的中心问题中,这些问题本身对自
由主义分子和保守派来说是一样的。当然,其中也有一些孤立的非理性主义者,如斯特勒
(Stirner),克尔凯戈尔(Kierkegaard),以及一时心血来潮的卡莱尔,但是大多数争
论的要点是,甚至卡尔文派,和信奉教皇至上的天主教徒都接受这样一个观点:即:人在
不同程度上类似于两种理想类型中之一种。他要么是天生自由和良善的,只是受到了伪装
成救世主,保护人,和神圣传统的守护者所建立的陈旧,腐朽,邪恶的制度的困扰阻挠
;或者,他就是天生不完善的,永不能完全地自由,在某种程度上,也永不能完全地善,
结果,他就不能完全靠自身的努力拯救自己;因此,他就会当然地在一个大的框架内去寻
求得救的途径 – 国家,教会,和各种联盟。只有这些大厦才能使他们增强团结,有安全
感,给他们足够的力量去抵御那些肤浅的幸福,抵御那些没有道德感的,或自我毁灭的人
所鼓吹的危险的,最终导致自我毁灭的自由;他们或是以某种苍白的说教,或是以与人类
生活无关的一种理想的热情,无视或摧毁我们原本有着丰厚的传统的社会生活 – 他们是
盲人领袖领导着一群瞎子,他们劫夺了人们最宝贵的财富,把人们再次引向孤独,野蛮,
残忍,短暂的生命的危险境地。然而,所有的争论者都有至少一个共同的前提:即:他们
都认为这些问题是真,需要经过特别训练的,和有特别智力的人正确地把它们表述出来,
需要那些具有把握事实能力,意志力和具有有效的思维能力的人找到正确的解决办法并付
诸实践。

这两股巨流最终以夸张的,实际上是扭曲的形式,形成两大模式,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
– 前者是过去的自由国际主义的叛逆继承人;后者是一度激励民族主义运动的的神秘主
义的爱国主义的达到顶峰后破产的结果。所有的运动都有其根源,先驱者和微妙的开端:
整个二十世纪也并非是被即使是在今天仍被看作是最伟大的历史里程碑的法国革命的普遍
扩张而一分为二。然而,如果把法西斯和共产主义仅仅看成主要是历史的危机的一种更强
硬,更具暴力倾向的表现,是过去我们一直熟知的冲突的顶峰则是大谬。十九世纪与二十
世纪的政治运动之间的区别是非常明显的,这些运动的起因直到本世纪开始以后才被完全
认识到。在明明白白已经过去的和与过去有关的与最具特征的属于我们现在的事物之间有
一条界线。这一我们所熟知的界线不应蒙蔽我们,使我们对一些相对新奇的事物视而不见
。这种新的观点之一就是认为无意识的和非理性的影响力要大大超过理性的力量; 另一
个观点就是,问题的解决不在于提出理性的经济方案,而在于通过除了思想和争论之外的
手段来消除问题本身。传统上把历史看成是清晰可辨的光明与黑暗,理性与蒙昧,进步与
反动之争的战场, 或者,换个说法, 就是唯灵论与经验主义之争,直觉与科学方法之争
,制度主义和个人主义之争 – 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与这种社会秩序和激烈反对资产阶级
文明的人文主义心理学的新的因素之间的冲突,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时代的政治思想史


三、

然而,在漫不经心的观察者看来,二十世纪的政治和思想,我们时代的每一个思想和运动
都被理解为早已在十九世纪十分明显的倾向的自然发展。例如,就国际惯例而言,似乎是
这么回事。海牙国际法庭,旧的国联和它的现代后继者,众多的战前和战后的国际组织和
机构,为政治,经济,社会和人道主义为宗旨而制定的公约 – 如果它们不是自由主义的
国际主义的直接的派生物 – 如丁尼生所谓的‘人类国会’— 这些都是十九世纪,实际
上是它上一个世纪的大半,的所有进步思想和行动的主要内容,那么,它们又是什么呢?
欧洲自由主义的伟大的创立者 – 如孔多塞,或赫尔维修 – 他们所说的与伍德罗.威尔
逊,或托马斯.马萨衣克 在最具特色的场合所做的讲演在实质上,和形式上,并没有太大
的不同。欧洲的自由主义一直表现为一个始终如一的运动,在近三百年中几乎没有什么改
变。它是建立在由约翰.洛克或哥罗提乌斯,甚至斯宾洛莎创立的相对简单的思想基础之
上;最早可追溯到从伊拉斯谟到蒙田,到意大利文艺复兴,塞内加,直到古希腊时代。在
这个运动中,原则上对每一个问题都有一个理性的答案。至少在理论上,人,只要他愿意
,在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都能够发现并运用理性的办法来解决他自己的问题。并且因
为它们是理性的,这些解决办法之间不会发生冲突,最终会形成一个和谐的体系,真理就
会流行,自由,幸福,和不受约束的自我发展的无限机会将会对每一个人敞开大门。

在十九世纪产生的历史意识修改了十八世纪时人们所构想的那种严厉而又简单的设计的经
典理论。人类的进步在当时又被看作是由更为复杂的因素所决定的,要比在自由主义的个
人主义的‘春天’里人们想像的复杂。教育,理想主义的宣传,甚至立法,也许并不时时
处处管用。特殊的具体的因素的影响形成了历史上不同的社会 – 有的是自然的因素,有
些是社会-经济的力量,还有的是无从捉摸的情感,而我们今天含糊地把它归为‘文化的
’因素 – 这些因素现在都被认为比在孔多塞(Condorcet)或边沁(Bentham)的过于简
略的图解中具有更重要的意义。现在人们认为,教育,以及所有的社会行为,必须考虑到
历史的需求,而在早期的天真时代,人们曾乐观地假定人和他们的制度会轻易地按人们的
心愿加以改变。

不过,这最初的纲领还是继续以各种面目施展一种几乎万能的符咒。这道符咒对右派和对
左派一样有效。保守主义思想家,除非他们关心的仅仅是阻挠自由主义分子和他们的同盟
,相信,倘若不采取过分粗暴的行为延阻某些‘自然’发展的进程,那么结果很可能是大
家都好;必须限制较快的,以防他们把慢的人推到一边,这样,大家都会到达终点,他们
也是按这样做的。这是本世纪初本拉德鼓吹的学说,表达了甚至是最坚信原罪的信徒的那
种乐观主义。假定传统上的观点和社会结构的差异没有受到保守派喜欢称之为‘缺乏想像
力的’,‘人为的’,‘机械的’,自由主义所青睐的拉平进程最的影响;倘若无穷多的
‘难以确定的’或‘历史的’,或‘自然的’,或‘神意的’特征(这些对他们来说似乎
就是构成丰饶的生命形式的核心)被保留下来,没有被改造成一种同一的同质单元的集合
体,按照某个‘不相干的’或‘外来的’,蔑视时效权利或传统的权利权威所命令的步调
前进;假定采取了充分的防护措施来防止太鲁莽的对神圣的过去的践踏 – 有了这些防护
措施 – 理性的改革才会得到实行,甚至希望被实行。如果有了这些防护措施,保守派也
会和自由主义者一样依靠胜任的专家,抱着相当程度的赞成态度来看待人类事物的意识方
面。而且还不仅仅是专家,还有越来越多的代表越来越广泛的社会阶层的个人和团体被吸
引过来,这个社会就会越来越进步。

这就是欧洲十九世纪末较为普遍的一个共同心态,不仅仅是在西欧,而且在东欧。比受到
晚些或早些时候的政治斗争的影响的历史学家所承认的更为广泛。其结果之一 – 就其是
不仅是这个过程的一个征兆,而是一个因果因素而言)-- 就是西方政治代议的广泛发展
,由此而最终导致在接下来的二十世纪里,或迟或早,在一些国家里,所有的阶级开始获
得权力。十九世纪,到处都是没有议会代表的团体投身到为生存,言论自由,和争取权力
的斗争中去。一场真正的斗争产生出一批代表人物,他们被看作是英雄和烈士,是具有道
德和艺术力量的人。二十世纪,通过大部满足了维多利亚时代的社会和政治饥饿,的确显
著改善了西欧绝大多数人民的物质社会条件,这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积极的社会秩序改革
的社会立法而取得的。

但是这种改革的趋势中有一个没有预料到的结果(尽管一些独立的思想家如托克维尔,布
尔哈特,赫尔岑,当然,尼采所揭示的不仅是细微的迹象),这就是道德激情和力量,浪
漫主义的,艺术的反叛精神的衰退。这种激情,力量和反叛精神,却是不满的人民,尽管
有分歧但却团结一致反抗暴君,祭司和好斗的实利主义者的英雄时代的显著标志。我们时
代的不公正和灾难 -- 不论是什么样的,显然都不比刚刚过去的时代少 – 现在却很难找
到过去那种宏伟的雄辩,因为那种激情只能产生于社会的所有阶层受到压迫和镇压的年代
。正如马克思十分有远见地指出的:有一个短暂的时刻,最善辩的,社会和经济最发达
的,和那些受到压迫的人群的领袖们被一种共同的情绪所激励,他们不仅仅是为自己的阶
级或社会环境而呼吁,他们而且代表所有受压迫的人,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但是,所有的或几乎所有的社会阶层都在形式上占有权力的局面对于真正无私的言论是不
利的 – 说它是无私的部分是因为其实现尚遥远,因为他们所鼓吹的原则只是在黑暗和空
虚中发出光亮,是因为其核心前景尚未被最初的实践弄得含混不清,与外部世界的分别还
仍然清晰可辨,还没有不得不做出种种妥协。任何一个尝过权力滋味的人或接近权力圈的
人多少都有点玩世不恭;这就象是一个化学反应,当一个在旷野中成长的纯粹的理想,与
其多少有点意外的实现猛烈地碰撞时,这种理想的实现很少能与我们早先所期望或担心的
一致。因此,这就需要格外的想象力来排除后来的情形的干扰,使我们回到过去的时代,
让那过去一度辉煌但已失去魅力的精神姿态仍能够鼓舞起热烈的理想主义情感。例如,当
民族主义在原则上不再与日益高涨的国际主义相冲突,公民自由也不与一个理性的社会组
织相悖时,当保守派和它的对手都同样相信这一点,当双方的温和派之间的分歧只是介于
主张理性不能超越‘历史’的限制去加快发展的速度和主张理性永远是理性,记忆和迹象
没有在宝贵的日光下,对真实的世界的直接的感知来得重要之间的分歧。这时轮到自由主
义者开始感受到历史决定论的影响了。他们承认需要某种程度的调节,甚至由他们所痛恨
的国家对社会生活进行控制,只是为了缓和肆无忌惮的私人企业所带来的残忍行为,为了
保护弱势群体的自由,捍卫那些基本的人权不受侵犯,否则就谈不上对幸福,公正,和自
由的追求,这样的生活也就不值得过了。

这些十九世纪的自由主义信仰的哲学基础多少有点含糊不清。权利被描述为‘自然的’或
‘生来固有的’,是真理和正义的绝对尺度,它们与尝试性的经验主义和功利主义不相兼
容;可是自由派对两者都相信。对民主制的完全信仰与相信少数、或持不同政见者的神圣
的,不可侵犯的权利也并不完全一致。但是, 只要右翼的反对党反对所有这些原则,就
会让这些矛盾冲突休眠,或使之成为平静的学术争论,而不再有立刻付诸实践的迫切需要
的麻烦了。的确,承认这些原则上或政策上的不一致进一步增强了理性批判的的作用,终
有一天,所有的问题都会并能够被解决。社会主义者在某些方面和保守派有点相似,他们
都相信存在着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并且,和保守派一样,他们也指责自由主义者‘毫无
历史根据’地为不合时宜的抽象立法 – 这样的行为历史是不会逃过历史的惩罚的。但是
,社会主义者在某些方面也和自由主义者有相似之处,他们也相信理性分析的至高价值,
相信依据科学前提的推理,和理论考量上,所制定的政策,并且利用这些政策指控保守派
曲解‘事实’为悲惨的现状辩护, 指责他们蓄意掩盖人民的苦难和社会的不公正;可他
们也不完全象自由主义者那样蔑视历史,而是有意无意地误读历史,故意要保留建立在一
套貌似有理的道德基础上的他们自己的权力。但是,他们当中的真正的革命者,这在西方
世界是一个全新的现象,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却和他们所攻击的党派在下面这一点上有着共
同见解,即:必须诉诸人的需要和利益和他们能够清醒意识到的理想。

保守派,自由派,激进派, 社会主义者的区别在于他们对历史变化的解释是不同的。他
们在什么是人类最深远的需求,利益和理想方面,谁掌握它们,掌握到什么程度多久,发
现它们的方法,以及这种掌握的可信度,他们都有不同的见解。他们在什么是事实,目的
和手段方面也有歧见,他们似乎在所有事物上都有分歧。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 – 十
分明显而他们自身却不能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 – 这就是,他们都相信他们的社会所经受
的社会和政治问题只能通过有意识地把真理付诸实践,而这个真理是所有具有相当智力的
人都能同意的。马克思主义者的确在理论上,但不是在实际上,质疑过这一点:甚至他们
也没有当真地攻击过这种论断:当目的没有达到,而可供选择的手段有限时,最恰当的调
整手段和目的的方法就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技术,能力,和智力和道德力量。有些人认为
这些问题也自然科学中的问题类似,而有些人则认为这些问题是伦理和宗教方面的问题相
像;还有一些人认为它们是自成一类的,独特的(sui generic),必须用完全不同的方
法去解决;不必说,他们都同意,问题本身是真正的,紧迫的,对头脑情形的人来说,是
可以用多少相似的术语被理解的,所有的答案都应该听取,无视问题或假定问题不存在是
无济于事的。

这一套共通的假定 – 其中正是‘启蒙运动’一词所包含的一部分内容 – 当然,是非常
理性主义的。它们遭到了浪漫主义运动含蓄的拒绝,和独立思想家明确的否定 -- 卡莱尔
,杜斯妥也夫斯基,波德莱尔,叔本华,尼采。还有一些暧昧的预言家如布西讷 ,克尔
戈凯尔,列安梯也夫(Leontiev) – 他们对盛行的正统观点的很有深度和创意的抗议声
直到今天才被我们听见。这些思想家并没有代表任何一种运动,甚至也谈不上是思潮,但
是在相关的一点上他们显现出是有密切关系的。他们否定了基于理性思考的政治行为的重
要性,正是在这一点上他们当然地受到了可敬的保守主义的支持者的唾弃。他们直接或暗
示说,任何形式的理性主义都是一个谬误,是建立在对人性的错误分析的基础之上的,因
为人类行为的动因是来自那些受到严肃的公众的信赖的头脑清醒的思想家没有想到的地方
。但是,他们的不和谐的声音很微弱,他们古怪的观点被看作是精神不正常。自由主义者
虽然佩服他们的艺术天才,但却认为他们对人类的观点是一种歪曲的看法,因此,他们或
是不理睬,或是猛烈地抨击这种观点。保守主义者把他们看作在反对自由派和社会主义者
的夸张的理性主义和让人恼怒的乐观主义斗争中的同盟军,但却小心翼翼地把他们看作有
点神经失常的幻想家, 对他们采取若即若离的态度。社会主义者把他们看作是一群疯狂的
反动分子,不值得在他们身上浪费弹药。右派和左派这两股主流都绕着这堆无法移动的,
孤零零的石头达转转,它们的怪模怪样试图吸引主流对它们的注意。毕竟,他们或许只是
黑暗时代的幸存者,或是一种有趣的不合时宜,或是历史进程中可悲的牺牲,具有敏感远
见的杰出人物 – 是他们时代的人才甚至天才,有天赋的诗人,杰出的艺术家,但是,他
们肯定不属于那种让严肃的学者特别注意的思想家。在马克思主义的发轫之初,有一种难
以察觉的多少带有点不祥的成分(这一点有必要重申) -- 主要是一种高度理性的思想体
系 – 这种邪恶的成分似乎与马克思主义的整个观点敌对;它否定了在选择人生目的和有
效的政府方面的个人理性的至高无上。但是马克思主义和它的自由主义反对派迷信自然科
学方法,并把它们奉之为其政治理论的原形,这一点是与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是相背离的。
马克思主义的这一面后来被索莱尔(Sorel) 重新发掘出来, 与伯格森(Bergson)的反理
性主义相结合, 形成了他自己丰富多彩的思想。而来自不同传统的列宁,以其天才的组织
才能,半直觉地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对于人的行为的非理性的根源的卓越的洞察,并将马克
思主义付诸实践。但是列宁和他直到今天的后继者们,都没有完全清楚地意识到马克思主
义中这一根本上是浪漫主义的成分对他们的行为有多少影响。即使是意识到了,他们也没
有承认。这正是二十世纪初的状况。

四、

历史中的新的知识领域很少会成为思想史上的里程碑,旧的历史的长河似乎是平静地,不
可抗拒地流进了新的河道。突然之间,事情发生了变化。人文主义的自由派在他们热心的
改革过程中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反抗,有意识的和无意识的,来自政府和其他社会势力,还
有来自风俗习惯的消极的反抗。自由派中的斗士发现他们不得不采取过激的行动,组织人
民群众,并代表他们采取强有力的行动,与旧的传统进行有效的斗争。渐进主义和费边社
的改革策略让位与共产主义和工联主义的军事组织,以及稍温和的社会民主党和工会组织
,这段历史已不再是原理之争的历史,原理与新的事实之间的相互影响的历史。在某种意
义上讲,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教条主义的人道主义,在寻求有效的攻势和守势中走向了一个
极端。没有任何一种政治运动象马克思主义那样,从一开始就显出与自由派的改良有如此
明显的区别,然而,两者仍有一个共同点,即:人性是可以完善的; 可
_________________
为网友服务: 端茶倒水勤打扫!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hepingdao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6-05-25
帖子: 8133

hepingdao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8 09:40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知识到底是什么,目前仍然有争议。我国对知识的定义一般是从哲学角度作出的,如在《中国大百科全书·教育》中“知识”条目是这样表述的:“所谓知识,就它反映的内容而言,是客观事物的属性与联系的反映,是客观世界在人脑中的主观映象。就它的反映活动形式而言,有时表现为主体对事物的感性知觉或表象,属于感性知识,有时表现为关于事物的概念或规律,属于理性知识。”从这一定义中我们可以看出,知识是主客体相互统一的产物。它来源于外部世界,所以知识是客观的;但是知识本身并不是客观现实,而是事物的特征与联系在人脑中的反映,是客观事物的一种主观表征,知识是在主客体相互作用的基础上,通过人脑的反映活动而产生的。

上述定义为我们讨论知识的内涵提供了哲学基础。但宏观的哲学反映论的认识还需要从个体认知角度进行具体化,这样才能有效地用以指导学校的具体教学。

与哲学不同,认知心理学是从知识的来源、个体知识的产生过程及表征形式等角度对知识进行研究的。例如,皮亚杰认为,经验(即知识)来源于个体与环境的交互作用,这种经验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物理经验,它来自外部世界,是个体作用于客体而获得的关于客观事物及其联系认识;另一类是逻辑──数学经验,它来自主体的动作,是个体理解动作与动作之间相互协调的结果。如儿童通过摆弄物体,获得关于数量守恒的经验,学生通过数学推理获得关于数学原理的认识。皮亚杰对知识的定义是从个体知识的产生过程来表述的。布卢姆在《教育目标分类学》中认为知识是“对具体事物和普遍原理的回忆,对方法和过程的回忆,或者对一种模式、结构或框架的回忆”,这是从知识所包含的内容的角度说的,属于一种现象描述。

我们认为,在理解知识的含义时,有必要把作为人类社会共同财富的知识与作为个体头脑中的知识区分开来。人类社会的知识是客观存在的,但个体头脑中的知识并不是客观现实本身,而是个体的一种主观表征,即人脑中的知识结构,它既包括感觉、知觉、表象等,又包括概念、命题、图式,它们分别标志着个体对客观事物反应的不同广度和深度,这是通过个体的认知活动而形成的。一般来说,个体的知识以从具体到抽象的层次网络结构(认知结构)的形式存储于大脑之中。哲学主要对人类社会共同知识的性质进行研究,心理学则主要对个体知识的性质进行研究。

有关知识的名言

培根:知识就是力量
高尔基: 爱护书籍吧,它是知识的源泉。

诺思科特: 博学的人是知识的蓄水池,而不是源泉。

不吸取知识之光,心灵就会被黑暗笼罩。

弗莱克斯: 大学是这样一种机构:它自觉地献身于对知识的追,力争解决难题,用挑剔的眼光去评价人们的成就,并用真正的高水平去教育人。

切斯特菲尔德: 当我们步入晚年,知识将是我们舒适而必要的隐退的去处;如果我们年轻时不去栽种知识之树,到老就没有乘凉的地方了。

宋·朱熹: 当务之急,不求难知;力行所知,不惮所难为。

切斯特菲尔德: 读书能获得知识;但更有用的知识对世界的认识却只能通过研究各种各样的人才能获得。

塞·约翰逊: 对知识的渴求是人类的自然意向,任何头脑健全的人都会为获取知识而不惜一切。

恩格斯: 复杂的劳动包含着需要耗费或多或少的辛劳、时间和金钱去获得的技巧和知识的运用。

卡斯特: 管理者不承担创造知识的任务,他的任务是有效地运用知识。

·里格斯: 经理人员的管理能力是他在品质、知识和经验方面的功能。这三种因素相互作用形成一个特殊的管理方式。

邓小平: 靠空讲不能实现现代化,必须有知识,有人才。没有知识,没有人才,怎么上得去?

科尔莫戈罗夫: 科学是人类的共同财富,而真正的科学家的任务就是丰富这个令人类都能受益的知识宝库。

赫·斯宾塞: 科学是系统化了的知识。

约瑟夫·鲁: 科学是为了那些勤奋好学的人,诗歌是为了那些知识渊博的人。

奥·霍姆斯: 科学是“无知”的局部解剖学。

叔本华: 没有深厚经验衬托的广博思想和知识,就像是一本每页仅有两行正文却有四十行注释的教科书。

论衡: 人有知识,则有力矣。

实践是知识的母亲,知识是生活的明灯。

爱因斯坦: 学习知识要善于思考,思考,再思考。
_________________
为网友服务: 端茶倒水勤打扫!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hepingdao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6-05-25
帖子: 8133

hepingdao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8 09:42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关于誇掉派在中国 - []
Tag: 稿子
一种对西洋文化的幻想而已。脆弱的心灵安慰剂。无法实践的梦想。
  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但懂得的太少。他们有条件阅读这个世上几千年来的大多数名著,但是真正理解的少之又少。他们可以了解关于跨掉派的一切,但是又如何?说的太多,做的太少。空想的太多,实践的太少。脑子里装的太多,脚下轻飘飘的,软弱无力。
  这个追求另类的时代。科技和信息的发达让你有足够的条件去了解世界上任何一个鲜为人知的角落,然后来标版自己。那又如何?正如惠特曼的意思:只有那些真正的亲历者才知道“潮湿的夜晚”一词意味的深刻含义。
  在大学你可以学会写成一首诗歌的大多数词语,但这些词语于你只是些虚幻而不坚实的垃圾。
  如有人所言:现代人更多的是诗歌的产物,而不是诗歌的拥有者。同理:中国的年轻人更多的是誇掉派流产的私生子,而不是跨掉派的继承者。
   这个解剖学时代,人们热衷于肢解世界,用钳子挑起它的每一条毛细血管,然后躲在实验室里放在显微镜下进行分析研究,再凑在一起进行兴奋的忘我的讨论这显微镜下所发现的新大陆。
   恩,在你讨论了这么久之后,你想继续把讨论带入坟墓里吗?
_________________
为网友服务: 端茶倒水勤打扫!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李智强
秀才


注册时间: 2006-10-07
帖子: 169
来自: 莆田.福建.中国
李智强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5-28 11:34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好东西是不错的。
不过看到中间部分了,那么长。现在3点半了。想睡觉。想不看了。况且时不时英文了,专业术语了。。。郁闷。。。 Wink
_________________
【狂到世人皆欲杀】
【醉来天子不能传】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野航
秀才


注册时间: 2007-03-23
帖子: 547
来自: toronto
野航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06-19 19:00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果然是一篇很有创见的文章,期待它能更为系统化,具体化。
_________________
回归自然 回归心灵 回归传统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詩盜喜裸評
探花


注册时间: 2007-05-15
帖子: 3001
来自: 台湾,台北
詩盜喜裸評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8-01-28 22:40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再读、再想,定义越来越多也越宽,定义再多又都可以被推翻!总不能宽到没有定义吧?
这不就如人所云:现代诗已死等论。于是把定义缩减至1-形式上2-内涵上。这样一来既简
单又宽广,也还能维持一些精神。但,还是可以被推翻!

所以反过来想,作者对自己的作品,对自己的遣词用字,总可以作一翻自我推演或定义吧
!然后读者再从作者的角度去下评断,这样不就有了依据?可是,这种作法却又窒碍难行

晕!晕死!
_________________
可情可理,去捧就真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刘浪
秀才


注册时间: 2008-12-04
帖子: 227

刘浪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8-12-04 19:32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受益匪浅!
_________________
是金子也会 花 光地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2]  前页1页/共2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名家综述 Expert Review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