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评论鉴赏 Reviews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卷32 《学艺辑录》第七辑 诗意审美
山城子
榜眼


注册时间: 2007-05-23
帖子: 4868
来自: 中国贵州
山城子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6-02-24 01:45    发表主题: 卷32 《学艺辑录》第七辑 诗意审美 引用并回复

卷32 《学艺辑录》第七辑 诗意审美
作者:山城子(李德贵)

目录
64、《诗歌周刊》佳句审美(四月系列)
65、学习太白酒桶的小叙事诗
66、一种机智的构思处理
67、学习席芷新作《秋风三千里(外二首)》
68、山城子读诗学艺(系列)
69、山城子品陈泯的《再品山城子》
70、歌颂年轻的母亲——在“红颜诗国”读红颜[1]
71、读了就返老还童——读江边鸿雁的《一千零一个梦》
72、心路,从客观认知中款款走来——读姜华获奖作品《中年书》



64、《诗歌周刊》佳句审美(四月系列)
文/ 山城子

[一]气韵铿锵

例句:
要敢于承认,在底层勇敢地活着是一种壮烈。
一种完美的壮烈,这是帝王将相们难得的。
(摘自北残《壮烈》——载《诗歌周刊》第一期)

审美:
1、情感上的共鸣:在于我一直在底层,而且从参加工作到退休一直就是“壮烈”过来的。“壮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可长歌当哭的。问题是我从来都用“坎坷、崎岖、颠簸”一类的词语描绘那种感觉,不期遇到北残的“壮烈”,觉得再确切不过了。
2、在文中的地位:佳句、美句、名句,在全诗文本中肯定是亮点。全诗八行,四小节。这是开头,也是纲领,是列车头,没有列车头的牵引,列车就不成其为列车了。
3、诗是语言的艺术,或者说是语言美的承担。语言美的技法在于积极修辞。这两行诗首先的美感来自形容词“壮烈”活用为名词;且同时使用了递进修辞格和复沓。遂使句子呈现出了气韵上的铿锵与意蕴上的张力,从而引领全诗。

2012-5-2于沪

附原诗:
壮烈

  要敢于承认,在底层勇敢地活着是一种壮烈。
  一种完美的壮烈,这是帝王将相们难得的。

  尽管不能自我摆布棋局,尽管命运
  已经安排好了楚河汉界,越不得雷池一步。

  而年年春夏秋冬,雨水或欠或足,
  我们还可以看见短促的事物,生长或正在干枯。

  让一切的书写,都与遥遥的历史概念无关,
  管它怎么改朝换代,还是采用什么纪年。

《诗歌周刊》佳句审美(四月系列)
文/ 山城子

[二]不留痕迹的积极修辞

例句:
就让我在树上,开淡绿的花
做下青果
身披美好的外壳。然后静静等待
秋和成熟的那一刻。
(摘自天荒的《青山恋》-载《诗歌周刊》第三期)
前三行半,是个省略主语的兼语句,兼语之后是动宾成分的排比;后一行半是个无主单句。语言通俗易懂,却很审美的。究其因,在于诗人不留痕迹地使用了一系列的积极修辞。首行省略的主语是“你”,诗人是承上对“春光”说的,因此不动声色地用了拟人格。而“树上”暗喻这里的网站与论坛或整体诗坛。诗人事实上来到一个新地方任了编辑和制作总监,是把这里看作春天了,因此“淡绿的花”“青果”“外壳”的排比,又是依次对创作、诗作、身份的比喻。后面继续拟人,且镶嵌了叠字格,而表达了致力于诗歌创作的积极的心理状态。天荒数年以来,一直是我心仪的很有地域特色风格的诗人和网络诗歌建设者,很令我感佩。
2012-5-3于沪
附诗:《青山恋》

越靠近山脊,我越渺小。我钻进一棵红松里
过向往的生活。
面对那么大的海,针叶更绿了
鹿在山间鸣,
鱼在水里游,还有那么多的鸟飞飞落落。
我说什么呢,这么好的春光
就让我在树上,开淡绿的花
做下青果
身披美好的外壳。然后静静等待
秋和成熟的那一刻。

为中国新诗艺术的鼓呼
文/ 山城子

例句:
是我曾经说过的青铜
在大地之上的行进!
(摘自《诗歌周刊》第四期 唐突《我是揭幕者》)

赏析:
明白如话,但因先后用了借代格与拟人格,遂使诗句队伍般地行进起来。
“青铜”是青铜器的借词;青铜器是中国古代文化与艺术的名片。鉴于诗人为中国新诗的奋斗与努力,事实上诗人是借用青铜雕像来象征中国的新诗。“在大地上的行进”,就是说我们诗人的努力要落脚到现实的大地上来,而不是言之无物的虚空,自然也不是那种为掩盖什么隧道般的艰涩晦暗的制作。
说“一尊狂野地/奔走与吼叫的雕塑!”就是说,我们的新诗创作,就以这样的立体的沉实的铮铮有声的形象行进起来。诚然,只要我们同仁戮力驰骋,中国新诗一定会崛起她应有的高峰。

2012-5-8于沪

附:
我是揭幕者

来自寂静深处的
粗暴力量!

我是揭幕者
幕布坠地的瞬间——

一尊狂野地
奔走与吼叫的雕塑!

是我曾经说过的青铜
在大地之上的行进!

(首发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2-4- 24 17:45)


65、学习太白酒桶的小叙事诗
文/ 山城子

例诗:
◎ 娶了一位美女教师的八姑父也曾当过兵
文/ 太白酒桶

春风不度玉门关,格尔木也不好玩儿
野鸭,野鸡,野兔子,小口径步枪都可以把它们一一撂倒
一盏油灯光下,幺姑写得一手漂亮小楷
都交给了镇上的小邮局,换回来散文一段,又一段

学习:
别人参赛中秋与国庆诗会热火朝天,太白酒桶却我行我素,不动声色地抛出了他的“姑父系列”,很执着地跻身加了各种颜色的诗会作品中,这很让我刮目相看。于是就一首一首的都读了。觉得先前没读过这种风格的小叙事诗,很有学习的必要。诚然,所有的麻雀的特点都一样的,解剖一个就够了。
特点之一:纯叙事,亦即纯叙述与描写,没一丝丝的议论与抒情。本诗仅第3行是描写,余者皆叙述行文。
特点之二:不露痕迹地积极修辞,使文本不陷入散文化,而呈现诗性(语言的艺术性)。
第1行,用了引用格,做了八姑父当兵地区的艰苦环境的暗示(也是辞格)。
第2行,“野鸭,野鸡,野兔子”是复沓与成分排比的两个修辞格的融合。
第3行,“小楷”——用的是借代格,本体是写信。
第4行,“邮局”、“散文一段,又一段”也是借代格的运用,其本体分别是“投递信件”和“接到信件”。
四行诗先后七次积极用格,却看不出来似的没有痕迹,但却是诗味很浓的诗性语言,而有效地避免了散文化。
特点之三:只有简洁故事的轮廓,或某个细节,但不完整,为读者想象留有很大的空间,令人玩味,很有余味。

2012-10-4于金阳

66、一种机智的构思处理
文/ 山城子

想在四姑家过中秋却未如愿的奶奶
文/ 太白酒桶

月亮升起在远山,照亮了今曰清晨的一片豆箕,风吹哔啵响,
还停歇,还回望,田园桑麻啊,细水平桥。

中秋将至而未至,但春蚕已化成了蛾子,细麻已搓成了绳索,
呵,百里之外的儿女送您一篓金黄的柿子。

2012,10,7.


山城子学习:
借助标题给的信息,使文本尽量地简约行走,是一种机智的构思处理。同时,相对于简短标题来说,也是一种创新。
标题信息是:时间:中秋前夕;人物:奶奶;事件:奶奶从姑家回来;心情:有点不情愿。
在标题承担了大量信息的条件下,诗文本只借助景物和人物动作来描绘心情,也是一种不错的尝试。
2012-10-7

一个句子的多重创新

摘句:
我可以依着光把时间修饰得很青春
(摘自吉祥天《学花土-哥哥!100首诗给小鱼儿头头》第5首)

学习:
此句如变成散文写法,则为:沐浴在月光之中,我可以把这段时间,像修饰浪漫的词语一样,修饰得与你特别地青春浪漫。
把37个字,精炼到15个字,只有创新修辞才能达到。

光可以沐浴,却不可“依(靠)”,而“依”了,就使“(月)光”有了可依的形象。这是动词“依”的比拟式活用,属于词类活用的创新。
动词“修饰”,用于加工句子范畴,比如用形容词修饰名词;也可以用于修饰人的仪表,弄弄头发,抹抹口红。这里偏偏给“时间”用上了。时间可以占用,可以度过,可以打发,却不可以修饰的。但诗人在这句里硬是修饰了,而且挺美,原因在哪里?原因在于这是修辞的积极创新,是动词“修饰”的比喻式活用。
“很”是程度副词,专门修饰形容词的。比如很香很甜很美很妙……却不可以修饰名词。诗人在这句里修饰了名词“青春”,就使“青春”具有了形容词的性质。这对“青春”说,是名词活用为形容词,而对副词“很”来说,则是“化形”式活用。

诚然,这种创新,早来自民间口语。比如:你这人太原则了;哈,口味很中国的;你太婆婆妈妈了吧等等(“原则”“中国”“婆婆妈妈”等名词,都被程度副词“太”“很”“太”给化作了形容词)。可见,语言的发展来自民间。民间说都那么说了,诗人用到诗上来,那些所谓的语法学家或学者就惊呼“病句”“反语法”“破环汉语”“语言垃圾”不一而足。他们天天说坚持科学发展观,而语言科学发展了,他们却极力否认——真不知道何谓语法学家或学者?(哈哈——题外了。)

2012-9-14


67、学习席芷新作《秋风三千里(外二首)》
文/ 山城子

◆ 秋风三千里

恩,回故乡去
秋风三千里,是我的秒速

老屋的炊烟最先看见我
小黄狗是第二个
荷叶和鹅就并列吧
急急说还有我,还有我
它们摇摇手儿招呼我

老黄牛很沉默
不敢相信眼前这
真是它的小牧童回来了么
老祖母笑笑的
点点头对它说
是的,是的噢

学习:13行诗,有10行用了拟人格,这样的修辞技艺,就成了这首诗的风格亲切的手法了。
罗列一下:
第3行,“炊烟”被拟人了。不说自己远远地看到,偏说“炊烟最先看见我”,就诗句了,而不是散文句。
第4行,“小黄狗”被拟人了。“看见我”承前省略了。
第5行,“荷叶和鹅”并列第三拟人,“第三”也省略了。
第6行,说话了,而且用了连续反复格。形象而亲切。
第7行,(荷叶和鹅)“摇摇手儿招呼我”,可想象到荷叶摇曳以及鹅拍翅儿的样子,多么形象!
第8行,“黄牛”被拟人了。
第9行-第10行,写老黄牛的心理活动。活生生的像一位老人似的。
第12行-第13行,对牛说话,就是继续把牛拟人了。
而没有拟人的——
第1-2行:很口语地说起,“三千里秋风”“秒速”很新鲜的夸张。
第11行:“笑笑”叠字格,亲切而生动。

嘿嘿!说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事物的性质。一首诗里诗性的句子占50%以上,就是诗;达不到,则是断行排列的散文或随笔。本诗13行,一定要指出散文句,第1行与第11行可以算吧?所以这是个诗性很强的一首自由体新诗。


◆ 午后紧要的慵懒之事

打扫好了屋子
你知道这天里的阳光的
你知道阳光里的尘土的
尘土翻飞
你知道这情景极美好的

想写的一首诗
你知道才标下了题
你知道我有另一道题目的
婴孩睡眠
你知道诗句是暂需搁浅的

醒来之时很午后了
我醒之时婴孩未醒
片刻光阴,解这片刻之需
片刻之诗,还这片刻光阴

学习:
第一节:第1行散文句起笔,接下来则是排比、复沓、递进、顶针四格的结合,诗性浓郁。
第二节:还是散文句起笔,接下来则拆词、排比、复沓、活用。“搁浅”是动词的比喻式活用。
第三节:四行诗,有“醒”的反复,“片刻”的复沓,后两行的排偶,第1行副词“很”与“午后”的相互活用。
本诗14行,仅有两行散文句,也是很诗性的一首好诗。

◆ 不题


不要问女子芳龄
她会说出那年住在浅海
恰好的诗歌年岁

不要细观她正色舞眉飞
仿佛她又洛水起舞了
仿佛车马又在长安了
仿佛海岸极美的裸身
仿佛一切,都允许了穿越或逆行的可能

你寂静的听她倾述一次吧
不要说出你发现的
大过于她的秘密的真相
她的身体长了青苔
她的车马布满了铜绿

学习:
1-2、4、9-11——6行散文句。
3、“诗歌年岁”是个创新的短语,这是诗语言精练因素的要求,省略了一些成分形成的。
5-8,这四行诗排比复沓而行,意蕴深沉。很诗意的了。
13-14,复沓与排偶两格并用,又连续两用暗喻。诗蕴极深。
总结:从语言看,7行诗性很强,而6行散文句。7大于6,当然是诗,因为诗旨意蕴很深,所以是好诗。

2012-9-20于黔


68、山城子读诗学艺(系列)

1、喜欢这第一节诗

被诱惑之后
/漪澜

云霞很高,海的雄阔与豁达
一览无余,风却带着不齐整的边
一寸寸地抽打过来

缩。缩至两手相握
故乡就缩成一粒微红,于两手对接处
微痒。微疼。微微地跳动。

惊 涛 如 血。
我一直不敢承认
自己心里的


2012-8-25凌晨
26日凌晨修改27日中午再改

读:

特喜欢第一节诗人为动心的故乡男子所做的具有象征性的铺垫。
这是个很敞亮而透彻的男子,所以“云霞很高,海的雄阔与豁达/一览无余,……”
风——作为读者我宁愿看作是主体形象的心在动。“抽打过来”,心动的很厉害呢!
云霞——借来喻男子气质的吧?
雄阔——精炼的复合形容词,亦即雄壮与宽阔的缩写。
豁达——用于此处从文本上看是用了拟人格,而实际上是诗人暗示她在写人。
不整齐的边——变无形为有形的神来之笔。
一寸寸——感受逼真。

2012-9-1

2、野菊旁的草


《盘子》2、
/ 竹丫头

小时候他喜欢那个象盘子的东西
他反复的把它扔出去
扔的一次比一次远

帮他把飞盘拿回来的是爸爸妈妈
有时是爷爷或阿卡
他没有奶奶
阿卡是条二岁的公狗

爷爷和阿卡是同一年走的
他们把自己扔的太远
回不来了

现在他把自己扔在一架飞机上
扔向地球的另一端
他对爸妈说
从那边摘个月亮
就回来
读:
学习一下第三节:
1、语言朴实得就像爷爷和阿卡一样,读起来亲切。
2、用了委婉格与暗示。还是透出一丝伤感。
3、这节字面上离开了主体形象,但为主体形象增添了故事情节,遂使全诗有了跌宕的走势。一如国画写意野菊,丛中寥寥横斜着几株草一样,很美。

2012-9-1

3、5个“好吗”

飞盘/漪澜

今天被逐渐边缘。

多像是一个多肉的植物
无数个新鲜的我从飞盘的中心
长出来,稳稳地
朝明天
又飞
去2012-9-1中午


今天被逐渐边缘。——被就不要了好吗
多像是一个多肉的植物——是就不要了好吗?
无数个新鲜的我从飞盘的中心——个就不要了好吗?——的就不要了好吗?
长出来,稳稳地
朝明天
又飞——又就不要了好吗?



今天逐渐边缘。

多像一个多肉的植物
无数新鲜的我从飞盘中心
长出来,稳稳地
朝明天




69、山城子品陈泯的《再品山城子》
文/ 山城子

行走网络屈指已经整整七年了。在这两千五百五十余天里,不定在那个论坛,诗友们就相互赠诗,从而唱和起来。有的还收在自己的出版物里,以存为纪念。这实在是一件怡悦心情的事。我正准备选编一卷诗友唱和的网络集子,收备在电脑里的已经二三百首了。
几十位诗友陆续写给我的百余首赠诗中,形式分古今,内容多赞誉,而诗性则参差不齐。而一定要说出几个特别地皎皎者来,陈泯兄弟的这首《再品山城子》,肯定是在其中的。
说“再品”,是因此前已有《山城之子.仰望》。说:“烟雨无声浸润之外/ 又是谁,生动了无数双/ 仰望的眼睛”。这就太过誉了,山城子实在不敢当。一个自小就爱诗的普通人,一个中学退休的教师罢了。然而,许是他觉得对一位诗友的品评还要更切恰些吧,于是就有了“再”。

“再”诗分三节共19行。写得诗性实足,因为他一如既往地密集地使用了积极的修辞方法。总体上看手法,是隐喻。这从第一行的“书房品茶”就开始了。
我是没有书房的,只卧室里有个书柜,也没有几本称得起“藏书”的书,没有出版,就更没有自己著述的书了。其实他不想说“我在浏览山城子的网络作品”(这样直叙,就不是诗了)。而第二行的“挺佩服你”口语入诗,虽直接,然而带出了感情(他深知没有感情的分行,塑料花一样没有生命)。
山城子年过花甲,才真正开始学习与研究网络新诗,且一坚持就是七年。这在年轻的陈泯兄弟看来,是应当佩服的。正是这种感情的支持,接下来才调动来艺术家族的意象“紫砂壶”与大自然的意象“高潭之水”,来喻人及其作品。这就让我心里比较落体,毕竟促膝相谈了一般,不再用“仰望”让我不安。
以上第一节,是诗人对山城子诗文的阅览中所产生的总体印象。

第二节写的是对山城子诗习作的品味。山城子没来网络之前,也曾在国内与地方报刊杂志上发过三百多首诗歌作品,但那实在下乘,是被当代网络诗人不看成诗的那种。直到上网后不断地学习,才有了一些进步,陆续写出《冬青》《我永远是你的函数》《冬天的情人谷》《一缕风的记忆》《听雨》《回望》《北望汶川》《很熟悉的事情》《树们》《花季旧事》《与山共享》《脚手架》《我们的营帐》等,有了些诗味的分行来。先后被网络推荐或选取发表在《合肥晚报》《人间方圆》《绿风》《顶点》诗刊《泰山广播电视报》《威海晚报》《北美枫》《闽北日报》《情诗》季刊《澳洲彩虹鹦》《新诗大观》《中国诗歌在线》等报刊与民刊,也引来二十多位网友的撰文评论,加以认可。
陈泯说“当年一颗圆实的种子”,比喻我的自小爱诗。“雨水的饥渴中”比喻我走过的艰难生活——那自然是要间断地搁笔的。“几片枯干的新芽”无疑是指我近几年的有了些进步的习作。而“晚香玉刚出苞”的借喻,正是诗人对我较有进步的认可。从字面上看,没有一个“诗”字出现,但他句句,分明是在品味我的这些日日的努力呀!

第三节,应当说是对我近四年来写出的大量的学习与研究新诗的随笔与评文的肯定(计有520篇60余万字,涉及200余位诗人与作者的诗作/ 其中约五万余字约30余篇被纸质选发表或收入个人诗集)。当然还是从喻体里看出的,这就是“绿了多少花卉田园”。我想“花卉”就是我学习研究过的诗作,“田园”就是承载我贴文的那些文学论坛吧?
诗人最后落笔“岁月的水与人生的茶”,就是一个总括吧。是否含着爱诗的共鸣呢?我是视诗为“人生的雅伴儿”的。这是一种精神境界,这样的境界是我们共有的。“岁月的水”是生活,“人生的茶”是我们的作品。没有水的浸泡,何来品茶?茶的芬芳是借水的浸泡才能弥漫我们的嗅觉与味觉的,这才谓之品——这个动词的品。

说陈泯密集积极修辞,还应缀上一笔。除了我在解析中提到的一贯到底的系列比喻,本诗中还有“佩服你”的反复(加强了对诗友的真情实感),“雨水的饥渴中”的省介(省略介词的新辞格,使句子干净)。再就是不时出现的词类活用,使语言加强了诗性的表达。比如“飘逝了的花期过后”,动词“飘逝”的拟物式活用;“溶进我默然沉思的茶盏”,这是短语“默然沉思”的拟人式活用;“时光酿就的丝丝清甜,纯于苦辣”,动词“酿”的拟人式活用,以及形容词“清甜”“苦辣”活用为名词;“多皱的面孔藏不尽的淳朴”,动词“藏”的拟人式活用,以及形容词“淳朴”活用为名词。凡七处。

诗的情感真实而贴切,诗的手法与技法艺术而积极,当然是上乘之作。难怪与诗为伍首选这首诗,做了“中成诗摘”的第一篇作品,并留下短评。
其评为:
这是一首寄赠诗。
但融评议于诗中,冠一品字,可见作者之认真,而非随意之作。要品必须识,所以诗人对山城子作品的认真阅读已在不言中……唯有如此,才能品出味来,进而如一壶好茶,供我们一起品尝。
城子如茗,此诗也美。

附:
再品山城子
文/ 陈 泯

雨夜,灯下。我在老人书房品茶
真的挺佩服你
寻不见几缕阳光漆黑的华发
飘逝了的花期过后
陈旧的紫砂壶
竟能泻出一泓清亮的高潭之水

当年一颗圆实的种子
雨水的饥渴中,是否痛苦沉默过
几片枯干的新芽
溶进我默然沉思的茶盏
悠悠然的苦涩生涯
竟让我品出
晚香玉刚出苞如蜜一样的味道

时光酿就的丝丝清甜,纯于苦辣
确实很佩服你
多皱的面孔藏不尽的淳朴
绿了多少花卉田园
我细细地呷着
品味这岁月的水与人生的茶



70、歌颂年轻的母亲——在“红颜诗国”读红颜[1]
文 /山城子

第一次读到这样年轻的母亲,被诗人歌颂。这就是在“红颜诗国”网刊创刊号上读到的春意阑珊的作品《打伞的女人》。

打伞的女人
文/ 春意阑珊

午后的阳光倾泻而下
山坡上,头戴紫色头巾的女人
优雅地打着一把绿色小伞,送儿子上学
肆虐的落山风,想撕碎她的白裙

谁的呼唤,让她驻足回眸
谁的仰视,让她华丽转身

无论艳阳高照,还是风雨如磐
她都手持一把伞,独自撑起一片天
这个夏日,也不例外

9行短诗分三节。意象清晰,语言明白,适合大众阅读。
第一节,最爱那个形容词“优雅”——透露出年轻母亲的执着的信念与信心,令人置信她的儿子会在她的呵护下健康地长大成人。
第二节,两个复沓句,组成排偶,遂使语言很诗性。同时也给读者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空间。谁来了呢?外出打工的爸爸回来了吗?于是乎里面肯定埋藏着美丽或凄婉的故事呢?
第三节,概括了一下,诗的韵味弱了一些。但做为赞美,还是使一位年轻的母亲的具有普遍意义的形象树立起来了。这么小的叙事诗,艺术的享受,或可抵上一篇短篇小说的艺术容量。

2012-8-12于黔中


71、读了就返老还童——读江边鸿雁的《一千零一个梦》
文/ 山城子

一千零一个梦
文/江边鸿雁

我的一千个梦很小
小如豌豆儿
从一颗露珠进入。天空
满是飞舞的精灵

一个迷幻的小世界
水晶广场。喷泉
醉人的月光
没有比水流更动听的了

小泡泡一个接一个冒出水面
一个个怪念头
不自觉地打开魔幻领域
又一个梦,升起来

哦,世界多么好
来,小豌豆儿
我们在一千零一个梦里
做游戏

成群的豌豆儿精灵
萤火虫一般,噢
还有童年的星空,和
童年的月亮

2012-10-14.

读:
哈,第一节就把我抓住了,因为我的年纪太需要返老还童了。说“一千个梦很小”,多么儿童语言呀!而且还儿童得新鲜-谁听说过梦还论大小呀?不仅新鲜,还具体成小豌豆儿了,真真切切的。接着,就只有童话里才可能见了的“精灵”呀“水晶广场”呀“魔幻领域”呀等等,让我还童了的眼睛很不暇接了。童的眼睛看的都是童的兴趣,所以可以从“露珠”进入,可以观察“小泡泡一个接一个冒出水面”,然后游戏在“一千零一个梦里”,真是太开心了,让我一下子也见到了”童年的星空,和/ 童年的月亮”。我真的返老还童了-仿佛,我也是一颗小豌豆,一下子就蹦落到魔幻里去了。

2012-10-28于黔中


72、心路,从客观认知中款款走来——读姜华获奖作品《中年书》
文/ 山城子

人到中年,就是进入不惑和将要抵达知天命了。不必说上老下小地担着家庭的担子,事业也基本如日中天,或轰轰烈烈,或平平常常,基本定型了。这样的年龄是最现实的年龄,不再有幻想,也不再心有旁骛。正是因为现实,才容易思考与感慨。姜华正是把他从“童年-少年-青年-壮年-中年”积累的对于生存和发展的客观人文环境的认知(包括对近代史的认知),亦即他的心路历程,很诗意化地表达出来了。诚然,这是交融着两代普通知识分子对其生活与生命的很客观的认知。自然都是普通知识人群所经历的痛苦与欣慰、梦想与追求、希望与失望、清醒与迷惘、挣扎或奋斗的人生历程的写照。也许这样的笔墨更具有典型性,所以被评家看好,一举夺得一等奖。

与其说是组诗,实际上就是一首分小标题的长诗。诗写得长,如何让浮躁的读者能读下来,那就必须在诗性上下功夫了。所谓诗性,就是诗歌语言的艺术性。这是区分于散文、小说、戏剧、报告文学、曲艺等其它文学形式或其他语言艺术的根本属性。把诗歌语言的艺术性展开来说,就是语言的精炼与简约、含蓄或朦胧、生动活泼、准确形象、新颖或陌生、灵气与巧妙、跳跃或张力、幽默诙谐、通俗明朗、音韵和美等等。而实现语言上的无论哪方面的要求,都需要积极修辞,才可以奏效。

那么,这首诗是如何在手法与诗性上下了功夫的?这是我要学习与探求的。下面只就感触深的记录几点,愿与诗友们探讨与交流。

其一,从荒诞手法切入:
“这面东汉铜镜 锋芒逼人/ 我在它面前轻易地/ 返回原形 三十年前的父亲/ 从镜子里现身出来”
(见第一首《镜子》前四行)。“ 锋芒逼人”一般用于对人物或人物的集合一种威势的描写,用在这里,则将铜镜给拟人了。用“东汉”限制“铜镜”,其实是暗喻“历史”。一行诗句,两用积极修辞,语言一开始久很浓郁地诗性了。诚然,这时还看不出荒诞。但接下来,从表面的语言就开始显现其不可能性:镜子只能真实地映像,如何可以让人“返回原形”?而且三十年前的父亲,无论如何也不能从镜子里“现身出来”?文字表面的不可能性,就是荒诞手法的具体运用。诗避直说,如果直说这段的意思就是:面对历史,我回忆起我的童年。三十多年了,那时父亲还健在。——这就一点诗意也没了。事实上,荒诞手法适应了诗歌的含蓄或朦胧的要求。

其二,积极修辞出美句:
比如“镜子是诚实的 诚实的就像/ 过眼云烟”(《镜子》结尾的句子)从内容上看,“镜子”是比喻历史的,说“诚实”又是拟人;从“诚实”到“诚实”又是顶针格与递进格的同时运用,而“过眼云烟”又是比喻。一共十五个汉字的两行诗,含着五次积极修辞。无论如何都得成为美句,亦即诗性十足的诗句。(顺便指出,句中的第二个结构助词,应当用“得”,白璧微瑕,也还是应当没瑕。)

其三,创新词类活用:
“春天辽阔的呻吟和呼喊 此起彼伏/ 那些漫天飞舞的前世 欲望 和宿命/ 正在扑打着翅膀赶路”(《午后》7-9行)这三诗,至少有两处用了当代新创了的词类活用。其中形容词“辽阔”是通感式兼比喻式活用(这种兼类创新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何以这样说呢?这完全可以从阅读效果上判断:“呻吟和呼喊”是听觉现象,而用了视觉才可以觉察的“辽阔”修饰,“呻吟和呼喊”就有了视觉阅读效果。所以是通感活用。声音是有“音域”的,音域的“域”本身就有了喻意,所以可以用“宽阔”来修饰。而这里用“辽阔”,则是用春天辽阔的大地来比喻“呻吟和呼喊”其音域的宽阔。所以又是比喻式的活用。再就是动词“飞舞”的拟物式活用,遂使“前世 欲望 和宿命”这些抽象名词,都有了会飞的动物一样的感觉。而后面的“扑打着翅膀赶路”,则是拟物格直接运用了。


其四,文本的喻拟行走:
比较成熟的诗人,一般都有这个基本功。所谓“喻拟行走”,就是诗人在个人风格的主导下,在行文过程中,比较密集地使用各种比喻和拟人拟物的技巧,从而从基础功上就保证了作品的诗性。
本诗从开头的第一行就喻就拟(见上文);第二首《午后》的开头“光线从窗口跳进来/ 抚摸我 皮肤上的色斑”是拟人了;第三首《发现》,“我不知道 那么弱小的生命/是怎样捱过干旱 饥饿 和严冬/它高高地举起小手/大声发表卑微的誓言”,又是拟人;第四首《风来》的开头“这些风 突然剑走偏锋/ 钻入我身体漏洞 多么寒冷”,前句拟人,后句拟物;第五首《老宅》的结尾
“正在陷入 而老宅不动声色/ 悄悄打量着我 一脸迷茫”多么灵动的拟人。以下的五首就不一一列举了。足以说明诗人姜华的喻拟基本功,已趋娴熟了。



其五,整体的迂回与跳跃
自由体新诗大多讲究跳跃。
一般是在一首短诗内实现跳跃。“阳光下的尘埃 奔跑如风/ 这时 一只蚂蚁突然侧身”(《午后》10-11行),这是场景转换的跳跃。
“让那些蜂蝶去追逐/ 高处眩目的阳光// 可是今天 一朵野花/ 一朵在角落里绽放的信仰”,(<发现>11-14行)这是小姐之间的跳跃。
整体上看,从第一首《镜子》到第二首《午后》,则是反映社会生活的时空跳跃。
诗人姜华所以标为“组诗”,而不是“长诗”,因为从整体上看,其结构是迂回曲折地前行。一会儿到了从前,一会到了现在,然后又是过去,再返回当下,甚至未来。应当说这是从结构上开拓长诗的探求之路,而且是比较成功的了。

2013-6-28与黔中夏云镇


中年书(组诗)
姜 华

镜 子

这面东汉铜镜 锋芒逼人
我在它面前轻易地
返回原形 三十年前的父亲
从镜子里现身出来
一种衰败气味 伴着民国二十七年的咳嗽声
突然与我撞了个满怀

父亲旧时教书 我习文 写诗
这一切承接多么自然 没有一丝悬念
父亲教书是一个过程
我写诗又是一个过程
如同一个人在路上终生奔波
转了若干个圈子 又
绕回来 抵达
宿命的原点

镜子是诚实的 诚实的就像
过眼云烟

午 后

春日的午后 光线从窗口跳进来
抚摸我 皮肤上的色斑
谁在嘲笑 这些
岁月的标记 走光的隐喻
在这个生命竟相萌发的时节
一些种子已胎死腹中

春天辽阔的呻吟和呼喊 此起彼伏
那些漫天飞舞的前世 欲望 和宿命
正在扑打着翅膀赶路
阳光下的尘埃 奔跑如风
这时 一只蚂蚁突然侧身
陷入我的眼睛

我不能拒绝什么 就像不能拒绝
这段美好的光阴
我内心的绽放 正在努力追赶花期
只是速度比往年慢些

发 现

在我家墙根 一棵地地菜开花了
突然的发现让我感动
我不知道 那么弱小的生命
是怎样捱过干旱 饥饿 和严冬
它高高地举起小手
大声发表卑微的誓言

多少年来 我一直安静地坐在
失语的角落 关闭自己的声音 欲望
放慢速度 靠右行走
裹紧身上鳞甲 和气味
让那些蜂蝶去追逐
高处眩目的阳光

可是今天 一朵野花
一朵在角落里绽放的信仰
它卑微的高贵
打乱了我的生活节奏

风 来

这些风 突然剑走偏锋
钻入我身体漏洞 多么寒冷
这个春天 我体内的旧伤 病灶 和欲望
在风的引诱下
蠢蠢欲动 纵容我说出
春天萌动的危险

春风过来的时候 所有的种子 梦想 和罪恶
一起抬头 它们
追着风奔跑 呐喊 受孕 分娩
然后一齐被风劫持
视野里 那些被风拖走的尸体
乌鸦一样飞翔

一些隐身的 透明的物质
正在抢占季节高地 它们留下的气味
漫天飞舞 唯有风比划着手式
争相搬出阴谋的借口

老 宅

这座老宅 曾经扼杀了多少欲望
叹息和欢笑 风吹门响
我仿佛看到先人们 表情模糊
从老宅大门里进进出出
壬辰年初夏 一个中年男人的脚步
跨进了这座前朝古宅

黄昏 有女人咿呀的哭声 从厦房里传来
那是我十七岁守寡的太婆
还有那些前朝足迹 迈着方步
走来一位晚清秀才
屋顶上那些隔年瓦霜
洇湿了多少陈年旧事和 蓬勃的岁月

漫步在老宅腐败的气味里
我中年缓慢的脚步
正在陷入 而老宅不动声色
悄悄打量着我 一脸迷茫

瓷 婚

我现在越来越恐惧 那些瓷器
那些外表坚硬 光滑 发出金属光芒的
瓷器 敏感 多疑 易碎
爱使小性子 就像初夏多变的脸色
现在我手里正小心地捧着
这件磕绊了20年的瓷器

长大的儿子正在恋爱 与一个姑娘
缠绵的天昏地暗 我知道
现在的年轻人 即使拥有一件
官窑珍品 也不知道如何鉴赏
哪像我们 一条道走到黑
还自信地说 天 就要亮了

人到中年的我 仍在反复敲打着
一件陈年陶器
直到音乐声响起

旧 物

三十年前我深爱的梅子
早已做了人妻 人母 掉了门牙
老东门外那条秘道
我的童年还在里面奔跑
奶奶颠着小脚 在老城门洞里唤我
已是四十年前的绝唱

还有那些梦风筝一样 在旬关大道上飞翔
很有些南宋遗风
还有旬河畔那片柳林
记录了一段生涩的恋情
还有老屋里那些长短叹息声
至今还在让一个男人喘气

前几日我经过小城旧货市场
那些前朝的利器 锈迹斑斑
它反射出光芒
刺伤了我的眼睛

同 窗

当年睡在上铺或下铺的兄弟
鸟一样飞散了 飞远了
瞅着发黄的底片 地图 和表情
我的记忆突然黑屏
哪些相继走进夜色的影子
一个个悄无声息

尘世多么苦难 艰辛
曾经饱满光洁的容颜 黑发 和激情
早已在风雨中斑驳 那些方言
已经远离了服务区
生存的筹码 如季节更替 漫长而沉重
中年的脚步在喘息声中 慢了下来

从现在起 我必须重新聚集能量
努力扛起那些世俗 血缘 和亲情
就像当年与同学拔河 奋力
把一座山驮过河去

中年书

我中年的视野里 景物开始浑浊
一头牛或一只黄羊
没有多少区别 多少次我试图
滤出体内的泥沙 暗伤 和无奈
去市场廉价发表
又被中年的矜持驳回

现在我经常 坐在中年孤独里
同那些旧家具对话
我给它们说出父母 子女 疾病和
年轻时张狂的梦想
我给它们说出前世 爱情 和诗歌
当我说出苦难的时候
去世多年的母亲就站在我身后
轻轻唤我的乳名

我试图寻找穿越的路径 从最低处返回
返回那座座落在乡下的老屋
返回那场无疾而终的初恋
返回父母热烘烘的体内
然后呼喊着自己名字
去追赶一头狮子

遗 言

这一生已经历了太多文字 和风雨
现在我尽量朴素一些
脱去那些华丽的虚词外衣
让灵魂自由地在天堂 或地狱
放声欢笑 哭泣 现在请拿来一张白纸
盖在我身上

我一生低调 诚实 卑微做人
避免在身后留下唾液 指纹 或暗器
现在人们都在使用品质这个名讳
其实它是一件奢侈品
还有一种行为叫孝道
这样的利器更容易伤人

我走的时候 也许是白天 或夜晚
天空可能下着小雨
请不要告诉亲友 不要声张 不许哭泣
不要打搅了在夜晚行路的人
请拿走那些金属 恩怨和 廉价的赞美
包括书籍 诗歌 和泪水
好吧 现在让我怀揣着爱 悄悄地远行
一个人 回到大象最初的墓地


名言活用一例
文/ 山城子

诗句:
管它什么美丽多姿
还是丑陋无比。凉快就是硬道理
(摘自海天风行《欢欢的夏天》)

修辞学中既有词类活用,又有成语活用,新诗中又出现了大量新创的词类活用和短语活用。
海天风行这个“硬道理”,应当叫“名言活用”。 名言活用的艺术效果在于寓谐于庄(名言是庄重的,而活用时往往幽默诙谐),让读者哑然失笑。
其实,大量的新创的词类活用都来自民间。这个“硬道理”中的形容词“硬”就是拟物式活用——因其阅读效果使“道理”这个无形无状的意识类名词,仿佛钢铁或石头一类物件一样地有了硬度。“发展就是硬道理”,一个新创的形容词的拟物式活用,使这个名言特别深入人心。诚然,新诗中的形容词的各种方式的活用,已经大量存在,至于与“硬道理”谁先谁后,是不大好考察的了。

2013-7-10临屏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评分评分

分享分享

顶顶
踩踩
点评回复 编辑推送使用道具 推送到微信素材
山城子

598
主题
2499
帖子
1万
积分
常务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10670
IP编辑禁止帖子清理
2#
楼主| 发表于 2015-4-30 15:43:34 | 只看该作者
72、心路,从客观认知中款款走来——读姜华获奖作品《中年书》
文/ 山城子

人到中年,就是进入不惑和将要抵达知天命了。不必说上老下小地担着家庭的担子,事业也基本如日中天,或轰轰烈烈,或平平常常,基本定型了。这样的年龄是最现实的年龄,不再有幻想,也不再心有旁骛。正是因为现实,才容易思考与感慨。姜华正是把他从“童年-少年-青年-壮年-中年”积累的对于生存和发展的客观人文环境的认知(包括对近代史的认知),亦即他的心路历程,很诗意化地表达出来了。诚然,这是交融着两代普通知识分子对其生活与生命的很客观的认知。自然都是普通知识人群所经历的痛苦与欣慰、梦想与追求、希望与失望、清醒与迷惘、挣扎或奋斗的人生历程的写照。也许这样的笔墨更具有典型性,所以被评家看好,一举夺得一等奖。

与其说是组诗,实际上就是一首分小标题的长诗。诗写得长,如何让浮躁的读者能读下来,那就必须在诗性上下功夫了。所谓诗性,就是诗歌语言的艺术性。这是区分于散文、小说、戏剧、报告文学、曲艺等其它文学形式或其他语言艺术的根本属性。把诗歌语言的艺术性展开来说,就是语言的精炼与简约、含蓄或朦胧、生动活泼、准确形象、新颖或陌生、灵气与巧妙、跳跃或张力、幽默诙谐、通俗明朗、音韵和美等等。而实现语言上的无论哪方面的要求,都需要积极修辞,才可以奏效。

那么,这首诗是如何在手法与诗性上下了功夫的?这是我要学习与探求的。下面只就感触深的记录几点,愿与诗友们探讨与交流。

其一,从荒诞手法切入:
“这面东汉铜镜 锋芒逼人/ 我在它面前轻易地/ 返回原形 三十年前的父亲/ 从镜子里现身出来”
(见第一首《镜子》前四行)。“ 锋芒逼人”一般用于对人物或人物的集合一种威势的描写,用在这里,则将铜镜给拟人了。用“东汉”限制“铜镜”,其实是暗喻“历史”。一行诗句,两用积极修辞,语言一开始久很浓郁地诗性了。诚然,这时还看不出荒诞。但接下来,从表面的语言就开始显现其不可能性:镜子只能真实地映像,如何可以让人“返回原形”?而且三十年前的父亲,无论如何也不能从镜子里“现身出来”?文字表面的不可能性,就是荒诞手法的具体运用。诗避直说,如果直说这段的意思就是:面对历史,我回忆起我的童年。三十多年了,那时父亲还健在。——这就一点诗意也没了。事实上,荒诞手法适应了诗歌的含蓄或朦胧的要求。

其二,积极修辞出美句:
比如“镜子是诚实的 诚实的就像/ 过眼云烟”(《镜子》结尾的句子)从内容上看,“镜子”是比喻历史的,说“诚实”又是拟人;从“诚实”到“诚实”又是顶针格与递进格的同时运用,而“过眼云烟”又是比喻。一共十五个汉字的两行诗,含着五次积极修辞。无论如何都得成为美句,亦即诗性十足的诗句。(顺便指出,句中的第二个结构助词,应当用“得”,白璧微瑕,也还是应当没瑕。)

其三,创新词类活用:
“春天辽阔的呻吟和呼喊 此起彼伏/ 那些漫天飞舞的前世 欲望 和宿命/ 正在扑打着翅膀赶路”(《午后》7-9行)这三诗,至少有两处用了当代新创了的词类活用。其中形容词“辽阔”是通感式兼比喻式活用(这种兼类创新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何以这样说呢?这完全可以从阅读效果上判断:“呻吟和呼喊”是听觉现象,而用了视觉才可以觉察的“辽阔”修饰,“呻吟和呼喊”就有了视觉阅读效果。所以是通感活用。声音是有“音域”的,音域的“域”本身就有了喻意,所以可以用“宽阔”来修饰。而这里用“辽阔”,则是用春天辽阔的大地来比喻“呻吟和呼喊”其音域的宽阔。所以又是比喻式的活用。再就是动词“飞舞”的拟物式活用,遂使“前世 欲望 和宿命”这些抽象名词,都有了会飞的动物一样的感觉。而后面的“扑打着翅膀赶路”,则是拟物格直接运用了。


其四,文本的喻拟行走:
比较成熟的诗人,一般都有这个基本功。所谓“喻拟行走”,就是诗人在个人风格的主导下,在行文过程中,比较密集地使用各种比喻和拟人拟物的技巧,从而从基础功上就保证了作品的诗性。
本诗从开头的第一行就喻就拟(见上文);第二首《午后》的开头“光线从窗口跳进来/ 抚摸我 皮肤上的色斑”是拟人了;第三首《发现》,“我不知道 那么弱小的生命/是怎样捱过干旱 饥饿 和严冬/它高高地举起小手/大声发表卑微的誓言”,又是拟人;第四首《风来》的开头“这些风 突然剑走偏锋/ 钻入我身体漏洞 多么寒冷”,前句拟人,后句拟物;第五首《老宅》的结尾
“正在陷入 而老宅不动声色/ 悄悄打量着我 一脸迷茫”多么灵动的拟人。以下的五首就不一一列举了。足以说明诗人姜华的喻拟基本功,已趋娴熟了。



其五,整体的迂回与跳跃
自由体新诗大多讲究跳跃。
一般是在一首短诗内实现跳跃。“阳光下的尘埃 奔跑如风/ 这时 一只蚂蚁突然侧身”(《午后》10-11行),这是场景转换的跳跃。
“让那些蜂蝶去追逐/ 高处眩目的阳光// 可是今天 一朵野花/ 一朵在角落里绽放的信仰”,(<发现>11-14行)这是小姐之间的跳跃。
整体上看,从第一首《镜子》到第二首《午后》,则是反映社会生活的时空跳跃。
诗人姜华所以标为“组诗”,而不是“长诗”,因为从整体上看,其结构是迂回曲折地前行。一会儿到了从前,一会到了现在,然后又是过去,再返回当下,甚至未来。应当说这是从结构上开拓长诗的探求之路,而且是比较成功的了。

2013-6-28与黔中夏云镇


中年书(组诗)
姜 华

镜 子

这面东汉铜镜 锋芒逼人
我在它面前轻易地
返回原形 三十年前的父亲
从镜子里现身出来
一种衰败气味 伴着民国二十七年的咳嗽声
突然与我撞了个满怀

父亲旧时教书 我习文 写诗
这一切承接多么自然 没有一丝悬念
父亲教书是一个过程
我写诗又是一个过程
如同一个人在路上终生奔波
转了若干个圈子 又
绕回来 抵达
宿命的原点

镜子是诚实的 诚实的就像
过眼云烟

午 后

春日的午后 光线从窗口跳进来
抚摸我 皮肤上的色斑
谁在嘲笑 这些
岁月的标记 走光的隐喻
在这个生命竟相萌发的时节
一些种子已胎死腹中

春天辽阔的呻吟和呼喊 此起彼伏
那些漫天飞舞的前世 欲望 和宿命
正在扑打着翅膀赶路
阳光下的尘埃 奔跑如风
这时 一只蚂蚁突然侧身
陷入我的眼睛

我不能拒绝什么 就像不能拒绝
这段美好的光阴
我内心的绽放 正在努力追赶花期
只是速度比往年慢些

发 现

在我家墙根 一棵地地菜开花了
突然的发现让我感动
我不知道 那么弱小的生命
是怎样捱过干旱 饥饿 和严冬
它高高地举起小手
大声发表卑微的誓言

多少年来 我一直安静地坐在
失语的角落 关闭自己的声音 欲望
放慢速度 靠右行走
裹紧身上鳞甲 和气味
让那些蜂蝶去追逐
高处眩目的阳光

可是今天 一朵野花
一朵在角落里绽放的信仰
它卑微的高贵
打乱了我的生活节奏

风 来

这些风 突然剑走偏锋
钻入我身体漏洞 多么寒冷
这个春天 我体内的旧伤 病灶 和欲望
在风的引诱下
蠢蠢欲动 纵容我说出
春天萌动的危险

春风过来的时候 所有的种子 梦想 和罪恶
一起抬头 它们
追着风奔跑 呐喊 受孕 分娩
然后一齐被风劫持
视野里 那些被风拖走的尸体
乌鸦一样飞翔

一些隐身的 透明的物质
正在抢占季节高地 它们留下的气味
漫天飞舞 唯有风比划着手式
争相搬出阴谋的借口

老 宅

这座老宅 曾经扼杀了多少欲望
叹息和欢笑 风吹门响
我仿佛看到先人们 表情模糊
从老宅大门里进进出出
壬辰年初夏 一个中年男人的脚步
跨进了这座前朝古宅

黄昏 有女人咿呀的哭声 从厦房里传来
那是我十七岁守寡的太婆
还有那些前朝足迹 迈着方步
走来一位晚清秀才
屋顶上那些隔年瓦霜
洇湿了多少陈年旧事和 蓬勃的岁月

漫步在老宅腐败的气味里
我中年缓慢的脚步
正在陷入 而老宅不动声色
悄悄打量着我 一脸迷茫

瓷 婚

我现在越来越恐惧 那些瓷器
那些外表坚硬 光滑 发出金属光芒的
瓷器 敏感 多疑 易碎
爱使小性子 就像初夏多变的脸色
现在我手里正小心地捧着
这件磕绊了20年的瓷器

长大的儿子正在恋爱 与一个姑娘
缠绵的天昏地暗 我知道
现在的年轻人 即使拥有一件
官窑珍品 也不知道如何鉴赏
哪像我们 一条道走到黑
还自信地说 天 就要亮了

人到中年的我 仍在反复敲打着
一件陈年陶器
直到音乐声响起

旧 物

三十年前我深爱的梅子
早已做了人妻 人母 掉了门牙
老东门外那条秘道
我的童年还在里面奔跑
奶奶颠着小脚 在老城门洞里唤我
已是四十年前的绝唱

还有那些梦风筝一样 在旬关大道上飞翔
很有些南宋遗风
还有旬河畔那片柳林
记录了一段生涩的恋情
还有老屋里那些长短叹息声
至今还在让一个男人喘气

前几日我经过小城旧货市场
那些前朝的利器 锈迹斑斑
它反射出光芒
刺伤了我的眼睛

同 窗

当年睡在上铺或下铺的兄弟
鸟一样飞散了 飞远了
瞅着发黄的底片 地图 和表情
我的记忆突然黑屏
哪些相继走进夜色的影子
一个个悄无声息

尘世多么苦难 艰辛
曾经饱满光洁的容颜 黑发 和激情
早已在风雨中斑驳 那些方言
已经远离了服务区
生存的筹码 如季节更替 漫长而沉重
中年的脚步在喘息声中 慢了下来

从现在起 我必须重新聚集能量
努力扛起那些世俗 血缘 和亲情
就像当年与同学拔河 奋力
把一座山驮过河去

中年书

我中年的视野里 景物开始浑浊
一头牛或一只黄羊
没有多少区别 多少次我试图
滤出体内的泥沙 暗伤 和无奈
去市场廉价发表
又被中年的矜持驳回

现在我经常 坐在中年孤独里
同那些旧家具对话
我给它们说出父母 子女 疾病和
年轻时张狂的梦想
我给它们说出前世 爱情 和诗歌
当我说出苦难的时候
去世多年的母亲就站在我身后
轻轻唤我的乳名

我试图寻找穿越的路径 从最低处返回
返回那座座落在乡下的老屋
返回那场无疾而终的初恋
返回父母热烘烘的体内
然后呼喊着自己名字
去追赶一头狮子

遗 言

这一生已经历了太多文字 和风雨
现在我尽量朴素一些
脱去那些华丽的虚词外衣
让灵魂自由地在天堂 或地狱
放声欢笑 哭泣 现在请拿来一张白纸
盖在我身上

我一生低调 诚实 卑微做人
避免在身后留下唾液 指纹 或暗器
现在人们都在使用品质这个名讳
其实它是一件奢侈品
还有一种行为叫孝道
这样的利器更容易伤人

我走的时候 也许是白天 或夜晚
天空可能下着小雨
请不要告诉亲友 不要声张 不许哭泣
不要打搅了在夜晚行路的人
请拿走那些金属 恩怨和 廉价的赞美
包括书籍 诗歌 和泪水
好吧 现在让我怀揣着爱 悄悄地远行
一个人 回到大象最初的墓地
_________________
诗是人生的雅伴儿。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评论鉴赏 Reviews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