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小说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找名字(短篇小说)
风在动
童生


注册时间: 2015-12-05
帖子: 3
来自: 中国宜昌
风在动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5-12-19 19:47    发表主题: 找名字(短篇小说) 引用并回复

找名字(4387字)

1
瘸木匠死了。
在黄泥堡,死个人是很平常的事。每到冬天,一些经不起风寒的老人,就会隔三差五役去。如同草要枯败,大家见怪不怪。无非是告别仪式上乡里拢个面,到主办丧事的孝家情薄上随个礼,以示哀悼。需要出力的,多是关系要好,孝家会早早来请。现在死了人,家里会请红白理事会,吹吹打打摆门面。锣鼓、歌师,壮劳力一应俱全,省得四方劳动。到了晚晌,大家只要揣上随礼钱,去吃饭、听丧歌就行了。
不过,因为名字,瘸木匠的死却引起了一些风波。原因很简单,是瘸木匠到底叫啥名字?竟没人知道。黄泥堡的人口名册上也没有他的号。一查,竟然发现黄泥堡人氏瘸木匠连户口都没有。村长开始不以为然。名字本身并不重要,很多人原本都有大名,却没人叫,这普通人太多,名字就是一个代号。很多人直到死后,名字才能正儿八经供在灵牌上用一回。不过很快就会随着棺材和人,一起埋进黄土里。大家瘸木匠、瘸木匠叫了一辈子,临到死了,他没有名字的问题却出来了。
原因有二:其一,村里死了人,村委会要第一时间上报上级机关;其二,瘸木匠孤寡,现在是和谐新农村,死了人不能像死了小猫小狗,随随便便挖个坑埋了。得有个仪式和响动,总不能让人指责乡里诟病。
村长王麻子为此大伤脑筋。他专门就死者没有名字的问题请示镇长。镇长正在搓麻将,哗啦啦地洗牌声让电话收听效果不太好。起初,输了钱的镇长并没在意,后来听说是刚死的村民没有名字时,才有些窝火地离开了麻将桌。他一改往日王麻子长王麻子短的称呼,在电话里语重心长地说:“我说王村长,你们的工作还做得不够细致啊!这事要是传出去,我这个镇长估计要挨老百姓的骂啊!上头关于和谐社会、新农村的工作早就在你们村儿开展了啊!村中无小事啊!这事你要处理不好,我看你直接下课算了啊!”说罢就挂了机。王麻子紧握着电话,镇长几个“啊”尾音很长,让他在穿裆风中惊出了一身冷汗。

黄泥堡村一天内紧急召开了三次村委会议。会上,王麻子日爹骂娘,逮人就骂。他传达了镇长的指示。要求大家拿出一个解决方案,否则,他下课前也要拉村委垫背。
主管名册的是会计刘老幺,他戴着老花镜,趴在桌上哗啦哗啦翻各小组名单底册。底册他已经翻过了无数遍,其实不用看,他就知道上面根本没瘸木匠这个号。他一边用手揉着发红的酒糟鼻,一边转着滴溜溜的眼珠,偷偷瞄脸色发青的王麻子。好半天才抬起头看着治保主任钱三多说:“老钱,瘸木匠不是你家的远房兄弟吗?你回去问一下你家老人,或许他们知道他到底叫啥名也不一定。”
治保主任一听刘老幺开口点他的名,恨不得跳过办公桌一拳打碎刘老幺的老花镜。直骂狗日的不是个东西,问候了他家的婆娘、闺女和祖宗十八代后,才没好气回答说:“瘸木匠是和我沾亲不错,不过,这个兄弟是我四叔在土地庙捡来的,这个大家都知道,再说他自从跟了我四叔,半大了学艺,跟着四处做活,也很少在黄泥堡落脚。后来出师了就更少回来,四处做手艺,很多年都没有音信。没婆娘也没个后人,虽说我四叔的后事是他操办的,四叔临终前也把家产留给了他,可我们没有来往你是知道的。再说了,他一年四季很少回来,住几天就没了人影儿,鬼魂一般,房子都是我帮着经管着,才没被风吹滚雨淋塌。我们没得半点关系,我早问了我爹,他也不知道他叫啥……”
村长,我看咱们不如按照钱主任的姓和排行,胡乱给瘸木匠取一个名字得了,费那事干嘛?赶明儿人一入土,谁会管他姓啥叫啥!”
民兵连长葛蛋是个心直口快的粗人,一年四季穿着儿子从深圳捎回来的保安制服,衣服领子黑油油直反光。一滴亮晶晶的鼻涕挂在胡须上,像屋檐下挂着的冰溜子,自己硬是没有发觉。弄得坐在他对面的妇女主任王二妹对他横眉怒眼、满脸厌恶。这货还洋洋自得,一个劲向王二妹挤他的公鸡眼。
说起妇女主任王二妹,关于她的话题,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人年青漂亮不说,还一肚子弯弯肠子。村委四个老爷们把计较加在一起,也赶不上她眉毛一抖。加上生得白,人们就送她一个白骨精的浑名。人前人后叫着,这娘们儿也不生气,反以为荣耀。据说和某某县长有一腿,是内定的下届村支书。在黄泥堡,她是唯一敢和村长顶杠的人,连王麻子都不愿意招惹她。
王二妹正低头玩手机。她把瘸木匠死后没有名字的事发到微博上,就立即有人跟贴。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访问量就超过了一百。几个老粉更是七嘴八舌跟帖,其中,她的网上情人潇湘诗虫也跟了帖,帖子内容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个潇湘诗虫是湖南人,会写点小诗,平时没少帮她改文章,也很懂她的心思。俩人在网上柔情蜜意,已经聊了两年多了。她早就萌生了去看他、一偿相思的想法。潇湘诗虫在帖子上说:“人本无名,只不过用来分清如何来、如何去而已。既然一个没名字的人死后非要找到名字,不如借题发挥,做一场戏最好不过。”

王二妹顿时眼前一亮,心里便有了注意。她见大家都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就故意清了清嗓子。果然,大家立马都拿救星的眼神儿看她,让她好不得意。她嘿嘿笑了,扬手招呼几个老爷们,要他们挤近了说话。

当晚,王麻子就在广播里召开了村民大会。大会由他一个人发言。具体是关于瘸木匠的丧事、去湖南找他没拿结婚证的老婆和找名字的安排。他说:“人死了,名字一定要找到,这也是村委对每一个村民负责任的态度。”
王麻子讲了很多,此时正当晚饭饭点,人们围着炉火边吃饭边听他讲话。很多人直骂操蛋。讲话就讲话呗,干嘛掐电视信号,耽误了大家看武媚娘。
王麻子越说越严肃,越说越激动。从小家常上升到国家和民族大义。最后,他一连摔下了几个炸弹,搞得大家想起到现在还没入棺的瘸木匠,好好一顿晚饭也吃得闹心。
王麻子说:“一,由村长王大宝同志任丧事委员会主任,负责操办丧事事宜。
二,由妇女主任王二妹同志即刻赶往湖南,负责寻找瘸木匠没拿结婚证的老婆,争取把她请来参加葬礼。如果对方不方便来,务必要找到瘸木匠的名字,让瘸木匠可以安心上路。
三,村民每户出五十元的随礼钱,用来置办酒席、请红白理事会、以及王二妹寻找瘸木匠家属的费用。超支部分一律有村财务承担。
四,瘸木匠的两间瓦房即刻拍卖,所得款项填补操办丧事的不足部分,余下用作修建棋牌室,娱乐村民生活。
五,告别仪式每家至少要到场一个人,送一下死者,到时候领导和电视台来了,总要看到大家的爱心和热情。”
王麻子一口气念完由刘老幺写的五个通知,喉咙发痒,端起大茶缸猛喝一气。心里直骂刘老幺缺德。村民听了五个通知,也胡乱骂开了。骂着骂着,想到酒席和电视台,就懒得再骂。不就五十块钱吗?到时候老子一家都去,吃你个狗日的倒贴皮,闹不好老子还能蹭个镜头,上一回电视触个电呢!

村里很快就搭起了灵堂。瘸木匠的家已经落败得进不了人,灵堂就临时布置在村委会。王麻子雷厉风行,亲自买来衣服和寿木,把冷炕上的瘸木匠请进了亮堂的红漆棺材。红白理事会也早早来了,把架子鼓、手风琴这些物事搬到了现场,只等王二妹那边传来消息,就立马热热闹闹唱它个昏天地暗。
猫冬的村民也没来由兴奋起来,有事没事就往村委会跑,不停向王麻子、刘老幺几个打听王二妹的消息。王麻子热情高涨,村民关注,引发了他的成就感。通过电话,他及时把王二妹的信息传递给大家:
“王二妹同志已经上火车了,火车马上就要开了。“
“二妹同志已经到长沙了,正通过媒体联系当地政府。”
“二妹已经到了一个叫靠山屯的地方,正在寻找瘸木匠落脚的地方。”
“大家不要着急,请大家理解一下妇女主任同志的奔波辛苦,几千里路程呢,她一路饱经风寒,真是个能打硬仗的好同志,我们村民的好公仆。”
“…………”
灵堂是钱会计设计的。为此,他专门请村里的老学究为葬礼写字。灵堂门是充气的牌坊,也是从殡仪馆租借的。两边分别写到:“沉痛惦念和深深缅怀”八个大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棺材两边摆着童男童女,个个唇红齿白。棺材前的供桌上,摆满了燃烧的香烛、水果和馒头,好不丰盛。村委会一班子人忙前忙后、呼三喊四,既当跑腿又当孝子。生怕遗漏了哪一个细节,到时候县长和电视台来了出洋相。只有老学究坐在火塘边,吧唧吧唧抽老旱烟。他半眯着结满眼屎的老花眼,瞄着棺材前用白纸糊的灵牌位,琢磨着名字找到后,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字体来书写死者的名讳。

转眼王二妹出门五天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消息突然就中断了。王麻子从第五天早上一直打电话,却始终无法联系上她。他暗道幸好是冬天,滴水成冰,可以由着王二妹折腾。否则,已经死了快十天的人估计都要长蛆发臭了。
一直到晚上,村民们都放弃了看露出大半个胸部的武媚娘,眼巴巴瞅着王麻子的嘴,他们也迫切想知道结果。瘸木匠这个生前没人理会的人,死后,竟受了一回空前关注。

且说此时的王二妹,正愤怒地在长沙街头骂街。网上早就流传见光死的预言,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结果会落在自己头上。她和网友潇湘诗虫见了面。不过结果出人意料,网上的博士,在现实里只是个刮大白的农民工。在相册里看过无数次的帅哥哥,也一下子变成了四十老几、又老又丑的光棍汉。这个四川来的土包子,身上干活的衣服都没换。见面的第一句话就说:“去西河街吧,哪里的房间便宜,一夜只要三十块。”
起初,王二妹之所以同意加他好友,也是看他的网名比较文气,加上空间会不时上传一些情诗。现在看来,自己之所以被骗,根源也是出在网络世界里虚拟的名字上。骂着骂着,突然想起自己还肩负找名字的使命。一边骂自己贱、一边掏出电话。一开机,短信和铃声就接踵而至。


一大早,镇长就被电话铃声闹醒。他昨夜在牌桌上激战半宿,才刚刚睡下不久,他奋力睁开通眼睛,瞄到来电显示是王麻子三个字时,呼地爬起来,抓过电话就咬牙切齿骂起来。等骂够了解气了,停下来,这才发现自己站在床上,一丝不挂。
王麻子一清早挨骂,也有些生气。等镇长骂完,他才说道:“王二妹找到瘸木匠的名字了,拍了瘸木匠婆娘的照片,还录了音。她说人家岁数大,受不得天寒地冻,就不来参加葬礼了。不过,她替老头子感谢政府。”
王麻子第一次没有像狗一样摆着尾巴叫镇长的名讳。干完这一届,他也没打算再干。他不冷不热地说:“二妹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据说给张副县长已经打过电话。张副县长和县电视台中午就会来黄泥堡村。”
说完,率先挂了电话。他恨恨骂道:“狗日的,占茅坑不拉好屎的东西,老子六十多了,姓王名大宝,王麻子是你个毛都没长全的东西胡乱叫的么?”
好消息不胫而走,村民们风一般聚拢到瘸木匠的灵堂前。当听说妇女主任已经找到了瘸木匠的名字、下午就会赶回来的消息后,都忍不住欢呼起来。如同过节一样开心。鼻子长的人,已经闻到羊肉汤的膻腥味了。毕竟,村里过红白喜事的多了,全村男女老少能聚齐的却很少见。何况县长和县电视台都会来的场面。大家也不用使唤,主动生了几大堆火。背着刀子一样的北风,东一堆,西一坨围坐在火堆边吹牛。不一会,口水乱飞,都投入到对瘸木匠名字的猜测中。已经死了十天的瘸木匠躺在棺材里,姓从赵钱孙李开始,一下子变成了有很多、很多个名字的死人。


邮编 443700
地址 宜昌市兴山县兴发集团白沙河分厂
电话 15771161986
信箱 1153599952@qq.com
_________________
沟通,理解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小说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