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虚张声势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15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5-12-16 17:25    发表主题: 虚张声势 引用并回复

按:这是前些日子写成的一篇说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文字,目前,因土耳其击落俄战机,俄与此约的关系又有趋紧之势,贴于此,表达一点看法。

虚张声势

自去年克里木事变以来,俄与美、欧,又摆开了架式,尤其普总,仿佛柴大官人府上的洪教头,把水火棍舞得呼呼生风:“来来来,俺们比划比划!”一些媒体也为俄罗斯敲边鼓,吹唢呐,仿佛俄罗斯手上的行头已经是尖端中的尖端,极品中之极品,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美国、欧洲、北约也非一味坐以待打,也在披褡裢,扎马裤,摆足了架式。尤其今年,美俄开战,北约与俄国开战之鼓噪又甚嚣尘上!然而,究其底里,走过场,秀肌肉的表演,远大于真实诉求!

何以会闹成现在局面,何以俄罗斯要与整个、或者说得委婉一点,与大半个西方闹到剑拔弩张?有人说,那是因为北约东扩,俄国人的战略空间爱到了威胁,受到了挤压,所以俄国人要起而自卫!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苏论战中,俄国人指斥我们秉持生存空间论。姑然其说,没有生存空间,遑论战略空间?既然生存空间论是妄谬的,战略空间论岂非更加妄谬!何以要为俄罗斯的战略空间论大吹法螺?不要忘记,历史上有人就以自己安全须要为由,大量掠夺他国领土。

根据俄罗斯承认的平等原则,既然俄罗斯可以扩充其战略空间,现在而今眼目下,已经扩张到了克里木,扩展到了乌东三州,别的国家不也可以扩充其战略空间?一个篱笆三个桩,乌克兰、格鲁吉亚向东向北扩张不了战略空间,动不了俄罗斯一寸土地,在西边找个桩靠一靠,不至于干犯天条吧?

何以北约要东扩,能东扩?独联体怎么不西扩?或者说,除了用武力,或用武力威胁,不能西扩?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很容易。第一北约东扩,因为需要!第二北约能够东扩,还是因为需要。不是美、英、法、德需要,首先是东欧那些国家、例如波兰、捷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波罗的海周边三小国,巴尔干半岛诸侯,等等,需要。现在的乌克兰、格鲁吉亚等,也需要。何以它们需要北约东扩?道理极之简单,那里的人都懂,那里绝大多数人都认同这个道理。例如波兰人(至少从苏沃诺夫元帅时起,就领教过俄国大棒),捷克人,要他重新回到北极熊的怀抱,回到华约,如果俄国还想重建立华约,除非兵临城下,除非俄国坦克再度开上布拉格街头,他会抵死抗拒。这就是华约崩解,北约不崩解,反而扩大的根本原因。在俄国巨无霸面前,波、捷、匈、立陶宛等不过是侏儒,不过是北极熊的一道开胃点心。

普总信誓旦旦地说过,俄国不会重建帝国,不会入侵欧洲,欧洲不要害怕。普总是明白人,他看到了欧洲人,特别是东欧人的这种真实恐惧。俄罗斯用事实证明,它没有入侵欧洲,它只不过实实在在把乌克兰的克里木变成了它的领土,实实在在在乌克兰东三州搞了公投。实打实地压缩了乌克兰的战略空间,生存空间。乌克兰当然不是欧洲,接下来波兰也不是欧洲,甚至德国也不是,能把德国叫欧洲?所以欧洲人你不要害怕,俄国人是不会入侵欧洲的,俄罗斯也是欧洲国家嘛!不过欧洲人的耳朵里,至少过去在老大哥卵翼下匍匐跪拜过的那些小毛弟的耳朵里,普总的话听起来似乎像狼家婆在说:“亲,宝贝,俺不是想吃你,俺只是想试试俺的牙齿有多锋利。”

敝地有一句俗话,叫将心比己,用孔夫子的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北约东扩,被人认为压缩了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包括乌克兰那些东欧国家,要求加入欧共体,要求加入北约,何尝不是要扩大,至少是守住自己的战略空间?俄罗斯守住甚至扩大自己的战略空间被认为是合理的,天经地义的,而东欧那些小国,要扩大自己的战略空间,至少守住自己的战略空间,生存空间,就不合理?只兴大国有战略空间,不兴小国有战略空间?什么逻辑?当下的乌克兰,不仅守不住自己的战略空间,连生存空间——领土,也守不住。它正在被俄罗斯快速地或慢慢地肢解。克里木被鲸吞,东三州正在遭蚕食。反观俄国,至今没有丢失半寸土地,当然,半个黑瞎子岛还给了我们,那本来就是我们的,没有任何人具结画押承认过俄罗斯的占领,而且是花代价讨回来的。

更有甚者,俄罗斯并没有界定它的战略空间边界何在,现在它与乌克兰为邻,乌克兰是它的战略空间,俄罗斯不能丢掉乌克兰(俄外长语)。一旦俄罗斯把乌克兰搞到手,与乌克兰为邻诸国,例如波兰,岂不又成了俄罗斯的新战略空间?俄罗斯又会不能丢掉这丢掉那!如此推延,试问,俄罗斯之战略空间要扩张到何洲何国而后止?

俄罗斯在欧洲,改变别国的战略空间乃至生存空间的事太多太多,不久前,它刚在斯大林的故国,在格鲁吉亚压缩了那个小国的战略空间、生存空间,这就撕毁了俄罗斯牵头订立的《阿拉木图》条约。按照俄罗斯在格鲁吉亚及乌克兰行事的逻辑,凡说俄语的地方,它都要囊括以去。独联体国家,都是沙俄的臣仆,苏俄的加盟共和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这些国家的官方语言都是俄语,而且,大量俄国人在这些地方居住,用不那么中听的话说,在这些地方殖民,这些国家最后回到俄罗斯怀抱,理由再现存不过,照格鲁吉亚、乌克兰模式办就可以了。

欧洲离我们太远,历史离我们太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以一提的是,俄国人也大大地压缩了中国人,用我们经常吊在嘴边的话说,“炎黄子孙”的战略空间,生存空间。自尼布楚条约始,俄罗斯压缩了我们多少战略空间?生存空间?当然,这是历史,有些人讨厌翻这段历史。它还还了我们半个黑瞎子岛哩,忝为中华一芥,与有荣焉。

俄罗斯真的就像一些评论家说的那样不可一世,天下通吃?

有一个俄罗斯人伊拉利奥诺夫曾表示,乌克兰危机的一个可能发展将是由“冷战”转变成为造成大规模人员伤亡的“热战”。在俄罗斯同周围世界,主要是同西方的冲突中,由于力量悬殊,对手的实力远远超过俄罗斯,战争肯定将以俄罗斯惨败结束。

注意,这位伊拉利奥诺夫曾是普总的经济顾问,而非是什么媒体评论家;是俄国人,而非德国人,美国人,当然更不是中国人。他的话可以认为不是普总授意说的,故意向天下示弱,这不合普总的性格!他的话也可以认为不是被美欧买通,故意唱衰俄国。因为至今未听说发生在湼姆佐夫身上的事发生在他身上。可以认为,他的说法是一个知道俄罗斯家底的人对俄罗斯实力的一种估计,比一些评论家的海聊可信得多。

普总在力促俄罗斯武装力量现代化,这是事实。然而,现代战争不是用大刀、梭标打的,要开发、生产高精尖武器需要大把烧钱,以GDP而论,俄国去年的GDP世界排名第10位,居意大利之后。由于西方制裁及石油价格低迷,俄罗斯今年的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以俄罗斯目前的经济状况,要与欧美进行军备竞赛,恐怕难有胜算。有人以为,上世纪苏联解体,与苏俄跟西方军备竞赛有关。俄国似乎逃不出这一魔咒!

现代武器的开发与生产,除了雄厚的经济基础,还需人才,设备,这方面,俄罗斯不占任何优势。单以欧洲三架马车英、法、德而论,俄罗斯已不堪匹敌。现在把俄罗斯武备说得神乎其技,那不过是传媒吹出来的气球。在近年的几场战争中,例如伊拉克、利比亚战争中,萨达姆与卡扎菲都是买的俄国武器,这些武器,并没有显示出何等神威。当然,还有人的因素,萨达姆与卡扎菲似乎不那么得人心,所以打了败仗。上世纪苏俄与阿富汗十年战争,那可是俄国人亲自披挂,亲操利器去与阿富汗山民火拼的。结果是灰头土脸而归,没有占到丁点儿便宜。这就是“战无不胜”的俄军最直白写照。

据说,俄罗斯最可怕的镇洞之宝是核炮仗。据说美、俄的核炮仗彼此可以互相毁灭若干次。那倒不错,两霸从此灰飞烟灭,侪辈可以享受几天清静日子。更有科学家称,美俄两国的核炮仗一起引爆,会把地球推离轨道,地球由行星变成游星,人类从此有福了,可以搭便车免费旅游银河系,旅游全宇宙。

核炮仗不只美、俄有,安理会五常都有,印、巴也挤进了核俱乐部。据说金三先生那里也有那话儿。普总曾说,俄国是有很多领土,但俄国的每一寸领土都不是多余的。俄前国防部长曾放过狠话,谁敢染指俄国领土,就会祭起核法宝!掰起指头算来,到而今真还没有哪个好事的主儿染指俄罗斯领土,倒是俄罗斯不断染指别国领土,数十年前事不必说,前不久,染指过格鲁吉亚领土,去年以来,不断地染指乌克兰领土,这两个国家都是软柿子,不敢说谁染指阿拉领土,就请他烤核火盆。

俄国核炮仗真就那么可怕?常言说软的怕硬的,不要脸的怕不要命的,或者,用文明一点的话说,两强相遇勇者胜,如果美国的领头羊都是夯货,是孱头,当俄国核炮仗飞到白宫顶上打转转时还找不到核按钮,美利坚合众国从地球上抹去,俄罗斯从什么方向扩充其战略空间都百无禁忌,谁敢挡驾就用核大棒敲他脑袋。如果山姆大叔的头儿不那么窝囊,俄国人按核按钮时也按核按钮,侪辈最好找一个高一点的地方,例如昆仑山顶,看看到底那一边的蘑菇云高一些,亮一些,顺便打个分数,评个高下,写上某年月日……。

不过话又得说回来,普总真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为了那个战略空间,要带着他那两亿来同胞,驾着蘑菇云,与山姆大叔三亿余众,在上帝座前论是非曲直?不至于吧。即使普总那天多喝了两杯伏特加,未必满朝文武都不胜酒力?

俄罗斯领土虽然地跨欧、亚,但本质上是欧洲国家,俄罗斯人一般都认为自己是欧洲人,即使生活工作在远东地区的俄罗斯人,一般也认为自己是欧洲人。其语言、文化、宗教、生活习惯等,都与欧洲有割不断的关系。无论过去,即使在钦察汗国时期,现在、或者将来,俄罗斯都不可能成为亚洲国家。从大多数俄国人来说,他们更愿意回到欧洲大家庭,而认为目前的局势是不正常的。这种局势,不会长久继续,现今俄罗斯,已非上世纪之俄罗斯。普总的二人转政治格局,不会长期持续。因而,俄罗斯还有别的的选项。

1、回到欧洲,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势所趋,俄罗斯人所愿。俄罗斯人更愿到柏林去,到巴黎去,到维也纳去,而不是更愿意到新德里、里约热内卢、约翰内斯堡去。西伯利亚有那么多“鬼城”,说明那些俄罗斯人,不管以何种方式使他们去到远东,一但情况许可,他们仍愿意落叶归根,仍愿回到欧洲的老巢。

2、俄罗斯很难融入远东,或者说东方。自罗斯人越过太和岭。逐步向东发展,将其战略空间,生存空间,至少扩大了十数倍乃至数十倍。但除了几个汉学家,大多数人对东方人,对筷子文化圈所知甚少,更不习惯。

3、俄国人对东方有不少偏见,例如“黄祸论”,伊拉利奥诺夫之“被迫向邻国返还西伯利亚”论,普总也说过类似的话,都说明俄国人对东方猜忌之深。

4、俄国人有一个不大好的德性:总想领袖群伦,想当欧洲警察,当世界警察,在哪里都想号令天下,以势压众,很难平等待人,很难合群,更别说服低做小。惜乎其根柢浅薄,志大材疏,胸襟狭隘,难成气候。

5、俄国政治家契约观念很差,信守承诺的信誉不佳,很难成为好伙伴。历史事例太多。

故俄罗斯很难融入东方,很难融入别的群体,很可能成为国际孤儿。

美、欧与俄,会不会真打起来?可能性很小,几乎为零。打仗总要死人、烧钱、打烂罈罈罐罐,非不得已,谁都不愿放第一枪。虽然乌克兰硝烟未散,但还未烧成燎原大火,局势还在可控之中。虽然彼此在搞演习,秀肌肉,但谁也没有出拳,即使偶尔不慎,擦枪走火,甚至打下一两只铁鸟,也还有转环余地。兵犹火也,不戢自焚,虽然洋先生未必读过《左传》,大多能无师自通。

如果打起来,胜败如何?结果不言而喻,关乎此,普总前顾问伊拉利奥诺夫坦承:“在俄罗斯同周围世界,主要是同西方的冲突中,由于力量悬殊,对手的实力远远超过俄罗斯,战争肯定将以俄罗斯惨败结束。”这是清醒估计,以实力论,俄罗斯无论人力物力,近代战争经验,都不堪匹敌。俄罗斯的地理环境还是拿破仑时代的地理环境,还是二战时的地理环境,但现代战争不仅与拿破仑时代相去甚远,即与二战相比,也大不相同。

俄罗斯不是还有核法宝吗?还有!那话儿也是纸老虎。俄有,就在欧洲,就在家门口,法国有,英国也有,再加上老美,三比一。来而不往非礼也,你玩核炮仗,人家也会玩核炮仗。据说,单老美的核武器就与俄旗鼓相当。英、法核武可相机打补丁。何况反导系统在俄之西边已经布成一个半圆,何况MD还有别的家伙。动用核家当,俄似不能稳操胜卷。普总即使有为俄战略空间西扩捐躯之雄心壮志,能忍心带领使他支持率高达到80-90%的那八九十民众一起跳进核火海?不至于吧!


俄罗斯的幸运之星已经接近地平线,莫斯
科大公国也许是其宿命。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