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評清華簡《祭公之顧命》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06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5-12-09 05:52    发表主题: 評清華簡《祭公之顧命》 引用并回复

評清華簡祭公之顧命

何按:
清華簡《祭公之顧命》,被釋讀者稱爲祖本,單從《祭公之顧命》五字,卽可判其百祖本也,如同稱《康誥》爲“康王之誥者”,已非當時之篇名也。又如簡文“朕之皇祖周文王”,穆王能稱其高曾祖爲周文王?這就如同唐明皇稱李世民爲朕之皇祖唐太宗,有這種稱法嗎?請釋讀諸公舉一例看一看?當然“清華簡”除外!
以下抄錄簡文及書,並分别作注,于注中略作評議。
簡注多抄自釋讀之注,書文注則參考諸家注釋。


《簡》祭公之顧命
王若曰:“祖祭公,哀余小子,昧其在位,旻天疾威,余多時假懲。我聞祖不豫有遲,余惟時來見,不淑疾甚,余畏天之作威。公其告我懿德。”祭公拜手稽首,曰:“天子,謀父朕疾惟不瘳。朕身尚在茲,朕魂在朕辟昭王之所,亡圖不知命。”王曰:“嗚呼,公,朕之皇祖周文王、烈祖武王,宅下國,作陳周邦。惟時皇上帝宅其心,享其明德,付𢌿四方,用膺受天之命,敷聞在下。我亦惟有若祖周公暨祖召公,茲迪襲學於文武之曼德,克夾紹成康,用畢成大商。我亦惟有若祖祭公,修和周邦,保乂王家。”王曰:“公稱丕顯德,以余小子揚文武之烈,揚成、康、昭主之烈。”王曰:“嗚呼,公,汝念哉!遜措乃心,盡付𢌿余一人。”公懋拜手稽首,曰:“允哉!”乃召畢[鳥亘]、井利、毛班,曰:“三公,謀父朕疾惟不瘳,敢告天子,皇天改大邦殷之命,惟周文王受之,惟武王大敗之,成厥功。惟天奠我文王之志,董之用威,亦尚宣臧厥心,康受亦式用休,亦美懋綏心,敬恭之。惟文武中大命,戡厥敵。”公曰:“天子、三公,我亦上下譬於文武之受命,皇[甚冘]方邦,丕惟周之旁,丕惟后稷之受命是永厚。惟我後嗣,方建宗子,丕惟周之厚屏。嗚呼,天子,監於夏商之旣敗,丕則無遺後,至於萬億年,參敘之。旣沁,乃有履宗,丕惟文武之由。”公曰:“嗚呼,天子,丕則寅言哉。汝毋以戾茲辠辜無時遠大邦,汝毋以嬖御塞爾莊后,汝毋以小謀敗大作,汝毋以嬖士塞大夫、卿士,汝毋各家相乃室,然莫恤其外。其皆自時中乂萬邦。”公曰:“嗚呼,天子、三公,汝念哉。汝毋◻[臤下力],唐唐厚顔忍耻,時惟大不淑哉。”曰:“三公,事,求先王之恭明德;刑四方克中爾罰。昔在先王,我亦不以我辟陷於難,弗失於政,我亦惟以沒我世。”公曰:“天子、三公,余惟弗起朕疾,汝其敬哉。茲皆保胥一人,康□之,蠥服之,然毋夕□,維我周有常刑。”王拜稽首舉言,乃出。



祭公解第六十
  王若曰:“祖祭公,次予小子虔虔在位,昊天疾威,予多時溥愆。我聞祖不豫有加,予維敬省,不弔,天降疾病,予畏天威,公其告予懿德。”
祭公拜手稽首曰:“天子,謀父疾維不瘳,朕身尚在茲,朕魂在于天。昭王之所勖,宅天命。”
  王曰:“嗚呼,公,朕皇祖文王、烈祖武王,度下國,作陳周,維皇皇上帝,度其心,寘之明德。付俾於四方,用應受天命,敷文在下。我亦維有若文祖周公,暨列祖召公,茲申予小子,追學於文武之蔑。用克龕紹成康之業,以將天命,用夷居之大商之眾。我亦維有若祖祭公之執,和周國,保乂王家。”
 王曰:“公稱丕顯之德,以予小子揚文武大勛,弘成康昭考之烈。”
  王曰:“公無困我哉,俾百僚,乃心率輔弼予一人。”
  祭公拜手稽首曰:“允乃詔,畢桓於黎民般。”
  公曰:“天子,謀父疾維維不瘳,敢告天子,皇天改大殷之命。維文王受之,維武王大尅之,咸茂厥功。維天貞文王之重用威,亦尚寬壯厥心,康受乂之,式用休。亦先王茂綏厥心,敬恭承之,維武王申大命,戡厥敵。”
  公曰:“天子,自三公上下,辟於文武。文武之子孫,大開方封於下土。天之所錫武王時疆土,丕維周之◻◻◻。(丕維)後稷之受命,是永宅之。維我後嗣,旁建宗子,丕維周之始并。嗚呼,天子,三公監於夏商之既敗,丕則無遺後難,至於萬億年,守序終之。既畢,丕乃有利宗,丕維文王由之。”
  公曰:“嗚呼,天子,我不則寅哉,寅哉。汝無以戾◻罪疾,喪時二王大功。汝無以嬖禦固莊后。汝無以小謀敗大作,汝無以嬖禦士疾大夫卿士,汝無以家相亂王室而莫恤其外。尚皆以時中乂萬國。嗚呼,三公,汝念哉!汝無泯泯芬芬,厚顏忍醜,時維大不弔哉。昔在先王,我亦維丕以我辟險於難,不失於正,我亦以免沒我世。嗚呼,三公!予維不起朕疾。汝其皇敬哉!茲皆保之。”
  曰:“康子之攸保,勖教誨之,世祀無絕,不我周有常刑。”
王拜手稽首黨言。


王若曰:“祖祭公,哀余小子,昧其在位①,旻天疾威,余多時假懲②。我聞祖不豫有遲,余惟時來見,不淑疾甚,余畏天之作威。公其告我懿德。”

①哀:《說文》:“閔也。”今《逸周書》本作“次”。劉師培《周書補正》:引或說云“次當作汶,汶、閔同。”
昧,《說文》:“闇也。”
②旻天疾威:亦見于《小雅•雨無正》及《小旻》,謂上天降災示警。
假,訓大。懲,《詩•小毖》箋:“艾也。”意爲懲戒。“假”與今本“溥”義近,“懲”與今本“愆”形似。


王若曰:“祖祭公,次予小子,虔虔在位①,昊天疾威,予多時溥愆②。我聞祖不豫有加,予維敬省,不弔,天降疾病,予畏天威,公其告予懿德。”
①次:次字之解,注家多歧。劉師培云:“次疑欥訛,或曰次當作汶,汶閔同。”陳漢章云:“劉補正引或說云:‘次當作汶,汶閔同。’或說是也。”清華簡文與釋文皆從其取義。潘振以爲次通佽,訓作助。莊述祖以爲次讀咨,于鬯以次讀咨聲,引《爾雅•釋詁》:“咨,谋也。”蓋穆王在位而詢祭公谋之,釋此句爲:猶云謀于小子,虔虔在位也。咨字借爲之;或誤作次第解,則無義也。
按:前人釋義多臆度,或增字,或減字,或變字釋經,未得其要。次之本義爲順次、次要、處所等。《周禮•冬官考工記》:“畫繢之事,靑與白相次也,赤與黑相次也。”《書•泰誓》:“戊午,王次于河朔。”《左傳•襄二十三年》:“敬共朝夕,恪居官次。”“次予小子”乃穆王謙辭,意謂不才小子,序昭穆輪到我繼承王位。與下“虔虔在位”緊密相接。作欥,句意與《書•大誥》:“越于小子”,《詩•周頌》:“維予小子”同。或次作汶,汶同閔,閔通憫,三借其字而逹意,何須如此周折?穆王之時,周之國勢,雖不如成、康之時,但穆王早年,依然政通令行,朝野安堵,不似成王初在位,三監與武庚叛亂,遭家不造,何來閔于小子之難?更非幽王被犬戎所殺,西周滅國,平王東遷,朝廷板盪之時,祭公雖一病不起,但朝廷非無輔佐之臣,何需閔予小子?
又于鬯解:“蓋穆王在位而詢祭公謀之……猶云謀予小子,虔虔在位也。”于解未諦。穆王非初卽位(“予多時溥愆”可證),祭公非初罹疾(“祖不豫有加”可證),謀國之政,當在朝堂之中,祭公康健之時。豈能在其不豫有加,行將辭世之際,方與祭公謀國之政?穆王此行,實爲視疾,詢其遺囑。
又:簡文以余代予,實簡文炮製者一大敗筆,自揭其作僞根底。
余:《說文》稱:“語之舒也。”卽舒徐。引申爲裕、饒。余作第一人稱代詞,最早見于《左傳•僖九年》:“余敢貪天子之命,無下拜。”《書》、《詩》皆以予自稱,從不用余。《逸周書》雖有以余自稱者,但皆非學界公認之西周作品。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用詞用字習慣,卽以本段簡文論,卽有三處以余作第一人稱代詞,西周之文絶不能如此,能是祖本?
虔虔:恭敬寅畏,句意爲:不才小子,序昭穆而繼祖宗之業,謙恭敬畏,朝乾夕惕而在位。
簡文改“次”作“哀”,拾劉師培牙慧。
簡文“昧其在位”,昧有闇昧、愚昧義。查《周書》、《逸周書》,昧字之用,皆与天色有關,如《周書•牧誓》:“甲子昧爽”,《逸周書•酆保解》、《史記解》皆作“昧爽”,與《牧誓》同。《王會解》有“令人不昧”。王會解有類《山海經》,顯非西周作,且“不昧”意謂不眠,不知天黑,亦與天色相關。周王室雖常用謙詞,但從不自稱暗昧、愚昧。惟《商書•仲虺之誥》有“兼弱攻昧”一語,但非稱己昧,而是攻人之昧。故“昧其在位”非西周人用語。
②時:是。《書•堯典》:“黎民於變時雍。”《傳》:“時,是也。”按:作爲時間之時,也通。《書•堯典》:“敬授人時。”《傳》:“敬記天時以授人也。”
溥:《說文》:“溥,大也。”《詩•小雅•北山》:“溥天之下,莫非王土。”愆:過失。《書•伊訓》:“惟茲三風十愆。”《註》:“過也。”“予多時溥愆”卽我多有過錯。旣是自責之詞,亦說明昊天疾威,乃我之過,非臣下之失,自己承担過錯,以慰老臣之心,爲後之談話作鋪墊。
簡文“溥”作“假”,“愆”作“懲”。 懲有恐嚇,戒懼義。《廣雅》:“懲,恐也。”《玉篇》:“懲,戒也。”《詩•小雅•節南山》:“不懲其心。”《禮記•表記》:“則民有所懲。”表面上看,書文與簡文義相近,實則相去甚遠。簡文意爲:“上天疾威,我大爲恐懼!”何爲而恐?己不敬天法祖乎,臣下謀國不忠乎?民生多艱乎?穆王此來是慰老臣之疾抑興問罪之師?何優何劣?何高何低,一讀可知。
句意爲:昊天示警,我多有大過。此旣爲穆王自謙詞,亦說明不單爲探病而來,是爲問政而來,因“我多有大過”,故天降疾病于祖,今祖告我懿德,我能改過,則天必宥我之過,祖也必得康復,有安慰病人之意。


我聞祖不豫有遲①,余惟時來見,不淑疾甚②,余畏天之作威。公其告我懿德③。
①不豫,《書•金縢》:“王有疾,弗豫。”遲,《廣雅•釋詁三》:“久也。”此言不久於世。
何按:“不豫有遲”一語,亦見于清華簡《周武王有疾周公自以代王之志(金縢)》。可見其出于同一作手,自成王誦四傳至于穆王满,其間近百年,《金縢》作者猶在乎?其在《金縢》,雖武王“不豫有遲”,但周公禱後卽瘳。此處則稱祭公不久於世,同一用語,卻有如此牴牾之釋,祖本作者江郎才盡耶?探問祖輩老人之病,有開口卽稱其快要死了?詛咒乎?撫慰乎?荒天下之大唐!
“不豫有遲”四字,黃懷信教授在清華簡《金縢校讀》一文中卽指出其不辭。近百餘年後,何以作《祭公之顧命》者仍舍不得“不辭”之“不豫有遲”而述祭公之疾?偶讀清華簡者也會“莫明其妙”。此字簡文作[尸下二加辶],[尸下二]見于《包山楚簡》,故簡文炮製者不惜再復其辭,以證明簡爲貨真價實之楚地出土文物,妙在其中也!
②不淑:不幸,弔喪之詞。《禮記•雜記上:“寡君使某,如何不淑。”
③懿德:美好之德。《詩•大雅•烝民》:“民之秉彜,好是懿德。”《傳》:“懿,美也。”

我聞祖不豫有加①,予維敬省,不弔,天降疾病,予畏天威②。公其告予懿德。
①不豫有加:不舒服有增加,病况有增加之委婉說法,今人問病亦說“不不舒服了?”。
②敬省:恭敬虔誠地内省。 不弔:不善,不幸。《小雅•節南山》:“不弔昊天,亂靡有定。”〈箋〉:“弔,至也,至猶善也。” 天威:天降疾病于國之重臣,以示威嚴于王。
此段文字充滿當國者對國之耆老之敬愛,充滿人情味。祖之疾有加,予(穆王)虔誠内省,天降疾病加于國之重保,皆爲“我”之不善所至,我畏天之威棱,故乞公告我懿德,以改正國是。國運轉佳,天威必歛,祖疾必瘳。將探病之由,請祖遺訓,說得娓娓動情。簡文一改,大異其趣。


祭公拜手稽首,曰:“天子,謀父朕疾惟不瘳。朕身尚在茲,朕魂在朕辟昭王之所,亡圖不知命①。”
辟:君。 昭王:名瑕,爲周立國四代王,穆王父。
圖,《爾雅•釋詁》:“謀也。”
按:此段文字與書文小有差别,謀父爲祭公名。謀父朕之稱則贅,當如書文直稱謀父。亡圖不知命,爲其謙詞。


祭公拜手稽首曰:“天子,謀父疾維不瘳①,朕身尚在茲,朕魂在于天②。昭王之所勖,宅天命③。”
①不瘳:不起,不能愈。
②句意爲:雖身在兹,魂已歸天,言己將死。
③昭:明也,曉也。潘振曰:“宅,定也,雖魂已在天,猶明曉王之所勉,安宅天命也。”潘注得之,雖魂已游離,仍能明曉王之所勖勉,安于天命。言中有谢穆王探視之意
朱右曾曰:“昭王,穆王之父。言魂在先王左右,明必死也。”按:朱注亦可取,但过實,过泥。且未答今王看視之情,表安天命之意。清華簡文實自朱右曾注出。


王曰:“嗚呼,公,朕之皇祖周文王、烈祖武王,宅下國,作陳周邦①。惟時皇上帝宅其心,享其明德,付𢌿四方,用膺受天之命,敷聞在下②。我亦惟有若祖周公暨祖召公,茲迪襲學於文武之曼德,克夾紹成、康,用畢成大商③。我亦惟有若祖祭公,修和周邦,保乂王家④。”

①皇祖:大祖,遠祖,高祖以遠。《小雅•信南山》;“獻之皇祖,曾孫壽考。”
烈祖:有功烈之祖考。
作:《詩•駉》傳:“始也。” 陳:《周禮•内宰》注:“猶處也。”
何按:卽此“皇祖周文王”之稱,亦說明作簡者不知書史之法,須知此是周王滿對臣下論及本朝之祖先。本朝之王或臣工,稱其先王先公,尤其七廟以内之列祖列宗,只稱我高祖,高宗,或徑直稱高祖、高宗。絶無冠其朝名者。唐人有稱李世民爲唐太宗者乎?如此稱卽犯大不敬之罪,說明唐室已亡,或其自認爲外國人。卽《逸周書》,通篇無周文王之稱。從“周文王”三字,已知其爲後人僞作,何祖本之可言。
②宅:存,用。《书•康诰》:“宅心知训。”
按:此下數句,簡皆不注,而列出自《書》文何篇,真所謂句句有本,句句抄襲。
③迪,《爾雅•釋詁》:“進也。” 襲,《漢書•揚雄傳》注:“襲,繼也。” 曼,《詩•閟宮》傳:“長也。”曼,明母元部字,今本作“蔑”,明母月部,可通假。
夾,《蒼吉篇》:“輔也。” 成,《儀禮•少牢饋食禮》:“畢也。” 大商,詞見《詩•大明》。
④《書•君奭》作“修和”,云:“惟文王克尙修和我有夏。”



王曰:“嗚呼,公,朕皇祖文王、烈祖武王,度下國,作陳周①,維皇皇上帝,度其心,寘之明德。付俾於四方,用應受天命,敷文在下②。我亦維有若文祖周公,暨列祖召公,茲申予小子,追學於文武之蔑③。用克龕紹成康之業,以將天命,用夷居之大商之眾。我亦維有若祖祭公之執和周國,保乂王家④。”

①度:度之本義爲測度,度量,《孟子》:“度然後知長短。”此爲計度,揣度,考察。下國:周文王、武王未成辟時,周爲殷之西藩,故稱其邦爲下國。簡文作“宅下國”,宅本義爲居,周時居下國,亦通。然不如計實在,文、武之時,正在度己之勢,强己之力,以圖殷。
作陳周邦:作:起也。《詩•秦風•無衣》:“與子偕作。”《箋》:“作,起也。”振也。《書•康誥》“作新民。”後常以振作連文。 陳:舊。《詩•大雅•文王》:“周雖舊邦,其命维新。”《詩序》稱《文王》:“文王受命作周也。”此“卽”作意。“作陳周”卽改革舊周,創立制度,厘清政治,積極進取,謀殷而代之。
簡注此,實來自俞樾之釋,義爲“始處周邦”。周室圖殷,始自太王,從姜尙亦名太公望,卽可見其圖商之有自來也。
②度:揣度,測度。度其心卽知其心。
寘:置,示。明德:美德。《詩•大雅•皇矣》:“帝度其心,貊其德音。”寘之明德:示之以明德。
俾,使,與。《詩•小雅•天保》:“俾爾多益,以莫不庶。”《書•周官》序:“王俾榮伯作賄肅慎之命。”《史記•周本紀》“俾”作“賜”。 用:以。語詞,如〈天問〉:“用失乎家衖”之“用”。 應卽當,《說文》:“應,當也。”應受天命卽當受天命。不必改應为膺。
敷:施、布。敷文在下:卽布德、瑞于下土。
③文祖周公:姬旦初食采于周,爵位上公,周立國後輔佐成王,製禮作樂,多所建樹,故稱周文公。
召公,姬奭,原食采于召,故稱召公,亦周開國元勲,並與周公分陜而治,爲周初重臣。列祖,眾祖也,列祖列宗之謂也。不必訓列爲烈,前已有烈祖武王,此再稱召公爲烈祖,則與武王混。
申:再三告訴,《書•太甲》:“伊尹申告於王。”又申申之省,《論語》:“子之燕居,申申如也。”《楚辭》:“申申其罹余。”皆有舒緩,不絶義。
蔑:小,精微。《書•君奭》:“茲迪彜敎文王蔑德。”《傳》:“以此道法,敎文王以精微之德。”《疏》:“蔑,小也。”王念孫以爲“蔑”當作末,亦通。釋“蔑”爲“茂”,則改字也。
句意我亦願有文祖周公,列祖召公,不絶地催促我追學于文武精微。所謂取法乎上。
④周:終。《左傳•昭二十年》:“以周事子。”《註》:“周,猶終竟也。”
龕:《廣雅》:“龕,取也。”《揚子•法言》:“劉龕南陽。”《註》:“取也。同戡。”
紹:繼。《說文》:“紹,繼也。” 將:行。《詩•周頌•敬之》:“日就月將。”
夷:安,悅。《詩•鄭風•風雨》:“旣見君子,云胡不夷。”
大商:商本宗國,雖滅,今稱其先,以示其要。
執和:執,執行;和,協和。《書•堯典》:“協和萬邦。”
乂:治,安。《爾雅•釋詁》:“治也。”
句意爲:我亦維願有如文祖周公,列祖召公,不斷提醒晚輩,追學于文王、武王之至道,終能繼成、康之業,以行天之命,安居商之遺眾。我亦維有(你)祖祭公執安和周國之政,保安我王家。


王曰:“公稱丕顯德,以余小子揚文武之烈,揚成、康、昭主之烈。”王曰:“嗚呼,公,汝念哉!遜措乃心①,盡付𢌿余一人。”

①主,《爾雅•釋詁》:“君也。” 措,《說文》:“置也。”



王曰:“公稱丕顯之德,以予小子揚文武大勛,弘成康昭考之烈①。”王曰:“公無困我哉,俾百僚乃心,率輔弼予一人②。”

①稱:揚。 考:父曰考,《禮記•曲禮》:“生曰父,死曰考。”古時父生時亦可稱考。周昭王爲穆王父。又故去之男性先人皆可稱考,如祖考。《書•君牙》:“纘乃舊服,無忝祖考。”成王爲穆王曾祖,康王爲穆王祖父,皆可稱考。 烈:功烈,風烈。
按:清華簡稱成、康、昭爲主,則隔也。成、康、昭任何晚辈皆可稱其爲主,任何臣工皆可以稱之爲主,但于穆王則爲考爲祖。稱考是。
②困:窮,阨,冏迫。《禮•中庸》:“事前定則不困。” 乃心:一心,盡心。
予一人:古天子自稱。《書•湯誥》:“嗟爾萬方有眾,明聽予一人誥。”
意爲王說:“公不要告病使我陷于困阨,使百僚盡心,輔佐我一人。”祈願祭公公趕快好起來。


公懋拜手稽首①,曰:“允哉!”乃召畢[鳥亘]、井利、毛班②,曰:“三公,謀父朕疾惟不瘳,敢告天子,皇天改大邦殷之命,惟周文王受之,惟武王大敗之,成厥功。惟天奠我文王之志,董之用威,亦尚宣臧厥心,康受亦式用休③,亦美懋綏心,敬恭之。惟文武中大命,戡厥敵④。”

①懋,《說文》:“勉也。”
②井利、毛班見《穆天子傳》,《穆傳》又有畢矩,不知是否與此畢[鳥亘]有關,畢[鳥亘],今本作畢桓,于鬯《香草校書》已指出爲“人氏名,疑畢公高之後”
③奠,讀爲“定”,今本作貞,通假字。 《左傳》文公七年引《夏書》:“董之用威。”
宣:《左傳》僖公二十七年注:“明也。” 臧:《說文》:“善也。” 式,語助,《詩•式微》箋:“式,發聲也。”
④中,《禮記•月令》注:“猶應也。”


祭公拜手稽首曰:“允。乃詔畢桓於黎民般①。”公曰:“天子,謀父疾維不瘳,敢告天子,皇天改大殷之命。維文王受之,維武王大尅之,咸茂厥功②。維天貞文王之重用威,亦尚寬壯厥心,康受乂之,式用休③。亦先王茂綏厥心,敬恭承之,維武王申大命,戡厥敵④。”

①按:此句之解,諸家有歧,竊以爲于鬯之注近之。于鬯曰:“允當一字爲句。畢桓者人氏名,疑畢公高之後,畢公高爲文王第十五子,則桓實爲周之族姓而沉在下位者,故曰黎民般。班般字通。”筆者引文有省略。从前文看,穆王有請祭公薦賢輔弼意,故祭公舉畢桓以代。畢桓或非畢公高後。畢公乃周宗室,于周立國有功,其子孫不过三代,或不至沉于黎民班。
《穆天子傳》出自汲冢書,汲冢書成于戰國間,其會西王母等事,皆小說家言,其所舉人名,未必實有。簡文竟列出畢[鳥亘]、井利、毛班三人,井利、毛班見于《穆天子傳》,井利被目爲穆王嬖臣。逸周書有畢桓,簡文代以畢[鳥亘],故弄玄虚,書文不載之井利、毛班,則直錄《穆天子傳》。以數百年後始出現之人名,入數百年前之史檔,其僞昭然也。
②茂:盛大。
③貞:正、定。《書•禹貢》:“厥賦貞。”傳:“正也。”此作允、肯定。
用威:卽《史記》所指文王伐密須,敗耆(黎),伐邘,伐崇等。
尙:珍視。《廣雅》:“尚,上也。” 壯:大。《說文》:“壯,大也。”此句亦承上句,天旣重文王用威,亦珍視文王寛大其心,以其仁政,治理所伐之國。
康:喜、樂。《爾雅•釋詁》:“樂也。”《禮記•樂記》:“民康樂。” 乂:治。《爾雅•釋詁》:“治也。” 式:法,法式。《說文》:“式,法也。”式用休:卽其法美。
按:此段述文王受天定之命,令其重之用威,寛仁待人,文王樂受天命以治之,用法美善。
④先王:指周之先王先公,尤指太王、王季。 茂:勉。《爾雅•釋詁》:“茂,勉也。”绥:安。 申:通伸,此處有申其素願意。 大命:天命。《書•太甲》上:“天監厥德,用集大命,撫綏萬方。” 戡厥敵:戡定其敵殷。
按:周自太王始,卽在打商之主意,所謂“吾先君太公望子久矣”卽說明此點。此段卽說明亦先王勉其安心圖商,文王則敬恭承之,旣承天命,亦承先王之志。維武王能申天之大命,亦申先王之素志。《詩•大明》:“厥德不回,以受方国。回,違也。笺云:小心翼翼,恭慎貌。昭,明。聿,述。怀,思也。方国,四方來附者。此言文王之有德,亦由父母也。”
按:簡文“董之用威”,實抄自《夏書•大禹謨》。董之義爲督,《爾雅•釋詁》:“董,督,正也。”《書•大禹謨》:“董之用威。”抄則抄也,然文不對題。此地用威不是督促,而是伐其國,滅其緒。不僅伐邘,伐崇等滅其國,最後“戡厥敵”,用威革殷之鼎。


公曰:“天子、三公,我亦上下譬於文武之受命,皇[甚冘]方邦,丕惟周之旁,丕惟后稷之受命是永厚①。惟我後嗣,方建宗子,丕惟周之厚屏②。嗚呼,天子,監於夏商之旣敗,丕則無遺後,至於萬億年,參敘之③。旣沁,乃有履宗,丕惟文武之由④。”

①皇:大。 [甚冘],《廣雅•釋訓》:“盛也。” 方邦:卽方國,《詩•大明》:“以受方國。” 旁,《說文》:“溥也。”《廣雅•釋詁一》:“大也。” 厚,《國語•魯語上》注:“大也。”
按:方國卽偏在一方之國,諸侯之國。《詩•大雅•大明》:“厥德不回,以受方國。”《逸周書•明堂解第五十五》:“乃會方國諸侯於宗周。”典籍無“方邦”之稱。簡文偏稱方邦,以示其爲漢以前作,連《書•金縢》“乃流言于國”之國字,簡《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金縢)》亦改作“乃流言于邦。”須知,此國非彼國,此國者國都之謂也。《孟子•齊人有一妻一妾》章:“遍國中無與立談者。”宋玉《對楚王問》:“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皆指國都,豈能改國爲邦?簡之注釋亦稱方國,入得無雙譜了,可見作簡者之李四心態。
另:簡注引詩《大明》,須知,詩傳自大、小毛公,二人皆西漢人,照清華說,何以判定此不是毛亨、毛萇爲避劉邦諱,改邦爲國哩?子矛子盾,何鋭何堅?
②方,《廣雅•釋詁》:“大也。”今本作旁,莊述祖《尙書記》校作“方”。 屛,《書•康王之誥》:“建侯樹屛。”何按:今《書》篇名爲《康誥》。
③參,《荀子•解蔽》注:“驗也。” 叙,《國語•晉語三》注:“述也。”
④沁:清母侵部,疑讀爲匣母侵部之“咸”,訓爲“終”。旣沁,今本作“旣畢”。 履,《爾雅•釋詁》:“福也。”有履宗,有福佑于宗室。 由,《荀子•哀公》注:“道也。”


公曰:“天子,自三公上下,辟於文武①。文武之子孫,大開方封於下土②。天之所錫武王時疆土,丕維周之◻◻◻后稷之受命,是永宅之③。維我後嗣,旁建宗子,丕維周之始并④。嗚呼,天子,三公監於夏商之既敗,丕則無遺後難,至於萬億年,守序終之⑤。既畢,丕乃有利宗,丕維文王由之⑥。”

①三公:周公、召公、太公,亦泛指臣下,如四友十亂之輩。 辟:助,輔弼。辟借爲弼。辟,幇母昔部;弼,並母質部,音相近。
②方:土地,四方。《易•坤卦》:“六二直方大。”《註》:“地體安靜,是其方也。”《易•觀卦》:“君子以省方觀民設敎。”《疏》:“省視萬方。”大開方:大肆擴充地域。句言,文武之子孫,大肆开拓地域,封建于下土。
③錫:賜。 時:是,此。 丕維:語詞,有大維之義。三缺字竊以爲當是“基肇自”,句爲“丕爲周之基肇自后稷之受命。” 宅:居。永宅之,永爲家室、天下。
④旁:大,普。《說文》:“旁,溥也。”旁建宗子,卽普封建宗室子弟。 始:根本。《國語•晉語一》:“夫堅樹在始。”韋昭註:“始,根本也。” 并:屛,屛藩。意爲宗子封國爲周王室之根本屛藩。
⑤監:鍳。 丕則:大則。 守序:守昭穆之序,亦作守宗緒。
⑥旣畢:旣畢其功,旣如此。 宗:宗族,宗室。 由,此同始。《書•盤庚》:“若顚木之有由蘗。”《左傳》:“今在析木之津,猶將復由。”析木津,天十二次之末,日至此,則復始一周也。意爲文王始開周室之基,子孫當念祖宗開辟之艱而勉繼其緒。
按:簡文三公,指畢[鳥亘]、井利、毛班,卽穆王時之三公。如是,則穆王始知封建子孫,以作屛藩?則周之封建始于穆王?


公曰:“嗚呼,天子,丕則寅言哉①。汝毋以戾茲辠辜無時遠大邦,汝毋以嬖御塞爾莊后,汝毋以小謀敗大作,汝毋以嬖士塞大夫、卿士,汝毋各家相乃室②,然莫恤其外。其皆自時中乂萬邦③。

①寅,《爾雅•釋詁》:“敬也。”
②戾,《爾雅•釋詁》:“辠也。” 時,訓“是”。 遠,《說文》:“遼也。”
以上數句,《禮記•緇衣》引作:“毋以小謀敗大作,毋以嬖御人疾莊后,毋以嬖御士疾莊士、大夫、卿士。”《郭店簡》引作:“毋以小謀敗大圖,毋以卑御息莊后,毋以卑士息大夫、卿士。”上博簡略同。 相,《小爾雅•廣詁》:“治也。”
③《書•洛誥》:“其自時中乂,萬邦咸休。”


公曰:“嗚呼,天子,我不則寅哉,寅哉①。汝無以戾◻罪疾,喪時二王大功②。汝無以嬖御固莊后。汝無以小謀敗大作,汝無以嬖御士疾大夫、卿士,汝無以家相亂王室而莫恤其外③。尚皆以時中乂萬國④。

①不:同丕,前有例。寅:敬。《說文》:“寅,居敬也。”則爲語詞,類今人所說“我大大地恭敬啊,恭敬啊。”
②戾:乖、暴。缺處莊述祖補作遘,《書•洛誥》:“無有遘自疾。”遘古同構。句意爲你毋以乖戾構成罪過疾患。 喪:失去。時:是,此。二王:文王、武王。
③嬖御:嬖幸,寵妾。 固:陋,鄙陋。《禮•曲禮》:“輟朝而顧君子謂之固。”《註》:“謂鄙野不達禮也。” 莊:嚴肅鄭重。《論語•為政》:“臨之以莊,則敬。”莊后:莊敬嚴謹之王后。 嬖御士:寵幸狎邪之士夫。
家相:此處“家相”二字,注家多歧。竊以爲此處家相相當指内侍,内臣,有類于齊桓之易牙,竪刁、開方。雖周初尙不如此嚴重,但已露端倪。 亂:治。 外:外庭之臣,亦指来自列國之卿、大夫。祭公爲周公之後,其來自魯,亦外臣也。
④尙:上,高尙其事。 時:是。中:中道,中庸。謂當以中道治萬國爲尙。
按:莊述祖校,疾下據《禮記•緇衣》増“莊士”二字。王念孫曰:“上文注曰:莊,正也。上文之莊后對嬖御而言,此文之莊士對嬖御士而言,大夫卿士又尊于莊士,故并及之,若無莊士二字,則失其本旨也。”此言未必。嬖御對莊后,一一成對,莊士若是泛指,則不倫,朝中主要是卿、大夫。前有嬖御士,後之卿大夫固與之不同類。此大夫、卿士自是莊敬清貞,在朝之士。加莊士則義重,贅。
又《禮記》,實小戴《禮》,成書于漢代,自鄭玄注成,始廣流行。其文距《祭公》成文更遠。上引《郭店簡》卽無莊士二字。另《韓非子》引《周記》爲:“無尊妾而卑妻,無孽適子而尊小枝,無尊嬖臣而匹上卿,無尊大臣而擬其主。”皆與此節有關,故不能以《禮記》况此文。
下愚見簡文與書之注文屢合,亦屢采後世典籍入簡,此處簡文卻不采王念孫之說,不采《禮記•緇衣》之文,不于“塞後”加“莊士”二字?細審之,我知之矣!原來《郭店簡》無“莊士”二字。至于“上博簡”與引文與之略同,則《上博簡》與清華簡爲一墓之簡也!


公曰:“嗚呼,天子、三公,汝念哉。汝毋◻[臤下力]唐唐厚顏忍恥①,時惟大不淑哉。”

①[臤下力],從臤聲,疑讀爲同在匣母真部之“眩”,《廣雅•釋言》:“惑也。” 唐,《說文》:“大言也。” 厚顔,《詩•巧言》:“顔之厚矣。”


嗚呼,三公,汝念哉!汝無泯泯芬芬,厚顏忍醜,時維大不弔哉①。

泯泯:潘振云:泯泯:昏也;芬芬:亂也。按,芬芬借爲紛紛。
忍醜:知其惡而竟爲之,是爲忍醜。
大不弔:大不善。《小雅》:“不弔昊天。”《傳》:“弔,愍也。”
此節是祭公陪同穆王同探視祭公病者之朝廷重臣所言。


曰:“三公,事,求先王之恭明德;刑,四方克中爾罰。昔在先王,我亦不以我辟陷於難,弗失於政,我亦惟以沒我世。”



昔在先王,我亦維丕以我辟險於難①,不失於正,我亦以免沒我世②。

①先王:周昭王姬瑕。 亦:也,維:維有,語詞。 丕:大。 辟:避,排除。 難:艱難。此或指昭王十九年祭公辛伯從昭王伐楚事。但不必泥于是。
②不失于正。接前,我雖辟于險,但不失于正道。 末句意爲“我亦以此免于死難。”


公曰:“天子、三公,余惟弗起朕疾,汝其敬哉。茲皆保胥一人,康□之,蠥服之,然毋夕□,維我周有常刑①。”王拜稽首舉言②,乃出。

①胥,《爾雅•釋詁》:“相也。”一人,指王。 康,《爾雅•釋詁》:“安也。”今本孔晁注同。下一字右從子,左半所從不清。 蠥,《楚辭•天問》注:“憂也。” 服,《爾雅•釋詁》:“事也。” 夕,疑讀爲斁,夕下一字不清,疑絶。句意爲乃無終絶。
②舉,《莊子•應帝王》成玄英疏:“顯也。”今本作“黨”,《廣雅•釋詁一》:“善也。”義近。《書•皋陶謨》:“禹拜手稽首昌言”,《說文》:“美言也。”與此句義相似。


嗚呼三公!予維不起朕疾。汝其皇敬哉!茲皆保之①。”曰:“康子之攸保,勖教誨之,世祀無絕,不,我周有常刑②。”王拜手稽首黨言③。

①維:語詞。 不起朕疾:我疾不癒。 皇:大。皇敬:大敬天命,大敬天子。 兹:此,眾人,指在座者。 保:兹皆保重,保天命,保王室,亦保國保家。
②康:安,舉。 攸保:長遠之保障。此指其子嗣。 勖:勉。 不:同否。不則,不然。 常刑:正大之律法。
③黨:美、善,《廣雅》:“黨,善也。”黨言:良言美語。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