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严寒的记忆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06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5-10-12 05:39    发表主题: 严寒的记忆 引用并回复

严寒的记忆
谚云:冷在三九。一般而论,此言不虚,但下愚记忆中,最冷的日子不在三九,甚至,也不在数九天气。记忆中,最冷的年份是1974年与1975年,尤以1974年最冷。最冷的月份不是元月,而是11月末梢与12 月初。真有“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之概。晨起开门,屋檐上有冰挂,门口积雪盈盈,至少在10厘米以上,四野一片皆白,人行处则留下一串足印。天空一片苍灰,远方雾气充塞。水沟水渠结上一层厚冰。高架电缆也化成条条银线。裸露在大气中的水管冻住,龙头拧不开,拧开了也没有水流,只能用火来烤。
不仅室外满地冰雪,室内也结了冰,桶里,水壶里,面盆、口盅里,凡剩有水的容器里都结了冰。这难得一见的大雪,自然成了人们,尤其是孩子的赏心乐事。把盆里、锅里、桶里的冰起出来,用火在边沿上烤一个孔,用绳子将其拴来吊在树上当锣打。大的直径逾米,大约是从黄桶里起出来的;小的直径只10厘米左右,大约是从口盅里起出来的。大块、小块,小小块,敲起来音调不一,金声而玉振,真像一曲冰雪交响乐!然后堆雪人,打雪仗。玩不了多久,鼻子冻红了,手冻木了,只好回到屋中揭开蜂窝煤炉烤火。当天下午,晾在室外的棉毛衫,现而今叫秋衣秋裤,冻硬了,像一块薄木板,可以平举起来而不折,用酒精温度计测得的室外温度是摄氏零下7 度,这至少是下愚测得的芙蓉城最低温度。因为孩子不上学,那一天应当是周日。
这时节,我们正和学生一起在虎头山(不是陈永贵先生发迹的那个山头)参加学农劳动。第二天一大早,骑自行车赶往虎头山。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道路上,板桥上的皑皑白雪,早被压出一道道车辙,下愚骑车经过,不过在那些车辙中添了一道忽隐忽现的微痕。晨光熹微中,沙河中捞沙农民工也已开始一天的劳作,他们船篷中的油灯犹未灭。
我们在虎头山的驻地是一所废弃园艺学校,学生住二楼,在混凝土地板上用稻草垫底,搭成通铺。教师则住在楼梯间的原教员休息室里,正当风口。室内玻璃有的损坏,只能用两层报纸贴上,聊遮风霜。晚上乱风如虎啸,无孔不入,连头蜷曲在被窝里也不能入睡。好在工宣、军宣体恤,宣布工休两天,农民都不出工,师生当然也就无事可做。不过也不是放敞马,而是组织学习文件,排练节目。剩余时间自由活动。下愚有词记其事:

摊破浣溪纱•雪
卷地西风拥积云,鹅毛倏尔舞纷纷。最是多情亲面颈,畏殷勤。 衾薄饥蛇偏趁乏,霜浓寒箭最欺贫,卅里一车城内外,白无垠。

踏莎行•大雪工休 1974冬 虎头山
意马难羁,心猿怎锁?羲和梦里频催我。关山一世继迢遥,诗书万卷成卑琐。 风雪低迷,褐衣重裹,林塘转眼银堆垛。冻烟不肯出门闾,田塍还见人颠簸。

这一年严寒严到岁寒三友的竹子、桔子,农民称柑子、柚子树大片冻死,头几天看不出端倪,过了几天,发现竹叶,树叶凋落,一些农民也茫不知其所以,只有园艺场的老工人叹息:可惜了,竹子、柑子冻死了。不知这位老工人有过这样的经历或者有这方面的知识,但他之所说成了事实,当我们结束学农时,除了老竹子,多数一年生新竹已经枯萎,桔子树叶已经掉完,屈原歌颂过的后皇嘉树,也经不起严寒肆虐。不过,或许它明年能抽出新叶吧?
可巧的是1975年冬,我们又是在那个季节,又到虎头山学农,今年学农只有工宣队领导,无军宣,军宣好像于年初撤回部队。军宣队有一位小石同志,留下的印象较深,其人温文尔雅,常面带笑容,不多言不多语,做事认真实在,不知是不是军事院校的学生,或者出生于军人世家或干部世家,对待老九的态度亦相当得体,没有那种全场通吃的威棱。他有一种说法让人记忆良深,那是他在与学生讨论时说的,他说政治犯不会被判死刑。觉得他对政治犯与反革命犯的概念有些混淆。或者,他读过一些西方书籍?
这次到虎头山,景观最大的改变是竹子减少了,园艺场道路边及山间的桔子、柚子树一棵也不剩,应验那位园艺工人之说。
1975年的寒冬其绝对低温似乎没有1974年低,但持续时间似更长,我们在虎头山学农的时间也更长,降雪时间则相差不多,都在11月底至12 月初。这一场雪,正下在我们到虎头山不久。
其时正是农闲时节,既没有抢收抢种,也没有挖渠筑坝那些节目,不过是挖泥巴加高堰埂。运输的距离不到一百米,没有定额,属于无事找事,劳动强度不大。下愚除了挖泥挑泥,也砍竹子划(乡音读阴平声)篾条、篾丝编修鸳兜(方言亦称鸳箕、土箕)。社员同志大约见下愚有此拙技,引为同类,与我更打得拢堆。
除了劳动,我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办夜校,所谓夜校,不在于教书识字,而在于读读报纸,谈谈时事,自编自演一些节目,与社员同乐。那时虎头山农村,虽离西南重镇芙蓉城不过二三十里,不仅没有自来水,电灯电话那些玩艺儿,连收音机也没有。聚会的地方,我们戏呼为礼堂,不过是用竹子搭成框架,屋顶盖上稻草,周围用席子围上一圈,聊蔽风寒的棚屋;用土坯码成一排一排长条,权当坐凳的集会地。礼堂前方,往往是从小队里借来的一张方桌和一张条凳。桌上点的是蜡烛或者用绳掉在横梁上的亮油壶,这种照明用具,现在的年轻人已不知为何物。下愚亦有拙词一组记其事。

采桑子•农村即事 1976 元月 虎头山
电筒火把师生队。语过遥阡,喘上层颠,星散棚窗竹席编。 油灯蜡烛光纤细。说地谈天,歌舞丝弦,娱乐山村众社员。
口号如雷批地主!两汉长条,如虎衔貂,掼地尘灰面血浇。 青年念稿言多趣:“狗尾巴翘,攻击今朝,帽儿头闷两眼瞄。”
“幺姑”官小权非小,烟卷时叼,上口禅操,吃遍千家拿与包。 知青顶撞诬为盗,私设监牢,捆吊煎熬,敲扑人残官亦消。
三旬独处谁家女?镇日山腰,背负肩挑,豆蔻芳华和水浇。 出生地主家何事?烙印难消,朋友难交,另册谁甘背石包?
晴天霹雳闻凶耗,悲恸忉忉,泪雨酕醄。自设灵堂遍市郊。 白花黑套人咸佩,祭奠勋劳,怀念情操,尽瘁为民德自高。

一、在大队学农,学生与教师分散到各个小队里去,相距较远。大队所在地为浅丘区,下坡上山是常有之事。白天劳动,晚上办夜校,所谓夜校,不过是农民夜间无事,有闲来坐坐。在夜校里,教师讲,学生演,有时也摆龙门阵,或称之曰摆闲条,冲壳子,不过心里都有一杆秤:不说敏感话题。混熟了,社员也不避忌我们。如一次一条耕牛从山上掉下摔死,社员分牛肉,我们也在场。
给人印象最深的是社员老得快,四十几岁的人就被呼为大爷,太婆。75年第一次夜校开课,下愚问队长,某大爷来了没有?因为去年常在他家借农具。队长向座中人一指,那不是!仔细一看,果然是他,比之去年,似乎老了许多,胡子更长,脸上摺绉更多,精神也没有去年好。真有一年不如一年之势。当时村里人,一上四十岁,似乎就进入老年期,但六十以上的人,反而不容易见老。
吃饭处与住地间必经之地,有一所小学校,教室里没有一张桌凳,全是土坯垒成的“书桌”与“凳子”,屋顶上有多处“亮瓦”,无门,窗多损坏,全无玻璃。齐腰高的砖墙开了几个大洞。显然很久没有上课了!问及乡邻,说城里老师不来,民办老师教了两天就走,学校办不起来。要读书,只有走十几里路,到场镇上去。有的干脆不读,莫非背太阳过山,读不读书都是一回事。尤其女孩子,读书机会更少。不过也有例外,我常去借篾刀那一家姓张,大女儿在镇上读初中,眼见就要毕业了。问其父还让不让她读高中,其父摇头说:城里人读了书都下乡,读那样个多做铲铲!学点针线,找家人户打发(嫁)了。这是大实话。当时虽有工农兵学员上大学等名目,那学员也要有来历,有背景。正如他所说:架架车的滚滚儿,转个几十里,也轮不到他家。
当时农家女儿择偶的最高要求是“工农挂钩”,找一个在工厂里,或城里工作的女婿。一个二级棒棰,每月也可拿到眉发手,34.5元大洋,晴雨不论,旱涝保收。背太阳过山,一年下来,二一添作五,三一三十一,说不好还要倒补。张大爷的女儿虽说不上亭亭玉立,但在农村里,也算得百里挑一,但愿他能招得乘龙快婿!
二、当时正贯彻“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的最新最高指示,学农当然要学农民伯伯狠抓阶级斗争的革命精神。年关在即,正在狠抓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阶级斗争要有的放矢,要有斗争对象,不能无的放矢,空唤一气。该队恰有一个地主,李其姓,传为大学生,说到“大学生”三字,人们似乎还有几分敬畏与惋惜之情,地主全名与香港那位名导仅一字之差,命运却有天壤之别。其上场过程与斗走资派雷同,不赘。两位民兵也不是真想让李地主跌地挂花,无非用力过猛,地主年事已高,跪不稳,一个斤头栽下去。有趣的不是地主的出场式,而是批判他的民兵唸稿子。稿子前面的套语不必说,关键词只有两句,说那个地主最大的“恶攻”就是平时爱说:“坐在山上闷悠悠,两眼望着帽儿头。”闷字,敝地方言常读阴平声,如闷起整,闷墩,闷声闷气。表示不爱说话,不吭声不出气。
“帽儿头”今已无几人知其为何物何事。“帽儿头”是敝乡过去饭馆卖饭的一种行规:先用一三指碗平平装满一碗饭,再用一只钟碗,一种专为饭馆制作的筒状半球形碗底的深桶碗,盛满饭压一压,以倒扣在刚才那只三指碗上的饭不散为准,取下钟碗,端到客人面前的就是一碗状如帽子,特别像今日古装韩剧那些官人戴的帽子的一碗白米干饭。
可怪的是,青年民兵唸完这两句再也唸不下去,不知是稿子上的字写得太潦草或者接下来的字他不认识,总之唸到这两句就冷场。主持批斗大会者颇有急智,见此情况,便高呼口号,大会也就在“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声中结束。这恐怕是文革以来下愚见到的最迅捷的批斗会。
老实说,下愚当时真有些跟不上形势,曾暗想,把这个瘦骨嶙峋的老地主一斗,真的就灵了,右倾翻案风就反下去了,社员的肚子就填饱了,冻死的桔子树,柚子树又重新开花结果了?学生们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据说这位李地主还是当地一“宝”,十里八里之中,是“硕果仅存”之孑遗,哪个大队开批斗会都要命他到场,当个一抓就灵的靶子。
三、幺姑姓王(为尊者讳,姓氏借用申江等地读音),幺姑为外号,社员起的。敝地有一特殊称谓:“尖嘴幺姑”,专门指称口舌便给者,尤其是女性。幺姑不愧是尖嘴幺姑,好口才,开社员大会,她坐在台上,一支烟,一杯浓茶,从报纸到大队,新旧杂揉,台面上的话到七姑八姨的俚语,说上一两小时,顿都不打一个。尤其训斥下属,亦荤亦素,夹枪带棒,有时骂得人立眉立眼,有时却又哄堂大笑。
“操”字字外含义,人尽皆知。幺姑不读操而读“造”,如造蛋,造他妈。《唐韵》、《集韵》等一作七到切,此读不为无据。又当地社员多为客家人,民间称为土广东,如称学生为“火散子”,借把齐刀读“假把齐刀”,古无舌面塞察音,无j、q、x三母,古读如是。
当地詈语亦另有词。鲁夫子曾讨论过“其尾在舟”与“丢那妈”。古无舌尖塞察音知彻澄娘,只有舌尖塞音端透定泥,舟古通周,凋、雕等从周得声,声皆端母,丢:《篇海》作丁羞切,声亦端母。《方言》收有丢字,其声亦古,故舟与丢古音同读或相近。不过虎头山客家人读丢却近屌。前在红河,一个学生不知好歹,拣得此话骂一社员说“丢(屌)你阿咪”,差点挨揍。那学生平时桀骜不驯,是舵爷级人物,被那社员骂得狂眉狂眼,不敢置一辞,下愚等替他陪情,说他不知所云云,方息却一场干戈。
拙词上阕最后一句,是社员私下说的,去岁末,敝校工宣与校方开小灶宴请幺姑拜码头,临别还赠了她一条黄桷树,一斤特花。可见社员所言不虚。
75年到虎头山,最大的变化是幺姑王书记,换成了谢书记。74年时,谢是副大队长。所以换人,是因为幺姑犯事。75年夏秋之际,别大队一知青路过这里,带了一个队里分给他的南瓜,民兵看见,以为他偷本大队的,把他带到幺姑办公处。知青大多是当年横扫一切的天兵天将,造反精神极强,一来二去,与幺姑发生争执,触犯虎威,其后果可想而知!敲扑捆吊,知青致残,告到市里,幺姑的官当不成了,可惜大好前程!
四、昔年婚姻被称作终身大事,五类分子及其家属,当年最难解决此件大事,男性尤甚,农村尤甚。词记实,社员私下亦为其叹息,但叹莫能助,农村人非常实际,谁愿去拣个一辈子都甩不掉的石头包袱背在背上?老地主在,子女虽不在另册,实在另册,什么好事都沾不到边,一句地富子女,就把人咒死。何况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老地主一死,地主子女不顶班?不顶班一抓就灵时哪来对象?另外,地富子女不婚配,地主子女死绝,三任地主谁来接班?国之大事,非侪辈草民所能及,天下忧乐与侪辈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第五阕采桑子,写的是周总理辞世之事。那天我们正好从山上回到城里观看影片《决裂》,在城里从广播中听到这一恶耗。有通知不要设置灵堂。不过我们回到山上,山不高而“皇帝”远,不仅设了灵堂,而且出殡那一天还与大队社员一起举行了公祭,下愚还在山上的学农油印小报上刊了一首七律致奠。后来有追查谁写过悼诗悼词之举,下愚自忖,那张油印小报,最多散布于100来号师生之中,铅印大报尚不济事,况乎16开油印小报?且拙作中并无过敏语言,几个月后,早被忘到九霄云外去了,释然自安。
那年说冷真冷。当时提倡拉练,大雪后不久,一个晴天,负责人决定搞一次突袭式拉练。凌晨三点即吹起床哨,要求快、静、齐,集合上路。学生三点十分开始离开住地,在山间小路及田塍上起伏盘旋。雨后太阳雪后霜,那是要命的干活。斜月下田间,坡地霜浓如雪,更比雪冷,虽在走路也冷得发抖。最尴尬是途中没有厕所,男女混合编队,极难方便。途中领路者又引错了路,直到清晨七时过方回到住地,学生老师都有病倒的,一位最积极主张拉练的校方负责人,次日即高烧39.5度,因病返回城里,休息了20 余天!
那年的春节在2月11号,过完了四九结束学农,临走前几天,梅花已开,园艺场梅花尤其艳丽,散布于坡地与竹树丛中,学生带有相机的,便三五结伴,拍照留念。
再冷也挡不住春之脚步,挡不住人们对花花草草的爱怜!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