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從《咸有一德》看清華簡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13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5-08-30 05:42    发表主题: 從《咸有一德》看清華簡 引用并回复

從《咸有一德》看清華簡

清華簡《尹誥》
【釋文】
惟尹既及湯咸有一德[一],尹念天之敗西邑夏[二],曰:“夏自絕其有民,亦惟厥衆[三],非民亡與守邑[四],厥辟作怨于民,民復之用離心[五],我捷滅夏[六]。今后胡不監?”摯告湯曰:“我克協我友[七],今惟民遠邦歸志[八]。”湯曰:“嗚呼,吾何祚于民[九],俾我衆勿違朕言?”摯曰:“后其賚之[十],其有夏之[金]玉日(實)邑[十一],舍之吉言。”乃致衆于亳中邑[十二]。
【原注】:
[一]既:訓爲已,《禮記•緇衣》:“《尹吉》曰:‘惟尹躬及湯咸有一德。’”鄭玄注:“吉當爲告。告,古文誥字之誤也。尹告,伊尹之誥也,《書序》以爲《咸有一德》,今亡。”郭店簡《緇衣》作:“尹誥云:‘惟尹允及湯咸有一德。’”上博簡同,惟“湯”作“康”,乃通假字。咸有一德,《禮記•緇衣》鄭注:“咸,皆也。君臣皆有一德不貳,則無疑惑也。”《書•咸有一德》孔傳:“言君臣皆有純一之德。”解釋略有不同。
[二]《禮記•緇衣》:“《尹吉》曰:‘惟尹躬天見于西邑夏,自周有終,相亦惟終。’”鄭注:“《尹吉》亦尹誥也••••見或爲敗,邑或爲予。”簡文正有“敗”字,但無後兩句。
[三]亦惟厥衆:意謂夏敗也是其民衆促成。
[四]非民亡以守邑,參看《國語•周語上》引《夏書》:“衆非元后何戴,后非衆無與守邦。”今孔傳本《咸有一德》有“后非民罔使,民非后罔事。”涵義相近。
[五]復:《左傳》昭公六年注:“報也。”用:訓“以”。離心:參看《左傳》昭公二十四年《大誓》:“紂有億兆夷人,亦有離德,余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
[六]捷:《呂氏春秋•貴卒》注:“疾也。”
[七]:協:《說文》:“衆之同和也。”《書•湯誓》:“有衆率怠弗協。”
[八]遠邦歸志:云去其家邦者有回歸之志。《國語•周語下》:“將有遠志”注:“遠志,埔逃也。”《呂氏春秋•慎大》云夏:“衆庶泯泯,皆有遠志”,注“有遠志,離散也。”以“今惟”起首之文句,見《書•康誥》、《酒诰》、《多士》、《費誓 》等。
[九]祚:《說文》:“福也。”
[十]賚:《湯誓》:“予其大賚汝”《史記•殷本紀》引作“理”。
[十一]日,讀爲“實”,《釋名》:“日,實也。”《小爾雅•廣估》:“實,滿也。”
[十二]致衆:見《左傳》哀公二十六年等。亳,在此指商,當時商都在亳。
按:原注[三]省,直接用“絕”。

以下看看,從此篇簡文能讀出些什麽問題。
一、“清華簡”《尹誥》【說明】稱:“《尹誥》爲《尚書》中的一篇,或稱《咸有一德》,據《書•堯典》孔穎達《正義》所述,西漢景帝末(或說武帝時)曲阜孔壁發現的《古文尚書》即有此篇,稱《咸有一德》。《史記•殷本紀》和今傳孔傳本《尚書》及《尚書序》,也都稱《咸有一德》。”又據原注[一]引鄭玄《禮記•缁衣》注曰:“《書序》以爲《咸有一德》,今亡。”
據【說明】及注[一],知《史記•殷本紀》稱此篇爲《咸有一德》,據一些人稱,《古文尚書》爲東晉梅赜所獻僞書,但史遷爲前漢武帝時人,當然與“梅書”無涉,故其關于此篇稱爲《咸有一德》之說,可以采信。鄭玄爲東漢人,也與“梅書”無涉,其引《書序》稱此篇名《咸有一德》,亦可采信。孔穎達唐人,其說可以疑信參半。孔傳本則置之不理。
悉知《尚書》:無論伏生書,孔壁書,河間書,河內書,杜林書,秦火後漢代所傳之一切《書》,皆出自孔子,各篇皆有篇題,司馬遷所引《尚書》諸篇篇名顯非司馬遷臨時所加,若爲史遷臨時所加,讀者將會不知所云。伏生書二十八篇篇名,歷歷在目,亦書自有,非伏生擅自標題,孔安國所獻壁書,亦有篇題,亦非安國獻時擅加,其書與伏生書共有之篇名完全相合,便是明證。孔壁書篇題,亦非入藏時臨時添加,而是早已有之,或爲史臣錄史時所擬,或爲編書者所定。下愚曾經論斷,六經爲孔子傳授弟子之教科書,俾便教授,必有篇題。或有個別篇目缺失,亦經孔子及門或再傳弟子所完善。此皆早於所謂“清華簡”入地前。
注[一]引鄭康成注謂“《書序》以爲《咸有一德》,今亡”。標明鄭康成所見《書序》稱此篇爲《咸有一德》。
還須注意,鄭玄稱吉為告,為古文誥之誤,不等於尹誥為書篇名,《說文》:“誥,告也。”段註:“以言告人,古用此字,今則用告字。以此誥為上告下之字。”故古人告上告下皆为誥。《列子•楊朱》註:“告上曰告,發下曰誥。”因此這里之告未必沒有告訴之意,鄭玄謂其為誥之誤,其用許叔重《説文》之義明矣。
由此不難得出結論,“清華簡”所稱之《尹誥》,若其無標題,因壁書每篇有標題,故其不出自壁書,即不與孔書一系。若其標題爲《尹誥》,也不自壁書出,因壁書標題爲《咸有一德》。故“清華簡”【說明】稱“《尹誥》爲《尚書》中的一篇”純屬無稽之談。
二、此篇開宗明義即稱:“惟尹既及湯咸有一德”,但後續之文並未論及尹己與湯咸有什麽一德。題則破也,卻無下文承題。文自“尹念”至“我捷滅夏”,充其量說明夏(桀)與其民未曾“咸有一德”,並未說明尹己與湯咸有一德。且“今后胡不監”?說明伊尹指湯現在而今眼目下,何以不知桀之敗說明了什麽?即湯與尹並未想到一起,並未“咸有一德”。
尹又告湯曰:“我克協我友,今惟民遠邦歸志。”此是“咸有一德”?答曰否。此是尹在給湯出主意,一曰協和友邦,求得更多外援,以孤立桀,實爲挖桀牆腳。二曰:逃民思歸,民心可用,即尹教湯:外結與國,內用民心以滅夏。而湯並未與尹想到一起,否則,何勞尹教?此節充其量可稱尹之策對。
湯曰:“嗚呼,吾何祚于民,俾我衆勿違朕言?”此句再次說明,民與湯並未“咸有一德”,湯只得問計於伊尹:我用什麽手段,給民什麽許諾,說得直白一點,用什麽作誘餌,使老百姓對我的話句句聽從,字字聽從,跟著我走?也說明湯並未與伊尹“咸有一德”。
湯有問,尹有答,伊尹果然是神機軍師,其上上之策是:“后其賚之,其有夏之[金]玉日邑(注意,不是湯原有之金玉,而是從夏桀那裏搶來的金玉),舍之吉言。”即是誘之以重寶,欺之以甘言,用從夏桀那里奪得的金銀財寶招賚民衆,以充亳邑。這哪裏是儒家愛民之道,新民之教?這是將欲奪之,必固與之的黃老之法,爾虞我詐的縱橫家之術。孔子能將這樣的東西收進他所編輯的《尚書》?
現將《尚書•咸有一德》篇中之“惟尹躬暨湯咸有一德”與簡文“惟尹既及湯咸有一德”作一比較:
躬:躬即身,尹躬即尹本人,自己。簡文用既代身,釋既爲己。但“既”爲時間副詞,無任何躬、身、己、我等含義,充其量是同聲假借(何按:就聲而言,己古聲為見母之部,相當於紀之讀音;既古聲為見母物部,相當於概之讀音,還是有不小區别);且有將“暨”抹去下部,有魚目混珠之嫌。古文中,用躬比用己多得不可勝數,如躬親,躬行,躬逢其盛,鞠躬盡瘁等,未有說己親,己行者。又暨訓及,此字古今皆用,在莊重場合,用暨比之用及更多。
不難看出,簡文“惟尹既及湯咸有一德”爲活剝《書•咸有一德》而來,比之簡文,經文更爲典雅莊重,古意盎然。
三、“勿違”一詞,查遍《詩》《書》《禮》《易》《春秋》,皆無。《書•胤征》孔疏有“勿違我命”之語。《書•酒誥》注及疏有“勿違犯”一語。
“不違”一詞,《論語》三見,1、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2、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3、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當然立于秦始皇之朝的還有個呂不違。
不違一詞多就第三者而言,爲客觀描述;勿違則爲祈使,多主觀意蘊。故不違與勿違義有差別。“勿違”一詞,非經典用語。造清華簡者,連經典習用語也不考察考察,就造作起經典來了,真可謂無知者無畏。
四、所謂誥,《書序》謂:“皆有言以誥示,故總謂之誥。”《周禮•秋官》:“士師掌五戒,二曰誥,用之于會同。”可見誥體之文,無論對上對下,皆須告示公衆。此文中“湯曰:‘嗚呼,吾何祚于民,俾我衆勿違朕言?’摯曰:‘后其賚之,其有夏之[金]玉日邑,舍之吉言。’”此等言語,乃暗室之謀,奇計秘辛之屬,能用之于會同,能公示于大衆?
《書序》稱:“雅告奧義”。此篇《尹誥》僅110字,比《甘誓》僅多20馀字,《甘誓》爲兩軍陣前,臨敵誓辭,其短自然。作爲誥文,110字能寫出什麽典雅之文,包含何等深奧之義?讀讀此文,能看到的是將欲奪之,必固與之的黃老之法,爾虞我詐的縱橫家之術。
與周書八誥相比,其文其義,相差何止千萬里!即與人們稱之爲僞作的《仲虺之誥》、《湯誥》、《咸有一德》相比,其文其義,能望其項背?
五、此篇《尹誥》實泊湊《禮記•緇衣》鄭注,《國語•周語》乃至《咸有一德》中零章碎語而成。
簡文原注[二]:《禮記•緇衣》:“《尹吉》(此處告為告訴之義,不當用書名號,下同)曰:‘惟尹躬天見於西邑夏,自周有終,相亦惟終。’”鄭注:“尹吉亦尹誥(用《説文》義)也,見或爲敗,邑或爲予。”簡文正有“敗”字,但無後兩句。
《尹誥》作者,在此玩了一點花樣。現全引鄭注,“惟尹躬天見于西邑夏,自周有終,相亦惟終。‘尹吉’,亦‘尹誥’也。天,當爲‘先’字之誤。忠信爲周。相,助也,謂臣也。伊尹言:尹之先祖,見夏之先君臣,皆忠信以自終。今天絕桀者,以其‘自作孽’。伊尹始仕於夏,此時就湯矣。夏之邑在亳西。見或爲‘敗’。邑,或爲‘予’。”
簡文保留“天”字不改,而將“見”按鄭玄之說改爲“敗”,將此句改爲“尹念天之敗西邑夏”。後兩句“自周有終,相亦惟終”則刪。一則此二句與簡文所要表達者無甚關系,再則此二句既出現在《禮記》中,亦出現在《太甲•上》中,作簡者深怕人看出其抄自《禮記》或抄自《太甲》;亦恐人看出其抄鄭玄注。
如此一改,簡文此句句意與《禮記•緇衣》相關句意大相徑庭。今《書•太甲上》此句爲“惟尹躬先見於西邑夏,自周有終,相亦惟終”。今《禮記•緇衣》此句爲與《書經》同。皆改天爲先。《書經》置不論,《禮記》至今不見有人稱其爲僞書,其文可采信。這裏還有一佐證。
《史記•殷本紀》:“伊尹去湯適夏。既醜有夏,復歸于亳。入自北門,遇女鳩、女房,作女鳩女房。”此段引文說明伊尹曾經離湯適夏,因伊尹見湯即說以素王九主之事,慫恿湯起而革夏之命;見湯迄無伐夏之舉,等得不耐煩了,去湯適夏,另謀發展,若能使桀改弦更張,得桀重用,革新夏政,亦是建功立業,揚名立萬之好時機,燒熱竈總比燒冷竈容易。故文稱惟尹躬先見于西邑夏。可惜桀是扶不起來的阿斗,伊尹見夏政已不可爲,所謂既醜有夏,故復歸于亳。
鄭玄釋見爲敗,也說得通,所謂伊尹敗者,即不爲桀所賞識,謀官不得,大志不伸,說不定還衣食無著,故鎩羽而歸,不是敗是什麽?“自周有終,相亦惟終”及接下來之言,方有著落。也是“既醜有夏”一語之注腳。
有《史記》、《禮記》這兩條佐證,則簡文作者,改先爲天,是大錯特錯了。
六、整個簡文看不出與“咸有一德”有多少關系,其前半段倒有些像簡括《仲虺之誥》,說明天亡有夏,夏民亡夏,非你子履大王有意篡奪,你還要有什麽“慚德”哩!
簡文除受上述影響,似乎作簡者還讀到了閻若璩《尚書古文疏證》第四卷第六十一條之補充:“又按姚氏際恒立方論咸有一德曰:篇中凡句末用‘德’字者十一,乃陳戒于德,常厥德,夏王弗克庸德,眷求一德,咸有一德,惟天佑于一德,惟民歸于一德,惟天降災祥在德,惟新厥德,臣爲上爲德,可以觀德,是也。句末用一字者,四德惟一,始終爲一,惟和惟一,協于克一,是也。句末用‘一德’字者四:眷求一德,咸有一德,惟天佑于一德,惟民歸于一德,是也。其句內所用一字德字又不在此數,通篇將題字面糾纏繳繞,此殆學語者所爲耳。”句末對《咸有一德》作者極盡譏嘲。本文對姚說不置評。姚氏之譏對作簡文者卻是極大威懾,除“惟尹既及湯咸有一德”一句,無任何申說,通篇連“一”字“德”字也不敢再用一次,其戰戰惶惶之態,令人忍俊不禁。
簡文本想另撰《咸有一德》,以證《尚書•咸有一德》之僞,從而證明《尚書》爲僞,無如作簡者志大才疏,眼高手低,抱如此宏偉目標,耗盡“移山心力”,不過泊湊出自相矛盾的110字之短章,如聽南郭吹竽。閻若璩在天有靈,能引此公爲同調乎?
孔傳、鄭注孰優?《咸有一德》當排在什麽位置?姚立方之譏是否真那麽可笑?留待他日討論吧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