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红楼梦版本臆说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11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5-08-29 16:52    发表主题: 红楼梦版本臆说 引用并回复

《红楼梦》版本臆说
《红楼梦》版本问题,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学界争论最多,下愚草莽,既非红学家,也绝不想坠此泥潭。然而,就书论书,对诸如《红楼梦》写完没有,通行本是否原著,却可以作一点臆测。
  版本问题,《红楼梦》第一章已经给出简明答案。且看这一段叙述:“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改名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东鲁孔梅溪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又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即此便是《石头记》的缘起。”
  第一回有楔子或序的作用。从这一段话,作如下推测似乎更合情理:
(一)《红楼梦》早有抄本传世,名《石头记》《情僧录》《风月宝鉴》等,这些抄本大约是前八十回本或其他回目本,流传广远。据称乾隆中叶以后,脂评八十回抄本日多,如甲戌(1754,乾隆19年)、己卯(1759,乾隆24年)、庚辰(1760,乾隆25年)等,共十一种之多。其中以庚辰本保存较为完整,只六十四、六十七两回有残缺,其他各种抄本此二回亦有残缺。这是现在能见到或前人提到过的《红楼梦》抄本,其他湮灭的当还有不少。
  (二)最后一次整理,即曹雪芹于悼红轩中,将底稿及能收集到的传抄本作为基础进行再创作,所谓披阅十载,言费时之多,亦有十年磨一剑之意;不必确为十年,或多或少,相去不会太远;增删五次则是实数,亦言增删之细之繁,参考资料及参酌意见之多之广,这些资料必包括脂批及其他回馈意见。
为什么要进行整理,再创作?从(一)的叙述得出答案再简单不过:1、坊间传抄,为八十回本,诸多人、事,未有结论,未达至写作目的;2、坊间抄本,因种种原因,出现残损,好事者、读者都要求雪芹补出残损部分,更要求续完全书。从甲戌本等抄本之多流传之广及残损程度看,诸本离雪芹写成八十回本时间已较远。
为什么作者未能一鼓作气完成《红楼梦》创作?病了,公务繁巨,家庭变故,他事牵扯?没有确切史料可征,书中也看不出这段时间作者经历了精神或者物质生活上的大变故。也许写成八十回后,作者要休息休息,听听读者反响,脂批就是一种反响;思考后半部当如何写?都有可能,不必一定遭到什么意外或变故,生事不必都那么戏剧化,需知那时作家并不等着文稿卖钱买米下锅。作家临时搁笔不止曹雪芹,西班牙作家西万提斯写成《唐•吉诃德》上部后长期搁笔,至有好事者捉刀代其续作。搁笔期间,不排除雪芹偶有续作,或他人续作,东鲁孔梅溪题曰《风月宝鉴》或许就是他人越俎代庖的信息之一,也许这就是出现各种不同长度《红楼梦》抄本及所谓脂批的原因。
  书写成否?十年于斯,五次增删,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另题书名,并题一绝。分明诸事完竣,抄成定本,即一百二十回本《金陵十二钗》,与太虚幻境所见同。其他八十回本,X回本是未定稿。所谓只写成八十回本,X回本,原稿遗失,都是只见或只抱着悼红轩增删前的未定稿,包括供曹雪芹增删参酌的脂批本(脂批的目的就是供增删参酌,不供披阅增删,批它何为?特别脂砚斋等都是曹雪芹亲近者)来否定通行本坠入的魔障。
关于此,脂批另有说法:甲戌本第一回“满纸荒唐言”诗眉批“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壬午(1762)为乾隆27年,此条脂批,明显与上说大相径庭。这就引出一个问题,关于此条,到底脂批真,通行本所说真?
1、 书未成:直接与“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
又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即此便是《石头记》的缘起。”相矛盾。
2、未成之书是什么?八十回本?八十回本早已抄传,如带有脂批的甲戌、己卯、庚辰诸种本均是八十回本。而且早在此三种本子传抄前,已写成定本,如庚辰本5至8 册封面书名下均有注曰:“庚辰秋月定本”或“庚辰秋定本”既称定本,则八十回本已成。如此,未成之书,绝非八十回本。故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绝非重写八十回本,而是120回本或其他回本,十年写四十回书不成,进度不也太慢?需知,此是在写成八十回本的基础上再写,作者写作技巧当更成熟,阅世当更深,写得当比前八十回更快更好。
庚辰本还提供了另一个信息,从周汝昌说;甲戌(1754)年脂砚斋开始重评《石头记》,乙亥(1755)年曹雪芹续作《石头记》,至庚辰(1760)年,已过去了五六个年头,怎么增删来增删去,还是八十回本?脂砚斋评过来评过去,到庚辰本已是“四阅评过”,却仍是八十回本?如果是与曹雪芹毫无瓜葛的《红楼梦》爱好者,根本不知曹雪芹已在续作《红楼梦》,庚辰年还在抄旧的八十回本,情有可说,作为与曹雪芹一起续作,至少,关心雪芹续作《红楼梦》的脂砚斋,庚辰年还在重抄八十回本,四阅评过的仍是八十回本,就说不过去了。丙子(1756)脂批于第七十五回前记云:“乾隆二十一年丙子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所谓《中秋诗》即七十五回书中所说贾宝玉为回避说笑话,贾环为卖弄才情而写的中秋诗。四五年后,“四阅评过”的庚辰本仍缺《中秋诗》(通行本也无中秋诗),“四阅评过”的庚辰本对依然空缺的中秋诗不着一字交代,这种疏忽说明什么?说明曹雪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脂批,根本就没有打算写中秋诗。就是说,五六年间,曹雪芹一回书也没有写,连两首七绝之类的诗也没有写,岂不与十年之间增删五次大相径庭?而脂砚斋也根本没有见到曹雪芹在增删《石头记》。
  3、即使书未成,不至于一回未写,写不出四十回,折半,二十回写得出来吧,前八十回已广为传抄,八十回加上二十回,成为百回本《石头记》,应当广为传抄,脂砚斋还可以在其上加批。然而没有百回本,没有脂批,那就是说,曹雪芹十载于悼红轩中一回书也没有写,可能吗?即使曹雪芹逝去,无力抄传,脂砚斋也可抄出此二十回传世。下面却出现了戏剧性预言:“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果然不久脂砚斋魂归离恨天,其他各“斋”短期内也相继死去,靖本第22回畸笏叟所加批语“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只余朽物一枚,宁不痛杀!”壬午或癸未到丁亥,不过三四年间,曹雪芹及熟知其创作《红楼梦》者相继谢世,未成之“书”便成无头公案,着落无处。下愚草莽,不知众多红学家怎么不问一问未成之书是什么?前八十回本,从总体来说也是未成之书,为何广为传抄,增删五次之书尽管未成,何以就不能抄传?第五次增删,必也边改边录,因为是改本而非初稿,不至于全部改好再录。
  4、脂批“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壬午为1762年,到癸未(1763)敦敏二月末还寄诗邀雪芹三月相聚。遂又以曹爱子痘殇,感伤成疾,于癸未除夕去世,更有以甲申春去世者,甲申(1764)春敦诚挽诗:“晓风昨日拂铭旌”,“四十华年太瘦生”。时间差距如此之大,人释曰,因习惯误将癸未写成壬午。此种解释太勉强。一二月份,可能误写上年干支,如08年一二月可能误写为07一二月,极不可能08年12月31号还将日子误写成07年12月31 号。当日批,不至于如此不经意;过一段时间批,上引畸笏叟丁亥批语,脂砚斋已于癸未丁亥间去世,两三年间,不可能记得如此模糊。
5、此条脂批还有一点不可理解,所谓甲戌本,因第1回第8页楔子正文中“出则既名,且看石上是何故事”句上,比他本多出“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可见此本是甲戌年脂砚斋抄本,从甲戌(1754)年脂砚斋在甲戌本上重评《石头记》,到乾隆二十八年癸未除夕(1764年2月1日),已过去十年,曹雪芹已在悼红轩中披阅《石头记》十载,增删五次,每次增删必有抄本,而不是今天改这一段,后天又在原本再改这一段称为另一次。无论完成与否,第五次增删抄本必在,照一般习惯,如果曹雪芹在工作中辞世,阅者,特别是亲近阅者,要留批语,表示惋惜、悼念,必在其绝笔处,至少在其最后一次增删上留批语,奇怪的是,这条批语仍留在甲戌本上,留在十年前的抄本上,这就使人怀疑,这个甲戌本,是在什么时候批的,如果是甲戌年批的,不可能批癸未年发生的事,如果是癸未年批的,这样的批本,曹雪芹在增删中怎么利用?或者十年来都在这本书上批?需知当时的纸质绝不如今天的好,许多抄本是用的毛边纸,一种一般书写纸,十年间都在其上不断批,并供雪芹五次增删参酌,这个本子不知会被批成什么模样,翻阅成什么模样?
有人因抄本上有畸笏叟丁亥批语,断定其为丁亥后(后到什么时候?)抄本,那就是说,这个本子,既非脂砚斋原批本,也非畸笏叟原批本,只能说,这是甲戌本抄本之抄本。更为奇特的是,如此重要一段批语,竟是他本所无。有资料说明,富察明义看到《红楼梦》全书,便与“书未成”矛盾。有人认为,此批语是曹雪芹死于壬午(1763)年的首要证据,如果它算是证据,也是孤证。其实这正是所谓“脂批”作伪的首要证据。
这就提出了脂批可靠性问题,有人以为整个脂批为后人伪作。下愚以为,脂批不全伪,因为它毕竟是“脂批”么,是成文之书么。更不全真,不少人为其目的,上下其手,胡批乱批,更不能排除其间有人借“脂批”之手,将《红楼梦》固定为80回本,这一手的是高招,至今有人仍把它作为否定120回本的钢鞭。
  曹雪芹年龄问题:这个问题不光关乎雪芹享年多少,更关乎《红楼梦》是否曹作及120回本真伪。这个问题人们给出两条硬杠子,一是敦诚挽诗“四十年华太瘦生”或“四十萧然太瘦生”。另是张宜泉《伤芹溪居士》 题下自注:“年未五旬而卒。”
周汝昌拟了一个曹雪芹生平简表,断其生于雍正二年(甲辰1724),卒于乾隆二十八年(癸未1763),享年40岁。大约是据乾隆29年(甲申1764)敦诚挽诗逆推而得,这个享年推测有几个解不开的结:
1、按周拟年表,曹家雍正六(1728)年被抄,雪芹不过四岁,旋回北京,过着平民生活。至乾隆元年(1736),雪芹13岁时,始家复小康。悉知写小说,状物写情,是要有生活根基的,比如一个自幼出家在峨眉山金顶,未出山门一步的老僧,要他刻画路易十四宫廷生活,无论摆多少参考资料在他面前,他是绝对写不好的;同样,一个自四岁就离开繁华富贵之乡的的作者,绝难将豪族生活写得曹雪芹般地道,有人断曹享年50岁,大约据张宜泉说,并逆推得曹雪芹生于康熙五十四年已未(1715年),曹家被抄时,雪芹13岁。笙歌扫院落,灯火下楼台的日子过了13年,有一些生活积累,但要写成《红楼梦》般大作,写出那样的生活场景,人情仕宦,犹嫌涉足太浅,试看后续《红楼梦》者,无论清人今人,费尽移山心力,仍然不成模样。
  2、第一回作者自述:“则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裤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谈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从此看来,作者当半生锦衣纨裤,半生潦倒,从周汝昌说,则是一生潦倒,从张宜泉说,13 岁即潦倒,也是大半生潦倒。当如是措词:“则自欲将早年锦衣紈裤……”当然所谓半生,不是一半对一半,但以13岁为半生,也嫌太短。敦诚、张宜泉皆雪芹挚友,对雪芹享年叙述相差竟十年,实在不可理解。敦诚《挽诗》“四十年华太瘦生”,“四十萧然太瘦生”也不像个挽诗,记得李白调杜甫诗: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敦诚、张宜泉等他诗真伪,不敢妄断,但其曹雪芹享年之说,极可能后人做了手脚。
  3、从周汝昌说,乾隆19年(甲戌1754)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年雪芹29岁,人们对雪芹写好前八十回后曾经搁笔没有异议,停笔一年半载不能算搁笔,那只能算休息,时间应不少于三五年,世上才会有那么多抄本。就是说,曹雪芹当于25岁前写出前80回书。这种可能性极小。一个人25岁前成为大科学家、大诗人、大画家、大军事家,甚至写出武侠小说大作,都有可能,要写出像人们说的百科全书式的《红楼梦》,也嫌年龄太小,阅历太浅。如果说十年尚不能写成后四十回,写成前八十回至少也要用同样时间。如此,曹必须在15岁时开始写作《红楼梦》,可能吗?
在说到曹雪芹生卒年月及享年多少这个最简单,最不应当发生误会的问题时,脂批、敦诚、张宜泉这三个与曹关系最密切,最具权威性的人说的总是互相矛盾,这是不经意发生的错误?这是处心积虑的花招,明显带有后人作弊痕迹。
下愚斗胆说一句,曹雪芹要写出《红楼梦》,至少须有20年以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积累与富贵场中人的交往,这才称得起“半生”与眼界。因此,曹雪芹有生之年当在56岁以上。下愚还以为,曹雪芹的生年不是将56岁以上年龄前推,而是后延,从“脂砚斋”断定其死的壬午或癸未甚至丁亥后至少后延十年,这正是雪芹于悼红轩中五次增删的十年,因为这之前,包括脂砚斋,还在不厌其烦地抄八十回本,评八十回本,对新著则无一字之录。这以后,基本无新抄本问世,说明大家,至少关心《红楼梦》者,知道或正在帮助曹写新著,改定整个《红楼梦》,企盼新著问世,不再传抄旧本。
  当然这就与曹雪芹是曹寅后人相矛盾,其实说曹雪芹为曹寅后人,不过也是今人的一种设想。除非曹家被抄不在雍正六年(1728)。
  曹雪芹晚年生活,绝不如人们所说的那样贫困,否则他就不可能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作者虽于第一回说:“所以蓬牖茅椽,绳床瓦灶,并不足妨我襟怀。况那晨风夕月,阶柳庭花,更觉得润人笔墨。”所谓“蓬牖茅椽,绳床瓦灶。”不过作者自谦自贬之词,如人们常说的蓬荜、寒舍、萧斋等,绝不等于作者穷到舀水不上锅。接下来“况那晨风夕月,阶柳庭花,更觉得润人笔墨。”便实实在在的对他的生活作了勾画。能赏晨风夕月,生活必也相对安定,居处有阶柳庭花,虽不豪华,却也风光宜人,觉得润人笔墨,必也有闲有钱,生活无忧,如果朝日营营,愁上顿忧下顿,再好的环境也不会有写作心肠。
  四大名著,其他三部长期流传民间,作者不过收集整理编次,短篇小说《聊斋志异》也大量采集民间传说,有的直录口述,略加润色而成,尚耗去作者毕生精力;唯《红楼梦》是作者带着强烈使命感写的,发如此大愿,耗如此心力,十载增删,写成后岂会轻意与人,书定稿后,自抄或人抄,必留备份,十年尚不能多抄一份(至少后四十回)?《石头记》也好,《情僧录》也好,已经抄传,广有读者,其必对书中人物命运悬系于心,鹄望续作,如今人对《哈里波特》之期盼。闻书完璧,必不惜重金来抄。退一步,即令手稿丢失,五次增删草稿犹在,从头再写,谅亦不难,自负使命如此,岂会轻言放弃?
  人们设想的手稿遗失路线图,都不具说服力。例如献去修《四库全书》便不可能,1、献书之举,始于1722年止于1778年,所谓献是自愿捐献,非有焚书之令挟书之律;可献可不献。即使献,无论己献人献,必留抄本。2、献书被发现有“大问题”,被毁弃?更不可能。历代统治者对小说并不重视,翻翻四库目录,小说类中,沈三白《浮生六记》都有,四大名著却不见踪影,其他如冯髯翁之大作,亦未收入。而《金瓶梅》等照样流传,并未被销毁禁绝,何况整个《红楼梦》,80回本,120回本,或其他版本,如作者所说,“大旨不过谈情,亦只是实录其事,绝无伤时诲淫之病。”怎么会被销毁?八十回本一直流传,广为人知,不犯禁,怎能推定未面世的后四十回必犯禁?从而被毁?若后四十回犯禁,那就不光是后四十回的问题,整个《红楼梦》都会被禁毁,记得庄庭鑨、吕留良、戴名世、查嗣庭等遭遇否?一字一词之不慎,即招来杀身大祸,人要诛,族要灭,书要焚,不要用今人想法类推古人。
何以未发现手稿?这要从当年中国小说家命运来解答,当年小说家在一切文字行当中,最不被人看重,剧作家也比不上,元明清人杂剧几乎都署名,四大名著却无一署名,便是明证。写小说卖不了钱,更不用留手稿维版权抽版税。一旦传世,大功告成,留手稿何为?不仅《红楼梦》,其他名著,包括《聊斋志异》,有手稿留下来吗?即使有人找到曹雪芹全本《红楼梦》手稿,必也有红学家指摘其为伪作,人们已经掉进怀疑论的乾坤套里。
现代红学划地为版本研究,上讲坛做文章都说版本,花了太多笔墨太多时间,也挣了太多银子。这些奇说异说新说有一个特点:用局部否定整体,用未定本否定修订本,用冷僻本否定通行本,升级到个别红学家认为整个《红楼梦》都不是曹雪芹原著,曹雪芹原著失传了!他们似乎忘记了现在人们不断叫好的就是这本“不是曹雪芹原著”的《红楼梦》,而不是冥冥中谁也没有见过的曹雪芹“原著”;其构建《红楼梦》版本学大厦的基础,不过是沙滩,是自相矛盾的脂批等。
  有一个问题倒是值得一提,曹雪芹有后人否?雪芹辞世不到三十年,照下愚所说,最多不过二十年,程伟元即将《红楼梦》正式刊行,举国同好,无论曹雪芹是笔名或真名,其后人若在,定会引以自豪,族谱中必加记述,然而时至今日,没有地方发现曹氏遗族,没有发现曹氏族谱,也没有人声称雪芹为其先祖。下愚妄揣,雪芹不是没有生育,便是终生未娶,曹雪芹诗书画未有一件传于后世,恐与此有关,敦诚辈所说雪芹之妻、子,是靠不住的。
  还有一个问题,1791年程甲本、乙本相继刊出,敦诚敦敏张宜泉其时不过五六十岁,富察氏更年轻,他们都是关心雪芹、关心《红楼梦》的,程本刊行,对《红楼梦》是大事,对曹雪芹更是大事,欢迎或反对,应该表明他们的态度,遗憾或者奇怪的是,这些人似乎都从人间蒸发,无论他们或他们后代,都未对此表达只言片语。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