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王静安、周秉钧之误会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11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5-08-28 16:16    发表主题: 王静安、周秉钧之误会 引用并回复

王靜安、周秉鈞之誤會

近人周秉鈞《尚書易解》釋《書•金縢》“敷佑四方”之“敷佑”為: “敷,徧也。佑,讀為有。王國維曰:“盂鼎云:‘匍有四方,知佑為有之假借,非佑助之謂矣。’罔,無也。祇,敬也,此言武王新見命於上帝,徧有四方。”①周之釋語焉未詳,盂鼎銘此段為“盂,丕顯文王,受天有大命。載武王嗣文(王)作邦,闢厥慝,匍有四方。”
大盂鼎製作時已是康王二十三年,正是成康之治鼎盛期,其語境與《金縢》成冊時完全不同。周用數十年後製作盂鼎銘以釋《金縢》之“敷佑”,必乖剌。
“受天有大命”本來文從字順,義理曉暢。受於天,有大命。《書•康誥》亦有“天乃大命文王”,與之同義。近人王靜安釋“有”為“佑”,句遂成“受天佑大命”,文、義俱乖。既受天大命,不佑何受?加佑則贅則隔;若天佑大命,不受何佑?加受則贅則隔。
“受天有大命”不僅為加強語勢,且為既成時式。即受於天有了大命。這種時態表述,近人亦有,南洋一帶老華僑,常以“有”作語助,以表示過去完成式。如問:“你去開會沒有?”答:“我有去開會!”卽“我去開了會“。有古人亦常作語詞,如有熊,有娀,有唐,等等。
“有”無“佑”義,“佑”無“有”義。如《書•西伯戡黎》:“王曰:‘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書為“我生不佑命在天”,成何話語?又如《書•泰誓上》:“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師。”能寫作“天有下民”?
靜安君將《盂鼎銘》之“匍有四方”與《書•金縢》之“敷佑四方”混為一談,完全脫離時間,人物,語境,孤立地看待“匍”與“敷”皆從“甫”得音,“佑”古亦讀“有”,而認定“匍有”即等於“敷佑”。實則是兩回事。
《盂鼎銘》所敍之事為“載武王嗣文(王)作邦,闢厥慝,匍有四方。”譯成今語,即“從前武王繼文王之位,率邦人伐商,除去昏君商紂,成為天下共主,‘匍(溥)有四方’。”其主角是武王,其主述是武王伐紂成功而“溥有天下。”《書•金縢》則是“乃命於帝庭,敷佑四方”即請命於天帝之庭,施佑於四方,其主角無論是天帝,或是三王,豈能“溥有四方”?溥有四方何為?無論是天帝或是三王,都只能在冥冥中“庇佑四方”。惜乎智者千慮,猶有一失。
《廣韻》:“徧,周也”。又《廣韻》:“徧,俗作遍。”《魏誌•賈逵傳註》:“逵最好春秋左傳,自課誦之,月常一遍。”故徧者遍也,溥也。“清華簡”之炮制者將《書》之原文,“敷佑”按周秉鈞之釋《盂鼎銘》“匍有”為“徧有”,改徧為溥,《書》文“敷佑四方”遂成“簡”文“溥有四方”。
“匍有四方”即“溥有四方”,此借溥為匍。故清華簡“溥有四方”亦從盂鼎得,“溥有“與”敷佑“絕非同義詞,已如前述。盂鼎當與盂入土時一起入土,至遲當於犬戎攻破鎬京時入土,於清嘉道始重見天日,戰國楚人,不可能見盂鼎銘,由漢至清末,諸注家及閻百詩等攻《古文尙書》者,皆未涉及“敷佑”與“匍有”,便是《盂鼎銘》不見于世之明證。故清華簡炮制者乃從今人對盂鼎銘之誤釋改寫“敷佑”為“溥有”,清華簡為上世紀80年代後之人所炮製,鐵案如山!
① 見周秉鈞《尙書易解》(1984年岳麓書社版)一四九頁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