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小说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仕途
水红
童生


注册时间: 2013-08-27
帖子: 9

水红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5-04-09 00:45    发表主题: 仕途 引用并回复

仕途



今天星期几了?

郭凯镇长心里自问着自己斜睨了一眼眼前办公桌上雅致的彩色水印松竹梅图案小座历.今天星期五。可今天办公室里像星期天一样,格外寂静,他可以清晰的听的见不远处楼道上唰.唰.唰......的轻微的脚步声。他的目光又落到摊在办公桌上从县上转来的几封上访信上。他心里象一团乱麻,乱糟糟的。


今天怎么了?他隐隐感觉到一种不祥的兆候。要搁往日,过了晨八点半钟,他就该忙起来了,有的时候忙的不可开交.昏头转向的。镇里的日常工作一般都是多且烦的-----读文件,签字,到下边去......多是一些有关政策原则的事情。

他一直工作很好的,还受到过几次表扬。

这几天他都在为一件事情烦心。

他愁肠百结,拿不定主意。

到这个时候了,镇里的秘书小刘还没来他办公室,看样子自己今天没什么重要的工作,小刘他该是有别的事情或者到下边去了吧?

他想抽根烟,可浑身上下眼前的抽屉都找遍了也找不到一根烟。读书的时候,学校是绝对禁止学生吸烟的,那个时候他还不会吸烟。说起来,郭凯习上烟瘾,还是他参加工作以后。那是他大学毕业后第二年吧,老长时间找不到一份合意的工作,那时候他租人房子住,那位房东大叔看他为找工作发愁,晚上十点多了还不安寝,老在楼过道里瞎转,就请他吸了一次烟。他递给他一根哈达门烟卷(那种廉价烟卷现在想起来没点味道),他自己嘴上也含上一根,还客客气气的用双手捧着电子打火机给他把烟燃着。当时他是百般推辞的。他还记得那位大叔说过一句话:发愁了,就抽根烟吗,有时候,那烟卷比女人还能化人愁烦,再说了,在社会上,抽烟能够解决许多问题的,通常来说她就像介绍信,遇上麻烦了,巧不巧,递上根烟,就能解决大问题。郭凯记得,就从那时候起,他习上了烟瘾。相对一些确切有据科学分析证明来说,吸烟是对身体有害的.可很多时候,吸烟同时也能够缓解人精神上一些焦虑问题。有很多时候,一些成年男人离了烟卷就不能活。可又有什么法子哪?总的来说,吸烟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吸烟,那是做国家干部严禁的!讲文明,做为一镇之长对于一镇民众来说你得走在前边,对于吸烟这种不文明的行为,做镇长你首当其冲不能违反。郭镇长已经感觉到了自己重任在身,做镇长那可不是一份普通的工作,那是一份很庄严的工作,提到这层,这让郭镇长想起了当初接到这项工作时邢书记和县上范县长那神圣而庄严的目光,他们用发颤的嗓音鼓励他今后好好工作;再就是郭镇长从做了镇长后回家的时候乡里邻居和遇见过去的同学同事对他的态度就明白了这项工作的不同凡响,大家对他做了镇长那都是刮目相看极口夸赞羡慕不已啊!他看见许多人对着他俯下了身子那是十足的谄媚十足的服十足的崇拜......诸多因素让郭镇长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就是不要命也一定把工作做好。如此,郭镇长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烟戒了,从此他的身边不在留烟卷。今天又遇上困难了,无形间,这些日子,郭镇长想问题急的头疼,郭镇长愁烦异常猛然想要抽根烟。郭镇长想抽根烟,他手忙脚乱找不到香烟卷,只得作罢。他的精力就完全落在办公桌上那些上访信上了。


上访信是告靠山屯村村两委的。

说起来那个村子的问题很严重。


那几个村委的成员几乎是在犯罪-打群架.霸占群众责任田.贪污受贿.打击报复......那是因为村子里缺乏基层管理人员啊!多少年了,没人敢挑头做那村干部,他们怕担责任,怕担风险,他们怕出历史上那些让人心惊肉跳的噩梦似得旧事-挨批.挨斗.出力不讨好.黑白颠倒吃冤枉官司.挨黑闷棍黑石头......他们惟愿守着老婆孩子责任田过暖呼呼的小日子。所以说,有人愿意出头做了村干部,那就人们通常讲的所谓的“光棍”所谓的不怕死的“愣头青”......他就敢为所欲为胡作非为了。

那几封上访信,郭镇长几乎每个字都能背下来了。他打开那些信,又仔仔细细又从头看了一遍。

村主任张权违反计划生育,三个儿子,还想要个女儿,他妻子再一次计划外怀孕,村镇干部多次做工作无果。是啊!郭凯镇长和邢书记受镇计生委所请,前去做工作,张权不是躲避不见就是威胁自己要撂挑子不干。

那是女人的事啊!怎么了?她寻死觅活的想要个女儿,我有啥法子,我不能为当村干部去打离婚吧?我......

张权一番话,郭凯的思想就像落进了黑胡同。

俺做这村干部图个啥啊?你以为俺真的成了拿“二斤半”不当回事的“傻大头”了,要是这点子特权都没有,俺还干个啥?不然你找别人干去吧!你找二傻子干还是想找机器干不管什么俺都不管,你试试别的人谁个能把村上的工作做出来了吧,他谁做咱十分之一这个样我都管他叫亲爹。

那是一个很开朗很干练的年轻村干部,他的脸上就像二月里的晴天那么晴朗,他居然说出那样一段粗鄙的话。

还当村干部,连基本群众的水平都达不到。耳边隐约听到有人议论。

还不是范支书的脸,范支书人那村官硬啊!人是什么村官?唉嗨!......

最后,镇长和书记都没法,只能听之任之。

村治保主任郑鹏强占村里土地数百亩之多,一直不交土地承包费及各项经营税款。

村计划生育主任张华龙参与打群架,影响极为恶劣。

.......

那些文件上有的按着醒目的红手印,有的盖着血红的印章。

下边县政府的批语是:立即处理。

郭镇长双手托腮,闭目沉思。

郭镇长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像每次考试遇上的那种判断题。是在括号里打“勾”还是打“叉”,他犹豫不决,那一道题可能就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往“左”走或“右”走不知道那边就是万丈深渊那边就是光明大道,这步棋怎么走那?搞不好自己前途仕途就玩了完了。今天,他感觉比每次都难,除了难,郭镇长心上还压着一层空前的怕。镇里的邢书记去外地考察去了,他曾组织镇里干部开过几次会,会上,大家说什么的都有,大家就等他最后表决。他就是做不了这个决定。事情就那么拖着,一个多星期了,他心里急呀,急的出火,嘴上长出了一层火燎泡,火辣辣的疼,他也无心去卫生室瞧病,就那样让它疼着。他不能请教邢书记,那件事就象是专门考验他的。

郭镇长睁开眼睛,几张乡下小卖部通常卖的廉价红格子信纸写满了不规整的字迹,凌乱的摊在面前,就像一堆水果皮,那信纸上的字迹就像一摊黑蚂蚁,他很想有人立即替自己清理掉;漂亮的小座历就像一支乱糟糟的刺猬;墙上挂着一幅书法作品,那是范县长送他的当今县委书记的近作,上面四个字“厚德载物”,苍劲有力......眼下看着那四个字显得那么的软弱呆板......

他几乎快要病倒了,他感觉四肢无力,头脑混混沌沌,心上像压了块巨石。他感觉一点力气都没有,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双手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他隐约感觉自己周身上下奇冷无比,就像发高烧。

他觉得还不如死了好,这愁烦,真真让他生不如死。


那个村子里看上去很黑暗的,可是做了十多年支书的范支书却直言不讳,说的头头是道。村子里确实有许多问题,也不可避讳有许多困难。

那是范支书的嘴,他的眼前映现出范支书的嘴,他的嘴唇厚厚的发白,他时常是一副缺血的样子,但他的心肠很硬,酷似那种人们讲的冷血动物,在他面前,不管他自己什么样,他要是认为不行的事那是绝对行不通的。那是范支书的牙齿,他的牙齿发黄,左边一颗小金牙。他的眼前又出现了范支书的舌头,他的舌头发红,上面有一层厚厚的发黄的舌苔......那时候,他看见范支书像个魔鬼,他的牙齿尖利的像一排刀子,他的舌头又细又长,从嘴里吐出来,淌着殷殷的血滴......

可恨!可恶!

都是这个靠山屯村,要不他们出“洋相”,自己也不会面临这境地。

真是一锅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从某些程度上说,就像有人针对自己。

那时候,他感觉每个人都那么可恨。

严重影响村两个文明建设。你像计划生育,县委县府一再三令五申,计划生育是一项基本国策,国策啊!个别村党总副支书死也想不通,他有了儿子,非要个女儿。荒唐!真是荒唐!我们一些村里工作又非他不可。你像个别两委成员打群架,说的是不参加打群架他老爹死了就无人葬埋。我们村的风俗吗!家里死了人是不可以请外姓人进行葬埋的。......

郭凯心里明白范支书在美化减轻他们自己的错,可他眼下只有做难得糊涂之感慨。


郭镇长心里明白,自己这官来的不容易,除了自己的文凭硬(省一类大学文科毕业),还有许多过节,送礼求门路。想想自己当初走那步,那也是万难之中,不得已而为之。唉!考上大学又想找一份好工作,找一份好的工作又是那么的难啊!最后万般无奈实在硬不过去了只有求自己那个在市里工作的亲戚。县上的范县长那是范支书的亲叔兄弟,两家虽客居两地,相隔几千里(范副县是读大学,在省里,被派到这个县做副县长的),可他们是一个老爷奶奶坟上磕头烧纸的亲叔兄弟啊!一次,自己去县上开会,范县长还亲自向他打过招呼让他关照范支书。或许,他做村支书,是走了范县长的门子。有人告范支书,这一层你能不考虑?

再说了,范支书在他们村里做支书都做了十来年了,听外边传村两委那几个都他仁兄仁弟......

他们从没出过事啊!

莫非自己要在这地方坏事?昨天夜里又做梦了,那些天他天天夜里做些不三不四的梦,郭镇长梦见自己披红挂花,范县长在全县镇直干部会议上为自己颁奖,自己高升了,他接到了去县上做副县长的任命书......

他一向不迷神的,今早一早却在网上查周公解梦,他发现自己那个梦不是好梦,反呈凶兆,梦里的事一般和现实里的事是相反的,昨晚那个梦的破解是他要下降或者被解职。

开始,郭镇长觉得那工作不难的,就凭自己的学历,自己的工作成绩一贯不错的,上次去县上开会,范县长特意表扬了他们镇,当时他觉得脸上特别光彩。

不信那些鬼话!现如今,网上骗人的东西多着哪,巧不巧自己真的能够高升。


唉!郭镇长叹一声。

临近吃中午饭的时候,郭镇长抬腕看看表,中午十一时五十二分,郭镇长抬屁股准备去食堂打饭,可是四肢无力,一点胃口都没有......

这顿饭又省了。郭镇长双手托腮,双眼紧闭,他进入了假眠状态。

秘书小刘风风火火推门进来了。

听到有力的开门声,他睁开眼睛。

“快!快!下去有任务。”

见小刘火烧火燎不同平常,郭镇长顾不得吃饭了拿起风衣跟小刘就走,他出门上了停在镇委大院的县纪检局白色大昌合,郭镇长见镇里邢书记早已坐在里边。

“这是纪检局党组李书记,这是孙局,付副局......快,靠山屯村。”
邢书记急匆匆的介绍。

抓靠山屯村那伙人的时候,他(她)们正开两委会。

抓了靠山屯村那几个人,郭镇长心里就像一块石头落了地,他觉得格外轻松,格外惬意,那件事这些日子可把他折腾得不轻,自己没费吹灰之力,事情就让别人解决了。

回来的时候,在镇办公大楼门前和县上范县长打了个照面,见了他,他还觉得抹不开脸不好意思。

回到办公室,文书小刘已经等在那儿了,他递给他一纸调令。

郭镇长,范县说了,你不适合做镇长,现在调你去镇五金厂做业务厂长。

听了刘秘书的话,郭镇长浑身冰凉。

后来他知道,镇里所有主要干部几乎都接到了调令。

郭镇长去镇五金厂报道,走进自己办公室,他一下子目瞪口呆了。

郭镇长看见靠山屯村过去那位范支书早已坐在自己办公桌后面了,他身后站着过去的村委副主任李晨浩和村妇女主任王娟娟。

这儿,我都包下了,我半年前开始筹划承包五金厂。

那些事,我有责任,我也不做那支书了。

说着,范支书低下脑袋。

那些检举信都我写的,你看,这是我的笔迹。

一会,范支书红着脸抬起头,看着郭凯的脸有些暗自庆幸的说。

说着,范支书顺手写了几个字让郭凯看。

几乎是铭刻在记忆里十万分熟悉的笔迹让郭凯大吃一惊。

别以为我和范副县是亲叔兄弟我就干那种事情。我们弟兄可不是那种人。那些人也有难处啊!

可是他们毕竟是犯错了!就等着处理吧!人呀!你活的要有骨气啊!

范支书递给他一根云烟,自己嘴上含着一根,他重重吸了口烟从嘴里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长长叹了口气说。

我也有错啊!你看这烟卷。说着,向郭凯扬了扬手上的燃着红火星冒着一缕细烟雾的烟卷不无感慨地说。我哥一直让我戒,可我!范支书无奈的摊摊手。

要搁从前,我也不想写那上访信的,那些人都跟我多少年了,是我纵容的他们?我也觉得他们一些难处确实不好办,他们工作大报酬小,不找补找补......唉!事情也觉不出什么不平常的。就那么一直拖着。我呢!是电视上一位公安局长说的一句话启迪了我。一天没事了,在家闲看电视,电视上正放一部刑侦方面的电视剧。那位公安局长说:“我们是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是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这是我们公安人员办案的原则。”就这句话,我觉得让我的思路清晰了,我就下了决心写那上访信的。

你吗?我哥说了,你的文化底子倒没的说,就工作经验不足,那就是一个大问题呀。那是县里透出来的风吧,他们说不管怎么进来的,有工作能力就行。县上讨论说你临时不适合做镇长,唉!做厂长也不可以啊!你就在我这儿委屈一下,做个车间主任吧。

说完,他瞅着郭凯的脸,一副及不好意思的样子。

其实,我哥下星期就调走了,他也不适合做县长,听说调省城一个研究所。

紧接着,范支书又加了一句。

郭凯没吭声,一会,王娟娟带他去车间。

范支书目送着郭凯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呀!”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小说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