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散文诗 Poetry in Prose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三幕小诗剧:《太阳吟》
偶乃客
童生


注册时间: 2013-04-06
帖子: 9
来自: 中国 山东 济南
偶乃客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4-03-25 23:56    发表主题: 三幕小诗剧:《太阳吟》 引用并回复

三幕小诗剧:《太阳吟》

作者:(中国山东济南) 偶乃客

开幕歌:(大幕关---徐徐开---画外唱白)

 
北方载天山,夸父耳挂蛇,
手握两黄虫,鲁莽且神勇,
大神后土子,信所生之寄。
夸父发奇想,赶着太阳跑,
欲把太阳逮。长腿向西起,西向太阳斜。
瞬间越千里,逼阳于禺谷,
口渴饮黄河、渭黄喝乾渴。
干渴止不住,向北折返跑。
欲饮大泽瀚,扑倒一路边。
杖木落空地,一片青翠林,
延绵千里橙,清凉隐之所。

第一场:序幕(无幕) 开 场 吟


仰望星空。羞涩的眉梢,宇宙的风影。
一万年过去,月儿为地球陪伴昨天。
太阳在身后。

十万年,月儿守候太阳至今天。
太阳在月儿身前,生出光斑。
(太阳慢慢转过身去。孤留月儿缓缓观合的大幕前
神情倦怠。独坐一旁。缓缓低首-----转身退场。大幕关合)

第二幕:对 吟


(幕:徐徐拉开)
(场白:一个即将落幕的凌晨四点,
太阳,缓缓升起)


月儿:今天的你这么慢?!
我看那边的精卫儿在忙着填海
你从她的身边走过”
太阳:那方余火将尽,又一个白日东升。
月儿,今夜你身轻矫健,皎洁浪漫。
长空漫道,我仿佛走进光年!

月儿:夸父在黄黄的水里喊渴
你每天都要路过
太阳:你有银河而柔美,为地球带去光阴
我释放的是光和热

月儿:你发光,我绕地球转。
你画圆,我自旋。寻寻回回亿万年!
你就像个路人,我的每个夜晚
都耗在地球之上。我的守候总也那么冷!
太阳:你我凌晨擦肩过
这是多麽浪漫的芳华啊!

月儿:一个太阳一把火,雾霾一来你就躲。
今天看你慢腾腾
见你心有叵测
象那九双红彤彤的眼睛。

太阳:我是光,是过路的客
你是幽美的月。
月儿:方才,又一颗坍塌、嚎叫的恒星,划过我身边。
仿佛是你在影藏背后那光鲜?”

太阳:月儿
你是我灵魂的智慧,
你的诉说都是光年衰落的征象,
你的阴柔、婉约需要缓慢地呵护
坍塌执于煎熬,
茁壮不负新生。
后羿在环形山安度晚年
我需要掌控节奏!
就像嫦娥的双手”
月儿:你发光 你释放 你耀斑,
你把星际当做你的王国
我光阴之身将尽绝!

太阳:我生发耀斑,会消耗我能量的!
是让疼痛的灵魂回归宇宙之身!
射既是祭 祭既是命 命既是生 生既是我。
夸父逐日、后羿射。精卫填海,息壤过------
是,也是我毁掉那本就茂密的林子
那九个太阳都是我的替身!
没有九个哪会有我?
------这儿的一切
是我的造化。恒星与卫星,坍塌与嚎叫。
运行的法则都要负于我!
无动因无情,无情皆无忧。无忧何哀命!
生无忧,何以繁。命无哀,何可衍!
衍无泣,何以衷?

生之瞳孔在放大中煎熬。
造一片新大陆,它又能存在多久?
感动,可以创造力量,故事能让我永生!

月儿:你燃烧,你爱火;在火中,你雀跃!
地再大,海再蓝 ,生灵在涂炭。
我被你俘获,带给地球阴柔、忧思,
幻化与弥兆。你升升降降中,象个银河的幽灵”

太阳:我燃烧,我萎缩!
圣灵圣徒与圣父,春笋拔节命佛陀!
惜命如火,光燃之照,宇宙之光,岁蹉跎!
情无性 ,趣何望,明尤在,命已亡!
失了情、全无趣。星之亡,情去也。
宇宙衰老了,我擎天,
宇宙安详了,我献上最纯洁的白云。
新鲜的生体,要个个像你,青春美俊,光鲜永在。
要让衰败如燃烧之火、如赴死之我!
我要光、闪、雷、电,鸣
法则需要死亡的速度!

月儿:蛊惑一方的耀斑是法则?
坍塌的恒星连同他可怕的嚎叫是法则?
太阳:我的耀斑如宇宙风信子。
法则是锻打的火。
火离不开光,光需要火!
光阴是时间的信使,
我是空间的火!
光,更需要更新!

月儿:难道地球也要真空?

太阳:精卫也会死的!
精卫不死,海枯石烂。
夸父渴死,
夸父不死,橙林怎会生长?
像夸父一样健壮的身躯倒了下去,
定有千万个夸父站起来,
为征得橙林而竞走!
我已死掉了九次都没有重生
光年里已堆满了残肢断臂
蔓延宇宙的上空。
像精卫一样的不死鸟,
我不要他死掉,谁要他的死?!

(太阳言罢,激越难持,转身退下
幕:徐徐关合。
幕:开启。

月儿低眉的羞涩,好似鱼儿的微笑。
月儿也要退去了)

太阳去了那方
(场白)
(空 场)


第三幕 :唱 词



(幕:徐徐关闭。一颗恒星划过寂静天幕。
恒星的卫星在关闭的台幕上 空悬)


太阳的唱词:


“每颗星都是神的眼睛,
宇宙没有时间与空间。
夜与昼需要更替。
黑与白是用来交换”



月儿的唱词:

除了太阳 有没有光照属于我
我的灵魂都被太阳返折
哪方是我的栖息
如果有天堂就在我身旁
天上之天还有我之祈望?
如说 天堂是对生者的煎熬
那演说的后背上也隐藏
对灵光返照的渴望。

我的耐力大限将近
天堂是否也有天堂?
我只在天上数星星



卫星的唱词:


“是我,生也老。亡,一场化缘的星际之旅。
光,不明,火也叹。命,无距,何以生!
身在内,心在外。没有大气
怎光彩!
神在心就在。神在我心内和外。
恒星转 原地兜
一圈儿一圈儿 把神溜
恒星 恒星 我也愁
烦忧浩瀚银河走
宇宙峰 宇宙风
不升不降正当中”
 
(全场: 灯光次第开。
缓缓扫过全场)



2012年三月初稿。2013年三月修改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散文诗 Poetry in Prose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