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洛夫專欄  Lo Fu's Poetry Column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邪里虎子扒门缝——露一小手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00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1-05-08 09:08    发表主题: 邪里虎子扒门缝——露一小手 引用并回复

  邪里虎子扒门缝——露一小手
  
  黄永厚
  
  都过了半夜十点钟了,玉氏山房仍然灯火通明,电视里还放着国际拳击赛碟子,一片轰叫,决心要跟大厅画室所有的客人斗狠似的。我瞧了瞧不远处茶几上那本诗集不免犯愁了,诗集是一位陌生的诗人昨天才送上山来的,说是明天邀请山房的主人去参加他的学术会,主人欣然答应了,这就大出我的意料。倘若在北京,他可以不接电话,因为他不信写不好诗的人开了会就变成大诗人了,也从来不信画不好画的人开会之后能成为大画家。对此,本人亦心有戚戚,据本人三十年前参加有限的几次画家什么会,得到的印象就是抢座位,一点也不好玩。
  他自己就是诗人。“文革”是个出诗人的时代,也真像爆米花一样乒乒乓乓爆出许多好诗人来,作为老资格,“文革”一完,头一位拿到诗集一等奖的就是黄永玉。如今诗的学术做到他家乡凤凰了,我想他的下山恐怕不只在尽地主之谊,也许要来点新鲜事。总而言之吧,明天有戏明天唱,今天谁都该歇了,可没有一个人斗胆提出告辞,几个老常客希望我来越俎宣布“送客”!这对于好客的主人,其严重性无异于谋反,我才不干哩。一般地说,我都坦白认输说:“我不行!不能奉陪了。”转身上楼,当然,其效果与前者亦相差无几了。主人悻悻了,说:“都走吧,我还要铺完这两幅梅花的底子。”好家伙,墙上两墙画都才粗粗的几根树干,树枝和花瓣都没画,要等铺完底色还不到天亮了!
  半夜醒来去茅厕,开灯看表正是三点,想想天理人情也该陪陪老哥去,于是下楼,而大厅全都黑了灯。
  第二天清早再看,已是梅花满墙,两幅画连题跋都写好了,吃完早饭到了八点,主人即命备车悄然赴会去。主人一走,大厅的空寂陡然升级,我一面喝茶,一面盘算着要画几张小画才够分赠诸亲友。这之间约莫一小时,门一推,大哥他老夫子回来了,我问:“学术改期了?”他说:“正开着会呢,我让××念完这篇诗稿就离席了。不必等会后的筵席了。”说着递给我这份《在凤凰欢迎洛夫》。我一口气读到“一片万斤重的秋天的黄叶”。嘿,他这是提醒我们,湘沅之间凤凰这个袖珍小城,两千多年前就成就过世界顶级诗人三闾大夫屈原了。
  我惊讶不已地问他:“几时写出这么精彩的诗?”难得他精确地说出以下数字,全无我们小时候面对算术老师那种共同的恐惧———“两点半钟画完画,嚼一块糖,接着写这首诗到了三点,吃一颗安眠药,安安稳稳一觉睡到七点半,准时醒来。”
  我说:“你真凶火,伙计,谁也别想跟上你了。”他笑了说:“我这是北京那句‘邪里虎子扒门缝———露一小手’呢。”
  真好,我就把它用在这篇小引前面做题目了。
  
 附黄永玉《在凤凰欢迎洛夫》:
 
黄永玉
  
  
  
  吴启雄告诉我,
  
  洛夫到凤凰来了,
  
  我问:
  
  是哪个洛夫?
  
  我有很多名叫“洛夫”的朋友!
  
  赶骡子的骡夫?
  
  打锣的锣夫?
  
  胆小的懦夫?
  
  启雄说:
  
  写诗的洛夫。
  
  当然,
  
  世上叫洛夫的很多,
  
  写诗的洛夫只有一个。
  
  
  
  洛夫在天的那边,
  
  在海的那边,在三万里外那边,
  
  怎么会到凤凰来?
  
  
  
  他是我的老朋友,
  
  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
  
  我熟悉他,
  
  即使迎面而来却不认识。
  
  
  
  欢迎你,比我小的老洛夫!
  
  一个八十五的老头提着半瓶子诗醋欢迎你!
  
  代表我们的凤凰欢迎你,
  
  代表我们的良心欢迎你,
  
  代表我们历史的苦难欢迎你,
  
  代表我们今天的阳光欢迎你。
  
  
  
  
  二千三百多年前,
  
  你的同行屈原在我们这里
  
  “下放”足足住了十二年。
  
  留下他的“招魂”、“离骚”、“山鬼”在“鸟巢河”、
  
  “豹子洞”……
  
  那些地方是诗的摇篮。
  
  
  
  
  两千多年之后,
  
  屈原不在了,走了,
  
  我们年年划船都捞不到他。
  
  你这段八十岁的老木头疙瘩,
  
  漂到凤凰来找他简直是徒劳心机……
  
  知不知道,你走的比唐三藏还远。

  
  那么,你来干什么呢?
  
  寻觅什么呢?水?盐?面包
  
  还是土地?
  
  要知道,
  
  漂木是没有根的啊!
  
  
  
  你像个游方和尚,
  
  像一具无定向风筝,
  
  像一张失掉自己的影子,
  
  
  
  明天,你又会远远的飘荡。
  
  行囊里,将带走什么呢?
  
  满满一背箩孩子的笑魇?还是
  
  一片万斤重的秋天的黄叶?
  
  
  (说明:邪里虎子即壁虎。这里有的扒字应读成“巴”音,字典上找不出别的更合适的字了。)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博弈
探花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3546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1-05-28 08:51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引用:
一个八十五的老头提着半瓶
  
  子诗醋欢迎你!


好句!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00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1-05-28 22:59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倘若在北京,他可以不接电话,因为他不信写不好诗的人开了会就变成大诗人了,
也从来不信画不好画的人开会之后能成为大画家。”


黄永厚好像是黄永玉的堂弟。博弈有空到大陆去凤凰可以去参观黄永玉的艺术博物馆

里面有更经典的“黄老大语录”。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洛夫專欄  Lo Fu's Poetry Column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