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美哉贴图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从窗外看深圳,在路上发现中国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11-18 06:20    发表主题: 从窗外看深圳,在路上发现中国 引用并回复




六月的10点钟。我站到窗前,忽发现对面楼顶上有个人,蓝天白云为他衬托着,
——离天非常之近。震撼了整个视域,我不敢相信这是
深圳的天空,我以为这里的天空全是灰色调。



 早晨七月。六点左右的样子,太阳刚刚升起,在楼间,淡淡的晨辉中,色彩那么鲜动。
  可惜相机不是最好的,表现色彩,拍不出早晨的感觉,在深圳最廉价的房子里。过一会儿我得出发,
  去上班,投入崭新的工作了。不忍心长久地沉浸在这样的早晨里。




三月下午。充满了忧愁。隔着窗户和冰冷的窗棂。长久地呆在里面,这房子像不像牢狱,困人的坟墓?




楼顶上的那个人终没有再站立起来,我举起相机的时候,已不见了,——那个楼顶上似乎触摸到了天的人。



三月暂住的屋子。窗外面的都是楼,专用来出租给来深打工者。每年一到春节,

楼房空空如也,四处看不到几个人,——寄住在里面的人全回家了。我像这些人

一样,从来没有打算长久居住。希望有一天攒足了钱离开。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11-18 06:23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9月去深圳梧桐山,豪华大巴上。车里向外看



电线穿过大片绿野。想不到深圳有这么诱人的景致。大片大片的绿令人眼前一亮,把我从睡意中唤醒,不敢怠慢,车速很快,相机慢吞吞地打开,景物一晃而过,错过镜头,——让我可惜得心跳,不会在这么好的天气,坐大巴再来第二次了。



这灯太漂亮了!亮在大片的绿中,要是夜晚,
照亮了四野,该是如梦似幻。我爱这灯!



为了等待这架飞机,我在阳台前驻足了整整一下午。年初没有几天好
天气,我耐心等呀等。终于等来了一天。我一定要把它们留在我的记忆

里,它们为这枯燥的生活平添了乐趣,——当那巨大的躯体在我耳边

轰鸣的时候,我的整个心都被攫走了,使我困于此处,安于此地,一次次

流泪。




我工作过生活过的地方。夜班后的早晨,站在楼顶向前望。太阳快要出来

了。每天,旭日都在东升,它读不懂人间悲苦。生活每天得继续。尽管没有人理会这悲苦,
就把它深深埋进心里。每个人都得

活下去,面对这样的时刻。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11-18 06:32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一天不间断十二小时,昼夜轮班,机器前面一周站84小时。一个月没有一天休息,——这就是中国人的工作!牛、马样的生活,支撑着中国经济数据的产业工人的境况。为了工资拿得多些,他们无法拒绝加班。对于有的人来说,他却希望能休息一到二天,但是不可能。机器不能停下来,人停下来,机器就无法运转。你得把自己变为机器,才能麻木,像机器一样运转(吃饭、睡觉、工作、死掉),把中国巨大的噪声传向全世界。
  
  早上八点。回到楼上。屋顶。飞机,空中的大鸟伴着轰隆声从眼前飞掠。远处的塔吊正沐浴着晨光,新的大楼每天都在拔高。微风吹冷劳作的汗液,东方的太阳即将升起,——这是怎样折磨人的景象。




“I read much of the night,and go south in the winter.”
——The Waste Land

2009年9月1日到深圳。冬天的南方温润如春,而昨天
大半夜我还在家读书,夜的冷,令我记忆犹新。这句诗,
使我重新认识了昨与今,——向困境妥协,只要不死,
人生总可以从头开始。



取景图书城,深圳值得一览的地方,没想到周末,平常每个夜晚会有那么多人热衷这里。这个“时间就是金钱”,时间观念很强的现代都市,人们纷纷都埋在书籍册页深处,——这里比大学自习室宁静骚动,比大学图书馆更受到关注。最不可言说的世界——我以为。



仍是那么蓝的天空。那建筑的尖顶,利刺,把天空囧得眩晕,不是只有西藏

才有那么旷远,也不是新疆才蓝得那么高贵,反射出宝石样的色泽,似乎深圳也有,

似乎不那么纯净,不是时时都能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遇见。可能我们都习惯在都市

里低头,忽视了曾经珍贵的拥有。于是,我们非得到异域,不断地望啊望,千

般万般地要寻个没有人的地方,以为只要这样才能感受着自己,其实大可不必。

我们不要忘记了仰望天空,无论身处何处,都要仰望,哪怕天天都是乌云密布。我们应更加
关注自身的处境,我们已无处可逃,迫在眉睫,浓云就在我们周围,不堪重负的工业将天空污染,谁在吞噬这心灵。

于是我决定继续呆在深圳,——它给了我很多理由。




关内的绿化令令我愤愤不平。初来乍到,以为深圳除了厂房,连棵好看点的树都没有,人与物全灰头土脑的,像吸了鸦片烟无精打采。去深圳人才大市场的路上,我禁不住咒骂:“他妈的,都什么年代了,还在搞特权,搞两套政策,分关内关外!真是天下乌鸦一片黑。”没想到2010关内关外就取消了,要建设深圳大特区,包括深港一体化设想,变化之快,让人有些意外。我送以衷心祝愿,希望改革的步伐更快更稳。

对这个世道,你得大声咒骂。咒骂声,使这个世界向前运转。





红树林站。旁边是湿地保护区。鸟类的天堂。路上常常

在这里歇足,当我心烦的时候,当我找不到出路的时候,


我就来这里,躺在草地上,排遣苦闷。洛夫的《漂木》,
我就是取道红树林买到的。


四月我回家,候车室里遇到一个十五岁的男孩,他跟我
说他到这里“挖”过贝壳,——当水退去,干涸的季节,
沙砾下会有贝壳露出,——他会把贝壳洗干净,好看的
带走。

十五岁就在工厂做学徒,一个月几百块,工作时间、
强度和成年人一样,——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
但,他只是个孩子,不喜欢读书,我看过他的手,
粗糙并且黑。他能讲同龄人都明白的笑话,讲的好极了。
我也明白这“黑色幽默”。他绘声绘色,但我讲不出,
也无法复述,没有人会有他讲得好。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11-18 06:46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误入镜头的白衣女子。她和我一起见证了这样的时刻。



红树林站转J1路车,大约两个半小时到大小梅沙。
顺着回去的站台。我喜欢望街道边的路灯,卑微地低下头,
谦卑地把光明带给夜行的人。而在白天,看到它,我

也想到过希望。向前走就是。



与大海第一次亲密接触。曾在课本上念过普希金的《致大海》,谁的心不曾这样激荡晦暗过:

“为自由之神所悲泣着的歌者消失了,
  他把自己的桂冠留在世上。
  阴恶的天气喧腾起来吧,激荡起来吧:
  哦,大海呀,是他曾经将你歌唱。
  你的形象反映在他的身上,
  他是用你的精神塑造成长:
  正像你一样,他威严、深远而深沉,
  他像你一样,什么都不能使他屈服投降。”





记得三月最后一天,车里很静。来到大海边,却没有想象的那么激动,——我以为自己还能梦到一首好诗。海边很冷清。我去那天正好有个人落海了,营救人员赶去施救,我懒得去了解,省得目睹海难。大约一个小时后,我返回了。大约两个月后,我在梅园路旁等车,一上午,天气晴好,惠风和畅。一小伙,问路:“兄弟,怎么去海边?我还没去过海呢。想去看看。”我很高兴我能告诉他,因为去过不久,告诉他了怎么走,他也高兴。那时,我知道了自己是个“有用的人”,还能发光发热,帮助别人,为人指路。



悲伤、痛苦都滚了蛋。什么才是“天长地久”?




傍晚沿着海岸骑单车,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可惜,我要回去。我呆不下去了。得走了。但我知道我还会回来。


“再见吧,自由奔放的大海!
  这是你最后一次在我的眼前, 翻滚着蔚蓝色的波浪,
  和闪耀着娇美的容光。”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11-18 06:55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万里长江第一桥



武汉长江大桥上。



天下江山第一楼

曾流传一首禅偈:“一拳搥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鵡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李白诗里确实说过他要捶碎黄鹤楼,让黄鹤上天找玉帝评理去。但黄鹤楼几经重建,仍静静矗立在世人面前,恍然如一座丰碑。崔颢、李白之外,这里也有着白居易、陆游、范成大、黄遵宪等人的足迹。毛泽东也来过,“心潮逐浪高”,有诗为证。


“天下江山第一楼”,果然不虚传。“武汉一呼,天下响应”。我隐约感到另一种精神,千百年来绵延不息,它不断超越自我,永不服输,不言失败。我忽然生发一个梦想,有一天我也能在上面留下名字。尽管每次路过,没有去登楼,只在下面仰望,仅需仰望还远远不够。





自家门前。长得高高的香椿树,高出整个阳台。四月上旬
枝叶还不繁盛,但已是一派峥嵘之象。我记得小时候,
爷爷还健在,我们还为它浇过水。这树与我年龄相仿,
一切仿佛没有变。这次回家,决定呆阵子。





大片大片的住宅区,没有耸入云天的建筑,热烈的红色的屋顶昭示着,间或涂抹几许

蓝色,色调忧郁。这回是我在家里呆的最短的一次,只住两晚上,第三天又坐车回了深圳。人

毕竟还要工作,把生命交付工作,不管什么工作,像样和不像样,体面和不体面,

在工作中耗散自己,难道我们还有比推着石头上山更美妙自在的事情吗?工作是

生活的一部分。工作并不一定导致快乐。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11-18 06:59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五一国际劳动节假期。溜达在广场上的人们。几分钟路程,离龙华广场不远就是深圳富士康工厂。只有法定节日集中放几天假,他们才有空出来,这个唯一宽敞的活动场所,——去了哪里,哪里不是人山人海,假日哪里也去不了。他们中仍有一部分人会选择坚守在生产线上。

]

这个新兴城市,到处都是年轻人,连中年人都少见。甭说
老年人了。




首次见到一个城市敢将“梦”的招牌亮在路边。
“深圳梦”就是我们的“中国梦”?尚未可知。





川流不息的车辆。从人行天桥上向前望去,呵,这个世界

哪有一天能停下来!



停顿在清幽的路径上



通往顶峰路陡弯急,很多次我都想放弃攀登




山那边,海那头,可以望到香港。曾传出
无数“艳照”的城市,那里过着一种纸迷金醉的生活。




悬崖上,一丝凉风掠过



山巅亦不过如此。普通、平凡、简陋,毫无特异之处,
无一块遮挡的地方,头顶烈日。“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到达过山顶,所有
的情愫已经消解在山路上,——人,不应当只追求结果,
更应强调过程。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11-18 07:05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悄悄走过了30年的特区,——这是路程的缩影,
但它却不能代表这个民族的历程。它只是我们的
一面。人群散去,街道阒寂,烟花冷却。世上还有
哪座城市能让这么多的年轻人聚集一起,不再想念
家乡?




登陆上海滩




登陆上海滩




登陆上海滩



白马不是,黑马不是,马首,唯我是瞻。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11-18 07:10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从人行天桥上看去,感受大上海的气魄与奢华,这些完全不同于深圳。如果

深圳是一毛头小伙,喜欢无拘无束,领异标新,横空出世,从头到脚望去全是新的,

那么上海已然一个中年,经过太多修饰与打扮,金钱与权势堆砌其假象,全然不把

谁放在眼里,它储蓄了中国所有的世故,纵容了各路帮派,老谋深算之处,轻易让

一个陌生人放下武器,缴械投降。




正巧遇到位摄影爱好者(同一天桥上),被我拍了下来。他正在摆弄他的老古董。

我如果不写诗,我想我会成为一个摄影家。但,摄影是怎么回事?也许我什么也成为不了。我身无分文,到底能做什么?

千篇一律,不断重复,丢掉了心,缺乏生命,所有的摄影不过垃圾之作,

无须等待着别人焚毁。








一天最美的莫过早晨。早晨的街道,黎明的风,
太阳初升时辰,一年都有的金色时辰,情之所钟,
莫若以明。雨果曾说,对一个诗人影响最大的地方,
莫过于“出生之地”,“求学之地”,“谋生之地”。
这条明丽的道路上,对着校园,总有想叙述的冲动。

告别了,亲爱的朋友!







二月春寒料峭。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还乡,是因为梦中的江南,在草长莺飞时节。




冬之时节,萧条如洗,万物歇息。
一带江南,街头寒风凛冽,冰冷透骨。
夜晚看书,手冻脚麻。热水烫脚,
棉被裹身,——打发长夜,漫漫也不难熬。

白日阳光布洒梢头,增添一丝温暖,
显得更为清冷。想着,不敢再回家了,
因这冷,我贪图暖暖的沿海屋睡。






有人说武汉是中国的“芝加哥”,而深圳是“曼哈顿”,
上海则是“东方巴黎”,人们总喜欢拿中国跟美国比较,
跟欧洲国家比,跟其它的一切一切比,我们的期望突然
多了时空坐标。但是,我要说,中国就是中国,它哪儿
都不像,哪怕有一天地球灰飞烟灭,他的骨灰里还是很
中国。这就是中国人不变的特性。当然,中国不是过去
的中国,你看它的新建筑新道路就知道了。我感觉中国
已没有农民,中国之本,那传统意义上的悠远安宁。
三年过去了,干过不同的工作,经历过不同的生活,
到过一些地方,再没有见到一个熟悉的人,曾经熟悉的人,
忽地变得陌生,难道就因为我读了些书,与他们隔阂了起来?我记得在张家港的一段时光,黄昏七月天,我们坐车准备回去,我忽然看到一个皱纹满额面的老人,饱受沧桑,我隔着窗户,不由自主地向他招手,——他看到了我,竟也向我招手,
这是怎样的情景?然后,我们的车开走了。


我终觉得城市不适合人居住。它太忙碌了,它太快了,
以致我们无法停留,来不及把这一瞬间留下。终觉得,
家最好。无论求学、工作,千方百计,我都会找个理由,
回去呆阵子。又一个一年到头,忽想家想得厉害。
特补记于此。2010年11月28日。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美哉贴图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