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川沙专栏 ChuanSha's Column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阳 光 (长篇小说节选:第7,8,9章)
川沙
童生


注册时间: 2009-01-05
帖子: 32
来自: TORONTO
川沙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06-03 18:51    发表主题: 阳 光 (长篇小说节选:第7,8,9章) 引用并回复

七 在苏格兰低地谈中国山地人

爱丁堡市东北面福斯湾海滨沙滩上的下午时分,八月的阳光热辣辣地洒满大地。
远处的海水里正有些人在游泳,两艘汽艇在安全区的红白相间的浮漂球之外的蓝色的海水里昂昂昂地响着划出一道道白色的漂亮的弧线。几只白色海鸥在天空张开翅膀来回地翻飞着。
穿着一条蓝色三角游泳裤的秦田正丛海水里游回来向岸边走来。
一身粉红色比基尼泳装的伍芳仰躺在一把插在沙地上的红蓝白三色相间的大遮阳伞下,她正抬起上身一双手肘支在沙地上,她透过架在鼻梁上的墨镜看着向她走来的他,她看着虎背猿腰的秦田在海水的浅滩处迈动步伐向自己走来时,一步步都溅起些白白的水花。她看见,就这么才三四天的功夫,他们俩人的皮肤都晒得由白变红,由红变灰,由灰变紫再变黑。现在,不管再怎样抹些什么防晒油,还是抵挡不住一层层的脱皮……
现在,她取下了架在鼻梁上的墨镜,看看自己架起二郎腿的一双有些丰满修长的大腿在遮阳伞里阳光通过沙滩漫反射进来的光线里的样子,那样子真的就象一尊美女的古铜雕像般的那么和谐。她看见自己的双腿竟然是如此般的美丽动人,心里顿时就漾起一些得意的自怜自爱来……
她知道,她自己长得真的是很美很性感。她知道,自己独处的时候,就常常会那样地产生一种自怜自爱的情愫来……
这片沙滩后面不到三百米的地方,就是一家赌场,这几天晚上,她都会带秦田去玩上几把。赌场后面就是一排排的豪华旅馆,基本上都是些为度夏的人们专门准备的临时旅馆。临时虽说是临时,但是那里面却是十分的豪华和应有尽有。说白了,关键就是一个钱字。好在,这在她伍芳来说,那是不成什么问题的。但是对于秦田而言,却是不太习惯看她大把大把地花钱。好在,她还不是那种花天酒地的现代女性,只是由于家里并不缺钱用而养成的习惯而已。
当秦田来到伍芳身边和她并排躺下来之后,俩人就搂抱着亲吻了一会儿,这几天,他们时常都是那样,完全沉浸在甜蜜的爱意之中。过了一会儿,伍芳就将自己的头枕在秦田的胸膛上,又拿手指在秦田的耳朵上轻轻地揉捏着说:  
“秦田,前天我们跟旅游车到尼斯湖那边的苏格兰高地去游了一躺,你说那些山还叫什么高地?要是和你们四川的什么峨眉山那些山比较起来,就显得高度还不够,还说苏格兰人的性格跟你们家乡的人的性格很相象,都是山地人,都是Mountain People,你是写 剧本的,现在你又待在苏格兰的首府,你晓得苏格兰人是怎么回事儿吗?”
那时,秦田看见伍芳本来仰着的脸此时扭了过来,她戴着一副乳白色框子的墨镜的嘴角浮起一丝狡黠的微笑。另外的一只手还在抓起一把沙正准备往自己的头发上洒下来,看着她的那个鬼鬼祟祟的样子,秦田禁不住哈哈地大笑起来。他一翻身就把伍芳推在了一边,然后俩人就在沙地上嘻嘻哈哈地追打得滚成了一团。后来,伍芳就骑在了秦田身上,还说:
“哎……快快回答我,刚才我问你的问题,苏格兰人是怎么回事儿?”
“哦!你才是专门儿搞艺术的啊--而且,你现在还在争取成为英国公民哦!还是你来讲解给我听吧!我还想问问你呢!哈哈哈……”
秦田裂开嘴巴大笑着答应道。伍芳又说:
“嗨--你知道苏格兰人吗?苏格兰人首先是苏格兰人,其后才是英国人,这是许多苏格兰人秉持的信念。你看好多苏格兰的产品,包括一些苏格兰的威士忌酒的酒瓶上都印着”苏格兰制造“的字样。他们是一个很固执和顽梗的民族,就象你自己说的一样,是山民,和你这个四川巴京市人一样,是四川巴蜀的巴人,也是山民,是Mountain People,是脑子不拐弯的'方脑壳'嘻嘻嘻……”
伍芳看见秦田扬起手来做出一副要打她的样子,就嬉皮笑脸地抱住他,一只手扬起粉拳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敲打着,嘴里又喃喃地嬉笑道:
“你打呀!你打呀!把我的肚子里的可能就已经就有了的那个小'方脑壳'一并打掉!嘻嘻嘻……”
“嗨--芳,你,你,你别吓唬我吧?我们,我们才……我们才几天?”
秦田故意装出一惊一怍的样子,又说道:
“最近我还真的想过四川的巴人和蜀人的区别,我把英格兰人和苏格兰人作了一番比较,又把四川的巴人和蜀人作了一番比较,再把苏格兰和四川川东的山区,英格兰和四川的川西平原进行类比,得出的结论还很有意思。”
“讲来听听。”
“我在四川蜀京市省立大学念书的时候,无论在学校还是大街上,时常看见人们发生争执,最典型的就是因为骑自行车发生的吵架打架的纠纷,人穷气大,吵闹起来就精彩的很,也很能够表现两个地方人的性格和民风。你看着啊,舞台上是这样,从舞台的两侧骑出两辆自行车来,就像是从蜀京市的小巷子里的拐弯处的两个看不见对方的两条路上,两辆自行车向一个交汇点上骑过去,也许是白天两人都忘记了摁自行车上的铃铛,也许是晚上路灯被调皮的小孩儿用弹弓打爆了,就是说,自行车按蜀京市人惯常喜欢说的叫做是'里弄倒拐!里弄倒拐!朝候(里)头!朝候(里)头!端端儿呢走!端端儿呢走!好……两辆自行车端端儿呢走!端端呢儿走!端端呢儿走!好……嘭!两辆自行车嘭地一声撞在了一块儿,现在,他们在舞台的中央撞在了一块儿了,两辆自行车和两个人都撞翻在了一堆儿。第一幕完了。好,现在第二幕开始。这时,从后台上来了许多围观的群众,你想象是在蜀京市的小巷子里或者是大学的校园的某栋教学楼下面花园路径上的一个拐弯处。我们又假定是两个年轻的男人,就是我前几天告诉你的,两个'半截子么爸儿[1]'哦,不对,蜀京市话叫'耍哥子[2]',好象现在又叫着'嫩毛贼[3]',我们就叫'耍哥子'吧,于是,两个男人就面对面地站着开始吵起架来。这里,会出现三种状态。
“现在,我们假定的第一种状态是,如若是两个蜀京市年轻男人,就是说是两个'耍哥子',则通常典型的场面是,两人的对骂从你辈我辈相互之间的父母辈骂开,从'X你妈!X你老婆!X你姐妹'直X到祖宗一十八代的Grand 、Grand、 Grand、Grandmother or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直骂到了双方嘴里的唾沫都把对方淬了一头一脸,手指尖相互在对方的鼻子尖上指来戳去,可是,哪怕从太阳出山直骂到天黑,你不要指望他们两人开打,即便是旁边人山人海的围观者山呼海啸地怎么样地齐声喊打,那两人是断断然定定地不会开打的!”
“为什么呢?”
“你先不要问为什么。现在,我们来看第二种假设,如果这两人撞在一块儿之后,其中一个说'你爪子哦?(干什么?)你爪子哦?你爪子哦?'而另外一个说'你龟儿子啷格搞起(干什么)呢哟?”,那么好了,这件事就很快解决!因为,那样的结局一定是是说'你爪子哦?'的人一听见说'你龟儿子啷格搞起呢哟?“的人一开口立马就缄口不言语了,跟着就是撤退,而且,撤退得飞快。说'你爪子哦?'的人一定就是个蜀京市人了!”
“你的意思在这里就是说,说'你爪子哦?'的人就是英格兰人哦?”伍芳学着秦田用四川话说。
“你这个鬼精灵!当然,不能完全那样去类比,英格兰人的绅士也还有提剑决斗的传统,蜀京市人也还有到茶店子里去喝上几壶茶让双方的师爷和中间人协调和约定是否'决斗'和如若要'决斗'的话,采取什么规则之类的很多袍哥大爷的名堂和段子儿等等。”
“那么?第三种假设是什么呢?”
“第三种假设就是,如果两人撞在一块儿了之后,双方开口都是以'你龟儿子'起头,那么,接下来大都是两边的人一言不发地拳脚交加展开一场血战,巴京市的'半截子么爸儿'都是些亡命徒,往往是从太阳出山直打到天黑,你不要指望他们两人分开,即便是旁边人山人海的围观者山呼海啸地怎么样地齐声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血都流了那么多了,你下面的那个人眼睛都从三白眼翻成四白眼快要翻成全白了!他的尿都流出来流了那么大一滩了,他的……你格老子呢朗格还不松手哦?”
“你这个家伙,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嘻嘻嘻……你说给我听,为什么会是你说的那样呢?为什么?”
伍芳又扬起粉拳在秦田的胸膛上咚咚地敲打起来,还努着嘴巴说秦田尽拿起乱七八糟的故事来戏弄她。而秦田却是又一本正经地继续讲了下去。
“你是学艺术的,你到卢浮宫、大英博物馆再去仔细地看看那些古罗马和古希腊的石头雕像,然后再回去翻翻有关艺术史的书籍看看就会明白那时怎么回事了。在大英博物馆、卢浮宫,那些从地中海捞起的罗马石雕上,罗马人的头颅大都是呈15度角前倾低垂着朝向前方的,他们隆起的前额下的眼睛总是一只睁开,一只微闭,嘴角紧抿略微向下弯曲。罗马人总是沉重地满腹疑虑地睁开一只眼来看我们这个所谓的光明世界!在那些罗马的石雕上,他们弯曲的脊梁、空蒙的眼眶总让我挥之不去地联想到我们川东山区那些苦涩的农民!希腊雕象却相反,他们头颅大都是呈15度角象上仰起朝向前方,他们开展的前额下面的双眼大都大大的睁开,他们的样子大都有些眉开眼笑,或者至少是那样的倾向。为什么呢?罗马人重农,希腊人重商。地缘条件使然亦!巴人和蜀人也类似,巴人多处山河之地,上山打猎,下河摸鱼,即便是农耕,也是所谓的刀耕火种,一切的劳作都长期处于原始状态,人与人之间由于山河的阻隔更限制了其社会文明的交流,所以,苏格兰也好,我的家乡川东的山民也好,就是说,山地的人一般都更憨顽梗直得多。就象我在巴京市一样,最简单的例子就是行路,假使你从甲地到乙地,例如,象由沙坪坝的磁器口巴京市大学到市中心的闹市区中心会仙桥的解放碑吧,你就几乎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乘电车由沙坪坝先经大坪绕着一丛大山南边山腰的唯一的一条公路到两路口,再由两路口经七星岗绕着另一丛大山南边山腰的唯一的一条公路到目的地;如果你要换一条路,要由沙坪坝先经化龙桥绕着前面那丛大山北边山腰的唯一的一条公路到到牛角沱,再由牛角沱经过黄花园绕着后边那一丛大山北边山腰的唯一的一条公路到达目的地的话,则只有前面的那种走法在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况下,人们才会去选择那样的走法,否则,你就一定是脑筋有了毛病。因为,
秦田顺势就弯腰曲膝蹲在地上,又从放在沙地上的短裤的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来,用左手拇指和食指捏住一把闪光的黄铜钥匙在地上画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然后侧过头来仰起脸笑眯眯地看着仍然站着,但勾了头正看着他地上画的图形的伍芳凝神穆思又说道:
“这是一个直角三角形,这里是巴京市大学的位置,我们假定为A点。”
秦田用左手上发亮的铜钥匙在三角形的一个锐角上写出一个大写的'A'字母。
“这两条直角边相交的直角为B点。”
铜钥匙又在三角形的直角处画出一个大写的'B'字母。
“这个锐角处C点就是目的地闹市区中心会仙桥的解放碑。”
铜钥匙最后在三角形的剩余的角上金光一闪地轻挥出一个大写的'C'字母。
“如果拿这个直角三角形来打比方的话,前面的一种走法就是从A点到C点走的是一条斜边,而后面的走法则是从A到B,然后再由B到C,走的是AB加上BC两条直角边。小学生都知道,两点之间以直线间的距离最近,另外,按照平面三角的'两条边之和大于第三条边'的定律,该走那一条路我想大家都知道。在我的老家山城巴京市,道路都是盘山而建,市中区的Downtown基本上就是一个长江和嘉陵江由西向东流到一个交汇点自然而然形成的半岛,书上称为'长江绕其东、南,嘉陵江绕其北、西接陆。其四塞之险,甲于天下。'半岛上本身也是山连着山的一片群山,半岛的南北两边就是夹着半岛的长江和嘉陵江,两条江的再往南北两边又是群山连着群山,而上千年来,应该说从远在三四千年前的夏商周时期,以巴京市为中心地带的大片地区,就已形成了一个统称为'巴'的强大的奴隶制部族联盟。周慎靓王五年(前316年),秦灭巴国,置巴郡。秦时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巴郡为其一。汉朝时称江州。魏晋南北朝时期,先后更名为荆州、益州、巴州、楚州。隋朝为渝,北宋年间又改为恭州。孝宗淳朝熙十六年(1189年)皇子赵淳接踵于正月封恭王,二月受内禅即帝位,自诩'双重喜庆',遂将恭州升格命名为重庆府。巴京市得名重庆迄今已八百余年。就是说几千年来,这个半岛上的居民和围着半岛的两条大江对岸的居民,他们之间要相互交流和走动,靠的是什么?不外乎爬山,渡河,渡河靠什么?那个时候又不能架桥,因为,长江、嘉陵江都不是你在伦敦见到的泰晤士河,比泰晤士河要宽要深几十倍,既不能架桥又不能架钢索更不能飞,那就只能够是划船,有船就有码头,所以巴京市就有了很多的码头,上了码头就是城门,又所以说巴京市的城门特别多,明初就有十七座,称为'九开八闭一十七门'所以巴京市才有那么多的城门。'九开八闭一十七门'就是易经里'九宫八卦'的意思。而且,那些城门还特别讲究,例如城门之首的两条大江汇合之处的朝天门,就是迎接天朝皇帝圣旨、迎接皇亲国戚以及钦差大臣的码头,朝天就是面朝真龙天子的意思。还有什么南纪门、千厮门、通远门、望龙门、东水门等等每个城门的名字都有些来由。念小学的时候,我们的儿歌里唱的就更精彩了,哎……开九门怎么唱的呢?哎……我记不得了,闭八门,恩……对了!闭八门,关于闭八门唱的就是:'翠微门,挂彩旗,五色鲜明;洪崖门,广船开,杀鸡敬神;太安门,太平仓,积谷利民;金汤门,木棺材,大小齐整;凤凰门,川道拐,牛羊成群;望龙门,火炮响总爷出巡;定远门,较场坝,舞刀弄棍;福兴门,溜跑马,快如腾云。'哎……巴京市的城门现在是看不见什么了,看不见了!真的很可惜!古代的时候,他们的交通主要就是靠划船渡河,还有就是爬山,或者是围着山腰的盘山小路,你又不能去打洞,山那么大,要打,你也打不起,因为打每一个山洞,恐怕都要兴师动众地象从多佛尔到迦莱的英法海底隧道那么大的工程,就是你没有那么多的钱去打山洞。所以,山民的思想,或者说山民的思维方式自古以来就是我们所说的'自古华山一条道',我想,陕西华山的人最能理解我的意思了。就是我们那儿人说的话:'耿直到一根肠子通到屁眼儿!'你有什么办法呢?只有这一条路,要么,你就爬山,要么,你就下河!就象我们那儿的人在打架之前说的话一样,那就是'逮你龟儿子呢下河去吃水!'所以,山民的脑筋自古来就是一根筋,因为只有一条路啊!他们的脑壳里不可能有两根或者更多根的筋,他们无路可走,所以,两辆自行车撞到一块儿了,如果上面是巴京市人,是我们巴京市的'半截子么爸儿',那么,对不起,两个家伙的脑壳里都只有一根筋,就是只有一种思维,那就是打!要么爬上山,要么滚下河,没有什么平坦的第三条大路可走!'方脑壳'不方不行,山民几前年的集体无意识就是那样形成的,你他妈的无路可走啊!你的脑壳里想多长几根筋也长不出来。所以,山地的人打起仗来就特别的厉害,要么大胜,要么大败,所以,山地人的性格就是反差极大,粗犷豪放,和当地的山水一样,大起大落,越是大山大水交错的地方,就越是明显。”
“那不是就跟原始人就更接近了吗?难怪你有些时候就那么的粗野哦!连亲热亲热造个爱都毛手毛脚的像是老虎打架,要不是本人给你熏陶熏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知道你以前那些女孩子……哈哈哈哈……不过倒是刺激……倒是刺激……哈哈哈哈……”
“恩……那倒不是有你说的那么难听,但是,也有那样的一层意思吧……按照巴尔扎克那本《贝姨》里的话,就是有些属于'本色人'的意思啦!就是说,文明的熏陶还不够,当然,交通都没有,哪里来的文明的熏陶呢?当然,今天他们文明了,就象现在站在你的面前的本人是文明了一样,不是吗?如果不文明,你也不会喜欢本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脸皮倒是很厚哦,你文明吗?刚才还在海水里干什么?哈哈哈哈……”
“还不是你这个水妖先出的手,不是吗?才刚才的事情,一把伸进去抓住就不放,还说不放就是不放,昨天晚上才象个疯子一样搞到快天亮,弄得你看你看,现在这脖子上下巴颏上都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我看你那张嘴巴才是张老虎的嘴巴,还好意思说别人,哈哈哈哈……你不老实的话我就真的当一回你说的老虎再把你这只母老虎拖到海水里去,还干得动吗?哈哈哈哈……”
秦田边说就边抬腿伸胳臂地佯装着要准备去把伍芳拦腰抱起来的样子,伍芳则吓得连连地朝后退去,嘴里又尖声娇嗔道:
“打死你!打死……”
秦田则正色道:
“好了,让人家继续把刚才的话题讲完,好吗?对了,就这样老老实实地站在这里,对了,对了……刚才说到了哪里去了呢?对了,说到了性格反差极大、粗犷豪放的山地人和大山大水的地形地貌之间关系的问题,就是说,按照弗洛伊德的大弟子荣格所说的那个叫着集体无意识的理论,山地人倔强和脑子不拐弯的特征经过几千上万年在血液里或者说是在基因染色体里就沈淀了下来,从而就形成了他们的性格基因或者说是性格染色体,形成了他们的集体无意识。山地人比较适合交朋友,但是,如果是做生意或者是需要更多的智慧的地方,他们就需要平原人来当参谋或者说是当军师爷。苏格兰人当年如果不是被英格兰人用酒灌醉,就是说,被英格兰人用了智谋的话,我看,今天的地图就不是现在这样画的了。平原地方的人就不是这样的了,他们太多的平路可走,他们是这样的,你看……”
铜钥匙在沙地上又是唰唰唰地一阵金光闪烁之后,刚才的三角形旁边又出现了一个不太规则的里面有许许多多经线维线纵横交错的基本上是长方形的几何图形。
“现在,这是一幅平原城市的地图,你可以想象它是台北、东京、伦敦、巴黎,但是,在我的脑子里现在把它想象成是蜀京市,反正,平原城市的地图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现在,这里是标示方位的座标。”
秦田左手里闪光的黄铜钥匙在长方形的右下脚画了一个一横一竖分别平行于长和宽两条边的十字叉,又在'十'字的四边分别用英文大写字母写上'E'、'S'、'W'、'N'字样。
“在东西两条边线上,我们由上往下等距离地用'AZ'字母标示出来。然后我们画线让让AA相连,BB相连,CC相连,DD相连,直至ZZ相连。”
铜钥匙在沙地上又是唰唰唰地一阵闪光之后,不规则的长方形变成了一张上面有很多歪歪扭扭平行线条的文件纸,那个上面画着字母的座标就象文件纸下面的公司的标记。
“在上下两条边线上,我们由东向西也等距离地用'AZ'字母标示出来。然后我们画线让让AA相连,BB相连,CC相连,DD相连,直至ZZ相连。”
闪光的铜钥匙在沙地上又是唰唰唰地一阵挥洒之后,不规则的长方形的上面有很多歪歪扭扭平行线条的文件纸又变成了一张纵纵横横丫丫叉叉中国的小学生练习写字的方格纸了,那个上面画着字母的座标就更象文件纸下面的一个公司的标记了。
“现在,这幅平原城市的地图就基本上算是完成了。”
秦田又侧过头来仰起脸笑眯眯地看着仍然站着,但双手掌已经撑在有些弯曲的膝盖上正看着他地上画的图形的伍芳说道。
“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伍芳抬手在秦田的肩上轻拍了一掌。
“现在我们来看,从一个平原城市的一个点到另外的一个点有多少条路可走,我不用再多说了,大街小巷纵横交错,电车汽车地铁高架桥人工运河经纬交错……所以说,平原人说得好听一点叫做聪明、思维敏捷、脑子灵活、路子多、点子多,说得难听点就叫圆滑、世故、满肚子鬼点子、一肚皮弯弯绕等等等等。平原人怎么路子不多呢?平原人怎么点子不多呢?你看看这张地图,真的是从任何一个点到任何另外的一个点,其中的路径是太多太多了,所以,蜀京市人遇事总是会动脑筋去思考,思考什么呢?思考走快捷方式。巴京市人和蜀京市人最明显的区别是,从外形上看,前者是下部肌肉乃至与骨骼远较于上部发达,所以,特别是夏天,在大街上行走之时,那种看上去头细小如拳或柚橙且屁股高跷腿肌特发达如青蛙腿者,则多为川东祖传之巴人;而看上去头大而宽几乎及肩如碾盘或跑马场且屁股扁平腿瘦为圆柱形锄头把儿或腿肥为印度大象腿者,则十之八九系川西蜀人之后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秦……秦……你别讲了,你……”
伍芳已经是笑得捧着肚子在沙滩地上翻起滚儿来,又拿手指着秦田叫他住嘴,但是,秦田兀自充耳不闻地继续讲了下去:
“两者的外形相同的地方都是体现出一种特殊的动势,而不同的地方是,川东巴人的动势体现在屁股和腿上,就象跑马场上蓄势待发的奔马的下半身,是小脑动势型;而川西蜀人的动势却体现在斗大的脑壳上,他们的脑壳里面就是跑马场,是属于大脑动势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川东巴人的动势体现在屁股和腿上,就象跑马场上蓄势待发的奔马的下半身,是小脑动势型;川西蜀人的动势却体现在斗大的脑壳上,他们的脑壳里面就是跑马场,是属于大脑动势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伍芳学着秦田的腔调越发笑得厉害,笑得全身开始抽搐起来……秦田则还是继续在那里发挥着:
“所以我看现在的小人书和电影电视京戏里的诸葛亮孔明的那个样子都搞错了,现在我们见到的诸葛亮孔明都是一副头戴方巾上嘴唇上吊着两撇长长的八字胡须又手摇鹅毛扇的样子,那完全是今天那些蠢人的凭空想象,按照我的推测,他哪里会是那副样子呢?当年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孔明应该是我前面说的平原人的样子!虽然他诸葛亮孔明东汉末年生在山东徐州琅邪郡阳都县,后来又到荆州襄阳隆中山中隐居待时隐居了十年,再后来刘备三顾草庐才得到了他提出'统一天下,必将中国鼎足三分,联孙抗曹'的'隆中对策'。但是依我的看法,真正改变了诸葛亮思维方式的还是当时的蜀都的地形地貌,所以,我都怀疑那个'隆中对'究竟是出自隆中还是出自成都?他在那荆州襄阳隆中山里,虽说是隐居待时了十年,但是,他在大山里每天只见着一线天空,他的思路是怎么转弯的呢?1800多年前又不象现在又是飞机又是无线电又是什么电视机电脑网路通讯什么的,'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我很怀疑!历史往往都是掌权者和后人改写的,所以,我对他有两点怀疑,其一就是所谓的'隆中对'究竟是不是出在隆中?其二就是他的形象问题,他到了成都以后,他的样子一定就是我所说的真正的成都人的样子,就是说,那副样子一定是看上去头大而宽几乎及肩、且那上面如碾盘或跑马场,又且,他又屁股扁平、还腿瘦为圆柱形锄头把儿或腿肥为印度大象腿者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副样子一定是看上去是头大而宽几乎及肩、且那上面如碾盘或跑马场,又且,他又屁股扁平、还腿瘦为圆柱形锄头把儿或腿肥为印度大象腿者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伍芳仍在那里一字一顿又还抑扬顿挫地学着秦田的话语全身抽搐地大笑着,秦田则继续在那里往下发挥:
“另外,从行事之思考决断方面而言,则前者川东巴人较之于后者川西蜀人是行动远大于思辩,而后者却是恰恰正好相反,是思辩远大于行动。平原人的好处是感情细腻。但是,太细腻的感情又会导致性格上的软弱,特别是对于男人。一个要面对外部风风雨雨世界的男人,性格软弱无疑是很不合适的。但是,那种性格好象又容易产生诗人,因为诗人的性格就是多愁善感,如果我现在还能够写几首诗的话,那,可能还要归功于在川西蜀地蜀京市呆的那几年。所以蜀京市有唐代女诗人薛涛的那些柔情似水的诗歌,象什么《乡思》之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别别别……哈哈哈……你这个家伙,我怎么遇上你这么个如此会闲扯谈的家伙?哈哈哈……现在,现在你又从一个说相声的变成个诗人了,哈哈哈……”
“薛涛的原诗为:
  峨嵋山下水如油,怜我心同不系舟。
何日片帆离锦浦,棹声齐唱发中流。
还有什么《江月楼》
秋风仿佛吴江冷,鸥鹭参差夕阳影。
垂虹纳纳卧谯门,雉堞耽耽俯渔艇。
阳安小儿拍手笑,使君幻出江南景。
我为什么记得这些诗歌呢?因为,我在蜀京市省立大学念书的时候,学校的后校门就通向蜀京市的望江公园,而薛涛墓就在公园里面,那儿有很多她的诗歌的镌文,晚饭过后,晚自习之前,我们都要到那儿去散步,那样,你不背也会念了,再加上本人又还如你所知道的是个多情的种子”
“是吗?脸不脸红哦?”
“也许,我写诗歌还受到了薛涛的一些影响,但是,我还是觉得,这种情绪不应该是男人的情绪,男人的情绪应该是刚强为主。但是,谈到诗歌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还有当时和薛涛来往的相当一批唐代的著名诗人如元稹、白居易、令狐楚、裴度、杜牧、刘禹锡、张籍等,而且,他们都交往甚密,互有唱和之作。所以,后来就有当代中国的大文豪巴金、郭沫若和作家诗人沙汀、流沙河、艾芜等人。但是,这种文人气息在有些时候也是不太健康的,那,就是容易养成空谈误国的恶习,当然,当你成了一个作家,一个文豪,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你成不了,就变成一个耍嘴皮子的人。在蜀京市,在北京、天津、法国的巴黎,那些人都有类似的毛病。这里又说回到平原人了,在平原上,有太多的路线可以让平原人考虑了,也就是说,有太多的前进的路,那么,相反地,也就有太多的撤退的路,所以,平原人、平原城市打起仗来总是吃败仗的多,贪生怕死的多。历史上的北京、南京、成都、巴黎就都是那样。”
“哎哟,我说秦田,你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人物喔?我现在简直就不知道你是个艺术家还是历史学教授或者说是个人种学的研究专家?”
“哎!去去去,听人家继续讲下去。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英国、法国联军火烧圆明园,1900年八国联军进兵北京,那中间都有北京人帮忙先行去偷去枪去放火,圆明园废墟在英法联军的恶行之后,又再度被义和团拳民、无业游民以及盲流乱匪等偷盗抢劫瓜分。1937年12月13日日本人开始的南京大屠杀,现在网路上披露的资料是:1 1 万国民党军人打算死守半年,结果4天就跑光了。一个地方关押了3 0 0 0 多人, 就3 个日本兵看守, 南京人怕得要死,叫东就东,叫北就不敢南,就象我们中国那个写《苦恋》的作家白桦说的那样:'每个人他妈的哪怕是吐口唾沫,也把那三个日本兵给淹死掉了!'简直就他妈的就不可思议!手扎'膏药旗'避难的有,跪地求饶的有,蹶了屁股满地乱爬的有,结果就是3 0 多万南京人都进了大屠杀的历史黑洞。法国人就更是他妈的软蛋了!1940年6月,德军攻入巴黎,法国政府几天就他妈的瓦解了,由贝当组成傀儡新内阁,向德国乞和,后签订停战协定,容许德国占领法国西部和北部。戴高乐则逃到伦敦去,他在广播中拒绝接受停战协定,并号召法国人共同战斗,回应而行动的法国人称之为自由法国。戴高乐就是在那个时候显露出来的。”
“哎呀!秦田,咱们还是换个话题儿吧!我看你是越来越兴奋了。”
“哦--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我不能在你的面前谈到国民党的那些事情……”
 那几天,伍芳和秦田都会去讨论一些类似的问题。没有太多的心眼儿的秦田只是伍芳问什么就回答什么,实际上,在伍芳来说,却是在旁敲侧击地了解秦田的情况。当然,最主要的是秦田的内心世界。因为,在伍芳来说,她并不在乎秦田的物质方面。她认为,他是个大才子,就凭他的那些作品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哪怕他就是个一文钱也没有的叫花子,就凭他的艺术才干,在加上一个赏识他、看得懂他的有钱的人,那么,他就是一架创造财富的机器。古龙当年不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吗?父亲以前就是那样说古龙的,他说,有一天古龙会有用不完的钱,可惜只不过他喝酒喝得太厉害了,要不,他不会死得那么早。当然,这样说并不是说伍芳是看重秦田有什么物质财富的利用价值。在伍芳的眼里,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两则之间并非并行不悖。况且,她也并不缺钱用,作为一个国民党中将军长任上退役下来,凭着岳丈早年经商积累的财富和自己在军政界广而深的人脉经营着台北的一家银行自任董事长的她的父亲,就她这样的一个独养女儿,可以说在物质上她不单是应有尽有,而且应该说是非常富有。所以,伍芳在乎秦田的不是他的物质方面的东西,她在乎的是他的世界观,人生观。说到了底,就是伍芳希望秦田的人生观和自己相同,当然,还有性格和脾气等等内在因素的东西而已。
他们之间的类似的讨论,一直到进行到了他们回程的飞机上。
                   
注:

[1] '半截子么爸儿',四川东部地区流行习语,指少不更事的男青年。
[2] '耍哥子',四川西部地区流行习语,指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男青年。
[3] '嫩毛贼',四川东部地区流行习语,指少不更事的男女青年。


八 一堵看不见的墙

对于秦田,从内到外,伍芳都是承认着白雁的那些赞美的话的。
两人毕竟是同床共枕了,伍芳比白雁在有些问题上对秦田就很快看的更深了。自然而然,在文学艺术和通过文学艺术进入的精神领域,她就对他了解的更深更广……然而,在对秦田的艺术和精神领域了解得越来越深又同时让自己也爱得更深的同时,在她的内心最深处,却时不时地渐渐颤动起一些不安的涟漪来……
那就是当他们俩争论到宗教和穷人的时候,当把话题被扯到了越是接近到两人未来的生活:是留在英国、还是到台北、甚至于到中国大陆去的时候。
每当那种时候,伍芳就会感觉到在他们之间,好象是悄悄地竖起了一堵看不见的墙。而在墙的那一头,是一个她很有些陌生的人。那种时候,她会有些惊愕地、甚或是有些害怕地、看见在他的瞳人的深处,有些一瞬即逝的,她完完全全无法捉摸的、闪烁在一片漫无边际的永恒的黑暗中的电光。那种电光在她的感觉上,是忧郁、寒冷和野生的……
然而,又正是秦田身上的伍芳不熟悉的东西把她强烈地吸引住了。因为,人的天性就是那样,相同的东西排斥,相异的东西吸引。钱钟书的《围城》也好,哈金的《等待》也好,鲤鱼跳龙门不跳不行也好,麻雀一进笼子就死也好,鹦鹉一进笼子就活也好,都是说明的类似的问题和人性的规律。况且,最主要的是,伍芳还是一个征服欲望很强烈的具有浪漫情怀的理想主义者,一个具有着宗教情怀加前卫艺术、中国的旧式伦理观念混合着西洋开放的生活方式的最古典加最当代的矛盾混合体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和今天这个世纪末的很多东西都是悖论并行的世风是一脉相承的。当然,秦田就更是那样的人物了,从他的文学作品里,特别是他的那个《先锋男孩》里,就完全看出了他对这个世界的既爱又恨的看法。
好多年以后,当白雁在台北和伍芳再度见面屈膝谈心的时候,白雁对伍芳说道:
“我们在台北,在伦敦,一个个的男人都让你撵走了,一般的三五天,到咖啡店里喝两次咖啡,最多的两个不过一两个月,最后都让你给撵走了,你也不管人家怎样的要死要活要上吊,你在男人面前就是个高贵的皇后,可以把那些男人差遣来差遣去,很多的男人在你的面前都是手下的败将,如果说你要是稍微地有点水性的话,他们就都会是你手上的玩物和戏弄的对象,好在你又不是。我们从来就没有为一个什么男生发生过争夺。可是,在秦田身上却出现了。也许就是天意,你是非要和我抢过独木桥的。当然,当我意识到你是真的被他吸引住了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自不量力的了,所以,当我离开那座学生公寓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很平静的,我不会生你的气。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如果我硬要去追秦田,那明显地是自讨苦吃。就连你,最后还是,唉--他确实是一个难以揣摩的很有深度的男人,更加可怕的是,他又长得是那么的英俊和潇洒,唉……”
当他们都脱光了衣服,赤裸裸地相拥,然后她看着他酣然入睡,大理石雕像般恬静地躺在她的身边的时候,她俯身看着他的宽阔的脑门,脑门上两道浓浓的剑眉,眉毛下边关闭着灵魂窗户的睫毛长长的眼帘,眼帘末梢大洋娃娃似地拖着的两道长长的眼尾时,她的内心有了一些微笑。
那时,她往往就会轻轻地哼起一首叫“马槽圣婴”的歌来。
她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应该说,她还是个躺在摇篮里的婴孩的时候,母亲就把那首歌当她的摇篮曲来在自己的耳边轻轻地唱。后来自己长大些了的时候,每当春天来临,母亲带自己到忠孝大桥一带的淡水河边去放风筝玩的时候,或者,开车经过罗斯福路、中山南路到衡阳路和中山堂附近的一座天主教堂和父母做礼拜的时候,她更是常常伴着钢琴的音乐声和大人们一块儿唱那首歌。后来听了舒伯特的摇篮曲,听了贝多芬的《月光曲》和《致爱丽斯》后,就对“马槽圣婴”的理解更深了。母亲是出身在天津一个英国华人的买办家庭,一家人从小就笃信基督教,后来四十年代,母亲也去了伯明罕念大学。母亲说,她还没有到英国去留学的时候,就在家里跟着父母用英文唱“马槽圣婴”(Away in a Manger),其歌曲名字,作为歌曲名字的引自《新约全书》之“路加福音”第2章第12节的开篇语 “You will find a baby wrapped in strips of cloth and lying in a manger .”[1]伍芳在很小的时候,就完全能够用英文来说和唱,那歌词开始[2]的一部分就是:

Away in a manger,            远远地在马槽中
no crib for a bed,            无枕又无床
The little Lord Jesus           小小的主耶稣啊
laid down His sweet head;        恬睡得好安祥
The stars in the bright sky        众星儿辉啊辉
looked down where He lay,        辉在主身上
The little Lord Jesus          小小的主耶稣啊
a sleep on the hay.           睡在乾草上 

The cattle are lowing,         牲口们鸣啊鸣
the Baby awakes,             圣婴忽惊醒
But little Lord Jesus,         小小的主耶稣啊
no crying He makes.            却没啼哭声
…………                 …………
…………                 …………

她一边轻轻地哼着歌曲,一边就深情地望着睡在自己身边的象个婴孩的秦田,心里就升起无限的爱来,她知道,那不单是恋人的情爱,里面还含了一种源自女人身体里更深处的东西……
常常在半夜时分,在秦田睡得很深很深、发出微微的鼾声的时候,她就会悄悄地爬起来拧亮床头的台灯,用自己白皙柔软的手指去轻轻摩挲他的头发、脸颊、他的手指、脚趾,她还用自己的嘴唇去一遍遍柔柔地摩挲和亲吻……那时,她会去飘渺地想象着他们将要生下来的孩子……
她想,一定是一个象他那样棒和那样帅的白白胖胖的男孩子……
那样想的时候,她就想着他叫自己“白雪”的时候,哎--“白雪”!她就会一阵阵地在心里孤芳自怜起来……
她起身来把自己身上的睡袍去掉,又将内衣也一件件去掉,就那么一丝不挂地房间里的穿衣镜前把身子转来转去地照看着自己……看看自己的腿腹,手里捧着的两只颤颤的、白白的、隆起的玲珑的乳房,还有床头镜子里照着的连接着大腿上部和腰际那一对曲线优美的、大大的、圆圆的、结实的臀部,她想起他时常在上面摸捏着说,是她常常打网球和游泳的结果……
再看看这颗黑色的秀发披肩的椭圆脸蛋的头颅,他常常捏着那上面的脸蛋,用手指戳着上面的酒窝,说是女人中的艳丽型。那时,她看见镜子里她的脸上,真的浮现起了闪烁着彩光的一对酒窝,脸庞上、眼眉处,竟是喝了威士卡一般粉红粉红地红出了一片,恍眼一看,镜子里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又仰躺着的,竟是一个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的如此这般美丽风骚而又楚楚动人的性感的裸体的尤物!
  她又想起他在伯丁根森林里给自己拍的那些裸体相片,那顶自己头上戴着的他用各种颜色的野花编织的花冠、腰上缠着的上面满是些绿色枝叶的荆条,他让三脚架上的照相机连续地啪啪啪闪拍出来的两个“野人”在森林里的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他们在伯丁根森林里的湖边拍摄的他们赤裸相拥的他说是象海涅和席勒诗歌集里的插图上的那种古典的画面,他想起他们到西区地铁站旁边的一家一小时快速冲洗店里去鬼鬼祟祟冲洗那些相片时的情景,她就像是喝醉了酒似地飘然了起来……
那时,她的心里开始升起了许多的自信,坚信起了她的爱情的力量、她的精神和肉体的力量。
当然,她更坚信着,她所信靠的主的无边的法力。重要的是,他希冀着她所爱着的人,她理想之中的未来的夫君,是一个和她有着一个共同信仰的人。那就是,他们都要共同地跪拜在耶和华的脚下。
然而,她却忽略了最本质的一点,那就是为什么秦田会抗拒宗教,会害怕神(God)。一提到神或者是相近于这个字眼的一些字眼,无论是中文的例如:主、上帝、基督、造物主、全能者、主教、教堂、神 父、圣经……还是英文里的在天主教领域里的诸如此类的单词如:God(天主)、Lord(上主) 、The Maker(造 物 主) 、The Creator(创造者)、 The Supreme Being(至高无上的天 主)、 The Almighty(全能的天主 )、priest(神父)……每当他们论及到了那些字眼的时候,她就会头痛地想不通,秦田眼里为什么会流露出一种十分警惕、害怕,甚至于是象被针刺了心脏般异常痛苦的的目光来。 
她时常会去想他曾经说过的那些话,那就是:
“我看着这儿的一些教堂,无论是哪一种式样的教堂、哥特式[3]的也好、巴罗克式的也好、文艺复兴时期样式的也好,那些教堂的尖顶、特别是哥特式教堂的尖顶,如果是让我来塑造的话,我会把那尖顶的角度塑造地更窄、更尖,我会把那个尖顶的针头一直伸展到天顶、伸展到主耶稣的下巴上,并用那针尖捅他几下,问他老人家是不是睡着了?并告述他老人家,地上还有很多他的正在受苦受难根本就没有眼睛的羔羊!他老人家还管不管?地上现在那些人们塑造的教堂根本就是一些让你老人家听不到祈祷声音的教堂,那些教堂很多都蜕化成了一些富人追求长生不老的奢侈欲望的处所。”
又说:
“从根本上来说,你们几乎所有现在的教堂音乐,特别是两百年前的莫劄特的那些东西,什么《慈悲经》、《荣耀经》、《羔羊经》,莫劄特那种什么仙童似的富家子弟、宫殿御用作曲师、半点人间痛苦的滋味都没有品尝过的人,他谱的曲子、能让上帝真的听到吗?好多的咏叹从那些男女歌手的喉咙里咏叹出来,生个人死个人要咏叹、爱情要咏叹,这都还说得过去。吵嘴要咏叹、生闷气要咏叹、上街买把花要咏叹、吃个饭打个嗝儿的鸡毛蒜皮儿的事儿也要咏叹。你看今天的那些什么样的义大利歌剧,再去看一看咱们中国的京剧,哎--空虚、空虚、空虚哟!特别是那些又肥又胖的脑满肥肠的男歌手的喉咙里,他越是悲哀、我越是想发笑!有些歌手还是咏叹得很好的,特别是女歌手在咏叹痛苦的时候、她的歌声高音部分一直朝上拉:
“啊--啊--啊----啊------啊------啊--------
啊-------------------------
“每当那个时候,我就开使感受到了那些教堂的尖顶的意思了,只是,我觉得,那教堂的尖顶还不够高,那女歌手呢,吃的苦还不够,教堂呢,里面装了太多太多的富人、骗子、和病人、还有作奸犯科干过了坏事又怕受到未来审判的鸟人和懦夫!当然咯!那些病人大都是些神精上有毛病的人!
伍芳还想起,就是前几周,秦田还拿来几张报纸给她看。其中一张报纸上面的一个通栏大标题的名字就是”耶稣娶过老婆吗?“。几张报纸的报道都说:
最近美国广播公司(ABC)记者伊莉莎白.瓦加斯根据畅销小说《达文西密码》拍成的节目《耶稣、马里亚和达文西》[4]宣称,小说《达文西密码》部分内容是根据历史事实写成。小说里认为《圣经》里的抹大拉的马里亚不是妓女而是耶稣妻子。马里亚在耶稣被钉了字架后带着耶稣的孩子逃往了耶路撒冷。基督教的一个秘密教派把这件事情流传了好几个世纪,而义大利的画家达文西正好就属于这一秘密的基督教派。畅销小说《达文西密码》宣称,达文西去世前在他的油画里埋藏下了这个秘密的线索。
秦田还说:
“你没有看见,美国广播公司这几天还在不顾一切地把这个节目播给一些记者和宗教领袖看,虽然一些神学家认为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个节目还立刻就受到全世界宗教界的批评,但是,还是有天主教方面的人士并不否认这样的说法,例如。圣母院麦克科比•布莱恩特神父的意见就认为:历史了解抹大拉的马里亚的重要性,她有可能就是耶稣的妻子。而美国广播公司(ABC)记者伊莉莎白.瓦加斯却是公开承认,她的特别报导节目《耶稣、马里亚和达文西》就是要广泛探讨耶稣是否娶妻的这个基督教神学领域的爆炸性问题。

注:

[1]” You will find a baby wrapped in strips of cloth and lying in a manger .“ 引自《新约全书》之”路加福音“第2章第12节,中译文为:“你们要看见一个婴孩,包着布,卧在马槽里,”
[2]翻译自古圣诗集:“Little Children's book”(1885年)
[3]哥特式教堂(Gothic Church),12世纪中叶至16世纪初期在法国北部地区创始并流行到西欧各国的建筑样式,以巴黎圣母大堂(即俗称的“巴黎圣母院”),萨特大堂等为代表。整体建筑高耸挺拔,采用尖拱代替圆拱,墙壁较薄,窗户面积较大,以绘有《圣经》故事图案的彩色玻璃画窗装饰,塔楼上加以锥形尖塔,将观众视线引向天空。教堂正门一般有雕象和浮雕装饰,庄严华美。
[4]原文出自:台湾《联合报》2003年10月31日消息。(小说中把时间向前移动了)标题:“耶稣娶过老婆?ABC捅了马蜂窝!”。据美联社纽约30日电,美国广播公司(ABC)记者伊莉莎白.瓦加斯承认,她的特别报导《耶稣、马里亚和达文西》是要探讨耶稣是否娶妻的神学劲爆问题。瓦加斯制作的报导节目预定在美东时间11月3日晚上八点播出。她说:“我们谈这个题目无可避免会冒犯某些人。我们尽量做到必恭必敬。”美国广播公司今天把这个节目先播放给一些记者和宗教领袖看。这个节目根据快销小说《达文西密码》拍成,该小说宣称部分根据史实。美国广播公司的特别报导介绍这些理论,并访问一些神学家。 


九《幕尼黑慈悲经》

话虽然是这么说,伍芳还是看见秦田哭了。而且是哭得泪流满面,结果是感染到她,让她也流了半天的泪。那让秦田流泪的曲子,恰恰正好是在伍芳第一次领秦田到他们在泰晤士河南岸布拉克弗莱尔路 (Blackfriars Road) 368号的英国伦敦英华天主教堂(London Ascension Chinese Catholic Church)去做主日弥撒的时候。那是在那天的主日弥撒做完了之后的一会儿,有人在上面弹奏钢琴曲的时候,而恰好那首钢琴曲又正好就是莫劄特的《慈悲经》:

Kyrie eleison (主,怜悯我们吧。)
Kyrie eleison (主,怜悯我们吧。)
Kyrie eleison (主,怜悯我们吧。)
Christe eleison (基督,怜悯我们吧。)
Christe eleison (基督,怜悯我们吧。)
Christe eleison (基督,怜悯我们吧。)
Kyrie eleison (主,怜悯我们吧。)
Kyrie eleison (主,怜悯我们吧。)
Kyrie eleison (主,怜悯我们吧。)

那是一首莫劄特的D小调《幕尼黑慈悲经》。
伍芳知道,在“主,怜悯我们吧!”的低沉庄严的D小调的反复回旋的主调中,回荡着莫劄特辞世前几年的巴黎大革命的滚滚雷鸣,《慈悲经》里面恢宏磅礴的气势,已经预示着不久就要吞噬旧时代深渊的划时代的大变革的来临。她知道,在《慈悲经》的音乐的旋律里,振颤着法国大革命宣布普遍人权的蓄之已久的民众的吼声。
作为一个在西欧文化的中心伦敦攻读西方文学博士学位的人,她当然是很清楚的,更何况在台北圣约翰女子学院的时候,她还选修了钢琴课和西方音乐史。
然而,让她奇怪的是:秦田虽然知道一些莫劄特,但他肯定是不太清楚《幕尼黑慈悲经》的历史、特别是音乐史背景的。为什么两百多年以前的曲子,竟然能把他那样平时很少流露感情,更不要说内心深处的感情的人,竟然感动得泪流满面、情不能自禁?她除了是有些感叹莫劄特、或者说感叹主耶稣的力量之外,在她的内心,她真的是觉得更有些摸不透秦田了。她自己都不太想信主有那么大的感召力,她时常也会去弹奏那首《慈悲经》,有很多的时候就是她在弹钢琴,很多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那首《慈悲经》叫《幕尼黑慈悲经》、更不要说知道作曲者的名字和时代背景了。平时无论是别人去弹奏、还是她自己去弹奏,她都只是一般来说地觉得那首曲子庄严、热烈、气势磅礴、而已罢了。从来也就没让她流过泪,更不要说是让她会泪如雨下,
她想了起来,好几年前,女子学院的同班同学李颖的男朋友在河里游泳给淹死了,火化之前去送葬的时候,李颖的男友的母亲一开哭,大家也就都跟着开了哭,她不是就也哭得泪如雨下了吗!李颖的男友她就只见过一面,连话都没有说过两句!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川沙专栏 ChuanSha's Column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