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现代诗歌讲习交流班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大雁赏析张后诗歌《在红螺寺》
张后
童生


注册时间: 2006-06-19
帖子: 22
来自: 北京
张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05-17 17:49    发表主题: 大雁赏析张后诗歌《在红螺寺》 引用并回复

在红螺寺

不经意间,枝杈插满天空
所有树上的叶子都似曾相识

许多的燕子从我的身边经过
你把念珠缠在手腕上

我梦到了谁,谁就得醒着
你曾经裸露过的背脊让我迷恋不已

其实多少次,我都要告诉你
当我遇上了你,注定了我将体无完肤

【大雁赏析】
《在红螺寺》这首诗歌,有一个不寻常的结构,也即它的诗旨呈现出由四周向中间围拢的收缩型格局,但它在收缩的同时又具有发散突围的特点,令这个看似矛盾的结构有了无穷的滋味,有了立体的空间,有了丰富的解读可能性。

张后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这就是诗人的多个意念通道相互进行有机接驳的功效,这种接驳的手法和力度值得称道:首先诗歌题目就参与了接驳,其地理所处暗含的禅性忏悔接驳“我”对“你”的感情思考,对“缘”的意旨也一直延伸到了“念珠”意象;“裸露的背脊”象征不加节制的情欲,“我梦到了谁,谁就得醒着”是一种前置性的自我批驳,两个意念摩擦后接驳禅思意念,形成了痛楚感十足的反思;枝杈和树叶是自然意象,在诗歌中是人的复杂心境的外形化,代表情感密度,枝杈在诗头巧妙接驳了诗尾“我”的情感的“体无完肤”的现状,叶子则接驳了“多少次”这个频度副词;燕子意象说的是感情的多发性,是一个动感意象,它接驳了念珠和寺庙这两个静感意象,表明了“我”对情感的认真专一的程度。当然这首诗里的意念通道的接驳还不止上述举例,读者细细体会,会发觉更多的玄妙。
_________________
http://blog.sina.com.cn/u/1226678603#feeds_FEEDS_1226678603张后鱼皮果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赵福治
探花


注册时间: 2006-05-30
帖子: 3490
来自: 中国北京
赵福治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0-05-26 18:41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我梦到了谁,谁就得醒着
你曾经裸露过的背脊让我迷恋不已
_________________
灯灭了,我在黑暗中醒着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zgsg668
QQ:279665743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现代诗歌讲习交流班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