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名家综述 Expert Review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詩人蘇紹連如何寫散文詩與詩的自析, 一例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393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9-04-12 07:42    发表主题: 詩人蘇紹連如何寫散文詩與詩的自析, 一例 引用并回复

這是一篇值得習詩者引為學習的好文章, 徵得詩人紹連兄同意, 轉貼於此, 與讀者共享.

《张起翅膀的帆船如何飞翔》  米罗·卡索

    一首描写耳朵的散文诗〈帆船〉

  营造诗的情境,是写作散文诗最需重视的一环,没有诗的情境,必然成为散文,而不是诗。诗的情境是意象与情趣的契合,犹如庭园里头的小径丶亭阁丶池塘丶石块丶花树等皆可在人的观视後成为单独的意象,或经由人的心意组合後成为整体意象,再加上庭园里有人虫鸟禽的游憩之感触,则产生了情趣,「意象」与「情趣」契合後,才有这座庭园的「情境」气氛出现。意象及情趣往往由心所虚拟,藉文字陈述,由眼阅读而转化为如真似幻的实境,而达至眩人目丶撼人心的效果。

  阅读散文诗〈帆船〉(收录於九歌出版的《隐形或者变形》散文诗集中),是一个很令自我愉悦的经验,诗中的情境虽然虚拟,但比起真实的世界更能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这是一首描写耳朵的诗,原诗如下:


伸出水面,张起的翅膀..............

少年,在你熟睡的头颅上,两片耳朵离开鬓角
缓缓移动,滑行到脸颊,顺着泪痕,沿着枕头
而去,为了谛听梦的语言。两片耳朵缓缓前行
,向着我的海洋而来,啊,我用梦的语言呼唤!

夜风吹送着你的两片耳朵,在水做的被单上前
行,不断的泪痕啊浮出水面,向着床外流出去
了。你的耳朵来到了我的海洋,我把我的心脏
浮出来,做为你停靠的小岛。梦的语言在夜风
中清晰地进入你的耳中。你的两片耳朵遂像张
起的翅膀,飞翔了起来。

  诗分三段,第一段只有一句:「伸出水面,张起的翅膀………」,句意不完整,让人无从得知何物伸出水面,只知此物有翅膀,不见头部及身体,读者不能立即得知是何物,因而得靠猜想或联想来推断,也许是飞鱼,也许是水鸟,也许是其他怪物吧?不明说,是此诗第一段的写法,只给读者一个简单的意象:就是此物「伸出水面」,而且有「张开的翅膀」,这是意象的特写镜头。读者会如何催动自己的联想来探究这个意象呢?如果一开始读诗能注意到诗题〈帆船〉,或许可能马上联想到此句写的不是飞鱼丶水鸟等物,而是帆船,张起的翅膀即是「帆」。

  然而,到了第二段,「帆船」的意象竟然不见纵影,取而代之的是「耳朵」。第三段,仍以「耳朵」为意象描述,结尾说:「两片耳朵遂像张起的翅膀,飞翔了起来。」与诗的开头第一句明确的相呼应,原来「张起的翅膀」不见得是「帆船」,而是「耳朵」;这种到诗的最後一句才点出作者之意的方法,是散文诗最迷人的特色之一。

  如何读〈帆船〉这首散文诗呢?我以下列五个切入点提供参考:


  一丶 从「诗题」(帆船)切入

  诗题就像一个店铺的招牌,卖什麽货做什麽生意就挂什麽招牌,本是理所当然的事,招牌「银楼」,顾客进入後总不会变成「布庄」吧!然而在文学艺术作品上,可就不是如此单纯,对於诗题一事,第一种情形:有「无题」称之,也就是没有题目,得进入诗中读诗,才知是写什麽;第二种情形:诗题与内容明确相符,规规矩矩订诗题什麽,内容就写什麽;第三种情形:有诗题是甲,内容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可能是乙或是丙,这种情形得靠联想,来找出诗题与内容的关连处,找得到,会让你恍然大悟,找不到,则让你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

  <帆船>一诗属第三种情形,乍见诗题,以为是写帆船,读内容後,才知是写耳朵,只不过是以帆船水上行驶的意象喻之,让耳朵由静态变成动态,两片耳朵是两张帆,以夜风为动力来吹送,帆船便能缓缓前行,展开其美妙如梦境的航程。有了诗题,多少能抓住诗的一些重点,所以诗题对读者来说,也许是不可或缺的要件。

  二丶 从「人物」(少年和我)切入

  诗不同於小说那麽重视人物或情节,但是,散文诗的发展趋势却渐次的走向极短篇小说的模式,呈现了极短篇小说的特色,有人物,但人物少而模糊,亦即不用太多的笔墨来叙述人物的身世背景;有情节,但情节短而转折大,亦即情节的发展有太多的线索,且结果不易预测。〈帆船〉此诗描述了少年和「我」(即诗的叙述者)两人,主要是叙述者「我」对少年的呼唤,少年为主体,被「我」观测及描绘。

  少年是在熟睡的状态下,但他的两只耳朵并未睡着,它为了谛听「梦的语言」而竖起,此时,叙述者「我」在清醒的状态下除了观测少年外,还以「梦的语言」呼唤着少年。如果此诗有情节,其主要的情节大致如此吧!

  少年正属於一个爱做梦的年纪,做为诗中的人物,少年单纯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像置於展示台上的一块透明的玉,而叙述者「我」此人倒显得更为模糊更为神秘,「我」是谁?是少年的什麽人?如果是小说,相信可以用较多笔墨来做身世背景的描述与个性的刻画,让人物的形象更为明确。只是,这是一首诗,散文诗的表现方式不必完全被小说或散文的模式所取代,否则,诗味必然大为降低。


  三丶 从「水的意象」(泪痕丶海洋)切入

  因为要把耳朵喻为帆船,所以必须要以水来衬托,有水,帆船才有航行。此诗中的「水」有真实的,如:泪痕,有虚拟的,如:水做的被单丶我的海洋( 此处叙述者「我」的身体象徵为海洋 )。真实的水,泪痕细细小小,亦得靠想像让泪痕变成河,才能让帆船航行;虚拟的水:被单丶身体,如何和水的意象结合,更需发挥想像力,才能让被单变成水丶身体也变成水。诗的迷人之处,在於它能提供想像,如果没有想像,则难以进入诗的殿堂。

  少年的泪痕细而长,「我」的海洋宽而大,泪痕流到海洋,被海洋吸收容纳。如果从「泪痕」来探讨,已经熟睡的少年为什麽会有泪痕?他会是一名忧愁的少年,为情为爱而忧愁吗?每夜入睡,必是泪水盈盈,流满脸颊丶枕头及被单,甚至流到床外呀!而拥有海洋的「我」,把心脏像「小岛」一样浮现在「海洋」中,让少年的「帆船」停靠,可见「我」也许是一位关怀少年的人,或是一位少年所想念的人,以海洋般宽广的空间促成少年的自由航行及飞翔。


  四丶 从「事件」(耳朵的航程)切入

  本诗不是静态的描写耳朵,而是以动态的方式描述耳朵化身帆船航行的情境,一路航行起自何处,经何处,往何处,是本首诗的重要内容,唯有这些历程,才得以构成诗中曲曲折折的情境。

  耳朵的航行是默默的丶不动声色的,趁着头颅熟睡後才起程,它不惊动少年,以免少年醒来而失去航行的目的:「谛听梦的语言」。耳朵变成一对帆船,离开它所栖身的「鬓角」,起程滑行,到了「脸颊」,此时尚有方向及路线,该往何处去呢?脸颊上的「泪痕」未乾,宛如浅浅小小的河流,那就顺着泪痕的方向流去吧,流到了「枕头」,枕头上一滩滩的泪痕,错综凌乱,几乎让帆船找不到方向。幸而「梦的语言」在呼唤它,它就锁定呼唤的声音,缓缓前行,而离开了枕头。

  接着是「在水做的被单上前行,不断的泪痕啊浮出水面」,有如魔幻表演一般,两片耳朵竟在被单上前行;柔软的被单呈现起伏如浪的曲线,在取譬引喻的考量下,为了让帆船有航行的感觉,所以说是「水做的被单」;泪痕流至被单,仍是源源不断的「浮出水面」,少年的忧愁泪水是多麽丰沛啊!流着流着,而耳朵也藉着夜风的吹送,随着泪痕就向「床外」流出去了。

  床外的某一地方〔不知是远是近〕有一个人──「我」,用「梦的语言」呼唤着少年,少年的耳朵来到了「我的海洋」,此处的「海洋」是身体的拟喻,汪洋大海中,小小的帆船虽喜於海洋的宽广,但也忧於海洋的苍茫,此时,「我把我的心脏浮出来作为你停靠的小岛」,用心脏当作小岛,让耳朵停靠时可以听到心跳,「我」的生命及意念正为少年而跳动,让少年藉着耳朵得以感知。「心脏」该是少年耳朵这趟航程的终点。


  五丶 从「耳朵的意象」(帆船和翅膀)切入

  本诗第一句是「伸出水面,张起了翅膀」,最末一句是「你的两片耳朵遂像张起的翅膀,飞翔了起来。」前後呼应,诗的整体架构便趋於密合完整,从最末回到最初,只求「张起的翅膀,飞翔了起来」这样的一个意象,这样一个美的情境,或者一个诗的感动,耳朵却要历经一段漫长的航程,从化身为帆船,到最後化身为翅膀为止,似乎已是诗的结束,但是,出现了两点後续的思考问题:

  1.耳朵化身为帆船?
  2.耳朵化身为翅膀?

  第一点正是本诗据以描述的意象内容,航行的过程构成了诗的情境;第二点,作者却将之置於诗之开头句和结尾句,原本以为作者要经营「翅膀」这个意象,可是在第二段就完全被「帆船」取代,「翅膀」的意象,开始时一闪即逝,结尾时也一闪即逝,也许会令人感到惋惜,可是退一步想,诗的意象不必完全填满或不必极度刻划,反而能给读者增加一些空白的读诗空间,让读者自己去想像,去营造一个「翅膀飞翔起来」的情境。


  散文诗,不像分行的诗句可断,或不用标点符号;散文诗,句句环扣而相连,但若没标点符号,亦难形似散文,或称之为散文诗;而形似散文的,得有诗质,才得以称为散文诗。〈帆船〉此首散文诗并不难读,但在进入此诗的情境上得需找到切入点,才易发觉诗中的种种意象与情趣,此亦即分辨诗是否具有诗质的方法。

  耳朵会像帆船航行,也会像张起的翅膀,飞翔了起来,这种不可能的事,在文字媒介的类型中唯有是诗或童话故事才表现得出来吧!那麽,我希望散文诗的发展趋势不妨也多多具备此一特色。

  (因为这是自我诗作的解剖,读者不必当成读此诗的依据,读者能有自己的解读更好。还祈望众诗家指教。──米罗·卡索附记)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393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9-04-12 15:11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介绍一下另一种读法,S/Z 语码;
解释参阅http://en.wikipedia.org/wiki/S/Z

HER
ACT
SEM
SYM
REF


伸出水面,張起的翅膀..............  

少年,在你熟睡的頭顱上,兩片耳朵離開鬢角
緩緩移動,滑行到臉頰,順著淚痕,沿著枕頭
而去,為了諦聽夢的語言兩片耳朵緩緩前行
向著我的海洋而來,啊,我用夢的語言呼喚

夜風吹送著你的兩片耳朵,在水做的被單
,不斷的淚痕啊浮出水面,向著床外流出去
了。你的耳朵來到了我的海洋,我把我的心臟
浮出來,做為你停靠小島夢的語言在夜風
中清晰地進入你的耳中。
你的兩片耳朵遂像張
起的翅膀,飛翔了起來。


在这种读法下(S/Z 不是为诗而写,但作为文学批评的工具,常被引用)
超现实或魔幻的句子是易被漏掉的,比如“兩片耳朵離開鬢角”。
这里有些词是属于一个读码以上的,我所标示的取最强的那一个码。

这首诗的诗末空间(在帆船意象演绎之后), 也就是

“思考问题:

  1.耳朵化身为帆船?
  2.耳朵化身为翅膀?”

的2, 因为有了 REF 的‘合理性‘反而提升了接句(尾局)的超越。
这在阅读上就牵涉到读者心理到这时的时间与空间性,不至于跳脱得毫不相关。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骨笛
秀才


注册时间: 2009-01-03
帖子: 547

骨笛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9-04-28 04:44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学习
_________________
我把天空装在我家里,鸟儿天空中飞来飞去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慈林
秀才


注册时间: 2008-12-20
帖子: 419
来自: 洛杉矶
慈林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9-06-07 10:52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这类诗,太晦涩,我读不懂,也不受感动,亦不欣赏.实话实说.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393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9-06-07 14:17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欣赏实话实说的精神,各有所好,所长吧。
苏先生的散文诗在台湾是有名的,诗人洛夫亦给过佳评。
近来有更趋向诗化的方向,杨牧相对的,诗有散文化的倾向。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慈林
秀才


注册时间: 2008-12-20
帖子: 419
来自: 洛杉矶
慈林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9-06-07 17:11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品诗,我认为,主要靠直觉,而不是靠分析,这首诗我相信是很少读者的.据我所看博士级(除非马)诗人都不成功,因养尊处优,感情钝化,写不出什么好诗来.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393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9-06-08 07:30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直觉是一个介于意识与下意识之间的东西,
能掌握大部分人的直觉的能力是市场行销的一种天分。
这也牵涉到当下社会与人群的审美与熟悉度的问题;
对于不熟悉的东西,比较难以审美。完全熟悉又不稀奇。
真正的感觉不是文字可以表达的,更何况其分析文字,
”沕穆无穷兮,胡可胜言,“ 这是说到极致。
分析不过刺激想象或更正想象罢了,误读也是一种读后对应的感觉,
故,我从不否定误读的存在价值,没有诗哪来误读?什么又是“正读“?
是否使用相同的语言也有关系。理性的, 知识的东西较易分析。
博士不博士和写诗应该没有直接必然的关系吧?
越到后来,人生的总体经验或许有比较大的关系。交流!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sfiawong
秀才


注册时间: 2009-05-05
帖子: 813
来自: US/HK
sfiawong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9-07-20 17:00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古詩和新詩的感覺,到現代的完全不一樣了.古時何來的所為矇矓詩?是現代的巧立名目.
什麼的浪漫泒;矇矓泒;古時沒分這麼多,但又可傳世的卻真正的不少.矇矓只是人們硬說成似只許真正識貨的人才了解的一樣,欣賞水平自然的有分别了.我本人認為詩歌應該切合眾人都看得明,知道作者的心聲,這才是最高境界,只果只有給和作者一様同等學養水平的人來看的,那已不是成功的作品了.試問又有幾多高學問的閑人來讀只有他才看得明白的作品?這不是說明是僅得廖廖可數的一群人麼?那又有多少人來共鳴,與附和?詩,總是以最簡單而易為人接受的越是最好囉!
_________________
有評必回應.
Love your relatives and friends when they are near you.
我的英文詩:
http://poemhunter.com/albert-wong
http://facebook.com/sfiawong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393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9-07-21 03:40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海外评论朦胧诗派的,最深入的是奚密教授,不妨读读她的文章,
http://www.zwwhgx.com/article/show.asp?id=78
http://qiaoqinghong.blog.163.com/blog/static/53670391200951263936308/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名家综述 Expert Review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