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枫 :: 阅读主题 - 白底上的缤纷
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散文游记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白底上的缤纷
禾源
秀才


注册时间: 2009-06-14
帖子: 199

禾源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8-01-13 00:37    发表主题: 白底上的缤纷 引用并回复

白底上的缤纷(二稿)
禾 源
(一)
墙壁是白的,床单被褥是白的,出入在这里医生护士穿着也是白大褂。因为父亲生病,我陪同着他进入这个白底的世界。父亲的衣服没换成病号服时,穿的还是黑色的秋衣,他躺到这病床上,像一个黑色的感叹号。一声接着一声的叹气,诠释着这个符号的含义。
医院一向是生与死的中转站。中转站大着,如候车室一样,分门别类,各自守着自己的站点在候车。父亲的右手套着一圈纸箍,他感觉有些不自在,看看它又看看我。我知道他的意思,便贴在他耳边说:“这是标签,写着你的姓名与床号,这就是你在这里的身份证”。他会理解,在他的表达里,看出父亲并不喜欢这套在手腕上的“身份证”,他说:“有点像手铐。”我感到惊讶,父亲一生平平淡淡,虽当过村治安主任,见过绑人抓人,甚至自己也做过,可当时常用的是绳索,他见过手铐吗?
或许有见过,记得娘曾对我说:父亲一向是早睡早起的人,可是在村里一个年轻人被警察带走后,他虽然早早躺下,可迟迟睡不着,大概是失眠,因为是他为警察带的路。被铐走的年轻人在城里惯偷惯窃,罪有应得,可那年轻人的妻子已有八个多月的身孕。这情形,又有谁能冷静去思量着因果,在场的都是大盖帽,村里人能认识的只有我父亲,这一家人的心里埋着什么念头,我父亲能不知道吗?也许他就是那个时候见到了手铐。这一见,那亮锃的铁圈成了他心扉的枷锁。虽说因因果果,那家人过往的过往,改嫁的改嫁,都不见了,父亲本应该也放下了,没想到此时会说自己这手箍像手铐,看起来时光于心中的阴影如同竹影扫阶。至于是不是这起因,当然说不清楚。但在这白色的世界里,能见到这阴影,完全可能。
(二)
病房有三张床,医院的设施挺好,病床之间可以拉上布帘而相隔,病号们不喜拉上帘子隔开,或是喜欢通风,或是彼此看看,听听同类人的呼吸声,便有相互加油的呐喊感觉。他们有点力气,便不放弃说话的机会,彼此谈家庭成员,谈病情,听着他们时堵时畅的弱弱沟通,才感觉人与人说话的机会真不是太多。特别是三个病员都步入古稀之年,就是讲起普通话,比起地瓜话还难听懂。若是健康时也许他们的选择会是放弃聊天。可在这白色打底的房间里,他们舍不得放弃,就以本地话,配上一些动作语言,蹒跚地来来去去,再添我们护理人的帮助,达到了交流目的。说起来也巧,三个病号虽来自三个县份,但彼此都处交界地段,语言的基础如同山水一样,有着相通相连的关系,他们倒聊得挺好,给这个纯白的世界增添一些人生的色彩。
父亲不知是住院的焦虑症,还是脑萎缩,总说17号病床的大婶是邻村他朋友的妹妹。因为父亲的这种错觉,我有些紧张,便寻问医生,医生说86岁高龄的人,是脑萎缩,他的思维中会有许多错觉,如同小孩学走路一样,只走直线,不懂得拐弯。我想老人家只要身体没事,头脑简单些更好,因为现在再也轮不到他为家庭或社会再动什么脑筋的事。只要他们聊得开心就行,那位大婶也称我父亲老哥,于是他更深信不疑他的判断。15号座房大叔,病情跟我父亲差不多,但实际情况更坏些,用我们土话来说,他得的是歹病,也就是癌症。好在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在他们闲聊中,相互光荣着,父亲养过八个子女,他养过七个,同样是一把锄头刨出一窝仔的日子。
人一旦觉得自己有能耐时,仿佛长了精神,这种精神足以支撑着他们与病魔的抗争,真不知是人性的劣根还是优点,只要有人与己同境或难处更大,心里的安慰仿佛更多,自己获得的力量也就更大。同类人在一起确实有了好处,那不是悲悯,不是可怜,而是用彼此的呻吟、咳嗽或者翻动,相互告诉同类人,活着的前沿阵地还有队友在坚守,勉励病友共同努力,这也许是住院的另一个治疗。
(三)
中转站安检的程序相当严格,血、尿、便、心脏、彩超、CT、尿动力等等,一关关排队,一处处等候。
医院工作程序按部就班,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社会的节奏与医院的节奏完全不一样,社会人的思维也与医生职业操守不一样。人的思维,常以已及人,包括我家里姐妹们,她们不会换位思考,以常人之心度职业操守人之心,便发声说:“为什么不找些熟悉的医生?”“明明医院里有亲戚为何不去跑些关系。”“去之前不是说联系好了吗,怎么会这么麻烦?”……在她们思维里,有了关系也许就会省了许多环节,她们说一个微创手术,只是小手术,哪有这么复杂。她们殊不知父亲是高龄人,殊不知这炎症不治而手术,炎症感染的后果,而一味站在自己的立场,微词不绝。我没有与姐妹理论,只说了句,多些理解,多些换位思考,不要有太多的抱怨,也许活得也能更从容些。
我也没指责姐妹们,因为她们的本质与我相同,只是冗长等待而烦躁,只是她们偏听偏信染上了社会的一些习气。社会人总认为:礼到行出,把医生的负责当作是无礼而有意的苛刻,当作没人际关系而出现了难以疏通的关节。社会的偏见不仅绑架了我姐妹,也给这白色世界泼上了许多污水。我有些闹心,有股酸溜溜的味在倒胃。
我的文友从我父亲进院的第一刻就来探视,还为我父亲准备了午餐。文友的再来,我便倾诉自己内心的想法。她一个劲地支持我,不垢不净,何须给自己抹黑,也不要去绑架医生的职业操守,一切源于心术。持正念,人人菩萨;动邪念,处处邪魔。文友是学佛之人,解开了我的心结,擦亮了我的心扉。让我更加相信这白色的世界,玷污他们的不是穿着白大褂的人,而是社会行行色色的人,是许多想通过不正当手段享受特权的人。镜子清清亮亮,形形色色见形见丑,那些自己脏的人,嫌见丑于镜,就设法弄脏镜子,让干净的人在镜子面前一样照不到清影。
虽然医院里洁白的床单和被褥留有些污秽的痕迹,但这些痕迹都是病号留下的,与医生和护士真毫不相干。医院的每天不知要清洗和消毒多少这样的污秽。
(四)
手术前的签字,确实有些庄重,虽然只是在医生的医务室内,环境并不尊严,但足以让我成了小学生一样,乖乖站在医生的身边,像在等待老师批改作业。
我把医生手术评估事项给姐妹们说说,我不是怕责任的当担,而是大家都知情的情况下,会获得更多的祈福,更有利于手术的进行。有人说心念也是一封平安符,大家都祈福,愿力加大,父亲的手术就会更顺利。
我再一次到麻醉科签了字,父亲被推进了手术室。守候的时光真考验耐力。妹妹坐着与一同等待的人在聊天,可我实在坐不住,也不想聊天,只能在厅里来回地走着,虽然说我脚步不可能成为手术的加速器,也不会踩实内心的不安与烦躁,但我还能做什么?念经文,说实在我看过许多佛教的书,也看经书,但能念的经文真没有一则。再说这不安静的心乱得很,哪有什么经文能引经通络呢?脚步与秒针差不多速度,一秒一步,我大约走有7200步了,父亲从手术室推出,由一个护士,一个麻醉师协同送还给住院部,父亲没有就回病房,而是先在急诊室观察,享受特级护理,我知道父亲大概还须几个小时摆脱危险的过渡期。白大褂的医生护士,不断地出现在这里,各种的设备也在这里亮相,人力物力可真是摆脱危险的重要保障。
(五)
父亲脱险,回到病房,我弟弟从家里赶来与我换班,交接完,我就赶回县城周一上班。周一中午,我想午休片刻,弟弟电话来了,说是父亲大量出血,要输血,血库要求要以血换血,就是要亲属献上相等数量的血。当前抢救的血只是暂借,必须献血还给血库。我想不管怎么样,带上曾经的献血证书,带着自己的一身血,赶回市医院去,这才是硬道理。
我到了医院,看见父亲身上牵了许多管,有输血、供养、测心率血压、术后清水管等,病床两边挂着许多袋子、瓶子。床头安着显示屏。一向侍弄几件简单农具的父亲,让瓜秧上架,藤蔓漫坡,长出大个的是东瓜、南瓜,小的是葫芦、青瓜,成串的是葡萄、豆夹。梳枝修蘖,牵藤引蔓,完全是一幅主宰者的嘴脸。可现在则被这塑料做的藤蔓给缠住,自己成了一个没有自由的肉瓜。
父亲病情稍稳定了,我便到采血点去献血,采血的小姑娘一样穿着白大褂,她让我伸出无名指,一针扎入,吸了血,涂抺到一张纸上,放进机器,不到一分钟,结果出来,说我的血不能用,转氨酶超标。而后我递进我曾经献血的证书。她看了看,问我与患者关系,我很明确告诉她父子关系,可她说姓氏不一样,这个血证中的血量不能抵数,就是抵数也不能报销。我笑了笑,怪不得重男轻女,冠个母亲的姓氏,事实的父子也得不到你们的承认。姑娘也笑了起来,那这样吧,拿户口薄来证明。可我户口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考入中专时就迁走,我成了居民户,家里的户口薄不知什么时候建的,那里面根本就没有我的栏目。小姑娘看了看说,就叫村里开张证明,证明你们是父子关系。我哭笑不得,想起了前段时间网上传的证明“我妈是我妈”的笑话。但想想不要跟钱过不去,能报点也好,还是打电话回家让妹妹去开这张证明。
父亲有点力气,便开始说话,你们不准去献血,我们可以用钱买,我怎么能用儿子的血,包括女儿的血我也不要,我宁死也不能我损子女。说着伸手要拔了输血管。我知道这时候说什么理都没用,不管是医理、道理,只能告诉他,这血是钱买的,你就放心地用。实际上后来是我妹妹输了血还给血库。
(六)
第二天早上,我再到医院时,父亲能进食了,喝了些我朋友送来的鲈鱼汤,脸上也有了些血色。他说:到底我来多久,这是一个什么地方,不仅听到公鸡叫,也听不到鸟叫声。我也发觉这周边无树无民居,确实没有这两味声响。我知道父亲还习惯于一天的开始于公鸡的啼叫,鸟儿鸣唱,习惯于中午时分,家家灶火油烟,习惯于夜里熄灯伴虫声而眠。可这里没昼没夜,亮着灯,睁开眼看到的始终是一个色彩,见到的差不多模样白大褂的人。这人一病,他是日子或许也有些变态,变得只有两个概念的时日,一个是好点的日子,一个差不多的日子。
听到父亲这么一说,我走到窗前去,看看能否找到他判断昼夜的依据来。父亲的病房是在九楼,平视中山离得挺远,鸟声越不过那段距离;俯视楼下,地块倒大,车行如爬,人行如蚁,花草似带,树木也就是一个个小矮人,这样的树木当然栖不下小鸟,当然听不到鸟叫虫吟。在这里白色的世界里可以忽视一年四季的变幻,可以忽视性别差异,可以忽视权贵的差别,甚至还可以怱视年龄的差异。黄泉路上无老少说的就是这个理。可以忽视太多太多的世界,真不必要有分别心。
父亲状态好些,弟弟也回家休整,看护父亲的是两个妹妹。一天凌晨,我打电话给妹妹,寻问父亲病情,可父亲要求要说话,妹妹说,你能听见吗?我手机里传来父亲的声音,他说:“我听不见,我讲的,你哥会听见。”对,我听得见,听得真真切切。他说:“你要跟领导说说,要派些医生来,你两个妹妹在这里很不安全。”我知道父亲又是胡话,他一定又进入了一个什么世界,从他说的言语中,揣测着他的幻觉世界,我是一个公职人员,有机会跟领导说话,领导是一个极为关心百姓的好领导。还有吗?男女有别,男人一定要保护好家里的女性。我让妹妹向他传达,马上办到,让他安心。
父亲从来头脑清晰,胆大心细,在他的世界里,从没有虚幻的东西。自留山里有几株大杉树,每棵树在什么方位都记得清清楚楚。生产队他当记工员,从来没记错、记漏一天。一家九口人,一年要吃多少粮他了然于胸,用什么办法补上一年缺粮,他一点也不含糊。这样一个头脑清楚的人,怎么会产生这幻觉世界?再一个父亲胆大出名,村里一些异常死亡的,父亲都会到场帮助料理后事。村里人都敬仰和佩服他。怎么现在会胆小怕事呢?妹妹还说,昨晚父亲自己爬起来,结果摔倒。说父亲是起床寻找钱,来医院时,他带有一千多块钱放在口袋,那天晚上突然记起,就爬起来寻找这钱在哪,就这样摔倒。
我哭笑不得,父亲真这么想钱吗?在我印象里他几乎不怎么摸过钱,因为家里所有与钱有关的事,都是母亲去理。我没听过见过父亲谈钱想钱的事。可现在就是给他一堆堆的钱,他也用不来,怎么会在半夜时分记起和想起这钱。白色的世界,确实就显摆,那怕平时隐藏着,染着杂色保护着,在这个世界里再也藏匿不了,就如我父亲紊乱的思绪,活泼乱跳在白色之上。
整整二十天,二十天后,父亲出院了回家,他回到缤纷多彩的世界,大概许多杂念又有了去处,或许慢慢就会安下心。

2016年11月2日 于听月轩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散文游记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