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名家综述 Expert Review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岁末闲谈诗语言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446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12-27 10:40    发表主题: 岁末闲谈诗语言 引用并回复

岁末闲谈诗语言

在 “茨维塔耶娃致里尔克”1926.7.6 信中
有几个观点;

1. 引歌德, 说用外语创作不出任何特色的作品.
2. 对于诗人来说没有一个特定的语言是母语.
3. 每一个语言只能给都因有它特定的东西,那就是语言本身.
4. 法语是一个已经开发完成的语言,德语是正在开发的语言.

在高行健和杨炼的”流亡使我们获得什么”对谈中(1993), 有几个观点; (文革这么大的
文化影响,总要出个文学上的交代,我想这是高的意义,也使他走向冷的文学观)

5. 汉语表现意识的活动比西方语言灵活,西方语言表现逻辑推理比汉语严密.
6. 汉语语言的灵活自由,使意象容易简短地表达. 可以以无言,意在言外,跳过.
7. 六、七〇年代后,对哲学、文学上,人类使用的语言的怀疑, “语言能不能充分
表达出人的意识呢?” “表示出来的意识有多少靠性?” 我们对人的质疑集中到
对语言的质疑.
8. 汉语是一门还可继续开发的语言,作家应该开发新的语言表述方式,表达现代的’人’.
9. 推举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四部小说: <西游记>, <水浒传>, <金瓶梅> 和<红楼梦>,这些
书集中国文体大成的作品。现代小说的发端着卡夫卡和20世纪最深沉的诗人
费耳南多.毕索瓦 (在<向病菌靠拢>一诗中已有介绍)

对于1,2,4我是不全然认同的。我们或多或少受到母语(母文化思想)的影响
的,尤其是出生于一个强势母语的地方。如果,某个人一出生就流浪,那就不同。
再说,我们学不了所有语言。

对于3,语言本身独特的词汇,我以为是无法翻译的,这就要经过两个文字部落的
初始语言谋合了。这些独特的词汇有独特的意境。我认为,对于语音的翻译的谋
合,汉字仍应该采取并改良六书方式,先义,音(已有),再形。即是在无其字的
状态下不断地揣摩其义,然后借汉字里的字,取音近且能合其义的字。不能,则创
新字。这是一个丰富语汇的祖宗老办法。优美化了的人名地名翻译,是误导。与字
面无关的翻译(只借其音)应当下加以翻译号,举例,如果我们决定以斜体字区
分,则 马克思主义,斜体是个比喻举例;否则,马克思一词,毫无意义也不符汉
字原则。(参考日本的文字态度,用片假名以标示外来语、拟声语、拟态语或需要
特别强调的语汇)。在无言的国度里,思想(甚至意识)是母语, 所有有声的语言都
是方言,所有具形文字皆是外来语。这自然也包括了音乐与绘画. 至于有无文字前的意
识, 上帝的显灵,或是意识前的心象, 脑中浮现的声音,就留给思辩的专家吧; 我把他偷
懒的归于波的理论, 我们的心灵接收到了某些讯号,再加以发扬光大罢了.

对于7,“自我性“是一个现代性的问题,也是禅为什么又受到注意的问题,这个’自
我’在历经政治.集体意识, 或动乱后都会再出现,对人的认知不能只靠语言, 还有其
他的表达方式,音乐,绘画, 符号,行为等等. 但语言还是一个最主要的方式。高行健
在诺贝尔得奖感言《文学的理由》有句话, “对作家而言:我表述故我在,“ 你感知
的东西,最后还是要通过表述. 高或许因写剧,小说,大大地多于写诗,对语言(口
说的)的着力大于文字(书写的语言),汉字有一个其它文字没有的特点: 字本生就
有意境,有视觉的沟通。标点符号的出现也象征了纯文字书写语言的到来.
又再试想,盲者,聋者不能见外象,听语音,能不能有意
象呢?如果符号的传达,盲者,聋者不具事先的视觉听觉经验, 形象经验,他们能
不能理解自我,或有无顿悟呢?‘自我‘肯定是有的。书写语言有一个独特的地方
他没注意到,那就是能表达说的语言不能表达的东西。而符号,画,音乐也是广义
的语言文化。

诗的语言,简单地试举几例

[洛夫在语言上]
不避俚俗,少用成语(也用),也有律绝的融合新用。现代生活里可见的物件,
自保险套到牛骨梳子,自粮票到股票,“哗啦。。。”,“张家长李家短”等等(漂木)
生活周遭碰到的东西都可入诗。不仅现代语言, 于古诗词着力甚多, 自然, 语言
上’意象’万千了. (以神韵诗学来看, 唐诗就是兴象神韵的美学, 见王渔阳诗话)

[杨牧在语言上] 几乎没有成语,但语言形式新,读来有时觉得具古典味,但
又不见古词句,亦不走新格律,或许因为他在国外呆的时间久, 及高学理基础。杨牧偏愛數字十二,
比較特別.

[夏宇在语言上] 我称后现代里的女神,颠覆到你不能想象到的,语言自是新
创了,大胆了。(她曾说“世界分成两个,一个是文字的,一个是非文字的。”)

[高行建在语言上]
提倡语言流, 七年才完成的灵山, 以录音写作, 讲究语言流畅, 受到方言小说,道
禅的影响较多. 他的有些对后现代的批评,恐怕对夏宇的诗无意中的直接面对了.
洛夫与高行建都认同卡夫卡的, 有趣的现象.


如同许多感人的诗使用第一人称写的, 早自屈原,上述诗人作家的诗文也多是。
而借戏剧形式来分解‘我’,作者本人(自我),作品内的“我我。你我。他我。

在杨牧的戏剧独白的创作,高行健的八月雪写意禅剧,或“同一个人物以不
同人称来表述”的写作,均可见实验。以主客易位,实虚易位, 真假易位的手段
来表达,也是文学创作里,不论于意识流,语言流, 或禅诗,都参用的. 朦胧诗人杨炼
的” 无人称的雪”及”人日”( 注:“人日”是杨炼自创的一个汉字,字形为篆书的
“人”字顶着一个“日”字。)都是实验这‘我’的意义的一种拓展.

就近代心理禅的观点(《心理禅--徐光兴着》),求禅悟的是病者、求助者,
禅师则是被咨询者。只是心理学上采分析的方法协助求助者,禅最终期望自身
的顿悟,明心见性,都是‘我’。佛洛伊德派也因对我的局限(被咨询的我该
不该介入咨询者的我),分支成不同派别。逹赖喇嘛(《transforming the mind
一书》) 则干脆丢掉我,不要想我,人就快乐。但这些都是短暂的治疗,否则
就不会有持续的文学。这也即是知其不可而为之。

(关于流亡, 或不那么悲情, 叫它”作家的外游,” 但丁的《神曲》是在流放国外后写成;
屈原不亦是?古人多藉官泛遊; "此生何定著,江漢一浮萍", 妙悟說的嚴羽,不仕途也
飄流江湖過呢. 现今的”流亡”, 比较多的成分是作家自己的选择, 而不是被动的(高除外).
美国 Beat 的国内流亡经验, 大陆莽汉诗派的国内自我小流亡, ‘流亡’经验对作家来说,
看来好处多多. Wink 上述四人也都有类似自我外游的经验, 只是不同方式, 除了杨牧先
在国外求学教书,后回台湾, 多数是先在本国内,后在国外. 不知高行建与夏宇在法国聊天否,
那会很有趣. 洛夫发展成天涯美学, 高行健发展成没有主义, 夏宇还在消化外游,
杨牧的新外文系打破语文藩篱,都是值得学习观察的. 过往到今天的海外的汉语诗人,
在定位上多半还是列为边缘诗人的,非主流。但我想从高的得诺贝尔奖起,
以及大陆越来越多的优秀知识分子的移民, 这个情况改变了, 海外的汉语作家,诗人日益增多,
也有回头领导风骚的可能. 大陆. 台湾的诗人,能不加油? 台湾本来好好的汉语底子,
不好好研发, 某些人弄什么去中国化, 真是不智. 而居住地, 也只是 一个护照上的东西,
文学的涉猎, 心的外游, 只要文字没阻隔 (文字懂语言不通没关系), 倒也没有太大限制
国内或国外”不动的游者”.)

如果文学艺术最简单的目的就是探索当代的真与实,不为任何主义服务。我们
若采取现代企业改革创新的角度来看文学公司的发展,对旧的大主流要有革命
性的创新,只有离开大主流另立公司,在大公司内成立部门是不可能成功的。
如果依循这个经验法则,我们可以大胆的下判断,后现代已死,而死,是生的
开始。当然,文学不是个公司,除非具有政治上,商业上的垄断或强迫。这是
个比喻。

现今的汉语够用么?

我认为这是 一个必然的答案: 不够用, 屁点. (not enough, period)

且不谈化学元素, 数学物理这些探究周遭的认知语言,形而上语言的相对薄弱欠
缺. 一个简单的比较就是分析两种语言的不同, 以诗而言, 翻译诗的时候, 那些不
可翻译的部份,就是一个语言文字的不足. 对任何两种语言文字之间.

这时候面临两种选择: 一), 以既有的字集合来对应被翻译语言, 二), 创造新字词.
二是极少被使用的,偶尔有些作家以自己的语言来表述,但那得先进入作家的词汇
与定义. 这在西方诗人间也是有的. 拼音文字加入新字是比较容易的,也有这样的
工作在辞典编辑者间进行着;汉字-还没有做到这一步.

首稿. 欢迎讨论指正.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12-30 18:49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麦克斯韦总结了经典物理学的成就。
其中麦克斯韦电磁的三个偏微方程既简单又优美,是“神手”写出来的。
难道夏宇的诗也是神手写出来的?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12-30 18:50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夜晚我在朋友那里,忽然看到一本《中国究竟在哪里?》
(学林出版社,2004,上海福卡经济预测研究所著),赶紧读了起来。觉得不错,很好。
里面有很多会心之处。为什么我以前没有读到呢?回想起学校的图书馆真是太陈旧了!
教育里不光有僵尸样的教程,还有陈腐的木鱼样的教师!马克思课程又是必须要上的,看看
他们讲台上的语气,什么“理性”,“感性”搞一大通,还把学生当沉默的傻瓜。
我写了篇哲学感想跟老师讨论世界是从虚无中诞生的,她竟说我的观点是错误的,叫我放弃。
真是不晓得如何说起。。。

《中国究竟在哪里》里的语言大胆多了,起码没有回避问题,读后身体爽快,我以前怎么没有
读到呢?书里面列有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和论调,互相参读,说明很多问题已到了非要解决的关口。
中国似乎又有一个不能破解的谜等着我们。
读着读着就有被“经济帝国主义”的话语霸占着。经济学几乎什么都研究,横跨
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两大领域,难怪有人称为“经济帝国主义”的话语霸权。

我是从书尾开始读的,里面的背景资料里收录了《联合早报》里一篇文章(作者关于歉,2003.7.2),
文章虽短,可都点中要害。里面有这样几句:

到目前还没有人提出一个新理念,之所以没有提出新理念,主要是中国理论界对以下几个大
问题没有进行清理,有的不敢触及,理不出头绪来。

一、对中国的古代遗产,包括哲学、美学、宗教等等,没有进行公开讨论。实际上真理是越辩
越明的。
二、1949年以后建设的功与过,尤其极左思潮,没有清理。对过去的历史不进行很好的总结,
没有进行系统的客观分析和认识,怎么能向旧世界告别,提出新的思想和观念?
三、对西方文化(包括对西方人)及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和演变,缺乏有系统的认识和研究。
实用主义、拿来主义、崇洋媚外很有市场,囫囵吞枣害死人.有人提出全盘西化,那就拿出理由来。
有人不同意全盘西化,也要拿出理由来。让全民参加讨论。。。。。。。


说的甚是。在全民“商”的喧哗和骚动下掩盖了很多问题。我想这样也好:好不容易从一个“灾难”
的时代里走出来,在另一种和平的“疯狂”中,遗忘是最好的法则,"这样死"总比"那样死"要好吧。
个人简单的想法不晓得对不对。不可这就要考验中国智慧的时候迫近了。“全民参入”是否有必要?
这里问题的关键是全民要有一个较高的文化素质才能进行。不然会变成一场“愚民”的游戏,
没有好效果。讨论绝对是必要的。


理论是学术上的问题,理念又关系我们生存的方式及对未来的把握。“文化革命”除给我们
留下几颗导弹,还有爆炸性的人口,什么也没有。学术的大发展又需要积累,不可能一蹴而就。那中国诗呢?又处于“后”的包围中。
Smile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上城
进士出身


注册时间: 2007-03-15
帖子: 2024
来自: 江夏黄鹤楼
上城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7-12-30 19:26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我找到一首外国诗人诗里有个中国诗人的名字。
《读白居易抒怀》之七《金斯伯格诗选》423页(四川文艺出版社2000.9)
作者是金斯伯格:

白居易《信阳一夜》仿作

我在新泽西州帕特逊长大,是
一个对性事一无所知的少年当我四十年前
离开家门。眼下我在世界上飘游,
可不久前曾去看望过我继母。
我现在已五十八岁,可离家时才十六——
那些日子我一直满怀惊恐——我仍然记得
我在格拉罕大街起居室的中国地毯上做白日梦
读着《纽约时报》,童年时的住所已经颓败
没有一个家人在那儿居住,
母亲长眠在长岛地下,父母要埋在
纽瓦克城郊外他的出生地。
一条公路从费尔街上穿过,我记得我家最早
住过的公寓和一个小姑娘的初吻。新建筑已耸立道两旁,
沿着百老汇的所有的旧房已经消失。
只有大瀑布和帕塞克河水喧喧嚷嚷
夹杂着水雾然后静静地顺着砖砌
厂房一侧
还像昔日一样奔流不息。

下午10:15分(文楚安译)
_________________
每个诗人都很重要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446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8-01-01 14:11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伤城 写到:


还把学生当沉默的傻瓜。



國內藝術人文師資之差之離譜,先是耳聞,後來有所見識. 學生從老師那兒學不到東西, 或暗定名次,很尋常. 我想是之前文革與閉鎖造成的斷層, 會越來越好吧. 現在應該改善很多了吧. 聽說國家要拿大錢建立幾個進入世界前百名的大學.

伤城 写到:

一、对中国的古代遗产,包括哲学、美学、宗教等等,没有进行公开讨论。实际上真理是越辩越明的。
二、1949年以后建设的功与过,尤其极左思潮,没有清理。对过去的历史不进行很好的总结,
没有进行系统的客观分析和认识,怎么能向旧世界告别,提出新的思想和观念?
三、对西方文化(包括对西方人)及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和演变,缺乏有系统的认识和研究。
实用主义、拿来主义、崇洋媚外很有市场,囫囵吞枣害死人.有人提出全盘西化,那就拿出理由来。
有人不同意全盘西化,也要拿出理由来。让全民参加讨论。。。。。。。


古中國有一些思想,甚至現在有一些新思想, 觀之在後,忽焉在前, 經時而彌新;並不比西方落後,只是西方不熟悉,或不能體會吧了. 也沒必要一定得現在就讓他們了解,挖走. 你比方通感這東西,二進位等,中國比西方早太多了。

另方面我感覺, 許多詩人或國內的所謂學者太忙,對西方詩並不真了解. 憑著主觀解釋翻譯西方的理論或詩,加上國家機器的運作, 根本是一知半解. 國內的詩人如果不能精通英語或法語, 只看翻譯的理論或詩作, 所有的移植都是空想, 左手打右手,白搭. 精通上述兩種的一種對把中國的詩引介到西方是很重要的. 雙語詩是一個很好的現代漢詩創作途徑. 西方的讀者或學者其實根本沒興趣讀古詩詞的中國老式翻譯. 他們自己會翻他們想看的語本,那叫做"再創." 下列皆是: Ezra Pound, TS Eliot, Marianne Moore, HD, Amy Lowell. Kenneth Rexroth, Allan Ginsberg and Gary Snyder. 再看看 Arthur Waley (自學中,日文)的中國古詩詞翻譯,你就更清楚了. 他以翻譯中國古詩贏得 Queen’s Gold Medal for Poetry. 現代詩人在這樣做的時候,也發覺"新批評"評論理論的弱點。

Pound 算是影響了許多西方知識分子與詩人來仔細看待中國詩詞繪畫的人, 不能不謝他.

反過來說, 如果不在乎英法的"世界詩"企圖, 那麼就繼續在新詩上開發自己的詩, 加大中文的世界普及, 讓別人來學中文,就為了讀懂中文詩,那也行. 詩學跨語言別,絕對是有不能移植的部份,這是個根本簡單的道理, 只是看你真懂不懂另一語言罷了.

文學不需附和.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博弈
榜眼


注册时间: 2006-12-21
帖子: 4446
来自: SFO
博弈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1-03-22 22:43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關於文學不須附和這一點, 我想舉個例子,
俄國文豪托爾斯泰批評莎士比亞的作品是
簡直不堪一讀, 誤導了後來的人(寫作者與讀者)的模仿與美學,
這是一個邪惡與不具真理的虛有.

白話說, 就是說莎翁的東西, 很多文學家根本是自欺欺人.
當然, 者也引起了一連串的討論, 後來.

最受歡迎的東西,通常不會是最好的東西, 但是最受歡迎.
到了行家眼裡, 那就現形了. 然而,行家根據什麼? 民族語言.

再舉個例子, 愛因斯坦說牛頓發現了重力, 但不知道重力是
怎麼回事. 大家一窩蜂叫好, 牛兄根本不懂重力的本質
(他只知道重力如何運作),要到了愛兄寫出廣義相對論才說明了
引力. 科學家靠什麼? 數學語言.
_________________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名家综述 Expert Review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