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秋水长天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月是故乡明
秋水长天
童生


注册时间: 2006-09-28
帖子: 39
来自: 北京
秋水长天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06-11-05 23:20    发表主题: 月是故乡明 引用并回复

  曾经以为,故乡是非常具体的概念,它的美,写在我日日探访的山川河流,朝晖夕阴里。春日里阳光影布的茸茸的青苔,曼妙幽谷里杜鹃的轻啼,以及溪流漫澈的岩石投射的日光的波动,都是那么生动活泼地流入我晶莹剔透的心灵。那时候最爱做一个梦,由于门前屋后都有国道,交通虽说便利,视野也很开阔,却嫌稍微吵杂,于是羡慕那些住在山林里的人们,可以享受鲜美的野味,还有四季不间断的安宁。
可是我的童年也是在无尽的美丽里度过的,那是一个小孩对声色语言的全部记忆的开始,是夜里如葳蕤春草般自由绽放的梦境。那时候的爷爷是勤劳正直的老好人,院子里侍弄的果蔬,将整个春天点缀得诗意盎然。门前的梨花开得绚烂的时候,常常会有走江湖的艺人牵着耍杂的猴子前来卖艺。虽然我并不曾见过猴子真正给我表演过什么杂技,只是也像我一样羞涩地躲到主人的背后,可是那种亲切的感觉却让我满心欢喜地跑回厨房,量出大筒的米来倒入卖艺人的麻布米袋里,并且问他够不够。我跟弟弟都是这样可爱,以至有时候被大人碰巧撞到教训一顿还不知悔改,下次看到拄着拐杖的乞丐仍然抓着米来来往往乐此不疲。爷爷呢,总是在院子里侍侯着他的瓜果,直到土壤疏松,一根杂草也没有,他就坐到椅子上,一边喝着清茶,一边满怀希望地看着他的美丽的院子。我现在还记得当时那片土地的布景:跟别人家水田邻近的地方栽了两行棕叶树,棕叶碧绿,据说晒干了可以制作夏日里纳凉的蒲扇。端午节的时候,还可以用来系粽子。把棕沿环割下来,还可以作成棕毯,以备严冬御寒之用。中间呢,橘子树啊,甜枣树啊,各占地盘。它们的旁边,是用土墙隔开的一方小田地,里面种了西瓜。我只记得有一次往里面瞄了一眼,就看到圆滚滚的西瓜,顿时垂涎。
冬天来的时候,院子里下了小雪。晴光初霽,我那未过门的婶婶就跟我玩游戏,她追着我绕那一小块未融化的雪兜兜转转。我现在跟我婶婶还保持着那种无需多言的默契,大概因为我的记忆里永远盘桓着那张笑脸吧。
对于死生的理解源自亲人的离开,物种的消亡。我有一个姑姑,长得高挑美丽,跟我妈妈的关系极好,老是在有太阳的日子,帮我打好水,端到小台阶上替我洗头。或是在我妈妈不顾我的大哭大叫,把针插到我的耳孔里之后,拿出她的漂亮耳环帮我带上。我不知道她到了出嫁的年龄,以后的所有悲剧都源自于一个贫家女子的美丽。我甚至也很难回忆她的样子,但是我却清晰地记得那天黄昏,正跟我捉迷藏的她在见到那个男人之后,是怎样地花容失色,然后匆匆躲避,将房门紧锁,我以为她只是跟我玩,我不停的敲门,却不见她的笑颜。最后我像是预感到了某种不测,痛哭失声,这哭声惊动了大人。然后我只记得当时门被撞开时,姑姑僵硬地躺在地上的情景。当时的我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那个冬天很冷,爷爷在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奶奶在哭泣。夜里当我睁开朦胧的睡眼,依稀听得爸爸跟叔叔的叹息,他们说姑姑脾气太倔,不肯接受医生治疗,牙关咬得紧紧的。就在回来的路上,因为热,自己用尽力气脱掉一件毛衣,直到停止呼吸。在我的孩童的天真的眼里,我不明白爸爸的话代表着什么,只是记得他们眼角的泪。多年以后回想起来,那是代表手足之情的最深婉的叹息。第二天,田野里的青草上沾满了浓霜,妈妈牵着我的手,步履沉重地走到靠近沥青柏油路的那丘田亩里。然后我看到一副黑色的棺材,我看到有人往里面撒石灰,合棺以后把长钉敲进棺木里的叮叮声响彻心扉。我并没有意识到那就是生离死别,我以为姑姑只是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不几日就会回来,然后笑吟吟地带着我去捉迷藏。等我日渐长大,通晓世务,我的心头老是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想法,那就是姑姑也许能够跟我对话,在我年少忧伤落寞的时候,那个想法更加顽固地植入我的脑海,我幻想自己在幽冥间隔处,在一灯如豆的摇曳里,与她促膝长谈。所有少女的心事,所有成长的奥秘,在刹那阴阳的交流里得以澄清。
  很多年后,当我学完了所有马克思的哲学,知道世界的本原是物质,知道人的本质不过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以后,我仍然固执地相信这个世界有鬼魂神灵的存在,仍然相信万物有灵,相信一切神秘事物。那是源自一个孩童敏感心灵对这个世界的体悟和关照。我觉得没有人比一个眼神纯净的孩子更能明白这其间的奥妙和美丽。
  当姑姑的离去渐渐在我的记忆里淡化,我得到更多的自由在自然里优游。亲近溪水和阳光,流连狗尾草的青葱和夏日萤火的剔透。满怀的山花和酸甜的酸枣让我天性里的快乐得到了极大程度的满足,暂且忘记了人世里的悲欢与离合。
  然后我上了学,在鲜艳的五星红旗下无比幸福地长大。离故乡离童年越来越遥远,仿佛失根的芦苇,孤独,无助。体验了人世沧桑,也会感慨“人生如飞絮,飘如陌上尘”。在汹涌的人潮里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只有在月朗星稀的静夜里,瞻望那轮明净的秋月,才会思念起远在他乡的亲人,想起曾经的我,也有过那样五彩斑斓的童年,并且自己在亲人的眼中,是那么的重要。三毛说,父母是守望的天使,当你落魄当你颠沛当整个世界其他的人都否定你的时候,只有父母站在你的身后,永远地怜惜你。明月千里,我不知道我的天使是不是在那里守望着我,等着我回家,为我做一碗温热的面条。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_________________
西出阳关,谁为我拨一曲心弦,对月无眠,是非恩怨如缕如烟.游子归客,梦断故乡云水之间,西风古道,回首一片秋水长天.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秋水长天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