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阎若璩《尚书古文疏证》十五
巴九公
秀才


注册时间: 2010-07-29
帖子: 119
来自: 中国
巴九公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09-10 17:57    发表主题: 评阎若璩《尚书古文疏证》十五 引用并回复

评阎若璩《尚书古文疏证》十五
何焱林

阎文
第十五 左传国语引逸书皆今有
左氏春秋内传引诗者一百五十六,引逸诗者十,引书者二十一,引逸书者三十三。外传引诗者二十二,引逸诗者一,引书者四,引逸书者十。盖三百篇见存,故诗之逸自少,古书放阙既多,而书之逸自倍于诗也,何梅氏二十五篇出,向韦杜二氏所谓逸书者,皆历历具在,其终为逸书者,仅昭十四年夏书曰,昏墨贼杀皋陶之刑也一则而已?夫书未经孔子所删,不知凡几,及删成百篇,未为伏生所传诵尚六十九篇,其逸多至如此,岂左氏于数百载前逆知后有二十五篇,而所引必出于此耶?抑(北)此二十五篇援左氏以为重,取左氏以为料,规摩左氏以为文辞,而凡所引遂莫之或遗耶?此又一大破绽也。
按左氏所引诗皆指其成句者,若他篇名章名,与其人自作诗尚不在此数。何以为自作诗?隐元年大隧之中,其乐融融也。庄公自作诗也。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武姜自作诗也。僖五年狐裘尨茸,一国三公,吾谁适从?士蔿自作诗也,至昭十二年,祭公谋父作祈昭之诗,乃子革所引,非自作,例故入于逸诗中,周语武王支之诗亦然。
又按:左氏所引书定四年有伯禽以命鲁公,有唐诰以命唐叔,伯禽唐诰皆逸书篇名,并不见今百篇序中,则知古逸多矣。

何按:
阎氏此条,正好说明,不是《书》抄《左氏》,恰是《左氏》抄《书》,今将《左氏》上大致能找到之《书》语列于下:
庄八年:《夏书》曰:皋陶迈种德,德乃降。(《大禹谟》)
僖五年:《周书》曰:皇天无亲,惟德是辅。(《蔡仲之命》)
《周书》曰: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君陈》)
《周书》曰:民不易物,惟德繄物。(《旅獒》作“人不易物,惟德其物。”)
僖二十四年:《书》曰:地平天成。(《大禹谟》)
文七年:《夏书》曰: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劝之以九歌,勿使坏。(《大禹谟》“勿使坏”作“俾无坏”。)
成十六年:《夏书》曰:怨岂在明,不见是图。(《五子之歌》)
襄四年:《夏训》有之曰:“有穷后羿”(《五子之歌》)
襄五年:《夏书》曰:成允成功。(《大禹谟》)
襄十一年:《书》曰:居安思危。(《周官》作“居宠思危。”)
襄十四年:《夏书》曰:遒人以木铎徇于路,工执艺事以谏。(《胤征》)
襄十四年:仲虺有言曰:“亡者侮之,乱者取之。推亡固存,国之道也。”。(《仲虺之诰》)
襄二十一年:《夏书》曰:念兹在兹,释兹在兹,名言兹在兹,允出兹在兹,惟帝念功。(《大禹谟》)
襄二十一年:《书》曰:圣有谟勋,明征定保。(《胤征》“勋”作“训”)
襄二十五年:《书》曰:慎始而敬终,终以不困。(《蔡仲之命》作“慎厥初,惟厥终,终以不困。不惟厥终,终以困穷。”)
襄二十六年:逸《诗》辔之柔矣(《逸周书•太子晋解》)
襄二十六年:《夏书》曰: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大禹谟》)
襄三十年:子皮曰:《仲虺之志》云:“乱者取之,亡者侮之。’推亡固存,国之利也。”(《仲虺之诰》作“兼弱攻昧,取乱侮亡,推亡固存,邦乃其昌。”)
襄三十一年:《大誓》曰:民之所欲,天必从之。(《泰誓》上)
昭六年:《书》曰:“圣作则”。(《大诰》作“大圣作则。”)
昭十年:《书》曰:“欲败度,纵败礼”(《太甲》中)
昭十年:子皮尽用其币,归,谓子羽曰:“非知之实难,将在行之。”(《正义》曰:《尚书•说命》云:“‘非知之艰,行之惟艰。’此言出彼意也。”)
昭十四年:《夏书》曰:昏、墨、贼,杀。(逸《书》皋陶之刑也。此不见于今《书》)
昭十七年:《夏书》曰:辰不集于房,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胤征》作“辰弗集于房””)
哀六年:《夏书》曰:惟彼陶唐,帅彼天常。(《五子之歌》第三章作“惟彼陶唐,有此冀方。”)
哀十八年:《夏书》曰:官占,唯能蔽志,昆命于元龟。(《大禹谟》作“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龟。”)

上列不完全搜索,加上《左氏》称为《周书》,实《逸周书》,及不见于今《书》之“昏、墨、贼,杀”已二十六条,超过阎氏所谓引“《书》二十一”。
阎氏之说,仍为“原罪推定”,仍以《古文尚书》伪为其前提。即以《左传》论,其引《书语》前后亦不一致。如:
襄十四年,仲虺有言曰:“亡者侮之,乱者取之。推亡固存,国之道也。”。(《仲虺之诰》作:“佑贤辅德,显忠遂良,兼弱攻昧,取乱侮亡,推亡固存,邦乃其昌。”)
襄三十年:子皮曰:《仲虺之志》云:“乱者取之,亡者侮之。’推亡固存,国之利也。”(今《书》无《仲虺之志》)
何句为《书》语原文?录者当录何句?说明《左氏》也非照《书》直录,而是凭记忆,想当然。
征之《春秋三传》,公羊、谷梁不引《书》说经,无论今、古;左氏引《书》文则达数十处。
《左传》历来疑其非《春秋》经传者多,晋王接称:“接常谓《左氏》辞义赡富,自是一家书,不主为经发。”唐赵匡疑《左传》非左丘明作。宋人林栗称:“《左传》凡言‘君子曰’是刘歆之辞。”清刘逢禄、皮锡瑞认其为独立史书,刘认为其与国语有深厚渊源。近人康有为则认其为刘歆伪作。
说刘歆伪作《左传》则过,但刘歆涉足《左传》颇深。西汉成帝河平三年(前26年),歆受诏与其父刘向领校“中秘书”,负责整理校订国家所藏典籍,歆自此有机会涉猎中秘所藏大量书籍,特别当时未立于学官之《古文尚书》及《左传》等。史称其对古文《左氏传》“大好之。”并重新整理《左氏春秋》,平帝时推立《古文尚书》,《左氏春秋》于学官,刘歆居功甚伟。如果“君子曰”实刘歆曰,则不能绝对排除刘歆在整理《左氏春秋》时,或引用《书》语以佐其说。《左传》引《诗》、《书》内容多便不难理解。
刘氏引《书》与前人引文一样,多凭记忆,而未详校,如襄十四年与襄三十年,同引《仲虺之诰》语,不仅顺序有所不同,“道”与“利”字亦不同,如前叙《墨子•非命》三篇同引一事,三引三殊。与《书》文多有出入。晋时,蔡侯纸已广泛运用,书籍远比竹书、帛书易得,校对原文较为容易,抄录舛错大为减少,由此反向证明,非《书》抄《左氏》,而是《左氏》,实刘歆抄《书》。
至于《古文尚书》规摩《左氏》以为文辞,真阎氏“张空拳冒白刃”之说。
范宁评左氏曰:“左氏艳而富,其失也巫”指其多“子不语”之论。此不难理解,汉人好言灾异,崇尚巫鬼,此与汉朝为楚人集团所建密切相关,楚地崇奉巫鬼,屈原赋即多言巫鬼事,武帝时巫蛊之祸更是崇奉巫鬼在政治上的大爆发。《古文尚书》,尤其人称为伪之二十五篇,绝无怪力乱神之说,即以此论,《书》文与《左氏》即大不类,遑论规摩?行文风格,遣词用字,《尚书》与《左传》极不相类,以阎氏所疑《书》抄左氏之数条,已与左氏不伦,此数条,长者不过二十字,短者不过三四字,只凭这二十余鸡零狗碎之言语,能规摩出皇皇二十五篇《古文尚书》?起阎氏于地下,令其独处一室,将一切现在能找到的晋元帝前之书籍,不包括《尚书》之文,因今、古文《书》已“扫地无余”,置之其室,以二年时间为限,造一本孔传《尚书》,恐怕阎氏也造不出来。今之阎粉若有兴趣,不妨照此条件试试,不用任何现代工具,青灯一盏,古书一厨,一人独处,用两年时间,将孔传《尚书》(包括今、古文)造出来。若能造出,别人不敢担保,下愚一定认为,今《书》为梅赜伪造。
_________________
爱好中华传统文化,愿与爱好传统文化的海内外朋友结缘。
谢谢。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博客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谈古论今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