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渡·船票   和平岛
轮渡·船票
    
 

轮渡·船票

  一八八一年已经过期
  一八八二年已经过期
  一八八三年已经过期
  一八八四年在还没来临之前
  已经过期
  总有一天,你们这些缺德的鬼佬
  统统都要过期。。。
  
  而眼下,我们仿佛沦陷
  一枚被人遗忘的铆钉的锈迹斑斑的心事
  一根多余的枕木的难以翻身的穷困潦倒
  一件工业化革命造就的废品的复印纸
  一名战败的伤残老兵的不堪回首的荣耀
  一位福利院里的的孤儿的任人领养的眼光
  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的狼狈逃窜的背影
  
  一次次
  我们满怀着希望冲向阳光灿烂的大海
  几回回
  我们又被潮水毫不留情地清扫了回来
  
  而眼下,我们好像是
  一些涨潮之前的游客们留在脚印里的模糊不清的夕阳
  一张退潮之后的破鱼网打捞起来又漏下的一脸惭愧
  一只被流浪汉眨眼之间清空并弃之于滩涂的空酒瓶的满腹忧伤
  一只在白天被淘气鬼踢来踹去又被落日遗忘的的破球鞋的沉默不语
  一根被海水冲来荡去最后抛至礁石之上的浮木的百无聊赖
  几条从虚无的冰凉之际掉下又陷于更加冰凉的淤泥里的死银鱼的泪眼
  
  泪眼中噙着的孤独,孤独之乡的寂寞,寂寞到深处的羞愧,
  羞愧之前的似是而非,
    之后的凌乱不堪,回忆,客死,他乡,。。。
  
  我还有什么无以复加的形容词,好像形容词的辞海都已经被你们抽空,抽空了我的脑海一片苍茫
  我还能用什么难以启齿的名词,仿佛名词的百科全书都早已被我翻烂,翻烂了我还是找不到你们
  
  一八八一年已经过期
  一八八二年已经过期
  一八八三年已经过期
  一八八四年,这是他留下来的唯一的一张旧船票
  
  打开一层层小心翼翼的皱折,察看,他的姓名,你的归期,。。。,最后的一层是迷雾
  
  迷雾的背后是满目的空白
  
  空白的这一头是月亮,有人将她揣在怀里
  空白的那一头是月亮,有人将她铸成银币
  空白的中间是我,我的喉管噎死
  
  我的喉管里噎着一艘渡轮
  
  我的脸上只剩下
  海水,我的祖国就在
  大海的
  中央
  
  你看
  那小心落下的太阳,等谁去将她一点一点托起


【注释】
  到此时他们已不受欢迎,现在更遭加拿大及雇用他们的掮客遗弃,没有人愿意付船票让他们返回祖国。他们以性命作代价帮助建成太平洋铁路,也令加拿大将卑诗省牢牢掌握在联邦之中,但当任务完成,便被弃如敝屣,加拿大只想他们早日离开。
  (朱伟光:早期华人对加拿大的贡献)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