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唐 作者列表
李煜(南唐)李璟(南唐)李昪(南唐)董源(南唐)
恒安(南唐)

李煜 南唐  (937年978年)
字: 重光
网笔号: 李后主
开端终结
在位961年975年
阅读李煜在诗海的作品!!!

诗词《相见欢》   《浪淘沙》   《虞美人》   《浣溪沙》   《玉楼春》   《更漏子》   《菩萨蛮》   《又》   《又》   《喜迁莺》   更多诗歌...

  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李璟第六子,901年嗣位,史称南唐后主。即位后对宋称臣纳贡,以求偏安一方。生活上则穷奢极欲。 975年,宋军破金陵,他肉袒出降,虽封作违侯命,实已沦为阶下囚。太平兴国三年七月卒。据宋人王至《默记》,盖为宋太宗赐牵机药所毒毙。他精于书画,谙于音律,工于诗文,词尤为五代之冠。前期词多写宫廷享乐生活,风格柔靡;后期词反映亡国之痛,题材扩大,意境深远,感情真挚,语言清新,极富艺术感染力。后人将他与李璟的作品合辑为《南唐二主词》。
  
  李煜(937年-978年),或称李后主,为南唐的末代君主(因为其父南唐中主李璟在位时,已向后周皇帝柴荣称臣,去了帝号),祖籍徐州。李煜原名从嘉,字重光,号钟山隐士、钟峰隐者、白莲居士、莲峰居士等。政治上毫无建树的李煜在南唐灭亡后被北宋俘虏,但是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首屈一指的词人,被誉为词中之帝,作品为千古流传。
  
  [南唐词人与李煜]
    李璟的儿子李煜(937—978)即李后主,字重光,是五代最有成就的词人,也是整
  个词史上一流的大家。他洞晓音律,工书善画,尤擅于作词。李煜的性格本来不合适做
  政治家,而南唐的军事力量也根本不能与宋相提并论,所以他二十五岁当了国君以后,
  只能在年年向宋朝称臣纳贡的情况下,苟安于一隅之地。当他三十九岁时,南唐终于为
  宋所灭,已经投降的李煜也被押到汴京,开始了半是俘虏、半是寓公的生活,过了两年
  多被宋太宗用毒药杀死。
    李煜的前半生,尽管当的是宋朝附属国的儿皇帝,但毕竟是富庶的南唐的一国之主,
  生活相当豪华奢侈。他的词作的题材范围,也没有超出花间词人、冯延巳及其父李璟,
  或写宫廷生活及歌舞宴饮,如《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浣溪沙》(“红
  日已高三丈透”),或是沿袭传统题材写男女恋情,如《一斛珠》(“晓妆初过”)、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或写离愁别恨,如《采桑子》(“庭前春逐红英
  尽”)、《清平乐》(“别来春半”)等等;但当他成了亡国之君,被拘于汴京之后,
  “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王铚《默记》),亡国的悔恨,对江南故国的思念,伴着孤寂、
  悲凉的心境,使他的词转向了写思乡之情、亡国之恨,像《望江梅》(“闲梦远”)、
  《望江南》(“多少恨”)、《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以及著名的《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浪淘沙》(“帘外雨潺潺”)等。
    在李煜之前,冯延巳、李璟等人已经开始采用一些比较清新的文人语言及比较流畅
  的形式结构来写抒情的词了,这使南唐词风与西蜀词风有了一些差异。李煜早期的词虽
  说没有太大的创新,一些花间词人常用的秾丽光鲜的辞语典故也每每出现在他的作品中,
  但他还是沿着其前辈的方向前进了一步,更多地表现了一种与晚唐及西蜀花间词不同的
  风格。花间词的意象细密堆砌,意绪隐约,在镂金错玉、五光十色中呈现一种云遮雾罩、
  曲折回环的效果,但由于它注重的是视觉意象的外在描摹,而且跳跃性太大,所以每每
  显得零乱纷散,而李煜的词则流动清晰。他多以描述对象的心理活动、感情起伏为主线,
  把视觉意象贯穿在情绪主线之中一一呈露,意象与意蕴结合得十分自然。我们以花间词
  人牛峤的《菩萨蛮》与他的《菩萨蛮》相比,牛词作:
    玉楼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帘外辘轳声,敛眉含笑惊。柳阴烟漠漠,低鬓
  蝉钗落。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
    李词作: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
  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两首词写的都是男女幽会。牛词用语显然秾丽香艳,李词显然自然清新;牛词中,
  玉楼、冰簟、鸳鸯锦、粉、汗、枕、辘轳、柳阴、鬓、钗,意象重叠稠密,令人目不暇
  给,但相当多的是一种外在点缀,而李词则完全是一个连贯的动态过程,就连首句,也
  是为了构成一种气氛来烘托幽会之“幽”,而后面每一个细节,都通过女子偷跑出来的
  过程描写来形象地表现少女幽会时又惊又喜、向心上人撒娇的微妙情感。字面虽仍显得
  华丽,却没有妨碍抒情。再以花间词人魏承班《渔歌子》与李煜的《清平乐》比较,魏
  词如下:
    柳如眉,云似发,鲛绡雾縠笼春雪。梦魂惊,钟漏歇,窗外晓莺残月。几多情,无
  处说,落花飞絮清明节。少年郎,容易别,一去音书断绝。
    李煜词如下: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
  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两首写的都是女子春日里思念远人的离愁别恨。魏词上阕除了“梦魂惊”外,用了
  许多词藻来描摹女子的容貌与她所处的环境,而与主题联系并不紧密;李词上阕则一下
  子便揭出“别”这一主题,而在写外部环境时,实际上是在写人的心理:
    相思之情尤如雪花般飞舞的梅瓣,令人烦乱惆怅,这烦乱惆怅又如落花拂了又满似
  地绵绵不绝。下阕,魏词显得有些粗率,而李词则很细腻;魏词下阕与上阙构不成一个
  意脉连贯的完整氛围,而李词下阕则紧接上阕,末两句以春草无际来形容离恨不绝如缕
  而难以排解,以“更行更远还生”与上阕“拂了一身还满”相呼应,烘托出一腔绵绵愁
  绪。因而,李煜的词在语言、意象上显得清新,在结构、意脉上显得完整连贯,不仅注
  重外在视觉感受而且更注重内在心理描述,不仅注重静态物体而且更注重动态过程,因
  此抒情内涵更丰富,表现力更强。
    代表李煜最高成就的是他的后期词,主要是写亡国的愁苦、悔恨和绝望。据说下面
  这首《破阵子》写于他亡国之时: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显然这首词有软弱的儿皇帝的可怜相,但这是他从一国之君一下子变为阶下囚时最
  真诚的自白了。他过去写情人幽会,写男女离愁,写旷逸情致,其实不全是他作为国君
  的真实生活内容,有许多是通过揣摩他人的心理写出来的,毕竟隔了一层,有时不免有
  点做作。而亡国之后的愁苦、悔恨、绝望,则是他自己亲身的体验,真情的流露,因此,
  便更真挚,更深切。无论是《相见欢》中抒写的时光倏忽、人生长恨,还是《乌夜啼》
  中所叹息的往事成空如一梦;无论是《浪淘沙》中“一任珠帘闲不卷”的满怀愁绪,还
  是另一首同调中的“梦里不知身是客”的伤感,都源自他那“一江春水向东流”似的内
  心感情,因而具有感人的力量。
    出自真情的词并不需要过多的修饰,何况李煜周围此时也没有了那金镶玉砌的凤阁
  龙楼、肌雪肤明的春殿嫔娥了,因此,李煜后期词便完全脱去了秾丽色彩与脂粉气味,
  也减少了对于感情直接显露的阻碍,使胸中的真情一泄而出,如《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上阕虽写景,但这大自然的岁华变迁无一不是抒写人生的岁华变迁,朝雨晚风苦苦
  相逼,摧残着春意,也销磨人的青春;
    下阕写人,而人也与自然一样,在风风雨雨中韶华消尽,所以末句说“人生长恨水
  长东”。没有一点秾丽香艳的修饰,没有一点镶金嵌玉的词藻,完全是直率地倾吐情怀。
  并不是说真情的抒发便不需要语言的锤炼和修辞的琢磨,但语言上过分的雕琢、过分的
  罗列、过分的修饰会造成读者注意力的分散,使读者注意外在的描摹而减弱了阅读时凝
  心观照中的移情体验,因此,写情的词很忌讳过分艳丽的词藻与过分密集的意象。李煜
  的词在这一点上把握得极好,他多采用白描手法,自然流畅地表达某种情思,如著名的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
  依然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语言是清晰的,意境是透明的,它不依靠外在的描摹来烘托气氛,而是以自己的心
  境去观照事物、想象事物,使一切都笼罩在他的故国之思中。这样,词中所用的意象就
  在“情”的贯穿下,构成了和谐完整的意境。再看另一首著名的《浪淘沙》:
    帘外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
  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首词的层次比上两首丰富一些,变化也多一些。先写帘外雨,春意渐去,渲染出
  一种令人怅惘的氛围;再写睡,五更时寒意侵人,静谧而凄清,梦醒忆梦,梦里唤起的
  往日的欢娱恰与醒后孤寂相映,梦中贪欢心境恰与醒时悔恨痛苦心境相对,表现出一种
  悔恨的复杂情绪。下阕拓开,写凭栏远眺,与梦境相配合,写自己亡国之恨,最后以无
  可奈何的一声长叹收束,又与上阕开头相呼应,写出一种涵意复杂的“春去也”的悲哀。
  这首词也完全是以主体的心理活动的呈露来贯穿意象,即以情御景的,结构回环往复,
  首尾呼应,给人以清晰完整而流动的感觉。
    应该说,李煜前后期词在艺术上是有一致之处的,即它以动态的呈露为词的意脉,
  因而使词显得流畅连贯;它以抒情为词的目的,因而词中不多用辞藻;它的意象选择得
  很精心,常能与情感表现融为一体;它的结构设计也很巧妙,能使词的感情基调鲜明突
  出。但是,前期词题材比较陈旧,语言上受唐五代词人影响较多,而且有些并非出自切
  身体验,所以不易深入。后期词则发自内心,写的是从未有人写过的作为亡国君主的故
  国之思,而词中流露的,又主要是追惜年华、感慨人事变迁无情、哀叹命运等容易引起
  普通人共鸣的情绪,因此艺术感染力大大加强;更由于他采用了唐五代词人少用的白描
  手法,以清新的语言写情,因而形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中国文学史,章培恒 骆玉明,youth扫校)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