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文明   黑暗时代   古希腊   中古希腊   从革命到帝国主义   近代希腊   


  拜占庭帝国的历史由学者August Heisenberg总结为“皈依基督教的希腊人的罗马国”的历史。自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分,以及其后西罗马帝国的覆灭以来,希腊人成为了帝国的主要公民,并最终将这两种身份等同了起来。君士坦丁大帝将拜占庭建筑成为帝国的首都(从此称为君士坦丁堡),将其置于帝国中心,并在之后的历史长河中一直作为灯塔狼烟指引着希腊人的民族归属感,直到近代。
  
  君士坦丁大帝和查士丁尼一世的形象占据了帝国前期(324年—610年)的历史,这两个皇帝吸收了罗马的传统,作为拜占庭帝国奠立和发展的根基。最初的几个世纪用于巩固帝国边界,并试图恢复罗马帝国的疆域。同时,这一阶段也标志为正教传统的建立及其与来自帝国内部异端的冲突。
  
  在拜占庭中期(610年—867年)的第一阶段,帝国经受了同时来自宿仇(波斯人、伦巴底人、阿瓦尔人和斯拉夫人)和新敌(阿拉伯人、保加利亚人)的进攻,这些攻击并不局限于边界冲突,有时他们深入疆界甚至威胁首都。同时,入侵者并不满足于时而短暂的进攻,而是转为长期定居,变作与帝国敌对的新的国家。来自外部和内部的因素导致帝国的结构也产生了转变,比如小户的自由农民的兴盛、军事统治的扩张以及军区(themata)制度的发展,完成了肇始于上个时期的这些变化。在行政领域也发生了一些改变:社会和行政变得相当希腊化,同时偶像破除运动之后重塑了正教传统,这些因素致使了对邻近国家成功的军事行动,将它们置于拜占庭的文化影响圈之内。在这个时期版图有所缩小,并且由于丢失了生产财富的地区,经济受到一定的破坏;然而,它取得了语言、宗教和文化的巨大辐射力。
  
  1204年,发生了帝国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标志了拜占庭晚期的开始。希腊人的君士坦丁堡在历史上第一次失守,帝国被拉丁十字军征服并由一个拉丁国家所取代了57年。此外,拉丁占领时期极大地影响了帝国的内部发展,因为封建分封制度被引入了拜占庭生活。
  
  1261年,希腊帝国被分割至前希腊拜占庭科穆宁王朝的成员(Epirus)手中以及巴列奥略王朝(君士坦丁堡沦陷时的最后一任王朝)手中。希腊拜占庭帝国内部的衰弱以及奥斯曼帝国的入侵逐渐导致了帝国的衰亡。1453年,拜占庭帝国落入奥斯曼人手中,希腊的拜占庭时期宣告结束。
  
  需要指出的是“拜占庭时期”这个术语是由现代历史学家发明的,自10世纪起人们称呼这个帝国为希腊帝国,而之前则为罗马希腊帝国(Romeo-Greek),这就是为什么希腊人有时在口语中自称为Romioi。“罗马”(Romeo)这一修饰来自于帝国在政治行政领域对于罗马的传承。实际上,在欧洲历史上许多国家都使用这个修饰,比如卡洛林王朝以及日耳曼人的神圣罗马帝国都将自己看作是罗马帝国的继承者。
  
  奥斯曼统治
  
  当奥斯曼人到来的时候,希腊人兴起了两股移民运动。首先是希腊知识分子阶层向西欧的移民,由此激发了文艺复兴的到来。其次,一些希腊人离开了平原,躲进层峦的群山中。希腊是个多山的国度,而奥斯曼人从未成功地在山区建立他们的军事或者行政存在,因而在这种意义上来说,奥斯曼人从来没有完全征服希腊。在希腊大陆和岛屿上存在有许多秘密社群,如克里特岛上的Sphakiots、伊庇鲁斯的Souliots以及伯罗奔尼撒的Mani都是奥斯曼统治时期山区活跃的秘密社群。自16世纪末直至17世纪,许多希腊人开始从山区搬回平原地区。帝国推行的宗教自治社区“米利特”(Millet)制度将各个地区分划给宗教族群自治,这间接促进了东正教希腊人的民族凝聚力。希腊正教会作为民族-宗教社团,帮助全希腊各个地区(山区、平原、岛屿)的希腊人在艰难的奥斯曼统治下维系自己的种族、文化以及语言遗产。
  
  奥斯曼统治下的希腊人不是承受异族统治的基督徒就是秘密基督徒(Crypto-Christians),他们表面上遵循伊斯兰教的教规,而秘密地实践希腊正教的信仰,以逃避苛重的捐税,而同时又不失去同希腊正教会的联系。然而那些真正皈依伊斯兰教的希腊人,即使他们保留了自己的文化和语言,也被同族的正教希腊人视为土耳其人。

<< 前一朝政:古希腊
后一朝政 >>:近代希腊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