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   夏代   商代   周代   秦代   汉代   三国   晋代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喀喇汗王朝   五代十国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中国   现代中国   



  10~13世纪初回鹘人在中亚及今新疆喀什、和田地区建立的伊斯兰王朝。亦称“黑汗王朝” 或“葱岭西回鹘”。唐朝末年回鹘西迁时,其中一支在汗族庞特勤率领下西奔楚河地区葛逻禄部,后庞特勤臣服了葛逻禄及其他回鹘部族,建立起回鹘新王朝,史称喀喇汗王朝。传说王朝的开国者是萨图克·布格拉汗之祖阙毗伽·卡迪尔汗。王朝为相当松散的多民族部落联合体。建国之初即采取草原帝国双汗制传统,以长幼子分东西两支:东支由大汗直接统治,首府设于巴拉沙衮(今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托克马克东);西支首府初设于怛逻斯(今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江布尔)。西支始祖名萨图克·布格拉汗,死于955年,其子穆萨·阿卜杜勒·凯里姆继承汗位。他先灭东支,夺得巴拉沙衮,统一并扩大了王朝疆域。其后将王朝中心逐渐转移至喀什噶尔(今新疆喀什)。后王朝分裂成以喀什为中心的东支哈桑系和以费尔干纳为中心的阿里系。阿里系的伊力可汗(998~1012)最后灭中亚萨曼王朝,拥有阿姆河以北地区。约自1041年起,王朝正式分裂为二,长期互相攻伐。12世纪末至13世纪初,东西两汗国均臣服于西辽。1211年篡夺了西辽王位的乃蛮王子屈.出律攻占喀什噶尔,东汗国亡。翌年西汗国为花刺子模沙王朝(约1077~1231)的君主阿拉丁·穆罕默德所灭,王朝终结。萨图克·布格拉汗(?~955)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传说他自幼受萨曼王朝穆斯林的影响,早年就归信了伊斯兰教,并且影响其下属信教,扩大了穆斯林的实力。后来他以武力从信仰佛教的叔父手中夺取了政权,即按阿拉伯国家模式建立了伊斯兰教法统治,设立宗教法庭,宗教领袖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享有重要地位,宗教学者队伍日益扩大,寺院经济大量发展。其子穆萨继位后,在苏菲派教士的帮助下,实现了汗国的伊斯兰化。约960年穆萨宣布伊斯兰教为国教,20万帐突厥人入教。从此正式开始了第一个突厥语民族伊斯兰王朝的历史。穆萨统治时期,继续大力推行伊斯兰教法统治,在王朝各地普遍设立宗教法庭,建立清真寺、经文学校和麻札,今喀什皇家经学院的遗址还为当地人所共知。曾长期进行征服佛教中心于阗的“圣战”,经过20多年的征伐,终于在1001年杀死于阗王,实现了对于阗及叶尔羌的征服。其后大汗哈桑·本·苏莱曼(1074~1102)以“正义和宗教的保护者”为称号,遥奉阿拔斯王朝为正宗,继续伊斯兰教的传统治理。喀喇汗王朝与宋王朝一直保持着友好关系,往来不绝。《宋史·于阗传》云:“大中祥符二年(1009)共国黑韩王遣回鹘罗斯温等以方物来献。”此后直至元丰四年(1081)70余年间都有使者陆续前来上表贡方物的记载。喀喇汗王朝力图保持东方王朝的特色,在诸大汗铸造的钱币上,常有“桃花石·布格拉汗”、“秦之王”及“秦与东方之王”等称号。“桃花石”和“秦”都是当时中亚地区对中国的称号。在喀什噶尔人马哈茂德所著《突厥语大词典》及中世纪阿拉伯、波斯的文献中,多处把喀什与宋、契丹并列,认为中国是由这三部分组成的。喀喇汗王朝时期,大批突厥游牧民族转入定居,加快了中亚土著民族突厥化和广大游牧民伊斯兰化的过程,社会经济普遍发展,手工业和建筑业有巨大进步,科学文化获得相应发展,形成了一种新的文化:伊斯兰一突厥文化。阿拉伯字母代替了以粟特字母书写的回鹘文字。传世的代表作《福乐智慧》、《突厥语大词典》及《真理的入门》等,是中世纪突厥文化的不朽名著,有力地表明了突厥一维吾尔文化的繁荣昌盛。
  (马汝珩)
  五代末至南宋(约940~1211)时期,西北地区操突厥语的民族在今新疆、中亚建立的封建汗朝。亦称黑韩王朝。据大约在1077年成书的中国喀什噶尔人马合木撰《突厥语辞典》提供的片断材料,该汗朝自称“可汗王朝”或“汗朝”。汉籍作“黑韩王”、“黑汗王”。现今学界常常称之为哈剌汗朝,喀喇汗王朝,这是19世纪欧洲东方学家和钱币学家给起的名字,因为该汗朝的许多大汗称号中多有哈剌的字样。在西方文献中,该汗朝由于其副汗或小汗的称号中常有伊利的字样,有时还被称为伊利汗朝。
  有关黑汗王朝史的文献资料非常零碎,与该汗朝同时代的文献,如加玛勒·哈尔希引用的11世纪《喀什噶尔史》,佚名撰《卜格拉汗事辑》中有些片断讲到该汗朝,但这些记载带有明显的传说色彩,或具有追述往事的宗教咏史诗的性质。近年,利用钱币铭文研究汗朝政治史,对汗朝世系和诸汗在位年代多有补正。但是,诸汗名字、称号时时添减变换,因而难于排列出明晰的、确切的世系,黑汗王室的起源问题也未解决。当前,学界有起源于样磨、哥逻禄、炽俟、哥逻禄-样磨等说。诸说各有一定道理,亦可以互相补充。近年来,哥逻禄说较占优势,因为黑汗王朝初期版图主要是原三姓葛逻禄活动的地区,而且黑汗王朝主力军是由三姓葛逻禄之一的炽俟构成。但是,在9世纪上半期黑汗王朝建立前夕,九姓回鹘近支样磨部已迁入葛逻禄驻牧的部分地区,特别是占有了汗朝起源地,后来汗国的都城疏勒,而且文献中也有样磨王号为卜格拉汗的记载,所以汗族出自样磨说也不无根据。《突厥语辞典》撰者、喀什噶尔人马合木出身于黑汗王朝的汗族,却未留下有关记载。在穆斯林文献中,他是第一次著录维吾尔族的名称的作家,但他只说明维吾尔人住在高昌一带,信仰佛教,并未指明与疏勒的黑汗王朝的关系。
  黑汗王朝的传说开国者是萨土克·卜格拉汗之祖阙毗伽·卡迪尔汗。建国之初,这个汗国有如突厥汗国,也是一个相当松散的多民族部落联合。在草原游牧帝国的“双汗制”传统影响下,大汗之侧有副汗,汗号往往带氏族图腾如公驼、狮子等名,信奉伊斯兰教后,称号之下再加阿拉伯名字和称号。正、副汗之下有若干小汗,小汗之下由王公贵族组成封建等级阶梯,分治各地。汗国一开始就具有分裂趋势。大汗直接统治东部,汗廷在八剌沙衮,副汗治怛逻斯和疏勒。汗族成员共治汗国各地。萨土克·卜格拉,汗·阿卜都·卡里姆卒于955年。他一生最重要的事迹,是在西部突厥各族人民与穆斯林世界频繁交往二百五十余年的基础上,首先皈依伊斯兰教。子木萨继位,突厥二十万帐接受了伊斯兰教,于是黑汗王朝便成为中国境内第一个接受伊斯兰教的突厥语民族建立的王朝。
  萨土克·卜格拉汗之孙哈仑。卜格拉汗住八剌沙衮,从该地出征阿姆河与锡尔河之间的河中地区的萨曼王朝(819~999),992年攻陷其都城布哈拉,999年,他联合今阿富汗境内的另一突厥王朝——哥疾宁王朝(977~1186)的君主马合木共灭萨曼王朝,从此黑汗王朝奄有阿姆河以北中亚地区。大约自1041年起,黑汗王朝正式分裂为二,西汗为阿里后裔,通称阿里系,领有河中地区及费尔干纳西部,以布哈拉为都城;东汗为哈仑·卜格拉汗后裔,通称哈仑或哈散系,领有怛逻斯、白水城、石城、费尔干纳东部、七河流域和喀什噶尔,以八剌沙衮为政治、军事都城,以疏勒为宗教、文化中心。两汗国互相攻伐,并引外部势力为助;同时,东、西两汗国内部也内讧不已。西汗国从11世纪后半期起,已受塞勒术突厥王朝(1038~1194)之挟制,1132年后,东、西两汗国臣服于耶律大石建立的西辽。13世纪初,因败于蒙古成吉思汗而投奔西辽的乃蛮王子屈出律篡夺了西辽王位, 1211年,屈出律占喀什噶尔,东汗国亡。翌年,西汗国为花剌子模沙朝(约1077~1231)的君主摩诃末所灭。
  与宋朝不断交往的是东汗国。东汗国从疏勒向东发展,劲敌是于阗,于阗王尉迟输罗于970年前不久,曾率军进占疏勒地区的数座城池,取得大胜,战利品中除妇孺金帛外,还有大象.于阗佛教王国覆灭之前,这次远征黑汗王朝都城疏勒获胜的记载,证实了《宋史》卷四百九十《于阗传》的史文。971年,于阗国僧吉祥奉国书来宋,自言破疏勒国得舞象。1004年后不久,于阗为东汗国所灭。1009年,黑韩王自于阗遣回鹘罗厮温聘问宋朝。1063年,遣使罗撒温,请求给予其国王以归忠保顺鳞黑韩王的称号;1081年,遣部领阿辛致书,自称“于阗国偻■有福力量和文法黑汗王,书与东方日出处大世界田地主汉家阿舅大官家”。直至宋徽宗晚期,黑汗王朝与北宋仍往来不绝。与此同时,黑汗王朝当与契丹也有往来,唯史料记载不甚明确。现存许多材料反映,黑汗王朝虽然是操突厥语的民族建立的第一个穆斯林王朝,但力图保存东方王朝的特色,特别是强调与中原的传统联系。在诸大汗称号中,在诸汗铸造的钱币上,经常有“桃花石·卜格拉汗”、“秦之王”、“秦与东方之王”等称号。桃花石和秦都是中亚地区对中国的称呼。喀什噶尔人马合木的《突厥语辞典》以及中世纪阿拉伯、波斯文献有多处记载,明确地把黑汗王朝东部疏勒所在的喀什噶尔地区与宋、契丹并列,认为中国是由此三部组成。
  黑汗王朝的文化颇为昌盛。正是在黑汗王朝时期,阿拉伯字母代替了以粟特字母书写的回鹘文字。今日传世的两部黑汗王朝时期代表作都与喀什有关,一是喀什噶尔人马合木用阿拉伯文写的《突厥语辞典》,一是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在1069~1070年间题献给卜格拉汗的劝诫性长诗《福乐智慧》。鉴于喀什噶尔文学艺术的昌盛,近代有的学者主张应在突厥文学发展史中揭出一个“喀什噶尔阶段”。
  公元840,回鹘从漠北分四支外迁,除一支南下,其他三支西迁,其中最大的一支在汗族成员庞特勤和相馺职的率领下西奔葛逻禄。这支西迁回鹘,建牙于巴拉沙衮,称之为喀喇斡尔朵。这个王朝,国外史学家有的称为阿弗拉西亚勃王朝,有的称为伊利克汗王朝;中国史学家有的称为黑汗王朝,有的称为黑韩王朝;现在史学界通称之为喀喇汗王朝。
  喀喇汗王朝在七河地区巩固住地位以后,迅速把领域扩大到喀什噶尔地区。根据喀喇汗王朝史学家阿布杜·加费尔在公元11世纪写成的《喀什噶尔史》所记载的传说,喀喇汗王朝创建者的称号为“毗伽阙·卡迪尔汗”。
  喀喇汗王朝的政治体制是阿尔泰语系各民族古老的习惯法“双王制”,即汗国分为两部分,由汗族中最长者任大可汗,次长者任副可汗,分别统治汗国的一部分。汗位的继承,是传长制,不是嫡承制。大可汗称为阿尔斯兰喀喇可汗,驻巴拉沙衮,以后随着王朝统治民族定居农业文化的发展,多驻喀什噶尔。所以喀什噶尔又称为“斡耳朵坎特”。副可汗称博格拉喀喇可汗,初驻怛逻斯,中迁喀什噶尔,后又迁回怛逻斯。
  喀喇汗王朝是历史上第一个接受伊斯兰教的突厥语民族的王朝。据史料记载,10世纪前期,驻喀什噶尔的博格拉汗萨图克正式接受伊斯兰教。他的儿子阿尔斯兰汗穆萨·阿布杜·克里木把伊斯兰教定为国教,推行到全境。公元960年,有20万帐游牧民皈依了伊斯兰教。
  992年,博格拉汗哈桑率军占领萨曼王朝的首都蒲华,因染病撤兵,死于返回的途中。999年阿尔斯兰伊利克纳赛尔再度出兵,几乎完全没有遇到什么抵抗,长驱直入蒲华,灭掉萨曼王朝,河中地区被纳入喀喇汗王朝的版图。11世纪初,卡迪尔汗玉素甫攻下于阗,灭掉于阗李氏王朝,结束了长达
  30多年的所谓“圣战”,把喀喇汗王朝的东部疆界扩大到约昌城以东。11世纪前期,喀喇汗王朝在政治上和军事上达到鼎盛时期。
  1140年,喀喇汗王朝在河中地区的统治者布里特勤伊卜拉欣脱离东部大可汗的统治而独立,自称桃花石·博格拉汗。从此,统一的汗国分裂为东、西两个汗国。东部汗国为哈桑支系统治,首府仍是巴拉沙衮和喀什噶尔。西部为阿里支系统治,首府最初是乌兹根,不久迁往萨末鞬。后来,西部汗国的汗位也转到哈桑支系手中。
  喀喇汗王朝实行分封制,这导致了统治集团内部为争夺汗位、王位和封地而经常发生内讧和混战,使国力日趋衰弱。1089年塞尔柱王朝攻下蒲华,西部喀喇汗王朝从此在政治上成为塞尔柱王朝的附庸;东部喀喇汗王朝在1130年,也曾一度表示臣服于塞尔柱王朝。1134年,东部喀喇汗王朝大可汗伊卜拉欣同葛逻禄首领和康里首领不和,发生冲突,请求西辽王朝出兵支援。西辽趁机占领巴拉沙衮,作为自己的都城,把东部喀喇汗王朝降为附庸,从此东部喀喇汗王朝的辖地只有喀什噶尔与和田地区。1137年西辽在和毡击溃西部喀喇汗王朝的军队。1141年九月九日,塞尔柱王朝与西辽王朝在卡特万草原上进行了历史上著名的会战。西辽以少胜多,塞尔柱王朝惨败,结果退出了河中地区,西部喀喇汗王朝改换宗主,仍以附庸形式保存下来。后来乃蛮部酋长屈出律篡夺了西辽王朝的统治权,放还东部喀喇汗王朝统治者穆罕默德。1211年喀什噶尔的贵族暴动,杀死了这个末代可汗,东部喀喇汗王朝灭亡。次年,即1212年,花剌子模沙摩诃末出兵占领萨末鞬,处死西部喀喇汗王朝统治者苏丹奥斯曼,西部喀喇汗王朝也灭亡,河中地区成为花剌子模的疆域。
  黑汗王朝时是中亚社会经济结构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在这一时期,回鹘以及一些其他的游牧部落开始并完成了由游牧生活向定居农业生活的过渡;随着这一过程的完成,封建制度在中亚农业地区得到普遍确立。喀喇汗王朝采取一些促进措施,使封建经济制度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公社制的残余受到有力的冲击,原来氏族贵族的“迪杭”土地所有制为“米尔克”土地所有制所代替。这在当时是一种社会进步。喀喇汗王朝的赋税和徭役较其前其后的王朝都要轻些,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劳动人民的负担。因此,在喀喇汗王朝时期农业、畜牧业、手工业和商业都得到了相当大的发展,特别是手工业和商业空前的繁荣昌盛。随着工商业的发展,不仅城市的规模扩大,而且一批新的城市建立起来,尤其在七河地区。建筑业有了巨大的进步,在蒲华、萨末鞬、喀什噶尔等城兴建了一批宏伟壮丽的建筑物,其中一些至今尚完好存在,显示了喀喇汗王朝当年光辉灿烂的物质文明。
  在喀喇汗王朝时期,由于大批突厥语的游牧民转入定居,加快了中亚土著民族突厥化的进程;同时由于喀喇汗王朝定伊斯兰教为国教,广大居民在宗教、习尚上也伊斯兰化。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在这种民族相互异化和融合的过程中,科学文化也获得巨大的发展,一种新的文化,伊斯兰—突厥文化形成。这种文化的核心是作为王朝统治民族的、具有古老文化传统的、深受汉族文化影响的回鹘文化。在这一时期出现了一些优秀的回鹘学者和诗人,他们写下了一些不朽的著作,如马赫穆德·喀什噶里和他的百科全书式的语言学巨著《突厥语大词典》,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和他的劝诫性长诗《福乐智慧》。它们不仅是重要的语言学著作和哲学—伦理学著作,优秀的文学作品,而且是研究喀喇汗王朝时期社会经济、政治制度、道德观念、风俗习惯以及自然科学的珍贵资料。它们是我国的优秀文化遗产,世界文化的瑰宝。它们为今天绚丽多姿的维吾尔文化和突厥语各民族的文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喀喇汗王朝统治者自称“桃花石汗”或“东方与中国之王”,喀喇汗王朝同当时中国的其他几个皇朝都有密切的外交、贸易关系。《宋史·回鹘传》说:“先是,唐朝继以公主下嫁,故回鹘世称中朝为舅,中朝每赐答诏,亦曰外甥。五代之后皆因之。”喀喇汗王朝可汗称宋朝皇帝为“汉家阿舅大官家”。根据《宋会要辑稿》记载材料,喀喇汗王朝向宋朝派出的使团前后有50多次,他们受到宋朝的礼遇。这些使团实际上多是商队,运往宋朝的货物以乳香为大宗,运回的主要是丝织品、衣服、金银器皿和茶叶。《福乐智慧》写道:“要是[从]中国来的商队砍倒自己的旗子,千万种珍宝从何而来?”喀喇汗王朝与辽朝相互聘问相当频繁,并结为姻亲,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贸易往来不断,每当春天,“大地铺上绿毯,契丹商队运来了中国的商品”。喀喇汗王朝同高昌回鹘汗国和西夏是近邻,也应有更多的交往,但史籍所留下的记载较少。

后一朝政 >>:西辽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