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翻译  学中文  北美枫  更多» 登陆  注册     English 简体 繁體 pīnyīn 帮助

北美枫文集

云狮

共有文章:2篇

注册时间:

私人留言:

宾至如归
评论鉴赏 Reviews
   
贺双卿《凤凰台上忆吹箫•送韩西》赏析


贫苦农家一少妇,清代首席女词人。
贺双卿,清代康乾年间人,自小乖巧,深得父母疼爱;有个舅舅,在她家旁设馆教书。小双卿聪慧好学,舅舅也悉心教导,渐成一代才女。可惜,那时贫女读书无用,被误嫁给一个目不识丁的农夫。
初嫁时,婆婆还好,丈夫也疼她。她教夫识字,好容易才了认几个,她却由衷地高兴,写道:“仙郎一个字,胜怀不夜珠”!期盼早晚能为知音。可她丈夫不久就失去了兴趣,还不让她读书写字,双卿自然很难过;幸有个邻女叫韩西的,常相往来,受其影响,不仅认识了许多字,还粗通诗文,自然就成了闺中知音。但没几年,韩西也要出嫁了,且在百里外的他县,在那个交通靠走的年代,对一个女孩来说,差不多就是天外了。双卿就象丢了魂一样伤心,这首词就是描写送韩西时的情景。
有评家认为:李清照看了也会让席的。
原词如下: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或曰:这首词又好在哪里呢?就请读者跟我一起来赏析吧。
第一节: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
从前,苏南有一句农谚:天上鱼鳞斑,晒谷不用翻。说如果傍晚天上有鱼鳞斑一样的云彩,第二天就准是大晴天。鱼鳞不是一片片紧挨着吗?作者觉得,那片片云朵都很小,所以说是“寸寸微云”。
“残照”自然是夕照。在 旧诗词里,多与主人公忧伤的心情相关联。这里是说,本来亮度就不强的残照,又被暮云遮挡着,只在云缝中透出“丝丝”光线。这晚景,正好似主人公忧郁的心情。
再一层,寸通心,甘苦寸心知嘛,这鱼鳞一样的云朵,说它象心不也差不多吗?古人总以为:心主思,苦闷愁烦都生之于心。丝也通思,比如:“春蚕到死丝方尽”。你想啊:残照从无数小小心形的云朵边透出,丝丝光线射向四方,不正象征着主人公那千丝万缕的愁绪吗?
下句:有无明灭难消。
风吹云动,云总是变幻不定的,那渐渐暗去光线,自然是时有时无,在明灭之间了。这景象也使得主人公惆怅的心情更加难以消减。
第二节: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
这边是主人公伤心的“正断魂魂断”,那边西方天空明灭难消的光线,也在“闪闪摇摇”。正象征这个受尽委屈的女儿家,因不敢反抗,又无处躲藏,只能是暗自神伤。那闪闪摇摇的光线,不正象是她那眼中的泪珠儿,欲流还住,盈盈闪闪?
这样理解,是否牵强,矫情呢?
杜甫就这样两句诗:“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可见,大男人在伤心时,也会觉得花在流泪,鸟在哀鸣;更何况双卿象这样一个小女子呢?
第三节: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
陪着闺密一路走去,望着路边的山山水水,也不知此一去又要相隔多少座山,相距多少道水了!分离在所难免,人去去(这里还含有罢了,罢了的意思),万般无奈,留不得。不得不分手了,却是依然相望,站在路旁,看着友人渐行渐远,身影是越来越暗,终于隐到黑暗中去了,即使再认真的看,再使劲的望也看不见了;只有这脚下路,通往那千千迢迢的远方。无尽的忧伤又不由得涌上心头…
第四节: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送走了闺密,主人公显然并没有急着回家的心情。她已深深地沉浸在这无边的酸楚之中。低头沉思:“从今后”,不就只有我双卿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这个没有温暖的夫家了吗?因为封建制度和封建意识的束缚,她又不可能想回娘家就回娘家(也很远)。那每日每夜都只有“今宵”这样的“酸酸楚楚”伴随着我了!
以下是第二段。
第五节:青遥。
后唐的李璟有这样两句诗:“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这里的“青”就是指青鸟。从前,也讲鱼雁传书,但鱼和雁只能传人间的信。而在传说中,青鸟却可以替西王母传信,也就是可以来往于仙凡之间。因为在双卿看来,闺密嫁得实在是太远,就象是天外一样了。这句词也就是说:(鱼和雁是指望不上了)青鸟又是那样的遥遥无期(我什么时候还能再得到你的消息啊)。
第六节: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
古人信星象,也总有些“高人”以此来欺骗皇帝。说什么夜观星象,天下将如何如何,骗皇上去朝圣、封山、建庙等,好从中渔利。历史上,这种游戏屡见不鲜,也屡试不爽。是不是皇帝都很蠢呢?当然不是,因为它也宣扬了君权神授的理念,正好联合起来愚弄老百姓。
由于这种迷信大家都有,双卿自然也信。对于自己境遇,她那样冰雪聪明的才女又哪能不想找到答案呢?可这个答案又能上哪找呢?那时没有社会科学,也没有某某主义,只能是问天(看星象)了!但那毕竟是迷信,骗人的东西,我们的主人公又怎能看出什么来呢?但她又毕竟生在那个时代,不可能超越,因此也不可得出:那一定是迷信的结论来。
于是她就认为:一定是因为自己不是什么高人,没有社会地位(妇女是社会的最底层嘛),哪有资格与上天对话呢?上天自然不会答理她了。
所以她才说:“问天不应”,谁让我只是一个“小小双卿”呢?
那又能怎么办呢?
“袅袅无聊”!
换句话说,也就是无可奈何,找不到任何出路,只能是听天由命,任其自生自灭了!
第七节: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
我们的主人公,只能在这个家庭里生活,她每天又能见到谁呢?自然是她婆婆,丈夫,可他们,哪个又待见她呢?一个人被他人所看重,尊重,也就是被他人所待见了,反之,就是不被待见。这里的“谁见”,就是:谁还待见的意思。这个“更见谁”,同样也是个无奈的口吻,也就是内心不想见却又不得不见。
下句:谁痛花娇?
据载①:双卿十八岁出嫁;那么,此时就应是二十出头。
据说,双卿不仅文才高,还能写很工整秀丽的小楷。作者第一次见她,惊如天人;美貌也不用说。最“难能可贵”的是:性情温和:逆来顺受,努力迎合家人,不揾不怒。
试想:双卿若在娘家,不还是撒娇的年龄吗?花季少女,谁不多愁善感?谁又不想有心上人疼爱?何况双卿又是那么聪明绝伦。她的情感自然比常人更细腻,更加的多愁和善感。可她就是想家也不能回,当然,也没有邮政和微信,她没有人疼爱,没有人关心,只能任凭青春老去!其悲其疼其愁其苦,又有谁来理解呢?
第八节: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
十大几岁,不到二十岁的女孩,任怎么苦累总不免天真贪玩。想韩西未嫁时,尽管家里人不让她读书写字。可是当小伙伴在一起时,又总是“欢欢喜喜”地,还免不了“偷素粉,写写描描”。
什么是“素粉”呢?从前的家庭妇女,还要给全家人做衣服;“素粉”就是一种白色的粉饼,是做衣服时用来在布上划线的。想那时,两个人亲亲热热,嘻闹巧笑,一起认字、读书、谈诗,那是多么美好啊!可惜,这唯一女伴也走了,从今往后,谁还指望(谁望)再有往日那样“欢欢喜喜”的日子啊?没有了这唯一的知音,我哪里还会有什么心情再去“偷素粉”,再去“写写描描”呢?又能写给谁看,诉与谁听!
第九节: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这是这首词的最高潮。我们的女主人公思来想去,在人世间,在这个世界上,本来最值得依赖的人,也是最想依赖的人,不就是自己的夫君吗?好多年来,本以为能用我的真心去感化他,能用我的才华和美德来影响他…可叹呀,他竟是那样的愚昧,那样的木纳,不解风情,恩将仇报!我的一片苦心只是付之东流…
俗话说,哀大莫过于心死,双卿此时也是万念俱焚,心如死灰了:
我跟他之间,还谈得上什白头偕老?说什么“生生世世”啊?还谈什么夫妻恩爱?有什么“夜夜朝朝”啊?真真是了无生趣!
这人世间啊!究竟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呢?
《散记》上说,一代天娇贺双卿,没过几年,就这样郁闷而死了。

① 贺双卿的故事最早见于清代作者史震林的《西青散记》

作者简介:姜建华 男 汉族 江苏南京 邮编210031
Tcl:15951804372 QQ:543260317 Email:a1a1@163.com

2017-05-14 02:20
云狮 (2017-05-14 02:26):


请教:不知如何编辑,每段开头的空格怎么设定?

_________________
    云狮

文字与知识的世界
© 2006 - 2011 Yizitong 1.0 测试版 意见反馈 服务条款

本页面的文字允许在CC-BY-SA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