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翻译  学中文  北美枫  更多» 登陆  注册     English 简体 繁體 pīnyīn 帮助

北美枫文集

hepingdao

共有文章:2044篇

注册时间:

私人留言:

私人信箱:

北美博客:hepingdao's Blog

签名:为网友服务: 端茶倒水勤打扫!

阿甑2013-06-29 14:39

好文章不是以时间为转移的!到今天重读,还是触目惊心!

胡济卫2011-09-27 09:18

能否给我寄一本《北美枫》地址:河南省驻马店市驿城区文化和旅游局 胡济卫 邮编:463000

胡礼忠2010-11-15 05:16

拜访老师、颂冬祺!

溪月梦2010-02-21 05:25

刚到这里,有点眼花缭乱,还请指导。

张南城2009-08-03 00:12

看望先生,问好。我是个新手,望多关照。

hepingdao2009-01-25 19:53

感谢山城子老师,先生高风亮节,
情怀可嘉,风骨可佩,期待先生大作早日成书

山城子2009-01-24 01:20

山城子给岛主拜年——祝你春节愉快安康幸福吉祥!
同享一首七绝:
牛来鼠去岁将除,年味浓浓瑞雪铺。
做客故乡竟半年,亲情蜜意可成书。
2009-1-24晚上于故乡辽西

白衣年代2008-11-08 20:27

请赐寄《北美枫》:723500陕西省西乡县第一中学高三复课(23)班 杨康 我的邮箱:YK20086631@163.com

白衣年代2008-11-08 20:26

请赐寄《北美枫》:723500陕西省西乡县第一中学高三复课(23)班 杨康

白衣年代2008-11-08 20:26

请赐寄《北美枫》:723500陕西省西乡县第一中学高三复课(23)班 杨康

北美之音 Voice of North America
网友论坛
现代诗歌
宾至如归
谈古论今
大雅风文学奖
奥运之光
中外华文诗歌联赛 Poetry Competition
   
仲彦:《苍茫大地》组诗

《苍茫大地》组诗
仲彦(土家族)
《大山脉》

阳光,
点燃大地
巨大的血红大鼓
轰 隆。苍凉的声音,像岩浆划破挤压抗争的
嘎斯特地貌。大山脉
嗄嗄作响的四肢和血肉,愤怒地
腾跃而出……一群绿色的亲人为了青春和热血而把辉煌的舞蹈
种进熊熊大火

阳光山脉,在如血的地火中
怀抱着热泪盈眶的歌舞
在大地之上艰难痛苦地错动
一生的命运
古老而又荡人心魂

在火光照耀下捧读如血的经典。浩浩长风翻阅着横无际崖的山峦
一堆堆石头,在大地
血 写 成 字。这沉甸甸的诗行,浩气长存
像山鹰,在危崖上高蹈

太阳旋转着,燃烧着,一团团呐喊的火焰
从世上越过
痛痛的家乡。在巨大的火焰的王国,在火红浸透的大风中央
昂指长天的山峰
历经劫难的身体
在天空寻找着
一个烧火人
怆血的山歌飘在大风之上


《大山梁》

闪电擦亮
一团团 风暴的眼睛。黑黑的
大崩塌就要来了
高天厚地之间,雨水
左冲右突的地方,大山梁,这些年你坐在
沧桑与世故前沿
遮挡出的一方净土,住满长江中上游的
一大片,防护林……

…… ……
太阳,美丽的笑容
从农事中走出来。太阳很好。光芒照耀下
防护林正在大山周围
面对稻田拥抱的村庄
载种劳动的双手。大山梁,绿色的身体辛苦极了,也坚强极了

风调雨顺
一行行,在天空
你们出现。象稻香和乳香,从洪捞灾害中挣扎出来
举起绿色的
生命大旗

大地继续成长。绿色粮仓
继续喂养着村庄、炊烟、人
  和苦捞苦得的丰收

《大峡谷》

最初的激情过后,这条大峡谷,坐在云贵高原身边
看见英雄
长满的长剑和胡须
在人世间飘荡。这是最辉煌的一日
太阳驶过
暗红色头顶,霞光万道,宇宙的歌声
从长天降下
沧桑的四肢……时间,隆隆滚动着转盘
使一切身体活过来。手捧 朗朗乾坤
太平盛世

大风飞扬。云气,裹挟着风中的尘土
堆垒成迎风怒放的嘎斯特地貌,澧水泱泱
洗刷雪峰山以西的亿万年融岩。悬棺,岩画,
和一串串山火的脚印
刻满宽广的额头

楚地带有浓郁巫性文化的
沧海桑田
古老而又荡人心魂

天空继续挥舞,一团团阳光
悲壮涂染的苍茫群山
掀动热血澎湃的铜锈的浪潮。野歌一束束
在阳光下摇荡
心醉神迷的舞姿。山鹰荡漾的

天空,云层铺满道路
  岁月,一行行走动
    今生和来世

大峡谷沉默极了
  也激动极了
巨石倾述的千万种理由,在云遮雾绕中现出
骄傲的面容。一幅幅岩画,为了明天
好好地活下来
许多英雄和战车。这世界依旧把感情放在
梦想的光芒和中心

大峡谷,面朝四面八方放飞
一只只山鹰和明天,
山鹰,流动的天空的雕像
流淌奋斗激情的语言,火畲在大地
高擎生命的大旗,流光溢彩的红,
吞吐烈焰的红

大歌大舞的红,四散开来,英雄的长剑和胡须
敲打深埋泥土的事物。它们挤压着,蓄积着
象炽热岩浆,跨越亿万年光阴,使一切毁灭,使一切构建
  使一切不朽

《大森林》

天空,坐在群山之巅
太阳,铺天盖地的万丈光芒
爆炸开来。宇宙动情流淌的血液和激情
使一切身体活过来。青草,绿树,山鹰
和一串串流泉的脚印
坐满浩浩荡荡的
长江防护林

人世间
绿衣绿裙的
树的笑容
还在大地上微笑

莽莽苍苍,浩天挥舞的
云贵大高原余脉,长出来的生机盎然的武陵群峰
在这世界,动情铺展着
黛青的浪潮,亿万年了
如今仍然在楚地面向苍天浓墨抒写着
一泻千里的沧桑和热血

阳光展翅飞翔,云层
翩翩起舞的红,心醉神迷的红
从长天降下
骄傲美丽的舞姿。山脉上
所有的爱意都在沉默无声地跳动
一些大青石
凝固的语言刻满皇天后土

有几粒岩画
还留在世上
用心写着
天空深处的
感动,象泪水一样落下

《大古树》

孤傲苍老的大古树,乱乱的头发
躺在蛮荒深处。云层笼罩之下,一群风雨
从荒山野岭走来,大地的疼痛
从长天降下,刻满大地。很久很久,这棵大古树
穿过漫长的时空,来到这里

野火和雷电,都飞走了,古老农具
种出的刀耕火种
在冬天,和大古树,生活在一起
还有一群石头
活生生的冷,在风雨中,把瘦骨头留了下来
把大古树的
沉默和无言
留在人世

黄昏格外惨烈,大古树周围
铺天盖地
衰败的痛苦
住满山坡,前后左右的
连天枯草,象大古树的乱乱长发,在梦想中活下来
很多人世间的倦容。现实注定要一无所有了
大古树,
头上捧着的几粒树种,才把根牢牢扎进
一团蛮荒之中,很多土地流尽了
满腔赤诚
和泪水,和热血,现在还有很多绿色的鲜血
仍然,
固执倔强地
喂养着荒无人烟的这片坡地
《大雄鹰》

一只雄鹰飞离山巅,羽翅载满的阴影
爆炸开来,天空,黑色的火焰,闪电般
爆 炸 开 来。四面八方的碎片,四面八方流动的
黑色火焰,点燃大地上往来奔突的河流,山梁 燥动不安的
大风的灵魂
在痛苦中站起来。不停呜呜旋响的歌声
伸出双手,大河上下,翩翩翔舞的
梦想的挣扎和舞蹈,种满沿途成长的生命

一切都沧桑依旧,万物怀抱着
云贵高原上
莽莽苍苍的丘陵,这群武陵山峰
混沌中乌云正激烈疯狂地扭动和膨胀。透过物质和电流
我看见雄鹰撞破的悬崖
挂在生存与死亡的极地。大风高悬,一代代山峰
在大风之中高悬。闪电鸣雷喘息着,涌动着 吞吐着亿万年
时空绞杀的光阴
精神不老,灵魂不老,理想穿梭在洪荒太古

一团睡醒的骨头,恍若发光的天体,流淌的
凝重的肉身
双手撕开苍穹
一片血红和黑暗,陷入酱紫的泡沫的海洋
冲撞着,挤压着,越来越多的暗流聚拢来
我所看见的天空,是一锅黑色的爆炸在互相挣扎

  越来越多的爆炸
    在长天走动

千万条闪电,在隆隆滚滚的武陵山上空,展翅翱翔
鹰翅怀抱的山巅
怀抱着天空和苦难
怀抱着激情和呐喊──面向苍天射去
雄鹰朝天空弹射如一匹风驰电挚的光芒
雄鹰融进火焰里了,腾跃着搏击,骨头在燃烧
血脉在贲张
信念与天空,血肉相连

《大风》

恣肆狂放的大风席卷整个莽莽苍苍的大地
树木咆嚣着,喘息着,像一个受伤的巨人狂舞着奔跑在原野之上
西伯利亚吹来的大风
乱乱的长发在继续狂舞
还有无穷无尽的泥浆 从天空滚滚而来
苦难和明天
没有尽头

把沉重和伤害带向四面八方
一行行初春
把村庄的脚印
用沙尘暴冻住。好多天了,大风把一块块泥土
嫩黄的呼吸
一直用荒漠化盖着
木屋,头顶的炊烟
水深火热地坐在田间地角
好久好久,没哭出声

一座仓门
倒在柴草周围。一粒麦穗
独自一人
呆在风中
这脆弱的生命,倔强的翅膀,想要飞翔

《大雨》

不停起伏跳跃的五月,住在阳光
  火焰的圣地
一切都来得顺其自然。极其猛烈,极其阳刚和大气
远方,浩天挥舞的
西伯利亚大高原
旋动苍凉遒劲的线条,在大地上狂热地舞蹈着,这些雨
扶摇上下九万里

  天地间任你纵横──

撕裂云贵高原
亿万座悬崖的肌骨,缝补雪峰山以西的
漫漫长路
一颗狂傲孤单的灵魂,这世界你砸碎修补了亿万年
亿万年 地老天荒

而今你仍然慷慨激昂地疯狂呼啸着,而今你在大地
面向苍天的朗声长吟
冲击着世上的一切
生命坎坷。雨,雨的激情和热血
  雨的泪水和呐喊

一辈子,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把无数座山梁
从贫困山区养出来,一颗颗人,一颗颗
  人的头颅和脊梁
在大地,活出很多愤怒和沧桑

大雨高悬湘西。五谷神高悬,
  五月。很多犁耙和陶罐从命运中赶来
牛铃,长大的地方,土地坛,
打开苍穹。天空,雨做的祝辞,纷纷
  扬扬,纷纷扬扬




《大河》

石头和幽蓝火焰,升上天空。我一直住着的地方
靠近很多以梦想为生的 村庄和草房
长满木船的一些痕迹
长满夜晚和星空
但是水,水依旧是从太阳身边流来的
泥巴和岩石
  浪花般美丽的脚印 没有尽头

我到过很多地方。这辈子我为生而生下来
脸上种着水草、碾房、山歌 和黄啊黄的酉水

双手携带着花和种子
一群鱼儿,从四村八寨赶来
看见悬棺,从岩壁上取下
风刀雕刻的皱纹
纤绳不再为一只肩膀的苦难而放弃苦命的追求
油布帆是我其中的一个
指路人,银白的长须在霞光里燃烧

蓝色的河流敲打沉重多思的头颅,养育了
大地和筒车的
一个人的灵魂
在夜里为远方的传说跪下高贵的祈祷。我依旧
沉睡如一条,
面对苍天跪下的河流
很多水淌过我的皮肤
很多语言流进我的思考
我要在大地上站起来
活着,象一块顶天立地的石头

而明天永不宁静。从此岸到明天
从人到人
从心到心
还有很多明天你要经历
还有很多墓地
要走进太阳
做城里的孩子

我的双腿植在酉水河岸的
一座吊脚楼和一个孩子
把诗歌抱在怀里
亲亲我,女儿和妻子。

做完了一生许多事情。南方大地上
最重要的一条河流,你不要忘记把他的脊梁骨放进
高高的天空
甚至奔跑的石头
含着泪水

太阳的头顶,长满万丈光芒,是大地的光,水的光
苦难的光
照亮明天
我浸泡的水,我錾在大地上的脚印
从此岸到彼岸

隔了一生的命运。而我一直如人一样对着大地说话
  一个孤独男人站在大地上的说话
显而易见,向你显示出
思想。或者我这样长期沉缅幻想的,
  孤独的人的
    思想,放出光芒

水波继续翻阅,石头上的文字
我留在大地的
人的脚印……长发,披肩长发,托起水底
一个头颅,
看着我,水看着我,看着我的,是我自己



通讯地址:湖南省永顺县文化局
邮编:416700
电话:13467983688
信箱:xiangfoying@163.com




作者简介:仲彦,男,土家族,1970年生。迄今已在美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中国
大陆、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发表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文学评论3000余篇(首),获沈从文文学奖等各种奖励30余次,入选《2001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2003年度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中国诗歌读本》等各种选集50余次,著有诗集《浪迹民间》《生存归宿.仲彦诗歌选》、《仲彦诗选(上、下卷)》、《把我的思考从烈火中心取出来》、《请小心看好我的粮食和火种》、小说散文集《仲彦文集》、散文诗集《苍茫大地》等。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委员会委员。

2007-05-31 19:22
《北美枫》版主议事区
海外新闻 Oversea News
音乐与朗诵
联赛专刊编辑小组
诗海编辑部
《北美枫》编辑委员会
评论鉴赏 Reviews
北美华人文学社理事会
西方文学 Western Literature
洛夫專欄  Lo Fu's Poetry Column
古韵新音
落尘诗社
开心一笑
美哉贴图
健康与美容
驻站作家
加拿大〈游子吟〉网络格律诗歌赛 Classic Poetry Competition in Canada
社区消息 Community News
诗海室
合作交流
Maple News
散文天地编辑部
信息中心 News Centre
音乐极限
诗歌联赛组委会
散文游记
會議中心 Meeting Room
诗词吟诵
内部交流
Chinese Poetry
冻结栏目
名家综述 Expert Review
影视频道
三人行
乐岛编辑部
第三届国际大雅风文学奖
移民心语

文字与知识的世界
© 2006 - 2011 Yizitong 1.0 测试版 意见反馈 服务条款

本页面的文字允许在CC-BY-SA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