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翻译  学中文  北美枫  更多» 登陆  注册     English 简体 繁體 pīnyīn 帮助

北美枫文集

宝塔山人

来自:中国

共有文章:90篇

注册时间:

私人留言:

北美博客:宝塔山人的博客

一无2014-10-15 17:25

看望宝塔山人朋友!

现代诗歌
评论鉴赏 Reviews
   
赏析李炳智的诗歌新作“黑马”

赏析李炳智的诗歌新作“黑马”
黑马 从大漠突围∕黑色的闪电∕挥洒诗情画意光亮∕∕踏花归去∕蹄印的余香∕总有蜂飞蝶忙∕∕无笼无缰∕在水草肥美中徜徉∕独吞黎明∕横霸夕阳∕∕一声嘶鸣∕早破天荒∕尘埃落定∕顾盼大地苍茫
诗歌,由于篇幅短小这一特点所致,常常借用典故来扩展内容,表达波澜壮阔的思想感情。
本诗歌作者所拟之题目“黑马”,让读者第一眼看到时,就不得不想起:16世纪英国政治家,杰明狄斯雷斯写的小说“年轻的公爵”。该小说中写道,声名大噪的两匹良马,最被看好夺冠。它们一路明显领先,其中一匹已经眼看胜券在握。谁也没有料想到,出现了一匹从未引起人们注意的黑马,从远远的后面,风驰电掣般赶上来,抢到前面。把这两匹最具有竞争力的良马,全都抛于身后,出乎观众意外地夺取了冠军。小说面世后,“黑马”一词便不胫而走,流传于世,成了夸赞“出人意外的优胜者,或是不为人知的最具实力者”的专用词。特别是在体育赛事中,初出茅庐的运动员或运动队,获得了观众意想不到的优异成绩,都会被冠以“黑马”称誉。
作者李炳智明显地巧用了这个典故,对所要表达的诗意加以了隐喻。作者深得行文旨趣和写诗技巧。你看,出语“从大漠突围”一句开篇,起得甚为突兀、甚为奇崛。省去了多少读者可以想象到的内容。仅仅这一句,就明确告诉读者,是从恶劣环境中拼搏出来的。接着告诉你,那速度之快,那姿势之美,简直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闪电,本来是一个特别明亮的意象,然而,作者反象而用,竟然成了“黑色”的,这样的选字,不得不让人拍案叫绝。用“挥洒”一词修饰,展示出“诗情画意的光亮”,多么简练、多么明白、多么优美的句子啊!“踏”着胜利赢来的满地鲜“花”而“归去”,“蹄印”上留下了一路浓浓的“余香”,惹得“蜂飞蝶忙”,纷乱地留恋在上面,情不自禁地欣赏。这是对“黑马”所获得的成就的描述,堪称巧说。“归去”以后,原先荒凉的“大漠”,已经变成了“水草肥美”之绿洲,任凭“徜徉”,生存环境彻底改变了,不再是被围困的局面;而是享受上了“无笼”头、“无缰”绳的自由潇洒。呈现出“独吞黎明”、“横霸夕阳”的一派英雄气象。只不过随便“一声嘶鸣”,“早”惊“破”了空旷辽阔的世界。“尘埃”已经“落定”,环顾四宇,竟然是无与伦比。
看啊,句句直射含义,字字不落空虚。既模糊,又清晰。既可以认为是说此,又可以认为是说彼。黑马,当然不仅仅是指黑马。蜂蝶,也不仅仅局限于蜂蝶。“黎明”与“夕阳”,当然亦另有他指。这就是道地的诗歌语言。直让人爱不释手。整首诗,绝无一句云里雾里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梦呓。我在我的微博中说过,“诗,要用巧说做材料,制成吸人眼球的箱子,把匠心锁到里面,再把钥匙挂到锁子旁边。如果不锁在箱子里,读者就不会有阅读兴趣。如果不在锁子旁边挂钥匙,读者就无法与你共鸣。如果里面装的不是匠心,读者就会倒胃口。”李炳智的这首诗,全把要跟读者分享的内容装在箱子里,而且装得是独到的匠心,并且把供读者理解的“钥匙”挂在了标题上。我们只要发现了“钥匙”,理解就不成问题。我坚持我个人的观点:“写诗,不但要给读者留下尽可能广阔的想象空间,而且一定要给读者把钥匙挂在空间里”。读者读诗歌,经过细细品味,就能找到钥匙,品出味道。有的作家写的非常美的诗歌,却被不懂诗歌的人认为太直白,没味道。那是因为不知道寻找钥匙,不懂得形象思维,没有触及到作者的诗外诗。古人说过,“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写诗者和读诗者,都宜细细体会这句话。高明的作者写出的好像是什么,其实并不仅仅是表面看到的那个,而是一定有深层次的另一个,甚至是多个。读诗,决不能就诗论诗,一定要多多联想,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品味出作者的真正内在含义和写作意图。囫囵吞枣,怎么能知道其味之美呢?
这首诗,从表面看,完全写的是一匹获胜的黑马,没有一句是写别的什么。然而句句都隐喻着别的内容。比如一个人、一个单位、以至一个国家的成功与自豪。像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以后,迅速由贫穷落后的状态,发展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不就是国际赛场上的一匹“从”被围困的“大漠中突围”,脱颖而出的“黑马”吗?国家的每一项惊世成就的获得,不都是一声“早破天荒”的“嘶鸣”吗?就诗坛而言,一个专心拼搏于退耕还林前线的战士,业余写出了胜过某些专业作家的美诗,难道不也是一匹“从大漠里突围”出来的“黑马”吗?一首首令人口遗余香的诗歌,不就是“早破天荒”的“嘶鸣”吗?只要按照作者设定的这个系统去联想,还可以得到更多的解释。这就是所谓一诗多解,所谓诗外有诗,这就是一首好诗的魅力。高明的诗歌作者,往往在诗歌中,指东说西,亦此亦彼。以一括多,涵盖无边。我在微博中还说过,“我姓张,你姓王,诗歌姓什么?诗歌姓“美”。我张扬正气,你王者风范;诗歌呢?诗歌美妙动人!诗歌的美妙动人,一在意境美,二在语言美,有篇有句,有景有情。美由筛选虚构,假中求真,妙在震动人心,照亮人性!”李炳智的这首诗,既达到了意境美,又达到了语言美。既有句,又有篇。张扬着正气,照亮着人性。的确具有王者风范。的确姓美。不像某些蹩脚诗人,有几个好句子,却无中心,散乱如麻,不知所云。
我与李炳智,互不相识,由于我推崇这首诗,使我们得以接触。祝贺李炳智获得爱心杯诗歌大赛一等奖,盼望李炳智写出更多好作品,为延安市社促会增光,为延安市增光。

2013-05-16 19:32
山城子 (2013-05-16 23:08):


学习!!——这里贴了,诗歌那里就删掉了。请理解。

_________________
    山城子
杨光 (2013-05-28 14:28):


欣赏好诗好评,问好!

_________________
    杨光
古韵新音
散文游记

文字与知识的世界
© 2006 - 2011 Yizitong 1.0 测试版 意见反馈 服务条款

本页面的文字允许在CC-BY-SA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