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枫文集

詩盜喜裸評

???台湾,台北

?????51?

?????

?????

?????

?????詩盜

???可情可理,去捧就真

张南城2009-08-06 03:48:29

来看望。望多关照。 hiiii

詩盜喜裸評2008-03-09 14:21:41

曲兄客氣!大家多交流。

詩盜喜裸評2008-01-24 05:29:51

博弈好!我尝试让结尾的节奏,变得非常快!

博弈2008-01-03 03:15:15

"爾來了" 問好.

拜讀, "自由"排在句後,人生如是? Smile

落尘诗社
   
(读领风骚)工作

和伤城的工作

那个江楼月给他绑来了,五花大绑着给弃置墙角
兜头套上一只破袜子,另一只塞他嘴里
净塞嘴里了,这小子还能呜呜呜、呜呜呜的哀鸣
吵死!一起脚踹了下,不是要欺负他
实在太吵,烦哪!吵死
又没要给他个千刀万刮!呜个啥劲
气的!打定主意不给他水喝
这一趟路途遥远,他肯定渴着,渴死
又臭又渴!他这身上,不知道是那臭袜子
还是这路程上尿了裤子?一身臭,薰的
酒也淡了味道,奇了?离他可远远的
气的,一个箭步上去起脚再踹!这江楼月
呜呜呜的

2008/4/29那天1030

2008-04-28 18:07:08
Lake ?2008-04-28 18:16:31??


Laughing 看这心狠手狠的。

一个箭步上去, 还会武功!赶快套上溜冰鞋...

_________________
    Lake
詩盜喜裸評 ?2008-04-28 18:23:51?? 绑匪嘛,演啥得像啥。


Lake 写道:
Laughing 看这心狠手狠的。



_________________
    詩盜喜裸評
荷梦 ?2008-04-29 05:29:56??


什么嘛? Question

_________________
    荷梦
悠子 ?2008-04-29 05:42:23??


什么时候得的新工作?

_________________
    悠子
苏茉儿 ?2008-04-29 07:11:16??


别以为我看不懂,哈,俺岂止是揣这小子两脚,加倍,再加倍。直到听不这小子呜呜
呜呜!!!!!这小子,除了会上嘴皮、下嘴唇一碰乱嚷嚷外,就一个站着说话不
腰疼的主。

_________________
    苏茉儿
詩盜喜裸評 ?2008-04-29 07:28:38?? 恩。。那个江楼月,坏蛋!


荷梦 写道:
什么嘛? Question


_________________
    詩盜喜裸評
詩盜喜裸評 ?2008-04-29 07:30:56?? 伤城引介的工作,茉儿指派的。


悠子 写道:
什么时候得的新工作?


俺不是首谋~

_________________
    詩盜喜裸評
詩盜喜裸評 ?2008-04-29 07:34:21?? 好凶狠的主儿!


苏茉儿 写道:
别以为我看不懂,哈,俺岂止是揣这小子两脚,加倍,再加倍。直到听不这小子呜呜
...



这俺可也算是交差了,别忘了我的份儿!

_________________
    詩盜喜裸評
苏茉儿 ?2008-04-29 07:39:11??


詩盜喜裸評 写道:
苏茉儿 写道:
别以为我看不懂,哈,俺岂止是揣这小子两脚,加倍,再加倍。直到听不这小子呜呜
...



这俺可也算是交差了,别忘了我的份儿!


你得份儿,得看俺脑子里有没有东西,俺又不是"李白、杜甫、清照" 啥的。

_________________
    苏茉儿
1[2]  前页
现代诗歌
散文诗 Poetry in Prose
古韵新音
评论鉴赏 Reviews
开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