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翻译  学中文  北美枫  更多» 登陆  注册     English 简体 繁體 pīnyīn 帮助

北美枫文集

他乡客

来自:加拿大.渥汰华 (Ottawa, Canada)

共有文章:16篇

注册时间:

私人留言:

小说故事
古韵新音
现代诗歌
西方文学 Western Literature
移民心语
   
《冰上艳遇》

我的这篇小说已被收录入笑言编辑的《在国外生活的许多年》文集(故称转贴)。此文集正在印刷中,即将出版发行。发表时为了增强真实感,我用的是第一人称。但是小说初稿是第三人称。现有的版本属于纪实体。以后我准备把它延长成《他乡红叶》中的一集。那时大部分内容可能是虚构的。 Razz  我把它转贴在此。

《冰上艳遇》 作者:他乡客

渥汰华冬末的一个周日,艳阳高照,晴空万里。微风徐徐。在号称是世界上最长的室外滑冰场的运河上。人头攒动。从2-3岁的幼儿到70-80的老人。都被温暖的天气召到运河上。体验那稍微摆脱大自然万有引力的滑冰运动。要知道人口仅三千万的加拿大能在2006年第24届冬季奥运会上夺得24枚奖牌,位排第三(仅次于德国和美国),是与她在冰雪运动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分不开的。记得一位哈佛教授说过,要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加拿大人,就必须在一生中完成三件事,头一件就是一定要在渥汰华的运河上溜过冰 (二是要从落基山麓的班符租车一直开到温哥华;三是把自家的地下室的板墙统统拆掉,然后重新装修好)。

话说速滑健儿华生早就想到运河上滑冰锻炼。看着天气迅速转暖,这周很可能是今年的最后一次了。简单地吃了点午餐。华生就提起从国内带来的黑龙宝刀(跑刀),驱车向运河驶去。在卡尔顿大学对过的街上停好了车。2点准时从小桥处下到冰上。华生找到了个座位,从书包里拿出速滑鞋,取下兰色的跑刀套。他看见两个5-6岁的小女孩对他的冰鞋指指点点。也难怪,在渥汰华滑速滑的人本来就少,更难见到镶有飞龙图案和中国字“黑龙”商标,佩着雪亮的跑刀的帅气冰鞋了。华生系好他的速滑冰鞋,背好背包。摆了摆腿,做了下准备动作。就先向荡斯湖的服务亭方向滑去。华生上穿暗红色耐克加厚运动外套,内套一件薄运动衣。下穿藏兰色紧身运动裤。头上戴一个烟色代白条的耐克滑冰帽。刚滑了一会儿,觉得迎面吹来的风越来越强又很冷。华生有些后悔该把围巾代上。也该多穿一些衣服。天气看来没有想像的那么暖和。滑到了荡斯湖的一边,华生转身向回滑。由于换成背对风。而且也活动开了。华生就逐渐提速,飞快的滑行起来。华生在速滑上下了多年功夫。速滑讲究八大要素:姿势,蹬冰,收腿,单腿滑行,出刀,弯道,摆臂和起跑。华生在每一环节都下了至少一年以上的功夫,力求准确实用。华生最为得意的是他的下蹲极低的滑行姿势和有如飞燕戏水式的双摆臂。一般速滑运动员摆臂多是贴紧身体前后方向的摆臂。但是华生在电视上看到了德国一名著名的运动员向身体两向作横幅地大摆臂。动作夸张,舒展大方,且有助于延长侧向蹬冰的距离。增加滑行速度。华生用了整整两年的冬季才掌握了这项摆臂动作。也正是华生这种优雅大方的摆臂,在大学中迷住了他的现任妻子。婚后,妻子有些怅惘的告诉他,“在大学上体育滑冰课时,当我看到你跃跃欲试的样子,就想此人滑冰一定很好。想显佩一下。可当我看到你滑起来,摆动起双臂,像飞鸟一样飞来飞去时,我简直着了迷。心想,这人滑冰都能这么帅气,还有什么事干不好?” 华生听了暗暗得意。心想常言说“艺多不压身“,想不到滑冰摆臂特殊还能引凤凰来。当然他忘不了吹嘘自己的经历"当年我参加全市业余职工速滑比赛,500米成绩排第7。奖品只发给前六名。我只差一点就得奖了。而且我的成绩比女子第一名的速度还快一些。" 妻子撇着嘴默默地听着。知道他像祥林嫂一样,总爱叨叨当年那点得意的事。时不时刺他一句“好汉不提当年勇,有本事你也拿个奖牌来。”

言归正传。华生向蕊逗三特的方向滑去。由于华生滑行的速度快,不断地超过旁边的人。华生一边悠闲自得地背手滑行,一边观察着旁边的人们。情侣们手拉着手,像是在冰上跳舞。孩子们磕磕绊绊地向前滑跑。有的大人把孩子放在租来的冰爬犁里推着走。倒也悠闲自在。越来越多的华人加入了运河溜冰的行列。华生看到一位华人父亲带着他的小儿子滑着冰球刀,而他的妻子随在后面穿着运动鞋跑步跟着。多么和睦的一家人哪。一般情况下,华生会从运河的这头滑到另外一头,再反身滑回来。往返约14000米。华生认为一周能有此强度的锻炼一次也就够了。今天可能因为温度逐渐变暖,冰面软化。冰刀不时下陷。有一次,单腿滑行时,整个冰刀嵌入冰缝里。如果不是华生及时跳起来,这今冬第一跤准摔的不轻。不知为何,华生觉得越滑越累。两支小腿像注了铅块,又沉又胀。脚髁像戴着脚拷一样疼。蹬冰和滑行都走了样。腰也弯不下了,腿也蹬不开了。腹内感到饥饿难当。甚至天也暗了下来。华生奇怪怎么自己的耐力和体能下降这么快。似乎有点不对劲。

华生抬头看到运河中间最大的休息的地方快到了。他想可能该休息一下,买点东西吃。以前不滑到尽头华生是不会停下的。这段运河河道突然显得宽敞起来。只见西边彩旗招展。人们都在旗门下的野餐桌边休息进餐。几间卖小吃的售货亭前排起了长龙。华生磕磕绊绊地滑到队尾,耐心地排上队。看着前面人们多买一种类似津京地区早点铺炸的糖皮果子饼(北京人多称糖油饼)。这是华生最喜欢吃的小吃之一(再加上豆腐脑,混沌,或是天津的锅巴菜,那简直是神仙过的日子了)。果子饼上或浇上枫糖,或沾些沙糖,甚至放些奶酪类的点缀。价格表上起了个很别致的名字:枫叶尾巴。 华生知道当地人多管这叫海狸鼠大尾巴。名字虽好听,价格可不菲。$4.25 刀一个。快合人民币30元。华生想如果北京街头果子铺的大娘大爷知道糖皮果子能卖到30元一个,准会争着申请向加拿大移民。华生的优点之一是对吃上从不含糊。只要是喜欢的,多少钱也买(只要付得起)。他常说,现在能吃是你的福气。等老了,请你吃也没胃口了。好容易排到前面。华生对那胖胖的印度女售货员说要一个“枫叶尾巴“。
"只要一个?"女孩子明知故问。
是的,没错,华生答道。
女孩拿了一个炸的焦黄的果子饼,上面浇有浅黄色的枫糖浆。装进一个红色的纸代里,还给加了两张餐巾纸。递给华生。看着手上的果子饼,华生食欲顿升。"久违了我的糖皮"。转身四下张望,正想在远处野餐桌边找一个空坐位。只听旁边一个柔和的女声对他说:
先生,您不介意我为您拍张照片吧?
由于太阳正对着华生的脸,使他眼睛有点花。他赶快把脸扭向一边,看到一位白人中年女士向他走进。手上端着一架精致小巧的数码相机。一时也看不清手上戴了几个钻戒。只觉得珠光宝气一片。只见女士衣着华丽。上身穿一件烟色绒毛外套。下面露出锃亮的黑色皮裤。脚上套一双浅烟色的高筒女靴。色彩很般配。看脸上,虽说不算十分漂亮,但是气质优雅大方,人显得非常雍容华贵。与运河上身着滑雪服,牛仔裤的滑冰者有点格格不入。
华生本能地反问:“为什么选我?”
在这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华生脑中用排除法飞快地判断着各种可能和组合:艳遇,被跟踪了,隐私权,肖像权…
只见女士一指华生手中的果子饼说:“我是对你手中的果子饼产生了兴趣。这是典型的渥汰华的传统食品。”
华生顿时松了口气,随之又有点失望。原来是对我的果子饼一见钟情。"没问题,您可以尽情地照“。
华生左手托在果子饼的后面,右手扶在下面。摆了个姿势。好像是威廉姆姐妹托着的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的冠军金盘,等着记者们拍照。中年女士举起相机,喀喀地照完了像,看了看成像,满意的连声道谢。
华生也连说不客气。

华生本想再虚情假意地客气一下,把果子饼让给女士尝尝。但是想到自己滑冰从不带钱包。囊中仅有的5刀也花光了。要是女士是个实在人,把果子饼给吃了。自己不知是否有力气滑回到停车的地方。想到此,一转身滑向一个空座位,独自品尝他的枫林小道去了。

吃完了果子饼,喝足了自带的矿泉水。华生觉得浑身又充满了力量。不知是因为风小了,还是冰面变硬了,或许是刚才的巧遇,华生觉得越滑越轻快。他拿出当年参加全市业余职工速滑比赛的劲头,一口气滑到了终点。

脱下冰鞋,挎好黑龙宝刀。走向停车的地方。想着自己(和果子饼)的肖像可能会永远坐在一位女士的计算计屏幕上。他不尽感到好笑的摇了摇头。使华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买果子饼的人不下几十个人,为什么偏偏选中了他。华生感觉路是那么宽,天是那么兰。生活应该总是这么美好。回到家。他例行公事地给住在多伦多的妻子通了电话。讲述了今天的故事。最后还开玩笑地说:不知果子饼是否能引出像“馒头”一样的故事。电话那头静了一会。妻子温柔地说:亲爱的,如果你爱吃糖皮果子饼,下次我会给你多作些让你带去。答应我,不要再去运河上去买了。
(全文完)

2008-01-08 12:12
Nancy (2008-01-09 15:08):


生动, 有趣. 真实的反映了移民的生活

问好

_________________
    Nancy
半溪明月 (2008-01-11 15:41):


哈哈,这也叫艳遇~ Very Happy

_________________
    半溪明月
他乡客 (2008-01-12 03:36):


半溪明月 写道:
哈哈,这也叫艳遇~ Very Happy

怎么,觉得不过瘾?现在不是实行小说题目起得吸引读者眼球吗。 Razz
我已经说了计划把它抻长成一集电视剧(约2万字),虚构情节,至少与题目相符,称得上“艳遇”。请耐心等待我的《他乡红叶》之N集:冰上的梦 - Dream on Ice 温馨,浪漫,离奇,惊喜。但是不知何时才能动笔。 Crying or Very sad
我现在正在构思第三集:随加拿大总理率领的国家贸易代表团访问中国。

_________________
    他乡客
Lake (2008-01-12 13:33):


谢谢他乡客转贴的文章。我有点懒,不像到别处去找,还是直接把故事贴在这好。

题目是够吸引眼球,不过好像 俗了点儿?
理解那位妻子。 Laughing
:
冰上的梦 - Dread on Ice 温馨,浪漫,离奇,惊喜。


Dread on Ice? 冰上噩梦 吧。 Cool

_________________
    Lake
他乡客 (2008-01-13 03:10):


Lake 写道:
谢谢他乡客转贴的文章。我有点懒,不像到别处去找,还是直接把故事贴在这好。

题目是够吸引眼球,不过好像 俗了点儿?
理解那位妻子。 Laughing
:
冰上的梦 - Dream on Ice 温馨,浪漫,离奇,惊喜。


Dread on Ice? 冰上噩梦 吧。 Cool

Lake兄,这一砖头拍的好。 咱本来就是个俗人。再说小说是雅俗共赏的题材。阳春白雪和者寡,下里巴人读者多。 Razz
我才看到我打错了英文题目。应该是Dream on Ice。《冰上的梦》是借用80年代奥地利的一部老电影片的名字。而且Dream on Ice的英文也是许多花样滑冰的主题曲名。谢谢指正。改了。

_________________
    他乡客
Lake (2008-01-13 06:40):


本来是想送一件羽绒大衣的,没想到重得像砖头。 还是我的老问题,辞不达意。 我这里说的“俗”,意思是“艳遇” 用的太多了,英文好像是什么 cliché, overused. 不够出新。不过只是我一人的看法,大家觉得好,就好。

我们这里,冬季室外活动也开展得轰轰烈烈,所以对这个小说有感觉,里面的一些对滑冰的描述也满专业的。

祝代表团满载而归。

_________________
    Lake
他乡客 (2008-01-13 08:07):


Lake 写道:
本来是想送一件羽绒大衣的,没想到重得像砖头。 还是我的老问题,辞不达意。 我这里说的“俗”,意思是“艳遇” 用的太多了,英文好像是什么 cliché, overused. 不够出新。不过只是我一人的看法,大家觉得好,就好。
...

不是拍砖用的砖头啊,那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了。那更要谢谢了。我琢磨着比“艳遇”再出新的词很难。只能用“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Razz

_________________
    他乡客
nobody (2008-01-13 08:27):


Laughing Laughing 读完哑然失笑。
很喜欢充满精彩细节的叙述。
倒没在意俗不俗。
如果硬是要找些技术问题,从我一个外行的角度来说,觉得更像是故事的一节,而不是全部。看到“全文完”有点吃惊(也有点遗憾 Laughing ),因为铺垫了很多,就这么完了,有点unbalanced的感觉。
他乡客的小说才能,仍跃然可见。

_________________
    nobody
他乡客 (2008-01-13 14:34):


nobody 写道:
Laughing Laughing 读完哑然失笑。
很喜欢充满精彩细节的叙述。
倒没在意俗不俗。
如果硬是要找些技术问题,从我一个外行的角度来说,觉得更像是故事的一节,而不是全部。看到“全文完”有点吃惊(也有点遗憾 ),因为铺垫了很多,就这么完了,有点unbalanced的感觉。
他乡客的小说才能,仍跃然可见。

nobody,真是高人!说实话,这是我写的第一篇小说(也是第一篇文学性的作品。以前只会写学术和专业的东西)。是为写《他乡红叶》系列练笔的。当时滑冰回来,一气呵成写出来。后来我也想把它当做一个长篇的开头,演义成一集。情节倒是想好了一些。只是没有确定是加个外国MM好,还是虚构个中国MM好。诸位可以替我出出主意。 Razz Wink

_________________
    他乡客
1[2]  前页
加拿大〈游子吟〉网络格律诗歌赛 Classic Poetry Competition in Canada
散文游记
宾至如归

文字与知识的世界
© 2006 - 2011 Yizitong 1.0 测试版 意见反馈 服务条款

本页面的文字允许在CC-BY-SA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